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98.第698章 所闻

    屋子很大,但却没有什么家具物事,一张桌子还断了一条腿,折断的地方被用麻绳紧紧地捆着,比起其它三条便短了一些,下头垫着一个瓦片,板凳也只有两条,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倒是最为贴切。

    除了老汉,家里还有一个老妇人带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儿,小家伙人虽小,胆子却不小,躲在妇人的背后,揪着妇人的衣物,却从肋下探出头来,睁着大眼打量着陌生的客人。

    老汉极为好客,说话间便从一边的偏房里,装了满满一小筐干果子出来,放在桌上:“几位客人,家里穷,没什么好招待的,这是我们这里野生的枣子晒干的,味道倒也鲜美可口。外头却是吃不到的。”

    秦风兴致勃勃地坐在一条板凳之上,招呼着老汉儿也坐到自己对面,乐公公与吴岭便只有站着的份儿了。手里拈了一颗枣子放进嘴里咀嚼片刻,果然是满嘴生津,味美异常。当下便赞不绝口,又连吃了几颗,回头看着身后的两人,道:“你们也尝尝,果然最美是山野之物啊,这东西,平素我还真没有吃到过。”

    乐公公微笑摇头,吴岭却是偏头看向他方。秦风却也只是招呼了一声,便再也没有理会他们。看着那个小儿此刻偎依在老汉的身边,便抓了一把递给小家伙,笑问道:“怎么不见孩子的父母啊?”

    那老汉两口子年纪太大,一看就是爷爷辈儿的了。

    老汉脸色微变,轻轻地抚摸着小儿的头发,叹道:“儿子没了,前两年顺天军作乱,途经我们这里,裹协着我那儿子走了,我们一家躲到山里,这才逃过了这一劫,几年下去什么音讯也没有,那肯定是没了。媳妇后来也走了,便只剩下我们带着孙子了。”

    “前几年,的确是兵荒马乱的。”秦风同情地点点头。

    “顺天军害人呐!”老汉脸上闪过痛恨的神色,“咱们这里原本是个大村子,百来户人家,好几百口子人呢,顺天军来了,抢粮,烧屋,敢不跟他们走的,便用鞭子抽,硬逼着大家背井离乡,好多户人家都绝门绝户了,我们还能活着,已经很满足了。”

    吴岭脸上闪过尴尬之极的神色,秦风却也不理他,“老人家,顺天军早就被打败了,现在是大明国了,日子太平了,不会打仗了,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看这样子,还是很苦啊。”

    “苦是苦了点,但有盼头呢!”老汉却是兴奋起来。“说起来,还是现在的皇帝好啊,知道咱们长阳人吃了大苦头,说是三年不收税呢!我们家虽然只有三口人,却分了十几亩地呢!”

    “老人家屋里头没有劳力,十几亩地,怎么种呢?”秦风问道。

    “种粮食那是肯定不成的,我们老两口呢,就种了一点口粮点,能糊嘴就好,其它的,都按照官府的要求种了药材呢,说是朝廷为了照顾我们长阳郡,专门在长阳郡种,是朝廷的一个什么衙门要的,到时候有专门的药材商上门来收,都不用我们出门。”

    “那是太医署!”秦风笑吟吟地道。

    “老汉儿也记不清是什么名,反正就是说,到了收获的季节,他们就会上门来收。当时我还记得咱们的县令说了一个价,老汉儿回来细算了一下,一年下来,能存好几十两银子呢,那日子可就宽裕了。”老汉看起来很是满足。

    “你们这里,当官儿的还怎么样?”秦风问道。

    老汉目光闪动,“客人不是什么药材商吧?您是京城里头来微服私访的大官人?”

    秦风大笑:“老人家,这是从何说起呢?”

    老汉也笑了起来:“老头儿活了大半辈子了,虽然没有见过大世面,但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光的,客人一看就不是商人的架式,身上有一股威势,嗯,就是往那里一坐,便自然而然地让人害怕。还有您这两个随从,怎么也不像是药商啊,今年已经有好几拨药商来过这里了?”

    秦风笑着回头看向乐公公:“我还以为我藏得够好,想不到被这位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嗯嗯,老人家您说得不错,我啊,就是朝廷派来暗访的,看看有没有官儿敢鱼肉百姓的。”

    得到了确认,老汉赶忙站了起来要重新见礼,秦风一把抓住他,将他摁在板凳上,“老人家不要客气,既然是微服私访,那自然是不需什么礼节的,老家人跟我说说你们这里的官儿吧!”

    老汉坐了下来,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倒不是我夸咱们这里的官,郡守马大人也还,还是咱们这天门县的县令吴大人也好,都是好官呐。”

    “您见过马郡守?”

    “来过我们这里,看起来不像个官儿,倒是更像我这个老农一般,挽着裤腿,卷着袖子还帮着我们松土撒种呢!”老汉竖起大拇指,“老汉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这样的官儿,以前别说是郡里的大官,县里的老爷们,那咱们也是轻易见不到的啊。现在不一样了,郡守咱见过了,吴县令啊,那可见过多次,前几天还送来一批苹果树,说是上青林那边培肩出来的新苗,要我们种下。这吴县令啊,就是咱们天门人,也没什么架子,说话细声细气的,好说话的很。”

    “苹果树啊?”

    “对啊,吴县令说了,让我们好好栽,好好养,将来结了果子,可是要送到越京城当贡品的,给皇帝他老人家吃的。”

    秦风又是大笑起来,不用说,这肯定是马向南的主意了。

    “县里没有乱收钱吧?”

    “没有没有!”老汉连连摇头:“不但没收钱,过年的时候,还派人给我们送来了一些粮食,说是让我们度春荒的,都是上好的栗米呢,所以我说现在的官儿都是好官,以前那有这样的事儿啊,不找我们盘剥就是好的啦。”

    “听起来真是不错,不过光做到这些,也不算是一个好官吧!”秦风笑着道:“这个吴星啊,什么时候让你们都富起来了,那才是一个好官。”

    “快了快了。”老汉却很乐观:“到了今年收获的时候,我们就有钱了,几十两银子呢。”听这口气,几十两银子,在他眼里,已是极大的一笔钱了。“还有啊,县里还有义学呢,上一次吴大人到我们这里,就见了我这个小孙孙,跟我说县里有义学,不要钱还管食宿的,让我送孙子去呢,说我这情况,绝对符合义学的入学条件,等小孙子满了六岁,我就送去读书呢,吴大人说了,要有出息,就一定得读书。”

    “你们这里也办了学堂?”

    “听说是朝廷出钱办的,在别的地方很多,不过咱们长阳郡,因为人太少了,便只有县里才办,将符合条件的小孩子收到哪里读书,这是大好事呢,读书可是一件费钱的事,以前咱们是想也不敢想。皇帝是好人呐,不但免费让娃娃们读书,还管食宿。”老汉连连道。“以后等我这小孙孙读书有成,也要去给皇帝效力呢。”

    “那敢情好。”秦风点头笑道:“老人家,我们也饿了,能不能在你这里吃顿饭呢?”

    老以嗔目道:“瞧这位大人您说的,都到了饭点上了,还能走了不成,我早就老婆子在后面做着呢,就是没什么可吃的,但能填饱肚子。”

    “行行!那就多谢老人家了。”秦风笑着冲乐公公挥了挥手,乐公公立即会意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票子来,看了看,又换了一张,他身上可没戴着小票子,先掏出来的是一张一百两的,本想着皇帝要打赏,总得大方一些,但又想起几十两在这老人家眼里都是大钱,拿一张一百两的便吓着他了,换了一张十两的票子出来,递给了秦风。

    秦风将纸钞放在了桌上,推到老汉的手边,“咱们也不能白吃了您的,这些,是我们的饭费。”

    老汉瞪大了眼睛,“一顿饭而已,值什么钱,不要,不要的。”十两银子,也将这位老人给吓着了。

    “老人家,你先前不是说了我是来暗访的大官吗?我要是白吃你们的,让人知道了,那也是要参我一本的,到时候皇帝要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了,我既然是来暗访的,也要以身作则是不是?”

    “可这也太多了。”老汉瞧着道。

    “您认得这钱?”秦风感兴趣地问道。

    “当然认得,现在我们天门县都用这钱啊,这是朝廷新发的,方便,不像以前铜钱沉甸甸的。”

    “可还好用?”

    “当然好用,反正我们这里现在都用这钱呢!”老汉道。“这太多了。”

    “多下的,便算是我给你这孙孙买笔墨纸砚的钱吧,你不是说要送他去读书了吗?那里虽然不收钱还管食宿,但这些东西还得自己买吧。也要不少钱的。”

    “那就多谢这位大人了,现在的官好呐,老头儿运气好,还能碰上现在这样的好时候,还能碰上你们这样的好官儿。”

    秦风大笑着摸着小家伙的脑袋:“你这孙子运气会更好。”

    “那是那是。”老汉将钱小心的贴身藏好,笑得都合不拢嘴。

    一顿饭,就是栗米粉和着野菜做的饼子,一大碗汤也是用野菜做提,没有油,清水寡汤的,但秦风却吃得极为香甜。

    倒是吴岭,心事重重,偌大一个汉子,吃了一个饼,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