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6.第676章 合并处理

    作为文官一系的代表人物,左相权云希望在治理内政的时候,以温和的手段徐徐图进,激烈的手段或许能得一时之快,但紧跟而来的流血,混乱以及人心离散在他看来更伤脑筋。正阳旧官僚士绅系统对于大明新政有抵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在大明新政之下,他们旧有的特权,将被一点点削弱甚至消耗殆尽。

    正阳郡是粮食产地,这也是他被历朝历代所看重的原因。但土地,却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正阳的豪绅权贵们占据了正阳六到七成的土地资源。真正的自耕农不过三成而已。大量的土地瞒报,隐户等,让朝廷的赋税收入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在这里,百姓只知他们的主子,而不知有朝廷。朝廷的法令,在这里抵不上豪绅们的一句话。

    正阳郡跟过去的沙阳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基本上都被豪强们所控制。不同的是,沙阳郡在刘老太爷的带领下,投靠了秦风之后,在接下来的几年之中,秦风以不同的手段,将土地一点点从豪强们手中拿了过来,重新丈量土地,清点人口,即便是在当初的沙阳郡,也受到了不小的阻碍,更遑论如今的正阳郡了。

    当初沙阳郡是自动投靠秦风,但现在的正阳郡却是在形式所迫之下的无奈之举,他们对朝廷新法令的抵触情绪,自然而然的可想而知。

    正阳郡太过于重要,秦风不能不重视这一块地方。但想要正本清源,却又困难重重,下狠手,现在师出无名,按权云的想法实行温和的变革,一点一点的蚕食正阳这些旧豪绅们的势力,在秦风看来却又太慢。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如今大陆时局紧张,持续多年的和平已经被打破,各国都在摩拳擦掌,想要大展手脚,便连最为穷困的秦国,在邓氏上台之后,也一改以往凭关自守的政策,准备向外扩张。

    前越综合实力在诸国之中最弱,在秦风将其拿下之后,短短的时间之内,也不可能让他一跃而成为强国。就像是一艘四处漏水的大船,即便秦风再勤奋,也只能先修修补补,先将这些漏洞一一补上,再才能来谈让他重新焕发生机,改头换面,乘风破浪。

    现在正阳郡成了一块硬骨头,让秦风左右为难。

    而数天之后,千面自正阳郡的归来,却是让秦风勃然大怒。

    脸色阴沉的秦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已渐渐融化的积雪,沉默不语,在他身后,郭九龄与千面两人亦是脸色严肃之极。

    正阳郡的问题,比秦风预想的还要严重的多。

    “冬天过去了,春天已经来啦!”秦风突然冷笑起来:“万物复苏,生机焕发,可一些不该长出来的东西,居然也长了出来,当真以为我秦风手中的刀子不敢杀人么?”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回来,走回到大案之后,重新拿起千面所写的关于正阳的详细奏折,再细细的读了一遍。

    “乐公公,宣权云,王厚,霍光三人进宫。”秦风吩咐道。

    “是!”乐公公急步向外走去,秦风却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之上,闭目不语。

    好半晌,秦风才重新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郭九龄与千面,挥了挥,“你们二个,坐下说话吧。”

    “多谢陛下!”郭九龄点了点头,与千面二人自寻了地方坐了下来。

    “神鹰养成计划,目前看来还是不错的。但此人不要轻易动用,不到关键时刻,就不要让他冒险,做得事越多,便容易露出尾巴被人抓住。我们费了这么多功夫,可不仅仅是为了一个慕容宏,一个不知所谓的燕国。”秦风看着郭九龄道。

    “陛下,这一次的事件太过于骇人听闻,我们的前线大将,居然与反叛者有勾结,万幸的是,这样一件事情,落在了我们的人手中,这才让我们得到了消息,否则时日一长,当真爆出事来的时候,我们只怕就会措手不及。神鹰也是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这才在正阳郡冒险发出了信号联络上了我们的人。”郭九龄道。

    “那个联络人还在正阳吗?”秦风问道。

    “是。现在神鹰也还在正阳郡,这是他所知的唯一一条联络管道。”

    “将那人调回鹰巢总部来。”秦风沉吟了片刻,“接下来,由千面亲自与他联系,一般的事情就不用动用此人了。他现在要做的是在蛮子那边立功,升职,掌握更多的资源,占据更高的位置,那将来才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明白,接下来我会再回正阳郡,与他交待陛下的旨意。”千面道。

    “通过这一次,也可以看出鹰巢在情报收集上的失误,李维等人,居然利用军队向蛮子,江浩坤等人走私粮食,钢铁,武器,如果不是神鹰发现,不知还会被瞒多久,这一件事,鹰巢要好好反省。”秦风手指叩着桌面,语气有些严厉。

    “臣惶恐,鹰巢已经在重新开始布局。”郭九龄老脸微红,“这一次是我们大意了,万万没有想到问题出在自己的军队身上。陛下,鹰巢脱胎于军队,对于军队有着很深的感情,而此前,我们鹰巢对军队的监控基本没有,这一次的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军队不出事则已,一出事便会捅破天。我们不能仅仅寄希望于将领的忠诚和个人品格,必须要有一套完整的计划,能让我们适时了解军队的动向,希望陛下批准我们专门设立一个这样的部门。”

    虽然有兵部,但大明的军队,实则上只听命于一人,这便是秦风,而秦风对于军权也抓得相当紧,出身于军队的秦风,对自己部下的感情,郭九龄与千面都知晓,以前秦风是反对在军中设置人员监控将领动几的,这也是郭九龄为什么要特别向秦风禀明的原因。

    这是一件大事。秦风皱着眉头沉思了极久,才轻轻地点了点头,“设置人员可以,便以军情司的名义吧,这些人员以后负责军事情报的收集,但是只允许调查情报并上报,不允许干涉军事行动。”

    “是,陛下!”郭九龄点了点头。

    乐公公如同猫一般,毫无声息的进了书房,在他身后,跟着左相权云,吏部尚书王厚,兵部尚书霍光。

    秦风也不说话,将千面的调查报告丢给了权云。

    匆匆浏览了一遍,权云的脸色微变,不作声的将报告递给了身边的王厚,王厚看完,眉头紧皱,传给霍光。

    “首辅,你想象的温和的变革,只怕是行不通了。”秦风冷笑着道。

    权云脸色很不好看,“丧心病狂的东西,为了一己私利,居然如此胆大妄为。”

    霍光怒气勃发:“陛下,这还犹豫什么,应当马上将他们收拾掉,以免将来坏了大事。”

    “没这么简单呐!”秦风摇了摇头:“正阳郡现在驻兵一万五千人,但这一万五千人,尽都是正阳兵,其中李维葛乡各自拥有一个五千人的战营,另外还有五千郡兵,现在看起来,这哪里是我们大明的军队,完全就是他们的私军。想要动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陛下说得不错,从现在暴露出来的情况看,朝廷对正阳的军队,缺乏必要的控制力,想要收拾他们,就必须调集军队,军队一动,什么秘密都隐藏不住了,万一他们暴起发难,率兵造反,与蛮子,江浩坤连成一气,那正阳郡就要被打烂了。”权云摇头道:“军事镇压,此为下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用。”

    “军事镇压只是最后手段,在没有完全之策前,的确不能使用。”王厚也点了点头。

    霍光想了想,道:“陛下,我们围困北地四郡已经有半年之外了,兵部可以召开一次会议,召集北地四郡周边军队的将领会京商议议事,这样一来,就可以将他们弄到京城来,到了那个时候,不过是几个卫兵便能解决的事情了。”

    “那有这么容易?”权云连连摇头:“霍尚书,要是他们托辞不来怎么办?或者他们只来其中一个怎么办?又或者他们自己人来了,却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安排,我们难道随便抓人吗?如果抓了人,那边依然乱了呢?投鼠忌器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无法无天吗?”霍光怒道。

    一直静静地听着几个臣子讨论的秦风,终于开了口。

    “正阳郡的事情,不仅仅涉及到这一桩,还有吏治改革,还有新币推广,先前我与左相商议此事,左相建议进行温和的改革,现在看起来,是行不通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事情总揽起来,一并解决。正阳郡需要换片天空,旧有的那些东西,就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将正阳郡的事情,与蛮子,江浩坤的事情,合并在一起处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