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96.第696章 小恩与大义

    看着陆一帆那诚惶诚恐的模样,秦风又有些好笑,这人没啥大本事,但好在听话,没啥野心,却也可以放心使用。这样的人,成不了啥大事,但至少不会坏事。

    “你看看你,再看看陆丰,你们两个是一批的人,在太平军中,也算是老人儿了。追根溯源起来,我们刚到越国的时候,便开始与你们打交道了。”秦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那是那是,陛下,那时我与陆丰两个有眼不识泰山,还与陛下您作对呢,也就是陛下您胸有天地,才能容得下我们这号人。”陆一帆感激涕零。

    “倒也不尽是如此,你也好,陆丰也好,对大明都是有功的。真要论起功劳来,你比起陆丰那是丝毫不逊色,没有你,我们也没有可能那么快便击败顺天军,拿下长郡郡,这是奠定我大明根基的一仗啊!”秦风有些感叹地道,当初派陆一帆去顺天军卧底,本来是只当成一步闲棋,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决定胜负的就是当初那个看起来烂泥扶不上墙的陆一帆。

    “臣胸无大志,可比不得陆丰,他可是野心勃勃要做一番事业的。”陆一帆笑着道。“我现在就已经很满足了。”

    “容易满足的人会很幸福,不过看起来,你现在幸福得有些过头了。”秦风端起了脸,“可是陆一帆,我们大明仍然是危机四伏,内有蛮人江浩坤作乱,外有齐楚虎视眈眈,一个不好,便是大厦倾覆的下场,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把自己养得像现在那样胖吗?”

    “大明有陛下的带领,必然会马踏天下,灭齐吞楚据秦,末将便只等着享福呢!”陆一帆嘿嘿笑着。

    “享福?”秦风冷哼一声:“如果人人都像你,那何来福可享?人人都如此,大明如何强盛,你在大冶城,想来也看到了这里一派兴旺,人人都在为大明尽心竭力,你呢?陆丰递到我哪里的折子有诸多不满之处。”

    “陛下!”陆一帆登时慌了,卟嗵一声又跪了下来:“陛下,那陆丰与我有隙,故意找我的麻烦。”

    “故意找你的麻烦?矿工营是我大明唯一的重装步兵,国之重器,其士兵来源,都是从这大冶城出去的,如果不是差强人意,陆丰会拿这个说辞来找你的麻烦?兵部斟验的官员也有这方面的汇报,陆一帆,你如果这个样子下去,只怕这大冶城的守备就当不长久了。”秦风冷冷地道。

    “陛下,臣一定一定痛改前非。”陆一帆连连叩头。

    “知道就好。”秦风道:“就算是大明功臣,如果一味想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占着茅坑不拉屎,那朕也是容不得的。陆一帆,三个月之内,没有瘦上二十斤,朕就罚你去当矿工,什么时候练出一身肌肉来再让你回来。还有,再让我听说矿工营的预备役士卒出了问题,你知道后果。”

    即便知道皇帝说要罚他去当矿工是一句笑话,但毕竟是金口玉言,万一自己真惹恼了皇帝,只怕这玩笑话,便会变成真的了。

    “臣记得了,臣一定努力做事,再立新功,绝不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可是,可是陛下,要是那陆丰故意找我麻烦怎么办?”陆一帆苦着脸道。

    “小心眼儿!”秦风怒道:“陆丰是国之重将,你以为他会无事生非吗?”

    “那也说不定。”陆一帆垂首低声哼哼道。

    秦风大怒,敲着桌子,“滚出去,滚出去,三个月后,我会派人来称你的体重,少瘦一斤,便拿刀剐下来。”

    陆一帆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这一次他是看出陛下是真有些生气了。

    外头院子里,徐望山押着身戴重镣的吴岭候在外面,看到陆一帆出来,吴岭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用力挣扎着,身上锁链哗啦啦作响,要不是徐望山提溜着他,只怕他当真会扑上去咬上陆一帆一口。

    “死罪囚。”陆一帆此刻却是不惧于他,左右这人已是活不长了。“居然想着来刺杀爷爷,等明日斩首你的时候,陆某人一定要来亲自监斩。”

    乐公公挑了挑眉,没有理会陆一帆,却是笑着对徐望山道:“徐将军,陛下要见见这个吴岭,带他进去吧。”

    秦风带着一丝好奇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位桀骜不驯的家伙,说起来,这个吴岭可是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而且此人也着实厉害,带着那么几千残兵败将,在大山之中苦苦支撑,冻死饿死不知凡凡,此人却依然能将人聚拢到一起,倒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不是他最后在长阳到处掳掠人口,意图扩充实力,鹰巢一时之间倒还真找不到此人的老巢,也就无从谈起剿灭他了。

    吴岭早已存了必死之心,见了秦风,只是怒目瞪视,徐望山想摁着他跪下,他去拼命挣扎着,身上锁链哗啦啦作响,虽然被按得膝盖渐渐弯曲,却梗着脖子,一丝一毫也不愿意低下。

    “徐将军,算了。”秦风摆摆手,“吴岭吴将军,朕倒是很佩服你,不过大势大趋,你终究是逃不过这恢恢法网。”

    “狗皇帝,只恨我力有不逮,不能亲手宰了你。”吴岭怒吼道。

    吴岭对皇帝无礼,乐公公不由大怒,抢上一步,啪啪两声,左右开弓给了吴岭两个耳光,吴岭两个脸颊顿时红肿了起来,嘴角有血丝渗出,却只是看着秦风冷笑。

    “吴岭,这几年来,你一直心心念念的不肯放弃,朕也曾派人去招降你,你却拒不投降,你心中执念,就只是为吴昕报仇么?”秦风摇了摇头,看着对面的这个大汉。

    “不错,生不能杀你,便是死了,我也要化作厉鬼,夜夜前来纠缠于你。”吴岭扬声道。

    “朕连你们活着的时候,都没有看在眼里,你要是死了化成鬼,朕难道就惧你们不成?”秦风扬声大笑。

    “没看在眼里?嘿,如果你真没有把吴昕将军放在眼里,又为什么不在战场之上与吴将军堂堂正正过招,而要阴谋暗杀呢?”吴岭怒道。

    秦风点了点头:“吴岭,你是长阳郡本地人吧?长阳郡的境况,想来你比谁人都清楚。你觉得,那个时候,长阳郡百姓生活得如何?在顺天军治下,他们是安居乐业呢?还是身在水深火热之中?能求一温饱也成了奢望?”

    吴岭顿时被噎住,他这人耿直,长阳当时之情景,他当然清楚,自然也不愿昧着良心瞎说。

    “吴昕的确是一良将,但为了莫洛的那点小恩小义,却置百姓大事于不顾,为虎作伥,吴岭,其实这样的人最为讨厌了,因为他们有才,有才的人做起坏事来,便如同虎生双翼,为害尤大。你说我为什么不与吴昕堂堂正正一战,也说得不错,堂堂正正两军对垒,不是朕吹嘘,吴昕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吴将军不在了,自然由得你自吹自擂。”吴岭冷笑。

    “是与不是,天下自有公论。”秦风也不与他争辩,“朕也承认,那吴昕不论是大的战略,还是小的战术,都是侥侥者,想要从正面击败他,便不得不花费更长的时间,可如此一来,受苦的难道不是长阳郡的老百姓吗?还得死多少人,受多久的苦,才能平息这一场纷争?吴岭,你既然在上一次的围剿之中逃得性命,又潜伏了如此之久,想来也去过大明不少地方,这天下如今怎样?朕不信你是一个瞎子看不到。”

    “两军对垒,自然是无所不用极其,于朕而言,只要能迅速地击败敌人,平定天下,还百姓一个清静世界,便没有什么当与不当?没有什么阴险狡诈,吴岭是一个不错的将领,可是眼界太窄,心胸太小,这就是他一败再败的原因所在。”

    “吴岭将军照样心系百姓。”吴岭怒道。

    “是么?顺天军所作所为是心系百姓,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挟无数人口四处侵扰,这策略是吴昕为莫洛定下的吧?莫洛能席卷长阳郡,吴昕当真是功不可没啊。”

    “只可惜莫洛在夺了长阳郡之后不肯再听吴将军的计谋,如果转而下正阳,何来后来之败?”吴岭沉痛地道。

    “是啊,如果去正阳,可能又是一番新天地,可是吴岭,你可看见,你们这一路上,多少人枉死在征途之中,多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长阳郡偌大一个郡治,到现在人口还比不上一个上等县,那里的人去哪里了?说吴昕心系百姓,当真可笑之极。”

    “大治之前,当然会有大乱,你夺了长阳郡,也不见得老百姓便能过上好日子,还不是一样要盘剥天下?”吴岭嘴硬。

    秦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也不与你争辩,我也暂时不杀你,明日我将启程前往长阳郡,便带上你,让你看一看如今的长阳郡是个什么样子的。吴岭,就算要你死,我也要让你死得心服口服。要让你明白,是一人之恩重要,还是天下百姓重要?小恩惠与大义,摆在你明前,到底该怎么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