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4.第674章 有客来

    马猴站在天上人间的一处侧门边,院墙和大树形成的阴影,恰好将他遮挡住,不仔细观察,很难察觉到他的所在。不时有人从远处奔来,向他低语几句,然后转身离去。

    今天秦风将会秘密到天上人间会见来自秦国虎牢关秘使,马猴先行一步来准备关防事宜。以前马猴对于秦风的安保并不十分上心,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皇宫之中住着瑛姑这样一位宗师,乐公公这样一位九级武者,即便是皇帝与皇后娘娘,也都是九级的大高手,任何人想要进入皇宫行刺,那不谛是自投罗网,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但李挚的死亡,却给马猴敲响了警钟,他猛然醒悟过来,再厉害的高手,在特定的条件之下,依然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即便武道修为高如李挚又如何?在连二接三一连串环环相扣的陷阱之中,最终依然只能饮恨收场。

    李挚如是,秦风又何能例外?在皇宫之中倒也罢了,但皇帝陛下出外的话,如果遭到有心人的算计,那可就不大妙。

    不说别的,只消来上一位宗师级的人物,突然给予秦风致命一击,只怕秦风便难以逃过。瑛姑与贺人屠可不会时时刻刻伴在秦风身边,最终的警卫和防护,还是要靠着自己这些亲卫。防微杜渐,将所有的危险尽可能的屏蔽在外,尽早地剔除危险因子,最不济也要提前发出危险的警报,便是自己这些亲卫的责任。

    想通了这些的马猴,不再一力提高敢死营的战场搏杀能力,而是将其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仍然保持着以前的作风,重点在于战场之上的拼杀。而分出来的一部分,马猴传门从鹰巢请来了隐匿,潜伏,刺杀的专家对亲卫们进行培训,虽然这项工作还只进行了不长时间,但已经初步看到了成效。

    “马统领,今天在天上人间的所有客人底细都已经查清楚了,因为刚刚过完年,客人并不多,倒是给我们省了不少事。”

    “嗯,门口盯紧一点,但凡有有进来,要立即弄清楚来人的底细。对了,天上人间内部将会撞触到陛下的那些人,都安排好了没有?”

    “都安排好了,厨房里的人,都是从宫里临时调来的,包括服侍的人手,也是我们秘密调出,天上人间这边,只有舞者,歌者,乐者,不过这些人都是以前从宫里出来的,背景很单一。”

    “做得不错。陛下马上就要到了,你下去盯紧一点,什么时候陛下回了宫,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松开脑子时的这根弦。”

    “是,统领!”来人躬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去,看着这名得力属下,哪怕是在自己面前,行走之间,也尽量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马猴满意的点点头。

    只有自己精通了,才能猜到敌人想要做什么,怎么做,这样的培训不但要坚持下去,还得一步步加强,当然,借助鹰巢的力量只是暂时的,往后,亲卫必须要自成系统,有自己的一套防护警戒的办法。

    耳边传来环佩叮咚之声,淡淡的香气随风而来,马猴抬了抬眼皮子,紫萝正从一处假山之后转了出来。

    “紫萝姑娘,一路行来,可发现了什么?”马猴微笑着,带着一丝挑衅的意思。眼前这位女子看似普通,但熟知她经历的人,便都很清楚她可是谍探世界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雏鸟起飞,能做到这样不错了。”紫萝咯咯一笑,“马统领,这处后院里,你一共设下了八处暗哨,明岗咱就不用说了吧!”

    被紫萝一口道破,马猴不由有些泄气,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马统领,你才刚刚开始,很不错了,干过咱们这一行的都知道,即便你潜心钻研了多年,精通无数种方法,但很难说一定不会被人发现,精研此道,只不过是减少被人发现的机率罢了。”紫萝安慰着。“陛下应当快来了吧,我哪头儿已经都安排好了。”

    “差不多了!”马猴走到门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巷道之中,传来了清脆的马蹄之声,侧门被轻轻的敲响。

    马猴拉开侧门,首先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乐公公。乐公公以探询的眼光看向马猴与紫萝,两人都是点点头,乐公公这才侧身一让,大明帝国的皇帝秦风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程维高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踏进门来,秦风边走边问紫萝。

    “陛下,程大人带来的那个人,叫鲜于通,据他说是肖锵的师爷,从鹰巢反馈回来的情况看,这个鲜于通是真的,无论相貌还是习惯,都与鹰巢探知的一样。不过有趣的不在于这个鲜于通,而在于他随身的一名护卫。”

    “哦?”秦风略微停顿了一下,“这个护卫有情况?”

    马猴也紧张起来:“紫萝,这个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我?这人是什么来路?”

    “马统领不要紧张,这个人武道修为并不太高,了不起七八级的模样,除非他是李挚那样的大高手,能够隐藏伪装自己的修为,但我想,像李挚这样的人,这天下也没有几个吧。”紫萝笑道。“他要是想当刺客的话,在陛下的面前,只怕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是怎么发现的?”秦风笑问道。

    “陛下,我们天上人间不是接手了不少从宫中遣散的太监宫女吗?这些人要说别的本事也并不特别,但察颜观色,却一个个伶俐得紧,便是他们偶然发现,这个鲜于通对他的这个护卫态度有些特别,恐怕来历非比寻常,肯定不是肖锵派来保护鲜于通的。”紫萝笑道。

    “那你认为是那一方的人?”

    “这还用问吗?”紫萝掩嘴轻笑道:“陛下心中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

    秦风大笑起来,不再说话,疾步向前。

    两人一番对话,却让马猴有些迷糊了,追着紫萝问道:“这个人是谁,来自哪里?”

    在马猴面前,紫萝却也不隐瞒,“如果我猜得不错,此人只怕来自雍都,要不然也用不着遮遮掩掩,他们躲避的不是我们,而是担心被邓氏发现。肖锵怎么说也是边军一员,是邓氏曾经的心腹手下,也是现在邓氏正在大力拉拢却又小心提防的人物。”

    “原来如此!”马猴恍然大悟。

    来天上人间的客人,非富即贵,但绝大部分人,也只能领略前院的风光,而真正大人物光临的地方,则是与前院一墙之隔的后院。一幢幢独立的小楼,或位于竹林之间,或藏身松柏之下,曲幽通径,曲曲折折,看似近在眼前,不熟悉道路的却是很难轻易走进,兴许绕来绕去半晌,却发现你又回到了初出发的地点。

    荷花楼平素是不接待客人的,这里是专门预留给皇宫招待贵宾,去年李挚住在天上人间的时候,所居住的便是荷花楼。

    整个荷花楼位于一处极大的池塘中央,一条木廊连接荷花楼与岸边,岸边,绿竹掩映,松柏成群,假山林立,而此刻,这些地方都密布着马猴分派下去的亲卫。

    楼内,灯火通明,温暖如春,丝竹声声,清吟阵阵,数名舞女彩袖飘飘,正自翩翩起舞,这些都是来自宫中的宫女,以前可是专门跳舞给皇帝后妃们看的,现在却成了天上人间的舞者。

    但对于她们来说,其实算是幸运的。因为在皇宫之中,她们永无出头之日,如果不能得到皇帝宠幸或者恩入出宫,便只能一辈子老死宫墙之中。秦风入京,大量裁撤宫女太监,这些人出得宫来,便算是恢复了自由身,而为了解决她们出宫之后的生计问题,大明国的商业署与天上人间都接收了大量的这些人员。

    这些宫女现在为天上人间雇佣,每月拿着不菲的薪水,只要合约期满,便随时可以以自由身离开,而且如果他们有了心仪的人,只需要赔偿天上人间一定的银钱,亦可以离开。假如无处可去的话,也可以一直在天上人间工作。

    屋内,来自虎牢关的鲜于通与一众侍卫等都看呆了眼儿,在苦寒的秦国,穷困的秦国,他们何曾见识过如此的奢糜,如此极具风情的舞蹈。在他们哪里,舞蹈多是粗犷有余而柔美不足。

    隔壁的一间屋子里,秦风离开了墙壁,那里有一个小巧的机关,能清晰的看到内里的情形。“紫萝,你猜得不错,鲜于通也好,还有那些侍卫也好,应当都是长期驻扎在虎牢关,以秦国边军的待遇,那肯定都是过苦日子过惯了的,瞧案上那些食物,哪怕他们已经极力克制了,但仍然暴露出了他们的天性。”秦风道。

    紫萝凑过去看了一眼:“陛下,这我可真没有看出来。”

    “那几个侍卫啃过的骨头,你注意到了吗?干干净净,只怕是狗也很难再从上面舔下一丝肉来。”秦风微笑道:“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他们虽然吃得不多,但珍惜每一粒粮食,却是每一个秦国边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果然如此!”马猴也凑过去看了片刻,“可是陛下,有一个不是这样呢,还有,那几个侍卫看舞都看得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那一个却眼神清澈得紧。”

    “你也看出问题来了!”秦风轻笑道:“这个人肯定来自雍都,如果能轻易出入皇宫的话,那这些舞蹈,于他而言,就并不是什么稀奇物事了。”

    “见微知著,他恐怕想不到,就是这些小小的细节,便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马猴得意地道。

    “走吧,去会会他们,这个人只怕也并没有刻意的去伪装自己,毕竟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我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