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88.第688章 不速之客

    金圣南站在山巅,俯视着脚下那一片片灰扑扑的建筑。这便是大冶城,而他,金圣南,曾经的长阳郡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被顺天军裹协而来到沙阳郡,顺天军兵败,他被作为苦力而抓到这里挖矿,可谓是吃尽了苦头。

    不过他毕竟是这个凤毛麟角的读书人,他的与众不同,很快就在数万人的矿工之中脱颖而出,一步步摆脱了苦力的位置,从一个小管事开始展现自己的管理能力,位置越升越高,管的事愈来愈多,他出色的组织能力得到了当时这里的最高领导者巧手的注意,在太平军秦风决定建立大冶城的时候,他成为了第一任的城主。

    转眼之间,他已经当了两年的城主了,而大冶城在他的手下,正在成为大明国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最为得要的战略物资,大冶城出产的钢铁,质量上碾压其它各国,成为大明国傲视其它各国的资本。

    原本的青山如今被挖得千疮百孔,一片片苍白在更大块的绿色之中显得格外突出,但在金圣南的眼中,这是他的勋章。

    两年的时间,大冶城从无到有,聚集了近十万人,有了一个上等县的规模,但他所创造的经济价值,比起一个中等郡来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大冶城,与太平城一样,也是大明国中央朝廷直管,虽然在沙阳郡之内,但却不归他管辖,从这一方面来讲,金圣南,如今这个刚刚过了而立之年的城主,已经成为了大明国境内,最为年轻的封疆大吏,在大明国的地位,比之一般的郡守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冶城分成了两个明显的区域,一个是矿区,另一个便是炼铁冶钢以及各类的武器作坊,而随着大冶城的迅速发展,兵部将更多的武器研发方面的作坊也搬到了这里。

    真正的大冶城,其实只包含着后一部分,城墙不是用青砖筑成,而是用一块块的条石垒建而起,大匠们花尽了心思,每一块条石之间几乎严丝合缝,再在内里灌上混合着糯米的浆汁,使得这里的城墙,比起很多大城城墙要更加坚固。即便是投石机轰上来的石弹,也只能在墙面上留下几个白印或者凹痕,而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损伤。

    聚集了十余万人的大冶城,其中一大半,都从事着与铁有关的工作,挖矿,选矿,洗矿,运矿,冶炼,制造,这里每一个男人的汗毛里,都似乎流淌着铁汁。

    而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这些男人的家属,在一片片山坡之上,砍掉大树,烧掉荒草,开辟出一片片的坡地,种上栗米,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现在这些坡地的收获,已经基本能满足这些人自己所需。当初为了聚集人丁,大冶城对于来这里定居的百姓是免去所有赋税的。

    矿工们从事的职业有着极大的危险性,所以他们的工钱相对来说,也是较高的,当他们的家属能自食其力甚至略有余力的时候,他们的工钱,便能存将下来,一天天的过去,很多人攒足了银子,便在大冶城周边砌起房子,在四周再持续地开垦荒地,一个个村落也在大冶城周边形成。

    金圣南看着大冶城中那一根根扶摇直上的浓浓的烟柱,看着通往外界的道路之上,那一车车从外面运进来的媒,从内里拖出去的铁锭,钢锭,或者一捆捆的武器,只觉得意气风发。

    “一帆兄,这一次陛下前来视察,咱们两人一定要用心一些,要让陛下看到我们大冶城的新气象,看到我们大冶城的最好的一面。”他回过头来,看着站在身侧的大冶城守备将军陆一帆。

    陆一帆,说起来也是一个奇人,此人因为与陆丰有过节,逃出去参加了顺天军,但出奇的是,他跟过的顺天军将领,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而他的地位,反倒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日高过一日。最终,他在归顺当初的太平军之后,在太平军袭杀吴昕,设计造成顺天军内讧便乘势一举歼灭顺天军,顺势夺下其老巢长阳的战事之中立下大功。

    但他的性子,以及真实的本事,都实在不适合领军,恰巧那个时候陆丰带着数千矿工营士卒出山,大冶城守备出了缺,秦风为酬其功,便将陆一帆安排到了大冶城担当守备将军。

    对于陆一帆来说,这却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他不需要在战场之上搏命,而回归大冶城,对于本是丰县人的他来说,却也算得上是荣归故里。

    大冶城,位于大山深处,外面有丰县,太平城作为屏障,不敢说万无一失,可也称得上是高枕无忧,他的工作便显得极为轻松了。大冶城的守备军除了保卫大冶城的安全,护送运出去的武器之外,其实更重要的工作,倒是选拔,训练矿工营的替补战士。

    陆一帆与陆丰有过节,但现在两人倒成了搭档,倒也是一件趣事,不过在这事儿之上,陆一帆其实也用不着操多少心,因为陆丰在离开的时候,他的选拔,训练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机制,而并不想推阵出新,劳力操心的陆一帆来说,萧规曹随便是最舒服的了。

    到大冶城两年多,相比于陆丰在武道以及统兵作战之上的长足进步,陆一帆却是长了足足二十余斤肉,如今已是一个十足十的胖子,武道修为,也是不进反退,远不如前了。

    不过他不以为意,反正他认为,前半辈子,他冒的险已经足够多,而得到的回报也让他心满意足,后半辈子就是一门心思的享受了。

    此刻听了金圣南的话,他一边眯着眼睛享受着山风的吹拂,一边笑答道:“城主放心,陛下前来,其实我们负责的只是外围的安保,内里都是有鹰巢和陛下的亲卫营在负责,您也看到了,那鹰巢的徐望山是个多么精细的家伙,我看在他的布置之下,外头的老鼠也别想跑进来一只,更别说有敌人了。再说了,陛下本身便是九级上的大高手,一般的刺客,先别说能不能近陛下的身,就算侥幸靠近了,又能奈陛下何?”

    “一帆兄!”金圣南看着腆着肚子的陆一帆,有些无奈,他不太清楚眼前这位守备将军的过去,只知道他是大明的有功之臣,所以他对于陆一帆一向是极为尊重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对于我们来讲,陛下来视察期间,只要出一点点乱子,不仅仅是外头的,也要算上内里的,那都是我们的失职,是我们没有将工作做好,陛下即便不见责,那我们也是没脸,你说是不是,任何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我看守备军便松散了一些,一帆兄这些日子,最好整肃一番。上一次陆丰将军便给我写了信来,说这一批送进去的替补战士,质量大大不如前,言辞之间,多有不满之意。矿工营算是我们大冶城的子弟兵,每一个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万万马虎不得。”

    陆一帆哼了一声:“如果说送出去的士兵不满意,他为何不直接与我联系,反倒给城主写信?我看他就是无事找有事,当真是烦人。好了好了,城主,您别苦口婆心了,从今天起,我给守备军上禁锢咒,紧紧他们的皮,训练也会抓紧,您就放心吧!”

    “这就好!”金圣南满意地点点头。

    “陛下常说,我们大冶城,便是大明最坚强的一双手臂,这一次,我们要让陛下看到这双手臂一天更比一天强。”金圣南用力的握着拳头,在山风之中挥舞着。“我金某人能有今天,全是陛下的赏识,金某人无以为报,只能拼命做好陛下交给我的每一件事。”

    “大家都一样,都一样!”陆一帆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做事极其认真的城主,大概这便是有些懒散的家伙,对于那些从不懈怠的人的一种尊敬,一丝畏惧。

    在金圣南与陆一帆两人从山上下来的往大冶城一路行来的时候,陆一帆嘴里的那个来自鹰巢的徐望山正皱着眉头,看着手里一张画像而苦恼。徐望山本是一个江湖大豪,在前大越江湖之上人脉极其深厚,郭九龄数次相请,才将他延揽进了鹰巢。

    “没有搞错?真是这副样子?”他敲着桌子,问着面前的一个鹰巢探子。

    “是的,将军。”探子肯定地点点头,“属下找到了他所有接触过的人,茶铺,饭馆,客栈里见过此人的都能认出这个人来。”

    听着探子的回答,徐望山摸着腮帮子,觉得牙有些疼了起来,这个人,在大明的档案之中,是一个应当死了的人,怎么会再一次出现在这里。

    “他妈的,当真是无奇不有,活得久了,什么事儿都能碰上。”徐望山咬着牙,用力地将手里的画像拍在案上。

    画像上的人,虽然脸上多了几道伤疤,但徐望山仍然一眼便能认出来,此人叫吴岭,昔日顺天军大将吴昕最为忠实的部将之一。

    可是此人在上一轮的长阳剿匪之中,已经被撼山营剿灭,徐望山从来没有怀疑过撼山营统兵将军大柱会谎报军情,但阴差阳错,这个人怎么就活过来了呢?

    陛下要来大冶城视察,此人却在这个时候潜进了大冶城,意欲何为?

    行刺陛下?徐望山觉得这个猜测有些荒谬,吴岭的武道修为不错,但也不过勉力达到八级而已,比起自己还远远不如,在陛下面前,更是如同一个婴儿一般无力。

    可话虽然这么说,徐望山却是一点也不敢放松,正如金圣南所说的那样,在陛下前来视察期间,这家伙只要闹出一点乱子,丢得就是自己,是鹰巢的脸。

    “去请金城主,陆将军过来。”他没好气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