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67.第667章 老兄弟的聚会

    皇宫,御花园,孩子的笑声在风中回荡。穿着厚厚毛裘的两个娃娃能雪地里跑着,跳着,甚至在积雪之上打着滚儿,毛绒外面,沾满了积雪。

    小文小武很开心,因为今天家里来了很多怪叔叔,他们带来了许多新奇的没有玩过的小玩具,更有各色各样的味道鲜美的小吃,皇宫御厨的大厨虽然手艺没得手,但他们却只能中规中矩的做食物,稍有出格儿的地方,乐公公便会如同猎犬一般去制止他们。

    客人们带来的都是些在民间极富盛誉的小吃,新鲜的食材,独特的作法,便形成了丰格各异的味道。两个小孩子只是尝了尝,便恨不得一气儿塞进嘴里,当然,这是不被允许的。只能放在哪里,以后慢慢吃。两个小家伙当着所有人的面,童声稚气的宣布了对这些小吃,小玩意儿的所有权。

    乐公公当然是很不满意的,在他看来,这是破坏了规矩,要是吃坏了小王子小公主的肚子,谁来负责?但这些东西都是秦风的心腹大将们带来的,他却又不敢将其统统收走。

    秦风不在乎。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才正是代表了他们之间最深厚的感情。

    现在他们正在花园里堆着雪人。和尚,小猫,还有巧手等人,在京里的敢死营的老兄弟,能来的全都来了。可惜千面却因公事离开了,因为千面所从事的特殊行当,在场的老兄们也都默契的从不打听千面的下落。

    反正千面一向是神出鬼没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因为巧手的存在,宫里的雪人便化身千万了,一个个雪人初被堆起来的时候,并看不出什么特别,但只要巧手上去一翻雕啄,立刻便有了自己的魂儿,一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因为这些客人的到来,一向比较清冷的皇宫也显得热闹了起来。余秀娥已经显怀了,微笑着坐在亭子里,眼睛珠子随着小文小武转来转去,显然极喜欢孩子,昭华公主闵若兮坐在她的身侧,在与她说着些怀孩子,生孩子的小心得,瑛姑只要在皇宫之中,不管什么时候,都拿着绣绷,不停地绣着东西。单看她们三个此时的模样,与寻常家人的女子并没有什么两样,但如果深知她们底细的人,都会心怀敬畏。这三个女子中,一位宗师,一位九级上的高手,还有一位也已经踏足九级,更是战场之上的悍将,曾一刀便将燕人大将杀得大败而归。

    娴静,温柔,只是她们的表像,当她们发起威来,堪称一只只母老虎。

    王月瑶的身边,坐会有一个跟屁虫,舒畅并没有跟着大家一齐去堆雪人,而是站在王月瑶的身侧,絮絮叼叼的说着什么,说了一会儿子,从怀里摸出一个什么东西,递给了王月瑶。王月瑶微笑着接过来,舒畅便笑成了一朵花儿。

    远处的兄弟们并不去打扰他们,只是默契地偶尔看他们一眼,各自心照不宣的微笑。王厚年纪大了,抱着一个小暖炉,坐在廊下栏杆旁,看着女儿与舒畅两人的交流,拈须微笑。

    这是一个小范围的团聚,其它人很难插进来,即便是贵如首辅权云,也没有获得邀请。

    当年在落英山脉之中最底层的烂泥坑里挣扎着苦苦求生存的这些人,如今都已经是一个新兴国家的开国功臣。在人前,他们是贵人,是威武的大将军,是威严的国之重臣,只有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旧日的天性才会彻底的暴发出来,在这里,他们不用装着,拿着,而是尽情地释放着自己。

    两千余人的敢死营,在安阳事变之后,只余下六百出头,历经千辛万苦到了越国,聚集在雁山,踏上了他们的新的征程,四年的血雨腥风,四处征战,活下来的已经不到一半人,他们中,有的成了统兵将军,有的成了各部重臣,有的变成了成功的商贾,还有的,退出了部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但除了特殊原因不能赶到这里的,全都在今天聚集到了一起。

    “勾子,你儿子都三岁多了,跟小文小武一年的吧?”秦风替身边的一个断了一只腿的老兵拿过来了一杯酒。叫勾子的老兵运气不好,到越国的第一年,便在一次战争之中失去了一条腿,不得不退出了战场,现在住在太平城,娶了一个流民的女儿做了老婆,现在在太平城有几十亩地,还在城内经营着一个小店,在太平城,随着一批批老人的离去,并没有人知道这个残疾的老兵,居然是一个能够随时见到皇帝并与皇帝能说上话的人物。

    “是呵是呵!”勾子一手拄着拐,一手举着酒杯,与皇帝叮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在他的心目中,秦风仍然是以前敢死营的那个校尉,皇帝对他是遥远的,但秦老大却是近在咫尺的。

    “怎么着?还是准备从小培养着将来当将军么?”和尚锃亮的脑袋凑了过来,问道。

    “太小了,三岁多,我估摸着他能扛得动刀枪的时候,老大带着你们早就把仗打完了,天下一统,四海升平。还扛着锤子刀枪,我啊,已经专门请了一个先生,给他启蒙了。”

    “读书?”和尚摸着水溜溜的脑袋,很是惊讶,“谁给你出的馊主意?你他娘的大字不识一个,你儿子读书还能读出个卵来!”

    “和尚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大字不识一个,是因为我从小读不起书,我很聪明的好不好?我儿子,机灵着呢,太平城里的老夫子说了,皇帝马上打天下,靠武将,但将来治天下,肯定得靠文官,所以现在读书,十几年后,刚刚好可以替老大出来效力,你知道不?”

    “听起来很有道理。不过我怎么都觉得那个老夫子想骗你银子!”和尚道。

    “只要让我儿子读有所成,银子算什么!”勾子傲然道:“我现在也小有身家,等儿子启蒙之后,我准备送他到越京城最好的书院来读书,将来中个状元给你看看。”

    和尚大笑起来,“怎么看你都不像状元老子的爹。”

    勾子一听就恼了,拄着拐便往厅子里走:“我得去寻你媳妇,给她讲讲你当年的光辉事迹。”

    和尚顿时急了,一把抓住勾子:“爷,爷,我叫你爷还不成吗?我媳妇儿怀着娃呢,可别又气着了她。拿我出气不要紧,让肚子里的孩子也气着呢,那可就坏事了。”

    听着两人的对答,秦风大笑起来。这才是当年敢死营的气氛啊!

    小猫抓了两大把雪过来,毫不客气的塞进和尚的衣领里,趁着和尚乱蹦乱跳的当口,走到了秦风的身边:“野狗怎么搞的,他距离最近,居然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来。”

    “应当快到了!”秦风微笑着道:“苍狼营刚刚招了一批新军进去,事情比较多。”

    两人正说着,马猴飞一般的奔了进来。

    “陛下,野狗大狗差人送了一封信进来。”将信递给秦风,马猴道。

    “嗯?”秦风接过信,脸上却有些讶异,野狗不是不知道今天这个聚会的重要性,怎么还差人送封信来。“什么事?”

    “来人没有说,我问了一嘴,那人只说野狗带了一句话,说什么我先去了!”马猴摊摊手,表示不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后领脖子里已经被和尚塞进了一大团雪进去,顿时也跳了起来,转身去找和尚的麻烦,两人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满怀不解的秦风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只看了几行,脸色已是变得阴沉起来。

    “老大!”小猫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将信看完,递给小猫,秦风阴沉沉地道:“剪刀来了。”

    小猫的腰背一下子挺得笔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过信来,默默地看完,一把抓住跑过自己身边的和尚,将信递给了他。

    “这个狗杂种居然还敢到这里来?”看完信的和尚勃然大怒。

    “他来这里想干什么?”小猫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来:“他现在不是楚国西军的副将了么?位高权重,在西军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觉得我们不敢杀他么?”

    “杀了他又咋地?”和尚冷哼一声。

    “既然来了,我们就去见见这位曾经的兄弟!”秦风咬着牙,冷冷地道。“我们走。”

    剪刀来了的消息,很快便在御花园所有的老兄弟这间传开,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御花园立时便安静了下来,温度似乎更低了几分,小文小武极其敏感,察觉到气氛不对,早就跑到了厅子里,依偎在了瑛姑的身边,闵若兮看到了众人的异样,走了出来,来到秦风身边。

    “剪刀来了,就在城外,给野狗送了一封信,野狗去会他了。”秦风淡淡地道:“我们去见见他就回来。”

    闵若兮沉默了片刻,低声道:“今天是大年初一。”

    秦风点了点头:“我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