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87.第687章 是为齐国做事

    回到家中的元朴,依旧余怒未消,作为江浩坤手下的大将,即便是江浩坤本人,也从来没有对他如此喝斥讥讽过,今天居然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花花公子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最后他在仓库之中狂抽那个江姓官员,既是出气,也是变相给江源一点颜色看看,自己可不是他可以任意拿捏的。

    “相公,这些粮食,本来就是被他江源弄去黑市上赚了黑心钱,你今天这样做,只怕会让他怀恨在心。”元夫人听了元朴的叙述,担心地道:“那个人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家伙。”

    “我还怕他不成?”元朴冷笑道:“如果江来还在,我还需要忌惮几分,但江南一死,谁还能替郡守撑起军队,难道靠江源?郡守自己的心里也清楚。”

    “话是这样说,可终究是疏不间亲,那江源再不成气,也终是郡守的儿子,你前一段时间不时还在说,郡守抽调精锐交给江源,完全是胡来么?可结果如何?”元夫人叹息道。

    元朴沉默半晌,“夫人,我必须想个法子,把你和孩子都送走,抚远这样下去,只怕会出大事。江源钻在钱眼里,连军队的粮食都敢弄走卖钱,我这里都是如此,其它的部队,只怕情况会更差,终有一天,会出问题的。”

    “能到哪里去?现在外头明人死死封锁,北地四郡,另外三郡为蛮人占领,难不成我还要去蛮子那里吗?”元夫人苦笑,“我只求一家人在一起就好了。”

    “慈济,新化两战,我也看明白了,咱们根本就打不过明人,加上蛮人也不行,最终只能是被剿灭的命运。”元朴叹道:“我是无法可施,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但你和孩子不能和我绑在一起,我来想办法。你不要多说了,不为你,只是为了孩子着想,你们也得离开。”

    听了元朴这话,元夫人只是暗自垂泪。元朴也只能叹息不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老爷,秦先生来访!”一名家人走到门口,看到屋里的境况,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来。

    “秦厉?他来干什么?”元朴一怔,这个秦厉是齐国人,可以说,江浩坤决定另起灶炉,反对明朝,这个秦厉在其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元朴本能的对秦厉有些反感,如果不是秦厉在中间兴风作浪,或者北地四郡,就不会有今天的困局。

    “老爷,我先回避了!”元夫人站了起来,向后堂走去。

    看着夫人的背影,元朴突然眼前一亮,北地四郡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以自己的身份,去明国也没有可能,但齐国,不正是夫人能去的目的地吗?这个秦厉,倒是可以利用。

    “请他进来吧!”元朴点了点头。

    秦厉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看到那些笑容可掬的脸,正是一肚气的元朴狠不得一拳揍在那张脸上,但这个念头,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表面上,他还是笑容满面的迎进了秦厉,吩咐仆人上茶。

    “元将军,听说你今天狠狠地揍了江源的一个手下?”

    那壶不开提拿壶,元朴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秦先生的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一点了吧?”

    “那是自然。秦某是做什么的,元将军也是清楚的,要是这样的消息都打探不到,那未免有些不称职吧?”秦厉笑嘻嘻地道。

    元朴却是心中悚然,这件事是发生在他的军营之中,而且他揍人的时候,可是关在仓库之中,知道的人并不太多,但事情刚刚发生不久,这个秦厉就接到了消息,可见他在自己的军中也也耳目。

    “秦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他冷冷地问道。

    秦厉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元将军,当下局势,你认为如何?江郡守可有胜机?”

    元朴嘿了一声:“秦先生,你这是在考较我么?”

    “谈不上考较!”秦厉摇摇头,“但秦某人想,元将军私下里时,就没有为自己的未来想想?”

    “元某人深受江郡守大恩,除了以死相报,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元朴冷冷地道。

    秦厉一笑道:“那江源呢?元将军是不是也准备以死相报江源?”

    元朴的脸顿时便黑了。

    “元将军,你是明白人,江浩坤撑不了多久了!”秦厉盯着元朴,淡淡地道。

    “秦厉,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元朴看着秦厉,“如果说江郡守撑不住了,那不也太表着你的使命完全失败了么?”

    “失败?不不不。”秦厉头摇得像拨浪鼓,“江浩坤一定会失败,但我却不一定。元将军,北地四郡,现在有两个声音,可我们齐国,只希望这里有一个声音发出来,这样,才能集合北地四郡的力量,政出一门,才有可能与明国真正的较量一番,像现在,北地四郡两方之间,彼此都互相戒备,力量互相牵制,反而不能发挥出他真正的作用。”

    元朴霍的站了起来,“蛮人想干什么?”

    秦厉瞧着元朴:“元将军,你说错了,不是蛮人想干什么,而是我们齐国想干什么!”

    “你们齐国人到底想要怎样?”元朴不由自主地追问了一句。

    “元将军,我也不瞒你说,我们齐国,希望北地四郡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能牵制明国更多的力量,甚至与明国打得难解难分才最符合我们的利益,而现在的状态,我们是很不满意的。大齐皇帝现在觉得江浩坤根本就无法扶起来,那自然就要换人了。”

    “慕容宏?”

    “是的。”秦厉坦然道:“我们选定了慕容宏,那么江浩坤就必须消失。”

    “秦厉,你就不怕我一绳子捆子你交给江郡守么?”元朴冷笑起来,“到时候,你的任务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意义么?”秦厉哈哈一笑:“就算你将我交给了江浩坤,能改变这最终的结局么?蛮人已经做好了强攻的准备,抚远是四郡中心,但却也被宁元,平远,镇远包裹在中间,三路大军齐进,以江浩坤如今的光景,你觉得他能挡得住?”

    元朴哑口无言。

    “元将军,我再给你透个信吧,接下来,你们的外部粮食来源也将被掐断,正阳的人,不会再给你们供粮了,从哪里来的粮食,都将进入蛮人的控制区。抚远现在粮食已经非常紧张了对不对,要不然,江源也不会将军粮拿到黑市上去卖高价,接下来,你们的粮食会更紧张,直到食不果腹。”秦厉云淡风清地道。

    元朴颓然坐倒,这是北地四郡最大的问题,北地四郡原本就不是粮食产地,每年的消耗都要从外地引起,而明人的封锁,已经让北地四郡困难之极,数十万蛮人涌入四郡之地,更是雪上加霜,一旦粮食供应出现了问题,北地四郡必乱无疑。

    “就算是蛮人控制了北地四郡,又怎么可能是明人的对手?”他灰心丧气地道:“慈济,新化一战,我已经见识了明人的战斗力,秦厉,即便是舌灿莲花,我也清楚,蛮人最终也是被明人击败的下场。”

    “蛮人是胜是败,有什么关系呢?”秦厉嘿嘿笑了起来:“只消他们能坚持更长的时间就好了。又或者万一他们能打出一片天地呢,支持他们,比支持江浩坤的希望要大得多,当年我们为江浩坤牵线搭桥,引蛮人出山,本来就是为今天所准备,可笑江浩坤当真以为他是天命所归,蛮人会为他所用。”

    “你要我投靠蛮人?”元朴摇头道,“我不会为他们做事的。”

    “你不是为他们做事,你是为齐国做事。”秦厉道:“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江浩坤必然倒台,抚远四郡必须集合到蛮人的燕国之下,只有这样,才能有与明国一搏之力,才能为明国带来更大的麻烦。如果成功,那自然是好,如果失败,那也没关系,至少,他们会我们大齐赢得更多的时间。元将军,我再重复一遍,你是为齐国做事,如果你愿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齐国的将军了。”

    秦厉伸手入怀,掏出一张委任状,那上面盖着鲜红的齐国国玺。“这是大齐皇帝亲自签发的委任状,元将军,考虑一下吧!”

    元朴的手有些发抖,慢慢地拿起这张委任状,一字一字地扫过上面的内容。

    “如果将来蛮人能坚持下来,那么你在燕国之中必然也能身居高位,不仅仅是因为你手握重兵,更因为你的背后有齐国,就算失败,你也有地方可去,到了齐国,你仍然是将军。”秦厉笑吟吟地将杯中茶一口喝尽,表情笃定地看着元朴。

    “我需要时间想一想。”

    “没有问题,元将军,只要你下定决心,那么抚远改天换地之日,我们便能将你的家人先行送到齐国去,在长安,我们会给你的家人准备宅子,以及将军夫人应有的待遇,这样,你就更无后顾之忧了。”秦厉道:“这也算是我们给将军吃一颗定心丸。”

    秦厉的这最后一句话,让元朴怦然心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