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4.第674章 雍都来使

    紫萝推开了房门,秦风迈过了高高的门槛,微笑着站在门前,屋内,歌舞立停,一屋子的内,除了程维高只是躬身而迎之外,其它的全都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秦风走到空位以街的主席之上,随意地坐了下来。

    “谢陛下!”一群人再次叩首,表演的技人们在紫萝的示意之下退出了房间,屋外立时便有亲卫将他们带到早已准备好的一间空房子里,在秦风离开天上人间之前,他们不可能走出这间屋子。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秦风笑盈盈地打量着客席上的诸人,“各位在越京城,可还习惯?程群守照顾得可还周到?”

    “陛下,一切都是极好的。”为首的鲜于通再一次站了起来。“越京城繁华兴盛,陛下治国有方,外臣十分钦佩。”

    秦风大笑:“这才刚刚开始,等过些年你再来,越京城会更好。”

    “外臣也确信这一点。”鲜于通微笑着坐下来,道。这是一个文人,但或许是长在军旅的缘故,胆子看起来并不小,坐在哪里打量着这位在大陆之上极富传奇色彩的大明皇帝。

    程维高轻咳了一声,道:“陛下,肖锵将军希望我们大明开辟一条经虎牢关往大秦的商路,如果此事能成的话,则大冶,太平,沙阳,永平至秦国中部,将会拥有一条比现在的商路更加便捷的通商之道,于两国而言,都将是利国利民的大事。特别是于永平郡,更是一举能扭转边远地区的经济民生之困窘状态,永平百姓是翘首以盼啊!”

    秦风微笑点头,目光落在鲜于通身上,“肖锵将军此举,可与开平通过气?”

    开平郡,现在为秦国邓氏所掌握,邓洪更是被封为开平王,为秦国建国以来第一位异姓王,权势在国内一时无二,邓氏如今正如日中天,而大明则一向与邓氏交好,秦风有些一问,倒也并不出奇。

    鲜于通脸上颜色不变:“那自然是有的。这等利国利民的大事,开平王怎么不赞同?”

    秦风打了一个哈哈,这鲜于通瞎话倒是张嘴就来,现在大明与秦国的贸易往来,主要走得便是开平,其实说白了,就是与邓氏交易,明商经由开平郡进入秦国,这条商路完全在邓氏的控制之下,像粮食,食盐,钢铁等战略物资,全部都由邓氏掌控,实际上就是让邓氏死死扼住了秦廷的咽喉。

    一旦打通了程维高所说的大冶,太平,沙阳,永平这条商路,则大明的物资便可以绕过开平郡的邓氏而直入雍都,这等于掐断了邓氏的一条极为重要的财路,而更严重的还是政治之上的影响。

    “陛下,现在大明物资自开平而入,其实是转了一个大弯,在成本之上,是很不划算的,不论是人工,还是运途之中的损耗,都极为可观,但打通虎牢关这条商路,大明商人则直接缩短了近一半的路程。”程维高道。

    “可有时候,我们考虑的不仅仅是成本问题。”秦风似笑非笑地看着鲜于通:“鲜于先生,如果打通这条商道,于我大明来说,影响并不很大,多一条商道,只会让更多的商人能行走在两国之间,能更加有效的互通两国之有无,但肖锵将军当真已经准备好了吗?只怕此事一旦启动,肖将军的压力会很大。”

    这就是已经开始点题了。鲜于通脸色微变,“肖将军是大秦将军,虽受开平王节制,但并不是邓氏家奴,为人处事,自然时时要以大秦利益为重。”

    “这么说来,肖锵将军已经准备好了,虎牢五万大军,唯鲜于将军之命是从了。”秦风点了点头,目光突然落在了鲜于通身侧的一名一直垂着头护卫身上,“鲜于大人,肖锵将军既然已经决意拥护秦国皇室了,那你怎么不向我介绍这位来自雍都的贵客呢!”

    鲜于通身子一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名护卫却是已经长身站了起来,抱拳向着秦风一揖:“果然瞒不过陛下的眼睛,在下冯启存,在太子殿下跟前做事。此次乔装打扮秘密前来,实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陛下见谅,不要怪责外臣。”

    “理解,理解。”秦风呵呵一笑,“其实冯大人一至雍都,关于您的事情我已是一清二楚了,冯大人是太子殿下身前第一得用之人,将来也必将是国之股肱,谈何怪责呢?”

    程维高有些意外,也有些恼火,狠狠的瞪了鲜于通一眼,这个老小子,将自己瞒得好苦。鲜于通回应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冯大人既然来到了我越京城,对于贵国的诚意,我已经清楚了。但说句直白一点的话,无利不起早,现在我们与邓氏相处融洽,如果开辟虎牢一线的话,我大明与邓氏的关系必然会生变,所以,我们能得到什么呢?”秦风问道。

    “陛下,大明与邓氏所谓的相处融洽,也不过是利益所至,各取所需吧,如果有更大的利益摆在大明面前,我相信大明会做出更好的选择。”冯启存淡淡地道。

    秦风耸了耸肩,“从目前来看,我们认为邓氏还是更值得交往的朋友。”

    “其兴也忽,其败也速也!”冯其存道:“邓氏并无李大帅那样的声望,却妄想成为李大帅的人物,站在李大帅那样的高度之上,便注定了他们失败的结局。我想这一点,陛下也可肯定是心知肚明的。李大帅在时,邓,卞互相牵制,现在卞氏虽败,却败而不亡,依然掌控着强大的实力,更有肖将军等忠诚之士愿意为朝堂效力,所以陛下,现在邓氏看似兴旺之极,却已经是空中楼阁了。”

    “可是冯大人还没有说我们能得到什么?”秦风道:“我们无意干涉贵国朝政,但打通虎牢一线,我们必须要承受来自邓氏的怒火,开平郡十数万大军,可不是光吃饭不干活儿的。”

    “邓氏纵然恼火,也只会在国内撒泼,却不敢向陛下发难。”冯其存摇头道:“不瞒陛下,邓洪已经决定将主攻方向定在楚国,而现在,楚秦边境战事已是一触即发,这个时候,正是打通虎牢一线的最佳时机,邓氏腾不出手来。他们现在正一门心思地想着打压卞氏,甚至想借着这一场战事,一举将卞氏拔去呢!至于您所说的好处,那是明摆着的。首先,贵国的商人们将会赢得更多的财富,这条商路的打通,也将带活这一线的整个的经济民生。如果陛下愿意的话,我们愿意免征贵国商人的关税。”

    秦风笑而不语,显然,对方的开价无法达到他的预想,而对方,当然也不知这一点点条件。

    “第二,我国已决定虎牢关外的领土,只保留关外十里范围之土地,原本那里的两个县,割让给贵国。”鲜于通接着道。

    秦风这一次有一点动容了,只保留关外十里地,这等于是秦国自己拆了虎牢关外的屏障,就像是一幢房子,外面本来还有一幢院墙,现在主人自己将院墙砸了,将大堂的正门,直接给亮了出来。这对于大明而言,就是极有价值的一个条件了。

    “那些地方,太穷了!”秦风作苦恼状,“交通不便,山高林密,你这哪是割给我土地,完全便是甩给我们包袱嘛。”

    “陛下说笑了。”冯其存脸色却是有些沉痛,“如果不是我大秦国内风雨飘摇,我们岂会自毁屏障,这些地方于虎牢关的重要性,陛下是统兵打仗的行家,岂有不知他的重要性的道理。说句不当的话,假如有一日,贵国要向大秦动刀兵,失去了这两个县,虎牢关便像是失去了利牙的猛虎。”

    “大明与大秦交好,两国岂有动刀兵之理。”秦风一笑:“看来贵国的确是有诚意的。”

    “第三,我国太子殿下有子刚满六岁,倾慕大明,想来大明越京城就学。”冯其存又提出了一个爆炸性的建议。

    这就是要送质子了!听到这个条件,秦风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不是什么别的庶子,而是太子马超的长子,皇帝的长孙,这个份量可就不轻了。

    “虎牢一线如果打通,则邓氏的开平郡就将成为一个死角,邓氏必然不肯善罢甘休,贵国准备如何应对?”

    “抱歉,这是我国内政,就不能多说了。”冯其存摇摇头,“陛下,如此一来,邓氏的重点必然要转向国内,想来在开平郡,您所面临的压力也会大大减轻,我国陛下,不想对外妄起战端,实是因为我大秦打不起。但邓氏却一心想向外扩张,这是根本的政策之争,如果按照邓氏的方略,只怕我大秦最终扩张不得,反而会面临灭亡的命运。所以我们不得不设法将他拉回来。”

    “说得倒也有道理。”秦风点头道:“开辟虎牢商道的事情,便交给程郡守负责吧。这只是地方上的事情,朝廷就不过多插手了,程郡守,怎么样?”

    “必不负陛下所托。”程维高大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