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9.第679章 马场

    青干河马场距离北大营,也就是丰台大营不过二十里地,洛河的支流青干河从一片荒原之上横穿而过,两岸水草繁茂,用栅栏圈出的一万余亩地,便成了兵部直属的青干河马场。来自秦国的荒原马,在这里先进行第一次的驯化之后,再送到丰台大营,交给那里的骑兵营。

    刚刚进入二月,天气还极其寒冷,但积雪融化过后的草地之上,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色,在一片黄色之中,格外显眼。清澈的河水哗啦啦地流过,不断地冲刷着岸边的冻土,不时有一些松动的堤岸滑入河水之中,溅起一片浑黄的水花。

    数百匹马儿自由自在的游荡在这一片土地之上,或三五一群,或形单影只,看见有人过来,也只是抬头略张望一下,却也并不惧怕,仍是自顾自地低头在地上寻着草叶咀嚼着。

    秦风,权云,霍光三人在一众亲卫的簇拥之下,策马进入到青干河马场之内。那天权云说要亲自来看一看兵部的马场,秦风倒也有了兴趣,便亲自下来看一看。

    战马,现在成了兵部的头等大事了。

    “陛下,这些放在外面的马儿都是已经骟过了的,野性基本上已经被磨没了,所以并不怎么怕人。”霍光介绍道。

    权云不太懂这些,奇怪地看着霍光:“为什么要将战马骟掉,马儿上战场,难道不应该越烈越好吗?我在书中看到,有些战马在战场之上,还能咬上踢人,帮骑士的忙呢?”

    听着这话,秦风与霍光都大笑起来。

    “首辅,书中所言,可也不能尽信。军中所用战马,基本上都是被骟过的,战马,需要的不是他们的野性,而是要他们的规矩,要的是与骑兵的心灵相通,一匹战马,要是在战场之上发起狂来,不听骑兵的驾驭,那是会要了骑兵的命的,而且也会破坏整个骑兵的作战。”秦风笑着解释道。

    “原来,原来都是骟过的?”权云出了一个洋相,脸上不由有些红,“这些野史,可真是误了我也。”

    霍光乐道:“首辅没在军中呆过,不熟悉这些细枝末节,倒也不必在意。您要,可不需要关注这些,您只需要想办法给我们弄来更多的马儿就可以了。”

    “那倒没问题,秦人想要我们的粮食,钢铁,那就得拿马来换,他们也没有什么别的可给我们的。”权云点头道。

    “快到了,前方就是马舍了。”霍光指着前方一排排的房屋,道。“骟过的马儿,可以放养在外,早放晚收,但还没有驯化的马,就不能这样干了,只能将他们关在马舍里。”

    马舍之前,一名七品的官员,带着一大群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那儿,在他们周围,是先期抵达的马猴等一众亲卫。

    看到秦风策马走近,这些人忽啦啦地跪了一地。

    “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霍光与权云两人策马避开了这些人的行礼,秦风翻身下马,伸手虚扶了一下,“都起来吧。你是这里管事的?”他看着那个七品官问道。

    “下官罗艺,受兵部指派,负责管理这个马场。”

    “你懂马?”秦风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下官不懂马。”罗艺小步跟在秦风身边,低声回答道。

    “嗯?”秦风转头,有些奇怪地看了此人一眼。

    “但下官懂得怎样管好这样一个马场。”罗艺解释道:“在这里,技术上的事,有专门的人负责,下官只是负责这里正常运转。”

    “原来是这样,你倒也直爽。”秦风笑了起来,“谁是这里负责技术的?”他的眼光在身后的人群里扫了一遍。

    “陛下,负责这里技术的官员叫夏鹏,是个秦国人,现在全家都在青干河马场做事。”罗艺介绍道。

    “哦,这就是你说的从秦国挖来的养马的人才?”秦风转头看着霍光。

    “应当是吧,具体的事情下官不是很清楚,但这些挖来的人中只有一个人实领了七品官,主要负责养马以及驯马,应当就是这个夏鹏了。”霍光点了点头,“怎么,这个夏鹏没有来吗?”

    “本来也是准备要来迎接陛下的,可是刚刚一匹种马要下崽子了,这是夏普一直在做的一个杂交的品种,用荒原马与来自楚国的马杂交,希望能得到一个全新的品种,所以他去照看那匹母马了,请陛下恕罪。”罗艺躬身道。

    “何罪之有?”秦风却是一脸欣慰,“这个夏鹏看来是个做事的人。”

    “的确,要是一般人听到要来迎接陛下,只怕巴巴得都要凑到跟前来,此人却更关注自己手上的事情,的确少有。”权云道。

    “看来今天我们来对了,正好马儿下崽子,左相,霍兵部,咱们可能都骑过不少马,但还没有见过马儿生产的呢,走,去瞧瞧马场这一段时间的成果!”秦风兴致勃勃地道。

    一排排的马廊里,拴着一匹匹马儿,体形不一,有的高大威猛,有的壮硕结实,有的体态修长,这里拴着的马,可就不太老实了,马廊里马嘶之声此起彼服,不时还有一些马儿暴起,碗大的蹄子扬起,重重地踹向碗口粗细的栅栏。

    “好家伙!”走在两排马廊之间,看着两边气势汹汹的马儿,秦风大笑,“看起来都不错,这里的都是种马吧?”

    “是的,陛下,这些都是夏鹏精心挑选出来的种马准备配种的,刚刚那匹枣红色的最暴烈的马,却是一匹野马,来这儿已经一个多月了,却仍是野性难驯,夏普很看好这匹马。”罗艺一边走,一边如数家珍地向秦风介绍着这两排马廊里拴着的种马,各自特点不同,有冲刺力极强的,有耐力极好的,那些马适合重骑兵,那些马适合轻骑兵,每一匹马都有不同的名字,难得他一个官员,居然都记得清清楚楚。

    看起来也是一个做实事的。秦风在心里暗地里赞了一个。有罗艺这样的管事的官员,有夏普这样的技术人才,看起来青干河马场的兴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陛下,到了!”罗艺指着前方一个单独的马廊里,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的背影正半蹲在地上,怀里居然抱着一匹刚刚出生的小马。

    罗艺刚要开口叫人,秦风已是摆手制止了他,独自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绕到了这个背影的前方,这个叫夏鹏的人闭着眼睛,一双青筋毕露的手,正轻轻地摸过怀中小马的骨骼,好半晌,他才面带兴奋之色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将小马放在了地上,小马挣扎着,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母亲的身边。

    夏普站了起来,喘了几口气,抬头,便看到了他面前脸带微笑的秦风。

    他瞬间有些懵了,有些僵硬地转动着头,然后便看到了罗艺,看到了权云与霍光。权云他是不认识的,但霍光作为兵部尚书,而青干河马场则是直属兵部,却是来过多次,夏鹏作为技术官员,自然是见过多次,此刻看到霍兵部居然与一群人站在一起,而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是独站一方,瞬间想起今天上头通知的事情和提前抵达的王宫亲卫,心中顿时明白了面前站得是谁。

    卟嗵一声,他跪了下来。

    “草民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五体投地,跪在马廊里。

    秦风大笑着走过去,伸手扶起了夏鹏,“你可不是什么草民,你是我大明堂堂的七品官员呐!免礼,起来说话。”

    夏鹏在秦国之时,只是一个普通的马夫,别说是皇帝了,随便一个官员,对他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来到大明,虽然当上了官,但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他仍然觉得自己就只是一个养马的马夫。

    此刻被皇帝亲手扶起,他两个腿情不自禁的哆嗦着,竟然有些站不稳,秦风刚一松手,他就又向下出溜去,秦风又只得一伸手拽住了他。

    “陛下,草民,哦,不不不,下官,卑职身上脏,官服都脏了。”夏鹏语无伦次。

    “不,这是朕看过的最好看的官服。”秦风伸手,替对方抚平官服上的褶皱,对方的官服之上沾满了不少血,灰,秦风这一伸手,却是让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污渍。“怎么样?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很满意?给朕讲讲。”

    “是,是,陛下!”夏鹏连连点头:“这匹母马是秦国荒原马,而给他配种的马,则来自齐国。荒原马耐力好,能负重,而齐国的这匹种马却善于短途冲刺,是战马之中冲阵的最佳选择,我让他们杂交,希望得到耐力与冲刺皆佳的战马。”说到技术问题,夏鹏的语言终于流利了起来。

    “你得到了?”秦风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

    “陛下,没有那么快。不过下官能确定,我走在正确的道路之上,再过个两三代,便能得到我设想中的两方面都优秀的战马了。”

    “还要两三代?这不起码得需要四五年么?”秦风有些失望了。

    “陛下,这已经算是快得了。或者还不止,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会失败。”夏鹏却是不讳言,“不过马场里各地方的马儿很多,我们通过不同的育种,总能得到我们想要的。”

    “是我太心急了。”秦风笑着拍着对方的肩,“慢慢干,不着急。你是从秦国过来的吧,在这里还过得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