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02.第702章 你走吧

    离开村子的时候,老汉不由分说地捡了一小袋干枣塞给秦风,不断地拜托他回去之后记得要给他们的县官和郡守大人说几句好话,这样的好官儿,他这一辈子实在还没有碰到过呢!秦风也笑着答应。

    离开了村子,接着向天门县出门,沿途又经过了好几个这样的村落,同样的人很少,特别是青壮年少,村子里更多的都是老弱妇孺。但他们都一个个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言语之间的那种乐观和对未来的期盼,连乐公公也都为之动容。

    吴岭显得更加沉默了,最初还与秦风顶几句,到后来,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长阳郡依然很穷,但长阳郡却正有一股勃勃向上的精神,一股欣欣向荣的态势已经赤裸裸的摆在他的面前。

    也许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改天换地了。

    终于踏进了天门县。这里已经没有了城墙,当初顺天军经过这里的时候,几乎将天门县夷为了平地,战事结束,太平军控制这里后,并没有重修城墙,倒是把原来包在城墙外面的那些青砖捡走,拾掇拾掇之后,开始重建居民房舍,整个天门县的城墙,只在极少的地方,还余下一些残垣断壁,昭示着他们原本的作用。

    一个县城,一眼便能看得到边,一条直直的街道通透而过,两边的房屋一幢接着一幢,中间只有一条勉强可供一辆马车通过的窄窄的街道。

    “天门县城原来有三千余户,超过二万人在此聚居,可今年上报到朝廷的户数只有一千来户,不到五千人。”走在青石板街道这上,秦风感慨地道:“足足去了七成呢!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恢复到旧日的景观。”

    乐公公看着两边的店铺,以及匆匆来去的人流,低声道:“陛下,用不了多久的,您看,这兴旺的苗头已经出现了。”

    “往日在越京城,对于长阳郡的景况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还以为马向南夸大其辞,这次亲身来看看,才知道实际情况,其它比他所说的还要严重,倒是难为他了。朝廷在政策之上必须还要向这里倾斜才行。”秦风有些沉痛地道。

    “陛下,其实朝廷已经做得很多了。太医署将绝大部分的药材基地,成药作坊都放在长阳郡,已经为他们解决了最大的问题,再过些时日,药材能收获了,这里的百姓便有了收入,成药作坊也会需要人手来制药,这都不需要壮劳力,只要这里有钱挣了,还怕没有人来吗?”乐公公道。

    秦风笑着点点头,“舒畅这事儿做得不错,这家伙看起来有时候不搭调,但在大事之上却从不糊涂。马向南眼睛也毒。”

    “还不是陛下先给他透了信儿,他才能捷足先登,不然其它郡与长阳争起来,他们还真没有什么胜算!”乐公公笑着道。

    三人继续向前,没走多远,却被一阵郎郎的读书声所吸引,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一侧读书声传来的方向,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与旁边的那些略显残破的房子不同的是,这个小院内的屋子却是青砖碧瓦,被半人高的围墙围着。

    太阳正好,屋子的窗户开着,能看到一个夫子正带着一群娃娃在哪里吟诵,大的大概十来岁,小的却只有六七岁。

    所有的孩子都极是认真,两手捧着书本,目不斜视,大声吟诵。

    秦风抬头,小院的大门之上,天门小学堂几个字苍劲有力,那熟悉的笔迹,秦风一看便知是马向南的杰作。

    “吴岭,这便是大明的学堂了,这些学堂都是不收钱的,而且还给就学的孩子提供食宿,所有的费用,都是由朝廷补廷,老实告诉你,现在我们大明还很穷,但我们仍然要做这件事,每年在整个大明,光这一笔支出,就是数十万两银子。为的就是让原来读不起书的穷人家的孩子能有机会读书,也许他们不会坚持很长时间,就会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去干活挣钱,但是至少,他们不会再是睁眼瞎,不会连朝廷的布告也看不懂。识字的人多了,明理的人就多,懂得朝廷政策的人也会更多,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有些人想要屈解朝廷的政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秦风看着吴岭,道。

    “这件事,你做得的确不错。”吴岭闷闷地道。

    “真是难得从你嘴里听到一句我的好话。”秦风哈哈一笑:“吴岭,我且问你一句,你们当初起兵造反,为的是什么呢?”

    “吴将军说,要改天换地,让老百姓们都过上好日子。”吴岭默然了片刻,道。

    “可是你们的做法,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了。”秦风摇摇头:“那么现在,你觉得百姓过上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你们当初就想要的呢?”

    吴岭沉默不语。

    “你不说话,那就是了。”秦风淡淡地道:“可是如果吴昕还活着,你觉得长阳郡人能有这样的日子吗?”

    “领兵打仗是一回事,治国理政又是另一回事。”不等吴岭回答,秦风接着道:“你们那种想要先摧毁一切,再彻底重建的想法是不现实的。顺天军内有能治理好地方的人吗?”

    吴岭叹了一口气,秦风的话,不由让他想到了当年莫洛麾下的那些将领,又有那一个真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摧毁他们在行,但建设,却远不是他们的长处。

    “走吧,去县衙那边看看!”秦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领头向前走去。

    县衙很破旧,比刚刚看到的小学堂要差得太多,最让秦风有些忍俊不禁的是,大门居然破了一个洞,像一个大眼一般,正注视着秦风。

    “学堂要比县衙好,难怪这个吴星能够被百姓所称赞。”秦风点头道,“不过任由县衙大门破个洞,也太不像话了。”

    “陛下,那边怎么有这么多人在哪里排队?”乐公公指着县衙的另一头,那里围了一大群人。

    “走,去瞧瞧。”秦风兴致勃勃地道。

    走近才发现,县衙旁的这幢房子,居然是一家医馆,看门旁挂的牌子,也是县里直属的医馆,这也是太医署的一项改革措施之一,太医署下设太医局以及医药局,太医局在各郡设点,由京城御医坐镇,而由郡里再在各县设点,目的就是要让百姓看得起病,在朝廷医馆看病是不要钱的,只收药钱。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病了?”乐公公大为奇怪,挤进人群之中打听了一番,出来之后脸色却是有些奇怪。

    “陛下,原来是今天有御医来这里坐诊,所以才引了这么多人来。那个御医以前是在越京城里,奴才也是认得的。”乐公公道。

    秦风一笑,“看来是因为我的缘故了,我要来长阳郡,天门便是必经之所,所以这位御医便特地到了这里了。他能来长阳郡这个苦地方坐镇,也能开门为一般百姓治病,很不错了。乐公公,他看见你了吗?”

    “看见了,不过奴才示意他不要做声。”乐公公道。

    “嗯!”秦风点了点头,“想来这个时候马向南他们也迎上我们的大队伍了,晚上一定能赶回来,你进去给这位说一声,晚上到县衙里来吧!我见见他。”

    “是,陛下!”乐公公又挤进了人群。秦风却看着吴岭道:“吴岭,那边有一家酒馆,咱们这一路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今天我请你喝酒。”

    吴岭看着秦风,“说实话,你真是看不出有做皇帝的样子。”

    “坐皇帝需要什么样子?”秦风哧的一笑,摇头道:“皇帝就该坐南朝北,高高在上吗?走吧!”

    酒馆不大,此刻也没有什么人进来,秦风捡了一个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吴岭迟疑了片刻,也坐了下来。

    “小二,过来!”秦风招手喊道。

    肩上搭着毛巾的小二颠颠的跑了过来,“客人,您要吃什么喝点什么呢?不过我们老板去请御医瞧他的老伤腿儿去了,没人掌勺,只有冷盘,你将就一下吧。”

    “都行都行,有什么酒?”

    “酒是咱们这天门县独有的柿子酒,您一看就是外地人,绝对没有喝过。”小二笑咪咪地道。

    “用柿子酿酒?”秦风惊讶地问道。

    “当然啦,难不成用粮食啊,咱们长阳郡吃的粮食都紧张,怎么可能用粮食来酿酒,客官您要不要?”

    “拿来尝尝。”

    一碟花生,一碟蚕豆,让秦风惊讶的,竟然还有一碟风干蒸熟的野味,一壶柿子酒,很快就摆上了桌。

    秦风将两个杯子都斟满,“吴岭,这一路上看了这许多,有什么感慨?”

    吴岭一仰脖子,将酒喝光,柿子酒虽然只是一种果子酒,但却极烈,进口入腹,入火焰一般,吴岭却浑然没有觉得,喝完一杯,又自倒了一杯,秦风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慢慢地抿着酒,说不上好喝,只能勉强称之为酒了。

    “或者,你当皇帝,也是不错的。”吴岭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我也是长阳郡人,能看到这些乡亲们安居乐业,心里终也是高兴的。”

    秦风点了点头:“人生在世,总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吴岭,我带你走这么远的路,跟你说这么多的话,并不是没有目的的,你是一个好将领,而且我对吴昕还是很佩服的,但各为阵营,就算再来一遍,我还是会不择手段的杀死他,因为这是我对一个强劲对手的尊重。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为朝廷效力吧,为百姓做点实事,而不是停留在嘴上。第二个选择,如果你对吴昕之死仍然有心结,那你便走吧,从此隐姓埋名,不要再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你愿意放我走?”

    “为什么不愿意放你走?”秦风笑了笑:“你回去之后,还会造反吗?”

    吴岭摇了摇头。

    “还会去刺杀我大明将领官员吗?”

    吴岭怔了怔,“便宜那狗贼了,不杀了,不杀了。”

    “那好!”秦风看了他一眼,笑着再替他斟了一杯,“喝了这杯酒,就此别过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