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87.第687章 屁股要坐正

    廖辉有些恍惚,有些心惊,更多的是一些庆幸。自己虽然违规了,但却还没有踩过线,这才有了今日王厚装醉与自己的这一席长谈。而堂堂的吏部尚书竟然要装醉与自己的商讨某些事情,也说明了朝廷对于正阳郡的局势的判断,已经到了非常恶劣的程度,朝廷根本就不再信任正阳郡。

    想到这里,他不禁伸手擦了一把冷汗。李维,葛乡等人自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却不知道他们早已被朝廷查了一个底儿朝天,连他们什么时间会见什么人,都调查得一清雨二楚,只所以隐忍不发,恐怕不仅仅只是王厚刚刚所说的原因。

    他隐隐感觉到,朝廷和陛下又在准备着下一盘极大的棋,而自己,李维,葛乡,甚至于蛮子的皇帝以及抚远的江浩坤,都将成为这副棋盘上的棋子,而拨动棋子的人,自然是坐在越京城中,那位年轻的皇帝。

    这位陛下虽然年轻,但却极擅长于这种长期布局,运筹帷幄,然后一举发功,将想要得到的东西纳入囊中。这一点,从前越的灭亡便可以一窥究竟。

    即便是大明朝已经正式建立快一年了,但不少人到现在仍然觉得前越的灭亡有些匪夷所思,一个庞大的帝国,居然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轰然倒下,连挣扎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留下。可现在廖辉细细想来,从太平军占据沙阳郡开始,后来的一步步的动作,无一不是在围绕着取越而代之在行动着。当时无所觉,现在将这些一个个看起来联不到一起的点串起来,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太可怕了!

    今日与王厚的这一席长谈,算得将廖氏已经踏到悬崖外的一只脚又生生的拉了回来,接下来要做什么,自然不言自明。廖氏必须得紧紧地抱着朝廷这只大腿,争取戴罪立功。

    “王大人,您为什么还信任下官呢?”他有些惭愧地道。正阳郡的很多事情,他廖氏也是参与者之一。

    “因为在朝廷的调查报告之中,你没有过线。”王厚微笑道:“要说有罪,那自然也是有的。廖郡守,我不妨与你实话实说,将来整顿过后的正阳郡需要一个在本地有声望的人出来主持大局,很显然,将来会出现极大的权力真空,如果朝廷派人来,不免会激起本地人的反感,如果最后正阳郡不能极快地恢复平静,那朝廷费这么大的心力,就算是扔进了水里。所以,在朝廷的方案之中,正阳郡最后仍然会由一个在本地有声望的人继续主持,当然,这个人必须能安抚住地方,能必须忠于朝堂。廖郡守,恭喜你,你被皇帝陛下选中了。”

    至此,廖辉总算是明白了朝廷的打算。李维,葛乡肯定是要完蛋,但朝廷却不想大动干戈把正阳郡搞乱,李葛二族在正阳郡盘根错节,也根本不可能一网打尽,所以安抚便成为必要的手段,自己在存在,会让这些人安心一些。

    更重要的是,自己有小辫子留在朝廷手里啊,这些事情,朝廷不想动作,那就屁事儿没有,朝廷如果想要动作,那妥妥的就是现成的证据。

    自己以后想要安安生生的安全着陆,想要廖氏在正阳郡仍然好好的,那就必须卯足了力气给朝廷办事,不断立功,让民众都认为自己是朝廷的铁杆,如此一来,朝廷也就不会拿自己开刀了。

    当然,廖辉决定完全一屁股坐在朝廷之边,也是认准了李维,葛乡根本不可能成事,蛮子的燕国被逼在北地四郡一隅,本身与江浩坤之间便矛盾重重,又得不到北地四郡百姓的认可,将来的结局可想而知。

    “老大人,接下来我需要怎么做?”他坐直了身子,脑子也清楚了起来。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自然就不能患得患失了。

    “朝廷在正阳郡没有驻军,李维的义民营,葛乡的正阳营,不敢说将来人人都会跟着他们走,便肯定是靠不住了。那就只剩下了郡兵。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要做的,便是将郡兵抓在手中。现在的郡兵首领,不是你廖辉的本家兄弟么?”

    “老大人,统领的确是我本家兄弟,但下头的人,却有着太多与李氏葛氏相关的人啊!”廖辉道。

    “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如何不动声色的将郡兵拿在手中,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让他们站在朝廷一边。”王厚嘿嘿笑着:“当然,鹰巢会助你一臂之力。”

    廖辉沉思片刻:“我想,在最初的时候,我要扮作与李葛二氏争夺在正阳郡的话语权,他们二人都有自己的军队,而我廖氏却没有,所以在郡兵之中大力排挤李葛二氏,安插自己的人手,想来二人或者会认为这是内部的争权夺利,不会起太大的疑心。”

    “怎么做,是你的事情。”王厚淡淡地道。“反正朝廷也有着万一的打算。”

    廖辉一惊,如果这万一发生了,自己的功劳可就完全给砸了,那廖氏以后怎么办?

    “老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做好,安插的人手,老大人不妨也可以推荐一些。”廖辉坚定地道。

    “好,这事儿以后再说。”

    “不过老大人,为了能顺利的掌控郡兵,又不引起他们的注意,在老大人推行的吏治改革之中,只怕下官还是要推三阻四,不能一味地奉迎老大人。”

    王厚大笑起来:“没有问题,你可以与老夫相抗,然后装作无法扛得住压力,然后一点一点的松动,这样,既办了事,又让某些人无话可说,你觉得可好?”

    “多谢老大人的体谅。”廖辉站起来,深深的作了一揖。

    王厚也站了起来,“好了,咱们这一谈,便是小半宿了,我的酒也该醒了,现在也该去你为我专门准备的庭院了,看来我在正阳郡还得呆上很长时间了,廖大人,那酒,如果还有的话,再该我弄一坛来。”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廖辉轻松下来,满脸堆笑地道。

    宁远城头之上,燕国皇帝慕容宏居中,左侧站着白发苍苍的万全,右侧,站着脸上略带病态的慕容靖,虽然已经过去了数月,但瑛姑给予他的伤势,却仍然没有完全荃愈,他至今仍在养伤之中。

    春天,对于蛮人来说,是一个难熬的日子,粮食已经告急了,现在只能保证军队以及达官贵人们不会缺粮,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已经开始了挖野菜度日,好在已经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山中,荒野里,可吃的东西还是有不少的。

    但这并不是慕容宏想要的。

    不过今天,以往每年都会困挠蛮人的难题,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城门口,数十车粮食正依次通过城门,而车上,装得自然全是他们急欲得到的解决燃眉之急的粮食。

    “拓拔燕,你这一次立了一大功。”慕容宏满脸笑容,向后转过头,看了一眼垂手躬立在稍后一些的拓拔燕。

    “这都是陛下洪福齐下,末将不过是幸运一点,恰好撞上了这件事而已,这也是老天爷对皇上的眷顾,不过借助末将之手完成而已。”拓拔燕躬身,小心翼翼地道。

    慕容宏大笑起来:“虽然是拍马屁,不过让人听着的确舒心。拓拔燕,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

    拓拔燕抬头,看了一眼笑容满面的皇帝,低声道:“陛下,末将还是希望能回到军队之中去带兵打仗。而潜入敌占区,做这些勾当,末将,实在,实在是有些厌恶了。”

    拓拔燕这话,的确符合他本身的出身经历。在越京城潜伏多年,每天提着脑袋的日子,对于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讲,都是一种极大的负担。

    “嗯,这个要求不过份,而且从你进入军队之后的履历来看,也是战功累累,想不到啊,你居然是一个全才,不但领兵打仗在行,做这些事情,也是游刃有余,难怪慕容靖,慕容康在朕的面前,为了争你闹得眼红脖子粗。”慕容宏笑道。

    “拓拔燕,你要带兵打仗,与做好这件事情并不矛盾。”一边的万全插嘴道,在场的人,也只有他能在皇帝说话的时候,可以不经允准便插嘴。“不过事有轻重缓急,从正阳到宁远的这条粮食线路刚刚打通,还急于稳定,而且与正阳诸人的联系,也只能算是刚刚搭上了线。要将他们往这张网里拖得更深一些,让他们的手足都被缠死,最终成为我们大燕的马前卒,却还要你多下一些功夫,你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此时骤然换人,那是极不妥的。”

    慕容宏笑道:“慕容康争你,无非是想通过你这个福将,能多得军功,更重要的是多得粮食,那便如他所愿,你先升任慕容康的副将吧,但现阶段,却须将注意力集中在正阳一事之上,慢慢的一点点的将他们钩上来,我们不仅要粮食,还要钢铁,还要武器。等那边一切稳定下来,你再回去上任。”

    拓拔燕有些无奈地躬身道:“是,卑职领命,谢陛下隆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