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91.第691章 新事物

    秦风站在金圣南曾经专门来踩过点的地方,俯视着整个大冶城,不得不说,金圣南选择的这个地点,的确是这附近最好的一个观察点了。

    太平铁矿,只是最初开办的时候,秦风来过一次,然后便全权交给了巧手来经管,后来巧手离开,太平铁矿所在的地方也决定新建一座城池,这便是大冶城了。从建城开始,便由金圣南主持,两年时间过去,这里已经颇具规模,步入了正规。

    金圣南这份组织运筹管理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大冶城而正式得到了秦风以及朝堂中枢的承认,要知道,金圣南在建城的同时,太平铁矿的经营以及聚集在这里的一座座冶炼厂,兵工坊,并没有受到影响,不论是产能还是出产武器的质量,仍然在节节攀升,更多的新式武器,也在这里被一件件的研发出来。

    像霹雳营曾经在慈济将江浩坤部打得丢盔卸甲的那些武器,其实都还只是这里出产的实验品,而经过战争考验过的这些武器,现在已经完全定型,正在开始大规模的生产,准备批量装备部队了。等这些武器装备到各支部队,大明军队的战斗,将又一次跃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英勇的士兵,需要的不仅仅是斗志,毅力,更需要精甲的武器,坚实耐用而用轻便的盔甲,秦风可不认为仅仅凭着勇敢便能获得战争的胜利。这两样东西,对一支军队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当初在落英山脉,秦国边军的确拥有勇气,毅力,但在装备更加精良的楚军面前,他们唯一取胜的机会,便是用鲜血之躯来添因为武器盔甲的差异而造成的损失。一次次的胜利,那都是用尸体垒起来的。

    正是因为有这些经验,秦风才坚定地走精兵路线,情愿兵少,但一定要装备精良。

    登高望远,一座座高炉之上,股股青烟扶摇直上,秦风知道,那每一股浓烟之下,便有一炉炉正在生产中的钢铁,当他们从这里生产出来,便会变成一件件武器,或者换回来一锭锭银子。

    “那是什么?”秦风有些奇怪的指着远方,两山之间,一片碧波荡漾,竟然有一个湖泊。在秦风的记忆之中,这里原本是没有这个湖泊的。

    “陛下,那是太平湖!”金圣南顺着秦风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解释道:“大冶不论是炼铁冶钢,还是兵器作坊,都需要大量的水,仅仅依靠山泉,井水那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用炼铁所余下的矿渣,以及一些废矿,堆集到山间峡谷之中,然后将山泉引向这里,慢慢的便形成了这样一个偃塞湖,我们将其命名为太平湖,现在太平湖里不仅解决了我们的生产用水,更是连生活用水都解决了。陛下请往前边看。”

    秦风看向太平湖的下方。

    “因为有了稳定的水源,矿工们的家属在下游开垦出了大量的梯田,现在,我们大冶一年能种一季稻米了。”

    “法子倒是不错,但是金城主,你有考虑过,如果山洪暴发,你这个用矿渣堆起来的河坝有没有垮塌的可能?”秦风指了指下游那一片片的居民区,“一旦大坝垮了,下游的这些百姓,岂有幸理?只怕根本来不及反应,便会被冲走吧?”

    “陛下,我们在两侧,修建了两条导水渠,能够泄走多余的水量。”金圣南道。

    “有没有考虑过一些极端的情况呢?”秦风指了指天空,“有时候老天爷发起狂来,根本不是人可以抵抗的。金城主,我建议你在下游再修两道拦水坝,以防万一。”

    “是,陛下,回头臣马上便会安排下去,我们这里反正多的是矿渣,再修两道拦水坝也花不了多长时间。”金圣南连连点头。

    “走吧,咱们先不进城,先去矿上看一看。”秦风笑顾着身边的巧手,道:“巧手,这是你呆过的老地方,怎么样?有什么变化?”

    “变化太大了。”巧手连连点头:“金城主比我要强啊,当初陛下一说要在这里建城,臣就想着要赶紧跑路,让真正的人才来做这事儿,我这脑袋,只适合干一些动手的事情,像建城这样大的工程,我却是干不来的。金城主做得极好,要不是那些高炉,我都有些不敢认这就是我当初呆过的地方了。”

    秦风大笑,“便是那些炉子,比起你离开的时候多了数倍,不过巧手,你也不必妄自菲薄,金城主有他的长处,你有你的长处,你们二人,可都是我的股肱。”

    听到秦风的自称,金圣南心中暗喜,他曾听人说过,在不够亲近的人面前,陛下一般都自称为朕,只有在他的心腹和绝对信任的人面前,才会自称为我,看起来,自己在陛下心目之中,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心腹了。

    “下山吧,金城主,咱们边走边谈,你给我说说现在大冶城的具体情况。”秦风道。

    “是,陛下!”金圣南走到秦风的身边,一直紧随在秦风身边的乐公公,立即给金圣南让开了一个位置。

    金圣南是一个精细人,陛下既然前来视察大冶城,那自然是要问到大冶城的相关情况,这些天来,他便一直在做功课,对于大冶城的方方面面,已经做到了烂熟于胸,此刻娓娓道来,有事例,有数据,详实之极,听得秦风连连点头,对于这个年轻的郡守,更加是高看了一眼。

    大明国内,不乏有能力的官员,像永平郡的程维高,长阳郡的马向南,沙阳郡的方大治,但他们都是那种只掌握大的方向上的官员,给下面指点出前进的方向,制定好做事的规划是他们的长项,而金圣南,却既能做到这一点,又能对一些极基层的事情做到了如指掌,那就极其难得了。

    只有真正了解了这些最基层的东西,在制定大的方面的政策的时候,才会更贴近百姓所需,少走许多弯路,从这一点上来说,金圣南拥有其它人所缺少的一种特质。

    难怪首辅权云对金圣南青睐有加,曾在秦风的面前,说过金圣南在磨炼几年,便能担当更大的重任,这其实便是想培养下一届的首辅人选了。

    对于这样一个人,秦风当然会看重几分。

    下了山,道路骤然便宽敞起来,秦风却停住了脚步,目不转睛地盯着道路正中间,两道长长的铁轨,从大治城内,一直延伸到矿山的方向。

    “这是什么?”秦风奇怪地看着地上被磨得锃亮的铁轨,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大冶城的铁多得没地方用而埋在地上,肯定是有他的用途,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陛下,这是我们用来拖矿石的轨道。”金圣南解释道。

    “轨道?这是怎么用的?”秦风不解地追问。

    “陛下,其实这东西,最早是用在冶炼厂之内,冶炼出来的铁锭实在太重,即便是在厂区内,从炉子里出来之后,冷却成形,然后运到仓库,最后转运到各个兵器作坊以及其它的一些作坊之间的时候,也是极不方便,需要极多的人力。所以便有工人想出了这个法子,他们铸造了这种铁轨,铺投在厂区之内,然后又造出一些有凹槽的铁轮子车,这种铁轮子,刚好便能镶嵌在轨道之上,这样,一车沉重的铁锭,只需要一两个人,便能推着在厂区内移动,极大的节省了人力。”

    “原来是这样?”秦风连连点头,看着左右,笑道:“果然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这种玩意儿,像我们呆在京城之内,是永远也想不出来的。只有身临其境,面临问题,才能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后来又怎么将这东西装到了外头了呢?”

    “陛下,还是被逼得啊!”金圣南笑道:“将选出来的矿石拖到矿区,以前大都靠畜力,人力,但我们大冶城这一年来人手渐渐的不足,我们只能想办法,这时候便有人提出用这种轨道将矿区与厂区连接起来,用马或者骡子来拖矿车。臣当时也想不出其它的解决之道,便这样做了,于是便有了这条铁轨。建成之后,的确解决了大问题,几匹马便能拖动十数截矿车,其效率,远高于过去,也让我们大冶城解决了燃眉之急。”

    说话之间,远处传来咣当咣当的声音,众人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从远方奔来数匹挽马,在挽马的身后,拖着十数截矿车,每辆矿车内,都满载着矿石,转眼之间,便从远方到了众人的跟前。

    看着一截截从自己面前经过的矿车,秦风饶有兴趣地问道:“金城主,这车的造型有些古怪,铁轮子之上,怎么还连着东西。”

    “陛下,我们把那叫曲轴。”金圣南解释道:“当初这个车运行的时候,其实出了不少的事故速度一快,非常容易翻车,后来大冶城的工匠们反复实验,便有了这个带曲轴的轨道车,事故率便大大降低了,再培养一些合格的驾驭者,便基本可以杜绝事故的发生,当然,也不是完全保险,偶尔还是会出事故。”

    秦风看着渐渐远去的矿车,若有所思。

    “好东西,这是好东西呢!”他喃喃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