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87.第687章 怒火

    马鞭飞舞,抽在赤身裸体的脊背之上,发出的却是沉闷的声响,每一击,伴随着的都是一串串的血星飞起。

    “无法无天,你们眼里还有军法吗?”元朴咆哮着,挥舞着马鞭,从排头一个个的抽打过去,在他的前方,数十名士兵光着脊梁,站得整整齐齐,每一鞭下去,肌肉肉眼可见得颤抖,但却没有一个人哼上一声。

    在元朴的身边,跟着一个文官服饰的人,不过此时看起来却有些凄凉,官帽被撕破了,勉强戴在头上,身上的官袍亦是破了几个大洞,上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污渍,奇臭难闻。此刻满脸都是得色。

    “元将军,能否让下官抽几鞭子?”他颠颠地跟在元朴身边,大声道。

    这话一出,周围围成一圈的其它士兵无不是怒目而视。便连元朴,也霍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瞧着他。

    “江大人,这里是军营,我行得是军法,你,是军人吗?在军中任何职啊?”元朴冷然问道。

    “这个,这个……那就算了,您抽,我看着就好。”被称做江大人文官被元朴这一瞪吓了一跳,又被周围的士兵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赶紧道。

    听着这话,元朴脸上肌肉一抽一抽的,转过头去,不再怒吼,啪啪的一鞭子一鞭子的下去,打得血花四冒。

    “元将军,他们都是有功将士啊!”一名牙将终于看不下去了,卟嗵一声跪在了地上。“元将军,新化之战,我军奉命断后,文华所属哨队,是最后一支撤出战斗的,一个哨,五百人,只剩下了不到八十人归队啊!请将军看在他们作战勇敢,屡立战功的份上,饶了他们这一遭吧。”

    有了这个牙将领头,四周本来都面露愤色的士兵,立时乌泱泱地一大片全都跪了下来,“将军,他们有冤曲啊!”

    “殴打上差,有什么冤曲可言!”元朴一把拎过身边的那个江姓官员,也不管那人被他一把捏得龇牙咧嘴。“瞧瞧,瞧瞧,江大人都被他们打成什么样了。”

    那牙将抬起头来,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所打断,不由得转过头去,一员年轻的将领,已带着数十名骑兵狂奔而来,一看那名将领的模样,牙将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吞了回去。

    来人是江浩坤的儿子,江源。

    江源一跃下马下,大步走到元朴身边,一把抢过元朴手中的鞭子,劈里啪啦的便是一顿狂抽,又从这头抽到了那头。

    “想造反啊?啊,元将军,抽一顿鞭子就完事了?这些犯上作乱的贼子,就该立斩不饶。”江源狂抽一顿,将鞭子随手丢给了元朴,却仍然瞪着他:“你这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

    元朴眼角一跳一跳,抱拳道:“少将军,他们都是有功之人,新化之战,他们是断后之人,一哨五百人,活着回来就他们这几十个了。末将也是念他们有功在身,这才网开一面,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啊。”

    “哼哼,新化,新化,说出来都丢人,被打得丢盔卸甲,有何功劳可言?”江源不屑地道:“如果我那时统兵,必然能挥军反击,反败为胜。”

    此言一出,四周的士兵一片哗然,这可是不仅将这些士兵得罪光了,便连指挥断后的元朴,也被贬得一无是处。

    元朴脸上肌肉抽动,不怒却反笑了起来,“少将军说得是,元朴无能,累及三军。”

    直到此时,江源方才发觉自己的话似乎有些不妥,但他却丝毫没有补救的意思,“元将军,这些混帐东西,可不能就打几鞭子了事。我们江家人,岂能如此给他们折辱。”

    那姓江的文官,此时见来了靠山,更是一脸的委曲:“公子,您看看,我都被他们打成啥样了,要不是元将军来得及时,只怕我就被他打死了。”

    元朴不等江源再说话,已是转头怒喝道:“来人,将这些混帐东西给我先关起来,饿他们三天再说,不是还有力气揍人吗?要是三天出来还有力气打上一架,我就饶过你们。”

    那牙将也是一个伶俐人,一听元朴这话,一骨碌爬了起来,一挥手,一大群士兵涌上来,两个架一个,顷刻间将几十个血糊糊的士兵给架走了。

    “遵命元将军,末将一定对他们严加看管,除了水,什么都别想下肚。”

    江源抬了抬手,还想说话,但那牙将已是一转身,带着士兵一溜烟儿地跑了。

    “元将军倒真是爱兵如子。”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元朴道。

    元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手一伸:“少将军,里头请,我想请您看一些东西。”

    “看什么?”江源问道,元朴不答,只是大步向前方一座仓库走去。

    江源只能跟了上去。“元将军,听家父讲,你治军一向严厉,可如今江某看来,也不过如此,对这些贼兵,必须要严刑峻法,否则何能立威,威不至,战场之上如何能勇往直前,无往不胜?”

    元朴呵呵一笑:“少将军,末将从军几十年,这些道理还是懂得的。”

    三人走进了仓库,库里还站着十几个人,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显然都是被军中将士揍的。

    “滚出去!”元朴冷喝道。

    那十几个人犹豫了片刻,纷纷转身,走出了仓库。

    见元朴神色不善,江源也是冷了脸,“元将军,这些人都是郡守府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太不客气了吧?”

    元朴不说话,只是伸手,从身边的一个口袋里抓出一把栗米,伸手,摊在江源面前:“少将军,我想请你看看,这些东西能吃吗?”

    这些栗米是刚刚发来的军粮,元朴这随手抓出来的一把,便可以看见一小部分早已长了霉,里面还夹杂着沙子,小石籽。

    江源一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元朴已是将手里的粮食扔在了地上,呛的一声抽出刀来,在仓库之中挥刀一阵乱劈,十几个口袋破裂,里面滚出来的栗米与他先前抓出来的一模一样。

    “这能吃吗?难道郡守府给我发来的就是这些东西吗?少将军,如果你说是的,那我要去郡守府问一问郡守大人。”

    江源脸色有些不自然,“元将军,你这不是小题大做吗?粮食是陈的,也长了些霉,沙子石头多了一点,但挑一挑,选一选,还是能吃的吧!”

    元朴仰天大笑,不理会江源,转身恶狠狠地瞪着那个江姓文官:“说,郡守大人发给我元某人的粮食就是这些吗?”

    江姓官员被元朴瞪得心里发慌,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元朴身后的江源,先是摇头,接着又点头,接着又摇头。

    “不,不,不是的!”

    “老子早就知道不是的!”元朴将刀狠狠地插在地上,挥手抡起马鞭,没头没脑地照着这个江姓官员便抽了过去,“郡守发给我的军粮,都被你们这些黑心官儿弄到哪儿去了,你们是拿去发黑心财了吧?我打死你这贪赃枉法的混帐东西。”

    江姓官员被元朴抽得满地打滚,哀叫连连。江源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几次伸手摸到刀柄,却又放开。元朴现在是江浩坤麾下第一战将,发给他的军粮自然不是这种货色,只不过在半途之中,被人掉了包,拿去屯集起来然后在黑市上售卖,以便获得暴利,而这幕后黑手,自然便是此刻元朴身后的江源了。

    元朴心知肚明,但他拿江源无奈何,却又不愿吃了这个闷亏,关上门来狂殴这江姓官员,打得却是江源的脸。他可不怕江源,一个花花公子,真能成得了什么事?

    眨眼功夫,那个江姓官员已是被抽得跟先前挨打的那些士兵一模一样变成了血葫芦,不过他可没有那些士兵的体质,估计这条小命十成之中已是去了七八成。

    扔掉了鞭子,元朴拔起地上的刀,呛的还刀入鞘,“下次的粮食,还是这个样子,我便带着这些粮食去向郡守讨个公道。”

    “好,很好。”江源铁青着脸看着元朴,咬牙切齿地道。

    元朴也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将人关在这个屋里痛打一顿,他已经给足了江源面子,事情便是闹到江浩坤那里,他也不怕。而他也料得很准,江源还没有蠢到家,在他面前,终是没有敢更加张狂。

    看着带着血糊糊的那个家伙灰头土脸的江源离去,元朴的脸上却殊无欢色,气是出了,但将这位花花大少也得罪到底了,江浩坤或者不会为难自己,但此人却肯定会记恨在心,以后还有得是自己的小鞋穿。

    “元将军,打得好。弟兄们都感到痛快极了。”先前那个牙将悄没声的凑到了元朴跟前,眉开眼笑。

    “那些混帐东西死不了吧?”元朴问道。

    “末将已经让人给他们上了药,听说将军在狂殴那个粮官,笑得别提有多开心呢!”牙将笑嘻嘻地道。

    元朴冷冷地看着他:“你,治军无方,导致士兵犯上作战,从现在开始,降为校尉。”

    那牙将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