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93.第693章 不想当首辅的官儿不是好官儿

    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秦风看到一件新物事,想到一种新可能,然后便将这件事安排下去,至于具体怎么做,他并不愿意去干涉。因为他很清楚,过多的干涉,只会让下头办事的人束手束脚,事事要汇报,**儿大的事都要请示一番,那啥都别想干成。

    就像这大冶城的轨道车,在不经意之间,便有人想了出来,做了出来,并将其付诸到了现实当中。世上多得是聪明人,只要他们在正确的位置上,便能发挥出你想象不到的能量。

    兴致勃勃的秦风仅仅睡了两个时辰,便又出现在大冶城的兵器作坊之中,在这里,他看到了更多的让他兴奋的东西。小型化可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弩箭已经摆脱了过去射速慢的致命弱点,上弦改为了摇柄,其速度已经堪比一个弓箭手,但他却不会像弓箭手那样受体力,臂力的影响。当秦风看到在一息之间,这种破坏力极强的弩箭居然能射出三支射程达到两百步远的时候,眼睛都瞪得溜圆了。作为一名马上皇帝,他太清楚在战场之上,当这种弩箭能以如此速度进行射击的话,不管对于步兵还是骑兵来说,都绝对是一场噩梦。

    弩箭,石炮,比起当初装备给守慈济的霹雳营的那一批,又有了更大的进步,而这些,才是准备批量装备给明军的。

    有了这些武器,本来就强悍的明军,战斗力上更上一层楼毫无疑问。

    明国走精兵路线,与其它国家动辄数十万上百万兵力来说,不到十万的兵马,实在是有些可怜,但秦风更相信,武装到牙齿的明军,能在战场之上击败数倍于他们的敌人。

    除了进攻性的武器,再就是士兵的防护了。有了太平湖,大冶城便发展出了以水力带动的巨大的冲锤,以往需要用人力一锤锤敲出来的明光凯这样的高级盔甲,现在都是用这种水力冲锤来锻造,在水力的带动之下,铁毡被高高拉起,随着铁毡落下,轰然声中,一块放置在模具之上的薄铁板便成形,成形的盔甲被取出迅速送到第二道工序处,工人剪去多余的部分,负责第三步的工人便开始打孔。工人转动遥柄,带着螺纹的钻子在盔甲的连接处慢慢地钻出一个个的孔洞。完成这一步之后,这些盔甲便会被用丝绦等连接起来,到这个时候,一副盔甲便几乎完成了,最后在里面缝上软布衬底,便可以封装入库了。而最后两步,都是由一些妇人完成的。

    这是金圣南所说的流水工作线。每一步都由同一部分人完成,长年累月的工作之下,这些人对于自己要完成的部分熟练之极,做起事来手脚极快,就在秦风的眼皮底下,短短的时间,便有十副盔甲从一块薄铁板变成了士兵身上穿着的明光凯。

    “你筑太平湖,居然还有这个作用?”秦风笑看着金圣南,“想不到一个太平湖,不仅解决了农业用水的问题,还能为这些兵工作坊提供能量,现在这样的冲压锻造有多少个?”

    “现在有十多个,大冶城正在准备建造更多,不仅用来锻造凯甲,我们还准备用来打制刀具以及其它没有特殊要求的武器。”金圣南道:“这样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和成本。我们曾经测算过,一把刀如果这样来制作的话,成本只是原来的四分之一,不过刀是最为普通的武器,不仅正规的野战营要用,地方部队,衙役等也会用,数量巨大,这样一算,节约的银子,那就很可观了。”

    “的确如此。”秦风点头道:“我们大明算是很会赚钱的了,但会开源,也要懂得节流啊,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吏治改革,这是在节流,发行新币,这是在开源,相比于陛下的大手笔,我们大冶城这里,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了。”金圣南不露痕迹的拍着马屁。

    “冗官冗吏太多,光拿钱不干活,我们大明可容不下。”秦风笑道:“吏治改革,虽然还在进行当中,但统计下来,全国已经裁撤了大约数万人,每年节约下来的银子你知道有多少吗?数百万两银子啊!你说说,国库里要有这数百两银子,可以修多少路,建多少桥?开办多少学堂?”

    “陛下说得是。以前下官在长阳郡来是一个落魄秀才的时候,咱们那里一个小小的县,穷得叮当响,可吃官粮的就有数百人,这些钱从哪里来?当然是从老百姓那里盘剥而来,可现在我们大冶城,每年帐上的流水便是数百万两银子,但除开军队之外,真正拿俸实禄的官吏,也不到一百人。”

    “金圣南,你觉得这些官员累吗?”秦风突然问道。

    金圣南沉吟了片刻:“陛下,说不累那是欺君,但却累得充实啊!人活着为了什么?下官过去的一位老师说过,人活着,那就得有志向,人要是连远大的志向都没有,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早点挖个坑将自己埋了算了。我们大冶城的官吏选用升迁,除了有才能之外,还有一条,那就得有志向,我告诉他们,不想当城主的官儿,你就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官儿。想要当城主,做上我这个位置,那就得卯足了劲儿干活,做出成绩,拿出功劳,用吃当当的功劳把与你竞争的人比下去。”

    秦风大笑:“你这位老师说得有趣,人没了志向,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呢?乐公公,这句话要记下来,回头我要刻在书房里,提醒自己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树立远大的志向,完成一个,就再树立一个。”

    “是,陛下,奴才记着了。”乐公公弯腰道。

    金圣南的这番话着实是将秦风逗乐了,一边与众人往工坊外走,一边拍着金圣南的肩膀:“你这里官,是不想当城主的官就不是好官,那对你来说,岂不就是不想当首辅的城主,就不算是一个好城主?不想当首辅的郡守,也不算是一个好郡守?”

    金圣南与秦风身边的方大治都笑了起来。

    两人年纪相差不大,方大冶略年长一些,但也还不到四十,金圣南更是只有三十出头,两人一个是大冶城的城主,一个是沙阳郡的郡守,做为邻居,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但在官场之上,两人却又都视对方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首辅权云,已经五十多岁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也只能再做上十年首辅,当然,也不排除中间会有其它的什么变故,而十年过后,他们两人绝对会成为官场的中坚力量,朝廷的中流邸柱,首辅,必然会在他们这一批官员之中产生。而在他们这个年龄段中,至少到现在为止,还只有他们两个最为出挑。

    秦风这话看似无意,但皇帝的话,即便是无意而发,那肯定也是平常便有所考虑,说者或许无意,听者那就有心了。

    从这句话中,他们两个几乎便可以断定,在陛下的心目之中,下一任首辅的人选,多半会在他们两人之中产生。

    “吏治改革,是我们大明区别于前越,甚至是秦楚齐的最大的不同之处,想要富国强兵,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必须的一步。而新货币的发行,牵涉也极大,但也是奠定我大明富强的重要步骤,这两件事,不管是在大冶城,还是在沙阳郡,你们两个都做得不错。”秦风看着两个年轻的封疆大吏,缓缓地道。“你们两个,有很多相同之处,做事也有各自不同的风格,巧的是你们两个又是邻居,接下来你们更是要通力合作,做好轨道车的试点工作,如果成功,必然又会让我们大明多了一颗强有力的心脏,我拭目以待。”

    这便是出考题了,两人的治理地方,发展经济等才能,在皇帝的面前,已经展示的淋漓尽致,接下来皇帝要考察的却是两人的合作能力了。

    用金圣南的话来说,不想当首辅的官儿,那就不能算是一个好官儿,但首辅却只有一个。作为朝廷的高官,不但要有竞争,更要有合作。如果单单为了自己的前途而恶意竞争,导致该做成的事情做不成,只怕便会被皇帝打入另册。

    这是一个绝大的题目,既考察二人的能力,又考察二人的德行,皇帝的意图是要在全国都推广这种轨道车,沙阳一旦试点成功,便会推行开来,到时候,必然会有人去负责这一项全国行的工作,谁能坐上这个位置,只怕便会铁定是下一任的首辅人选了。

    两人互视一眼,同时微笑着点头示意,双双抱拳拱手:“陛下放心,我等二人必然通力合作,把这件事情做好。”

    “好,好!”秦风微笑着道:“这一趟出来,我是大有所获啊,金圣南,晚上好好地安排一顿吧,我们尽情地喝几杯,明天,我就要离开大冶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