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6.第676章 控制的力度

    程维高自然有高兴的理由。大明治下,越京城自不必说,正阳郡历来是国家粮仓,也比不了。但永平郡以前与沙阳郡比起来,可也是不遑多让的。但这几年来,沙阳郡追随皇帝陛下,却是骑上了快马,一溜烟儿地将永平郡甩得无影无踪,现在就经济总量来说,沙阳郡只不过比越京城差一些而已。而除了这几个,从一片深山老林之中崛起的太平城,论起自然条件,远远比不上永平郡,但经济总量却也稳稳地超过了永平。大冶城是大明的铁都,依托着太平铁矿,一个新兴的城市正在大山深入兴起,太平,大冶,如同深山之中的两颗明珠,璀灿明亮,却是将永平郡给映照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如果说这些超越永平郡还有着这样那样客观的原因,但这半年以来,长阳郡稳步发展,从一个在战争之中受到荼毒最深的郡治,现在的发展速度惊人。郡守马向南是一个楚人,但为了长阳郡的发展可谓是不遗余力,在大明官场,被众多官员取笑为官场第一厚脸皮。但凡只要能为长阳郡争取到一点点利益,此人必然第一个冲上去,腆着脸缠住不放,往往让别人在无可奈何之下,答应他的请求。

    马向南得了厚脸皮的绰号,但长阳郡却是实打实的得了好处,现在外流的长阳郡人正在慢慢地回流,而宝清港口也是愈来愈兴旺,来自齐国,楚国的商船在这里靠岸,将一船船的商品运进来,送出去,亦成为了长阳郡一个最为稳定的赋税来源。宝清船厂第一艘海船马上就要出厂了,等到船厂走上正轨,必然会带动长阳郡的经济更上一个新台阶。

    要是被长阳郡也给超过了,程维高觉得自己的脸面都会丢尽。现在的大明朝很明显的将重心放在国内经济民生之上,说白了,就是要拼命的赚钱,让老百姓富起来,让国家富起来。怎样让永平郡跑步前进,赶上甚至超过沙阳郡,正阳郡,程维高几乎想破了自己的脑袋。

    所谓正嗑睡之时便有人送来枕头,说得便是那个时候的程维高。正在他焦头乱额之际,鲜于通来了。

    鲜于通与程维高是多年的旧识,此人是肖锵麾下第一谋士,他的到来,让程维高立时便看到了一条致富的康庄大道。

    大治,太平,沙阳,永平至虎牢关这一条商道如果能成功打通,最大的受益者毫无疑问,将是永平郡。秦国所需要的大量物资,将从永平郡源源不断地进入,而作为货物的最终集散地,整个永平都将因此而受益。而对于永平郡最为重要的是,货物最终的集散场地将会修建在永平郡最为穷困的地方,这就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了。

    这也是他大力支持这一项目的原因所在。不过一心想让永平郡经济再上新台阶的他,却有些忽略了打通这一商道之后所隐藏的政治因素。

    可以说,如果这条商道大通,本来就有些混乱的秦国国内政局,将会更加混乱。大明需要秦国混乱,但乱到什么程度,却是值得考究的一个问题。大明现在正致力于国内的民生经济,并不想在这一个阶段发动对外的扩张战事,如果秦国的政局乱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有爆发内战的危险的话,大明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那就不免要失去机会了。楚国,齐国必然会乘虚而入,如果成了这种结局的话,那未免便是大明辛辛苦苦浇种了一年的庄稼,到了快要收获的时候,却被别人一镰刀给割走了。

    秦国雍都的算盘已经是很明显了,他们要扶植另外一股势力起来,与邓氏相抗衡,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便是从邓氏内部挖人,此消彼长,便是成倍的利益。卞氏虽败,但仍然有相当的实力,如果再扶植起来一个,与卞氏联合,则会让国内再度形成鼎立局面,也只有在这种局面之下,皇室才有最大的发言权。

    现在邓氏一家独大,邓洪成为大秦第一个异姓王,在雍都一言九鼎,皇室权力被无限削弱,这种政治局面,自然不是秦国皇室想要的。

    而肖锵,也正是看到了这个局面,算定了朝廷会不遗余力的扶持他,这才铤而走险,不惜于邓氏交恶,也要紧紧地抓住这个机会。

    在肖锵看来,秦国能有卞氏,邓氏,那将来,为什么不能有肖氏呢!当了多年的绿叶,现在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花骨朵,肖锵自然希望这朵花能够娇艳的盛放在秦国的土地之上笑傲春风。

    “陛下,这操作起来有些困难啊,不好把握!”权云挠挠脑袋,有些为难地道,“程维高现在满脑子的都是要将永平郡更上一层楼,最好压过沙阳正阳才好,他在永平必然会不遗余力的推动此事。”

    “我已经跟那个鲜于通和冯启存说过了,这是永平郡地方上的事情,与朝廷无关。”秦风嘿嘿一笑:“所以便让程维高先动用他们郡内的力量做起来,永平郡的富人也不少嘛,咱们的程大人就是其中之一是不是?如此巨大的商机,我想这些富人们一定会巴巴地削尖脑袋也想钻进去分一杯羹,这启动的大笔资金也用不着咱们出,自然有这些人掏腰包,首辅,你说咱们何乐而不为呢?”

    “就怕他太积极,做得太快,到时候不免让朝廷为难!”权云也笑了起来。

    “快不起来的。”秦风摇摇头:“要调集资金,征集民夫,修路架桥,建堡修寨,还得协调各郡,等到这一切做完,没有一年半载,岂能做得完?”

    “但是只要一动起来,邓氏岂会得不到风声?”权云问道。

    “得到风声怕什么?永平郡自己干得,与朝廷并没有什么关系。”秦风笑了笑:“了不起我们到时候约束一下永平郡的行为就好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大笑了起来。

    “到时候看邓氏的反应,还有秦国皇室对肖锵的支持力度,再决定我们走这条商道的力度是大还是小,需要到什么程度!”秦风道。

    “陛下英明!”

    “这件事情,真要见到成效,总要到夏末秋初,半年时间,差不多了,暂时可以不必理他了,让商业署可以先动起来,虽然现在哪里还道路险峻,但小商队还是可以过去的,咱们也要给肖锵一点甜头,吃一颗定心丸。”

    “那倒是。”权云笑道:“不管怎么说,虎牢关外那两个县,可是实打实的好处,咱们拿了别人的,不免手有些软,总得松松指缝,**东西出去。”

    “这件事情先这样吧。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游刃有余的,不过国内的事情,倒是有些麻烦。”秦风从案上拿起了一份奏章,递给了权云。

    “正阳郡的事情,我们必须要想个法子解决了。当初刘兴文进兵正阳的时候,正阳郡的那些豪绅们,投降得太快,也太齐整了,除了一个许氏,其它的基本上都没有动。这也让我们没有办法大刀阔斧的对正阳郡进行改造。”

    “陛下,虽然如此,但也有好处啊!”权云道:“正阳郡历来都是国之粮仓,正阳有事,越京震动啊,至少这一年来,正阳的粮食源源不断地进入越京城,保证了大明政权初立之时的稳定。”

    “可现在,朝廷推行的吏治改革在正阳郡举步维艰,新货币发行更是寸步难行,正阳郡几乎成了大明的特例,这是绝不能容忍的。”秦风哼了一声。“如果不趁着现在解决,难道拖到以后出事的时候再来亡羊补牢吗?”

    “陛下,正阳重地,不可轻动,更不可妄动,需得徐徐图之,更要找到合适的契机,现在正阳郡的这些举措,只是官场之中的小手段,在百姓看来,他们正阳郡是效忠陛下的,如果此时对那些豪强动手,不免给人以卸磨杀驴之感,陛下,当初正阳这些反戈一击的豪强,当初可是得到了陛下的大力赞扬通告天下的。”权云劝道。“而且,马上就要春耕,此时动手,正阳必然大乱,春耕如受影响,则会影响整整一年啊,这与陛下富国富民的策略可大为不符。”

    “时机,时机!”秦风叹了一口气,“王厚马上便要去正阳郡,视察那里的吏治改革之事,他经验丰富,对于官场里的那些小勾当一清二楚,如果他此去,还不能顺利解决正阳郡的一些事情,那就是要逼得我动手了,希望他们能明白,吏部尚书亲自去督办一事,这在全国来说,属于首例,也是唯一的。”

    “王尚书老当益壮,又久在官场经验老到,有他去处理此事是最好,最好的办法,仍然是化矛盾于无形之中。”

    “可这等于是在将这个脓包越养越大。”

    “陛下,只要吏治改革推行开来,他就具备了自主治疗的可能,也许这个脓包,便会慢慢地被平复掉呢!我们在掌握政权之前,需要激烈的革命,但现在,臣希望是温和的变革。”

    “希望如你所言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