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67.第667章 弟段渲拜上

    南大营占地数千亩,但野狗每一天都坚持着要在营地里走上一圈,就像是一只真正的野狗一般,小心地呵护着他的这片领地。麾下正兵,辅兵回起来几乎七八千人,野狗不可能全都认得过来,但他却尽量的想去多记住一些这些人的容颜。因为或许一战过后,他们中的很多人,便会就此消失了。

    野狗虽然凶狠,但并不寡情,特别是对于兄弟,对于朋友,他更是一个极其重视感情的人。

    同样的,苍狼营中所有的士兵,也对这个瘸了一条腿的将军相当敬重,因为每一次大战,他们的这位将军,总是举着他的大刀,冲锋在队伍的最前沿。

    野狗或者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指挥者,但绝对是一个优秀的将领。而这样的将领,在军中,却是最受士兵爱戴的人。

    雪地之上留下两道深浅不一的脚印,腿虽瘸,但野狗却走得很快。营房之中,正在开早饭,长长的条桌两边,士兵们坐得整整齐齐,一人一个大海碗,饭菜盛在一起。大明军队的条例规定得极为详细,像其它国家的军队吃饭随意的左一堆,右一片,大声吵闹说笑的情况,在大明军队,特别是野战军之中,是看不到的。在饭堂里,只有筷子和碗碰撞的声音和咀嚼吞咽声。

    每走进一个饭堂,野狗都会看看士兵碗里的饭菜,再去饭桶,菜桶那里,拿起长勺搅动一下。作为拱卫京师的军队,苍狼营的伙食是相当好的,高标准的伙食,说不定便会滋生蛀虫,野狗绝不允许有人从士兵的饭碗里面抢食。

    今天是大年初一,除了惯常的饭菜之外,还加了餐,每个士兵面前多了一只鸡腿,一碗酒,便算是过年了。

    饭堂之中,士兵们见到这位瘸腿将军进来,也并不站起来行礼,只是放下手中的筷子,默默地注视着他们尊敬的将军,而野狗也只是像他们挥手致意,当他放下手时,饭堂里便又响起了稀里哗啦的吃饭的声音。

    野狗不会多话,他只是默默的巡视,只会遇到那些跟他多年的老兄弟时,他才会走到跟前,拍拍他们的肩,随意的问几句话,这些人中,有低级军官,也有百战老兵。

    不要小看这随意的几个动作,野狗很清楚,自己这些看似随意的动作,便会让这些人在其它士兵之中树立起极高的威信,而在战争期间,这种平时潜移默化而带来的威信,将有助于这些人更有效的指挥士兵作战。

    军官如果战死,那么这些老兵便会挺身而出,而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人质疑这些老兵的指挥而是会选择服从。

    补充进来的二千新兵,与老兵混杂编队,这些人只是进行了一些基本的训练,便被野狗扔进了老兵丛中,野狗相信,这些老兵能比那些训练营的军官,更有效的教会这些新兵如何懂得战场之上的生存之道。

    一连巡视了数个军营,野狗对于苍狼营的士气还是相当满意的。新年之际,每个人都会有思乡思亲之情,便连自己也不例外,只不过自己不知道去思念谁,除了那些已经亡故的战友外,野狗不知道还有谁值得自己去想念。

    这种思念是人之常情,但却往往会让军营之中弥漫上一股颓气,野狗不希望他的苍狼营之中存在着这种颓气。而苍狼营的军官们也变着花样的刺激着士兵们的士气。当初在蒙山驻扎之时,他们与陈家洛的猛虎营天天斗气,较量,比试,输着便要在接下来的十天之中任凭对方指挥,而这种风气,被苍狼营的军官们移植到了本部之中,每十天,不同的哨队之中,便会进行一次较量,有个人比武,有团队较量,花样翻新,刺激着士兵们时刻记住提高自己的单兵作战素质,谁也不想输掉比赛去给对方的哨队倒十天的马桶或者去清理十天的茅厕。据野狗所知,最惨的一个哨队,连着一个月给不同的三支哨队洗了一个月的内裤,因为他们一个月内连输了三场。

    大年期间,这种比试更是达到了一个高潮,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比试是由苍狼营营部策划,获胜的哨队,将升官,赏银,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年之中,在苍狼营本部之中获得一系列的特权,现在各队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在大年初三比寒开始的时候大展身手,这也是整个苍狼营只在大年初一放假一天的原因。

    有奖自然有罚,排名倒数第一的哨队,将在接下来的一年之中,负责清扫全营的茅厕,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战兵而言,绝对是不可接受的屈辱,一旦输了,想要扳回来,那就得等到一年之后。

    转了一小半营地,早饭便已经接束,野狗看到的便是他的士兵们自觉得走上了训练场。虽然他给新兵们放假一天让他们能够进城回家团聚,但看起来,并没有多少人离开,每个哨队之中,缺员不多。

    这让野狗更是开心。

    野狗准备在巡完营之后进城一趟,今天是大年初一,他得给老大去拜年,不是下级给上级的拜年,而是作为秦风的心腹,兄弟,战友,去皇宫之内探望。昨天晚上,小猫,和尚也都连夜赶回了京城,加上在京内的一些敢死营老兄弟,将齐聚皇宫。

    花和尚要当爹了,想到这个野狗便觉得有些荒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花花和尚居然是第一个被拴上辔头的,他的老婆余秀娥可真是凶狠得紧,当然,她的凶狠也只有在野狗这样的老兄弟面前才会展示,而在一般人面前,这位看起来小巧玲珑的女人在高大的和尚面前,一向作小鸟依人状。每每这个时候,野狗便想放声大笑。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上一次和尚进京,自己邀他去逛天上人间,这个昔日的花花和尚却是连连摆手,当初他可是将所有的饷银全都扔进了青楼里面,现在却不是一步也不敢踏足其间了,连去喝花酒都不敢。

    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老婆了,当然,得找个情投意合的,他娘的那些来说媒的家伙,根本就是看中了自己的地位而不是自己这个人,可话又说回来了,自己这副模样,又是一个瘸子残废,抛开了自己的身份,真有人会看中自己这个人么?而且自己长年居住在军营之中,母马都看不到几匹,更遑论女人了。

    野狗没有自信。他很苦恼。虽然在他的脑子中,没有家的概念,也记不起父母是什么模样,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怎么的也该为甘家留下香火,实在没办法,也只有求秦老大给自己寻一个媳妇儿了,老大的眼光,总是不会错的。

    老大已经有一儿一女两个娃娃了,和尚也要当爹了,自己也不能落得太后,找个媳妇,生一大堆儿子,以后好继续给老大的儿子当兵打仗。这话,和尚也说过。他们这些人,要是没有老大,早就死在落英山脉不知那个角落里了,如今他们一个个都当上大官了,人模狗样的,但饮水思源,万万不能忘本。

    将大营走完,回到自己的营房,卫兵早已收拾好了给老大准备的礼物,都不甚值钱,凡正老大现在也不在乎钱,重要的是心意,准备的礼物之中,大都是野狗去乡下民间为小文小武寻找的一些小玩意儿,公主殿下和瑛姑都是长年居住在皇宫中的人物,这些小玩意儿,只怕想不到也没有听说过,两个小家伙一定会喜欢。

    走之前,得与副将交待清楚,今天这一去,只怕会醉得人事不省,不到明天醒不过来,得先把事情都安排妥当,这才好去放心大胆的痛饮一番。

    副将还没来,大营的一名值勤军官却先跑来了。

    “甘将军,大营门口有人给将军送来一封信。”军官躬身将信交给野狗。

    “信?”野狗有些诧异,“是什么人?”

    “回将军,小的不认识,也不是军中同袍,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军官恭敬地道。

    接过信,信并没有封口,从内里抽出一张纸,野狗先看了一下落款,脸色顿时变得极是难看。

    “弟段渲拜上!”短短五个字,让野狗已是勃然变色。

    段渲便是背叛了敢死营的剪刀,一千余弟兄,不明不白的死在安阳城中,如果自己当时不是在小猫家中养伤,不是小猫的师兄宿迁偷偷的送来了消息,他们将被一网打尽。可即便是这样,自己在安阳城中,也遭受到了百般的屈辱,像一条真正的野狗一样活了大半年。

    野狗不在乎自己变成了瘸子,却无法忘怀小猫的妻子红儿,在自己的面前,用一把了结了她自己,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不想看到那个人,他甚至不愿意想起自己曾经认识那个人。

    可现在,这个人居然大摇大摆的找上门来了。

    压着怒火,野狗缓缓的将信看完。将信重新装进了信封,他叫来了亲兵。

    “把这封信马上呈送进宫中去。如果陛下问起,就说我已经先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