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73.第673章 就是故意抬举他

    正月十五的灯会,在午夜时分达到了高潮,一个个灯谜被猜出,便连闵若兮所出的故意刁难人的那十个灯谜也终于惹来了高手,赏格被人一一取走,连那十盏宫灯也成了对手的战利品,或者对于这些人来说,银子是小事,皇后娘娘亲笔的灯谜和那宫中才有的宫灯,才更是值得收藏的东西。

    而彩车的胜者也最终决出,除了天上人间的彩车毫无疑问斩获魁首之外,榜眼和探花却大大的出人意料,第二名居然是大正粮铺,第三名则归属了昌隆钱庄。

    昌隆钱庄不去说他,大正粮铺的彩车居然被皇帝钦点为榜眼,则是让所有人几乎惊掉了下巴,大正粮铺郑氏的彩车美则美矣,但比起其它几家,还是逊色许多的。而且大正粮铺的后台老板郑成贵,是前朝皇亲国戚,女儿受封贤妃,大越倒台,郑家没有受到株连,已经让人称颂大明皇帝的仁心仁德,但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的皇帝居然还如此抬举他们。

    “陛下,你这可真真正正是昧了良心了。”城门楼子内,闵若兮看着得意洋洋的秦风,笑道:“郑家的彩车,在这许多彩车之中,最多能排到中上游,您这样评判,小心舒畅呆会儿打上门来。商业署的彩车,可是月瑶亲自制定的方案,舒畅颠颠的将巧手捉了去亲自监工的。这下不但没有夺得魁首,连三甲也没有进,舒畅一定气歪了鼻子。”

    “这家伙,太医署的花车惨不忍睹,他却一心扑在商业署那边帮忙,只怕太医署里骂他们这位主官的人,海了去了。典型的重色轻友啊!”秦风嘿嘿笑着,“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喜欢看他气急败坏的模样。”

    “月瑶真是好运气,碰到了一个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的舒畅。”闵若兮轻轻地道。

    “这倒是,不然也不是舒疯子了,咦,我怎么听着这话有些酸味啊!”秦风突然回过味来,瞪大了眼睛,“是那里的醋坛子打翻了。”

    闵若兮笑着伸手,在秦风胁下软肉之上狠狠一扭,秦风惨叫一声跳了起来,“娘子好大的手劲!”

    城门楼子里,瑛姑,乐公公,马猴等人也都是笑了起来,陛下与皇后关系一向极好,这种类似于打情骂俏的行为,在他们眼中已是见怪不怪了。

    “我要见陛下,陛下呢,陛下在哪里?”屋里话音未落,外头已经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屋里的人对视一眼,再度大笑起来,不出闵若兮所料,这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当然是属于舒畅的。

    一头撞进门来,砰的一声关上门,先前还在外头大叫着陛下的舒畅,黑着脸,瞪着秦风,陛下也不叫了,恶狠狠地道:“秦疯子,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这榜点的,简直是黑了良心。”

    听到舒畅完全没有上下尊卑的叫嚣,瑛姑微皱起了眉头,乐公公吓得脸上变了颜色,闵若兮不以为意,马猴笑嘻嘻的习以为常,秦风却是快活得再度大笑起来。

    “你你你,你真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啊!我辛辛苦苦个把月,你提起朱笔轻轻一点,哗啦一下,一翻苦心尽付流水啊,秦疯子,我恨你,我恨你。”径直走到秦风面前,一根手指头几乎要点到秦风的鼻子上,舒畅狰狞地道。

    乐公公向前移了半步,却又不动声色的停了下来。

    秦风咳嗽了一声,看着舒畅,正色道:“舒疯子,就你太医署的花车,难不成也想进三甲?你不是在做梦吧?”

    听着秦风调侃的话,闵若兮卟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在闵若兮的笑声中,舒畅的黑脸变红,然后又变白,最后又红了,连脖子都红通通的,“我,我我我……”

    “你什么?”秦风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就你太医署那个破车,也好意思来我这儿争名次。”

    一咬牙,舒畅梗着脖子道:“我说得不是太医署的,我说得是商业署的。”

    “商业署?”秦风故作惊讶,“王月瑶都不来找我罗嗦,你跑来打什么抱不平?”

    “你,你你你……”舒畅指着秦风,气促的喘着气,让秦风有些担心这家伙会不会一口气上不来,直接给气晕在当地。

    你了半晌,舒畅一跺脚,转身便向外走。这可真是将他气坏了,不然以这家伙的脾性,绝对是要死赖到地的。

    看到舒畅当真气着了,秦风一伸手拽住了他,“舒疯子,真气着了?”

    舒畅急赤白脸的看着秦风,不吭气儿。

    “看样子是真气着了!”秦风回望闵若兮,笑道。

    闵若兮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亲自给舒畅端了一杯茶,“舒神医,你和月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和陛下可都盼着早些喝到你们的喜酒呢!前两日陛下还说,你和月瑶要是好事得成,第一胎一定得生个女儿,将来给小武做媳妇儿。”

    垂首站在秦风身后的乐公公惊得瞪大了眼睛,进入越京城之后,舒畅进宫的次数并不多,他也只是隐约听到舒畅与皇帝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今日一见,才知传言非虚,皇帝与这位太医署的署长之间的关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他看着舒畅的眼神,顿时变了许多。

    “为什么一定是女儿,生个儿子娶小文不好么?”他哼哼道。

    “你生个儿子可比小文小多了,小文都要四岁了,你,哼哼,什么时候才能娶到王月瑶都说不定呢!”秦风摇头道。

    “快了快了!”舒畅终于眉开言笑,“月瑶已经答应我了,我正琢磨着年后便央你去当媒人正式提亲呢!”

    “那可真是要恭喜了,王厚这老小子,嘴巴倒也严实,难怪年前看他一直笑呵呵的,原来是有喜事。”王月瑶的婚事,不仅是王厚的心病,也是秦风的心病,现在能得到解决,舒畅抱得美人归,那可真就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笑容突然又凝结在了舒畅的脸上,“本来还想着火上浇把油,再讨好讨好她,结果现在倒好,全给你坏了好事。你要是不给我说道说道,我跟你没完,秦疯子!”

    “好好,我来给你说道说道。”扯着舒畅,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秦风笑道。“来,先喝口茶,把心火灭一灭。”

    舒畅喝了一口茶,重重地放在茶几之上,“好,你可以说了。”

    “天上人间的花车,独占魁首你没意见吧?”秦风笑道。

    “天上人间是你的产业。”舒畅嘴一扁,“当然,我也承认,他们的确做得很好。”

    “什么叫我的产业,你舒疯子隔三岔五地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去那里吃喝玩乐,走的时候那一次不是挂帐?你完全把那儿当成你的嘛了!”秦风没好气的弹了对方一指头,“亲兄弟,明算帐,等你结婚了,我让紫萝拿着帐单去找王月瑶要。”

    “你不会这么没意气吧?”舒畅有些心虚地瞅了一眼秦风。

    秦风大笑,“第一你没意见,第二第三嘛,的确是有问题,昌隆钱庄虽然不错,但比起商业署那个你亲自监工,巧手带着一帮匠人制作的,还是差了许多,至于郑家的大正粮铺嘛,我的确是昧着良心将其放到榜眼位置的。”

    “果然!”舒畅没好气地道:“这是什么道理?老百姓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你这么做,其它那些花费了偌大心力财力制作花车的豪绅们,更是会心有怨气。”

    秦风冷笑:“正是要让他们心有怨气,也要让他们好好想想,为什么郑家和昌隆能进入三甲!国家发行新货币,昌隆钱庄率先响应,他们是前越最大的钱庄,分店遍布大明各地,便是在齐,楚,秦也有分店,他们的大力支持,让我们的新币发行有了更大的一个平台,太平银行虽然也布了很多点,但毕竟起步太晚,在规模之上,还不能与昌隆钱庄相比,这是我给他们的奖励。而郑家么?哈哈,越京城这么多富甲天下的豪绅,我秦某人进入越京城中之后,对他们可是秋毫无犯,这要放在其它时代,有可能么?给他们留点口粮就算仁慈了,但他们不知感恩,朝廷发行新币,他们阴奉阳违,骑墙看风色,甚至还私下抱怨我秦某人巧立名目掠夺他们的财富,操他娘的,我要夺他们的财富,需要拐这么多弯么?敢死营往他门口一堵,刀子一拔,转眼之间便让他倾家荡产。”

    “原来你是故意在抬举郑家?”

    “当然,郑成贵虽然是在投机,但不可否认,他有胆色,敢投注,既然他押在了我这一边,我自然要好好的给他抬抬庄。我就是要让那些人看看,就算是前朝的皇亲国戚,只要支持我秦某人,我就能让他大富大贵。”

    “这么说来,倒的确挺有道理的。”舒畅点点头,他毕生心愿便是想让秦风像以前的李清大帝一般君临天下,一听秦风说出这番道理来,立时便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

    “富国,富民,强兵,我们的时间不多。”秦风变得严肃起来,“舒疯子,我们是只争朝夕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