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64.第664章 何不脚踏两条船?

    一盏油灯之下,三个脑袋凑在一起,盯着一张一指宽的纸条。

    “神鹰计划一直执行得不错,怎么突然之间就出巢了?”田真轻轻地按压着太阳穴,眉头深深的皱起,今天是大年夜,团年饭时多喝了几杯酒,现在脑袋还有些微微疼痛。

    “为了培养神鹰,我们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不仅是鹰巢,连军队那边,我们也送了不少功劳出去,要是让军队那些家伙知道这些损失是因为我们故意而导致的,只怕会冲进来揪掉我们的脑壳。”千面哼哼道:“一直都还好,怎么就出巢了呢?出了什么事?”

    郭九龄拿起纸条,在油灯之上点燃,“虽然还不清楚情况,但也说不定是一件好事,或者神鹰在那边已经获得了相当的信任和看重,这一次出巢是执行什么重大任务。”

    “正阳郡能有什么事?”千面反问道。

    “正阳郡才真正有事。”郭九龄哼了一声:“正阳郡是我大明第一粮仓,那里虽然现在归属了我大明,但真正掌握权力的仍然是旧有的那一批豪强,连郡守也是他们自己推举出来的,当时为了稳定正阳,朝廷也一一照单全收,但现在不利的一些影响正在慢慢地显现出来。不论是吏改还是新币推广,在正阳郡都遭受到了极大的阻力,这些人的手段,嘿嘿,倒也熟悉得很。”

    郭九龄是前楚高官,对于那些弯七弯八,让了受了气还说不出来的手腕却是熟悉得很,但知道却不见得能破解,那些熟知官府套路的家伙,总是能让你无处下嘴。除非下狠手,摸刀子,但这样一来,却极易破坏正阳郡如今太平的情形,让正阳郡百姓心生反感,从长远来看,这是不利的。

    “您是说神鹰出巢与正阳郡的某些人有关,哈哈,那可好了,这叫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撞来。”田真一下子乐子,“正好一起解决掉。”

    “如果真是与他们有关,那这件事涉及的面就大了,不是我们一家就能解决好的,千面,你先去正阳郡,不要声张,与神鹰接上头,搞清楚究意是什么事,不要擅动,然后回报。我觉得田真说得不错,正阳郡的事情,是该解决了,但怎么做,却只能由陛下决定。”郭九龄若有所思地道。

    “是,郭统领。”千面点了点头。

    “小心一些,万万不可暴露神鹰的存在,就连我们自己人也不能说。”郭九龄叮嘱道:“到现在为止,神鹰计划知道的不超过十个,以后也绝不会超过这个数。”

    “我省得。”千面道。

    “田真,往北地四郡的渗透要抓紧,我们在哪边需得要有足够的人手,到了一定时候,神鹰是需要帮助的。”郭九龄问道。

    “已经开始了。”田真道:“我们正在策划一起行动,镇远的王贵会在这一次行动之中,反出大明,逃回到镇远。这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会通过其它渠道陆续进入,但这些人都不会知道神鹰的存在。”

    “很好,那就各行其事吧,我希望尽快都得到准确的消息,尽早地向陛下禀报,好让陛下能制定统一的全面的策略。”郭九龄看着两名下属道。

    “是,统领!”两人抱拳一揖,转身走了出去。

    正月初一,千面一人一马,出了越京城。

    而此时在正阳郡城李维府邸,一个身裹披风,头戴笠帽的人在张安的引导之下,自侧门走了进去。

    “家主。”张安躬身道:“这位,便是从哪边过来的。”

    李维眼露寒光,死死得盯着来客。来人却是很从容的取掉了头上的笠帽,随手扔在一边,看着李维:“李将军,久仰了,我叫拓拔燕,自宁远而来。特来送将军一场大大的富贵。”

    李维冷笑:“大大的富贵,从何而来?你们燕人,如今就是被大明圈养的一头猪,什么时候开宰,全看大明皇帝的心情!”

    “是么?”拓拔燕大笑起来:“既然如此,那李将军怎么还在偷偷地往那边卖粮呢?就不怕事情败露,你们的皇帝先拿你开刀么?”

    “无凭无据,信口开河。”李维冷笑。“一群蛮子,说话岂有人信?”

    拓拔燕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看着李维道:“李将军,贵国皇帝当年起事于雁山的时候,不过几百人而已,如今我大燕比起他当初来说,可谓是不可同日而语,不说别的,单是拥兵十万便足以与大明一较短长。贵国围而不打,也是担不起损失吧。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李将军如果不求显达只求财富,我们也能满足,而且我们能给你,江浩坤可给不起。”

    将手里提着的一个包裹放在案上,金属撞击的声音分外悦耳。

    “李将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要钱,我们要粮,双方各取所需,有何不可呢?”拓拔燕笑道。

    “你胆子很大,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交出去?”

    “有什么可怕的。李大人把我交出去,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只怕反而会惹来疑心吧?我倒是担心李大人不声不响的把我砍了。”拓拔燕笑道。

    “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李维目露凶光,“我与江浩坤交易,可没说要与你们交易,我可信不过蛮子。”

    拓拔燕冷笑:“我们的信用,可比江浩坤好得多,李大人,不要以为江浩坤与你有旧,你就信任他,这世上,只有利益,利益才能让双方的友益恒久持远。而且,您认为江浩坤还能蹦哒得了多少天吗?”

    “你们要对江浩坤下手?”李维一惊。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拓拔燕淡淡地道:“迟早而已,北地四郡不能有两个声音。李将军,不妨多告诉你一点,我们已经与齐人达成了协议,当我们向大明发起进攻的时候,齐人应当大兵齐出自登县开始进攻,两边夹击明国。”

    “齐人正与楚人开战,岂会在此时启动与明国的战争!”李维不信。

    “想来年前大明皇后秘密回到楚国的事情,李将军也有所耳闻了吧?”拓拔燕问道。

    李维点了点头。

    “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情报,这一次大明皇后秘密回国省亲,已经与楚国达成了协议,他们两家将结成同盟,共同对付齐国,你觉得齐国还能容忍明国酣睡在一侧么?我大燕王已经与齐国皇帝达成盟约,只要齐国出兵帮助我大燕,异日我大燕便将视大齐为上国,自愿为藩属,并将出兵共击楚国。”拓拔燕语出惊人。

    李维脸色一变,看着拓拔燕,久久不语。

    “大齐之强,想来李将军心中也是有底的。”拓拔燕嘿嘿笑着,“李将军现在犹豫也有道理,但李将军,多一条后路总也是好的。万一我们胜了呢?到时候,总比你一条道走到黑来得强,正阳郡的许氏,现在处境你也知道吧?”

    李维沉思片刻,“卖粮可以,卖其它东西也不是没有商量,但现在,我不想与你们谈任何其它东西。”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拓拔燕大笑:“日子长着呢,其它的事情,咱们可以慢慢来,什么时候李将军愿意谈了,我们都是敞开大门的。我们大燕,对于豪杰向来是欢迎之至。”他拍了拍提来的那个包裹,打开,金灿灿的立时晃花了人的眼睛。

    “这是订金?”

    “不,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拓拔燕道:“金子,我们多得是。我们大王说了,只要李大人肯合作,以后的生意,在你与江浩坤交易的价格之上,我们再加二成。”

    “好,成交。”李维沉思半晌,道:“但这件事,你们那边能守住秘密?”

    “当然。只要李将军这边能管住嘴巴,我们那边绝对没有问题。”拓拔燕一笑道。

    “拓拔将军说我们的语言似乎毫无障碍?”李维有些惊奇。

    “不瞒李将军说,我在越京城生活多年。”拓拔燕哈哈大笑:“不久前做了一件大事,才不得不逃出越京城,返回故地。”

    “太子吴京的事情是你们做的?”李维一惊,看着对方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钦佩,毕竟能从一国都城将重犯抢走,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错,侥幸成功。”拓拔燕一脸的平静:“都说鹰巢厉害,也不过如此,一路之上死在我刀下的不知凡凡。现在吴京早已经到了长安城,我们也正是藉此与齐国搭上了线,现在长安城中,我们便有人专门驻扎,专门与齐国朝堂沟通。而齐国在我们大燕,也一直驻扎有人。双方交流畅通。如果有机会,我们会介绍此人给您认识。”

    “原来如此!”李维惊讶之极。

    “现在李将军对我们是不是更有信心一点了呢?”拓拔燕笑问道:“有时候绝境不见得就无路可走,或者绝境更是开启全新道路的一个契机呢!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总是没有错的,对不对李将军?”

    “倒也有理!”李维也是笑着点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