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61.第661章 宁远燕军

    宁远城外十里,驻扎着燕国左军二万人,统兵大将慕容康,拓拔燕的这一千骑兵,在这个大营之中,只不过是占据了一角而已,在这一片小小的营地之中,拓拔燕是老大,说一不二,但放眼整个大营,他却只能算是一个小不点。纵然身后有慕容靖当靠山,但在军中,他仍然得一步一步的来。像他这样,一跃而成为一千骑兵的统兵将领的事情,并不常见。

    军队之中,勇敢凶狠不可或缺,但资历却是更重要的一点。

    但这一段时间,拓拔燕却成了整个大营之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因为他这一次出去,带回了两万斤粮食。

    对于一支两万人的大军来说,两万斤粮食,不过一天的口粮而已,但对于一向只能伸手要粮的军队来说,却是了不得的大成就。

    这个拓拔燕,自从来到骑兵队里,就一直很受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慕容靖亲自送来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好像天生是一位福将。别的将领发兵去明境之内袭扰,掠粮,纵算有所获,但往往也付出不小的代价,有的更是兴高采烈出去,灰头土脸回来。但只要他出马,总是百战百胜,到现在为止,在与明军的交锋之中,燕国左军一共拔了明人八个寨子,其中三个便是拓拔燕打下来的。

    虽然这些寨子打下来就得撤,根本守不住,但对于被困在北地四郡的燕军来说,却是一件振奋士气的大好事,这代表着对面的明军并不是无懈可击的。以前燕军虽然屡败给对手,但只要奋起一搏,并不是没有机会。

    军中甚至传言,如果不是拓拔燕到军中时间实在太短,资历太浅,早就更进一步了。

    这种传言在拓拔燕带回来两万斤粮食之后,更是传得有鼻子有眼了,据说消息来自左军大将军慕容康,现在不仅是慕容靖欣赏拓拔燕了,连慕容康也对其青睐有加。要知道,当初拓拔燕被送来的时候,左将军其实心中是很抗据的。

    慕容靖与慕容康都姓慕容,但两人却是两条路,慕容康根本就不想让慕容靖在自己的地盘之上插一杠子,要不是有皇帝慕容宏的手书,拓拔燕早就被他找个理由赶出大营了。

    但现在,他转变了看法,常对左右亲近之人说慕容靖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情。

    对于一位肯定要高升的年青有为的将领,自然便会有很多人找上门来,所以这个只占据了大营的小小营地,现在成了大营之中最热闹的地方。每天都有军中将领上门拜访,打着的当然是取经的名义,实则上所有人心中都明白,拉关系,混个熟脸才是正经。一个被好几位大佬都关照的人物,一飞冲天,也就是时间上的事情。

    今天照例如此,几个军官提着酒肉,溜进了拓拔燕的帐蓬。当慕容海一头冲进大帐的时候,拓拔燕已经喝得满面红光,有些口齿不清了。

    “拓拔将军,大将军派人来了,就在营门口,说大将军紧急召见您。”慕容海看着醉态酣然的拓拔燕,道。

    军中饮酒,可是大罪。但一般而言,只要不被抓现行,或者没有误事,上官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过于深究,但现在是左将军急召,拓拔燕这个模样去,可就有些难堪了。

    一起与拓拔燕饮酒的几名军官一听这话,早就吓出了一声冷汗,各自找了个借口,一溜烟儿的跑了一个无影无踪。

    拓拔燕倒似没事儿人一般,冲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没卵子的货,一看就靠不住。”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身上套着盔甲。

    “拓拔将军,这个样子去见左将军,只怕只怕有些不妥,要不要想个法子把使者拖延一会儿?”慕容海期期艾艾的问道,他是真不希望拓拔燕出事,这位将军虽然跋扈一点,凶狠一点,但对下属其实很不错,更重要的是,跟着他有肉吃啊。

    “慕容海,你真是个瓜货,你觉得在军中饮酒的罪大一些呢,还是欺瞒大将军的罪大一些?”拓拔燕将刀挎在了腰间,手搭在慕容海的肩膀上。

    “这还用说,当然是欺瞒大将军的罪大一些。”慕容海脱口而出。

    “这不就得了。”拓拔燕摇晃着走到帐外,从地上抓了一大把雪,在脸上胡乱的擦了几把,人也显得清醒了一些。“你把这儿收拾好,等我回来,说不定大将军有又什么赏赐下来。”

    慕容海咧咧嘴,心道您这个模样去见大将军,只怕别的赏赐没有,板子倒是肯定要赏赐一顿的。

    “真没事儿?”他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从这儿到大将军哪里,还有十里地呢,我路上慢些走,到了那里,也差不多了。”拓拔燕毫不在乎,走出大帐,呼喝着卫兵牵来了战马,径自便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用雪拼命的擦着脸。

    站在营门外的信使是慕容康的亲兵,见到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拓拔燕,不由得一怔,本想提醒一句这位现在炙手可热的家伙,但没有想到拓拔燕居然理都没有理他,策马便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这下子倒是将这位亲兵可气着了,好小子,这么张狂,等会儿有你好瞧。如果只有大将军一人见你,说不定念着你的功劳也就司得理会了,可今天大不一样,有贵人驾临,你这个模样儿去,军法正在哪儿等着你呢。

    慕容康并没有住在军营之中,他带着三千亲卫驻扎在宁远城中。

    前几天拓拔燕从抚远郡抢来了一批粮食,其实说抢并不准确,应当说是强买了一批粮食带了回来,让慕容康很是高兴,手下军将都是一些饕餮,只进不出的货,倒是这个半路跑到自己麾下的家伙,每每会有出奇之举,这半年以来,竟是屡立战功。相比于左军在镇远那边连连吃瘪,这个拓拔燕倒是很给自己在皇帝面前挣了些脸面。

    两万斤粮食不是重点,左军一天就能将他吃得干干净净,重要的是,拓拔燕找到了一条粮食的走私渠道。

    燕军现在虽然占据着宁远,但实际上来说,他们还是外人,并没有与当地人融合,本地也有豪强,但皇帝陛下并不允许他们打这些人的主意,慕容康也明白这里头的轻重,他们这一代蛮人,在慕容宏的影响之下,大都读越人的书,习越人的治国之道,比一般的蛮人更懂得治世之道,他驻扎在宁远城中,并不是贪图享受,而是要弹压蛮人,免得这些刚刚从山里出来的家伙仗势欺压本地人,造成两相对立,这于皇帝的大计,显然是完全不符的。

    但粮食,却成为了他们一个致命的问题。几十万蛮人出山,聚集在宁远,镇远,平远三郡之地,这都是要吃要喝的,大雪封山,原来的老巢即便有一些粮食,也很难运出山来。他们现在一个重要的粮食来源便是抚远郡。

    所人都知道抚远郡能从外面弄到粮食,但对于燕人这些外来者来说,要找到这些弄粮的渠道难如登天,不是找不到胆大包天的人,而是他们很难与对面的那些能弄到粮食的人获得互信。就算他们愿意付出更高的价钱来与对方交易,也一时之间找不到门路。

    拓拔燕打开了这扇门。

    来宁远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帝师,万全。

    对于这个老头儿,慕容康很是敬畏,正是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儿的老头,在跟着慕容宏从山外回来之后,一点一点的将散乱不堪的蛮部各族聚集到了一起,作为慕容宏的追随者,慕容康亲眼见识了这个老头儿的本事儿,当然,还有心狠手辣。

    当拓拔燕一头撞进来的时候,慕容康正在向万全吹嘘自己治军严谨,麾下屡立战功,宁远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蛮人与本地人相处融洽。而帝师万全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点头。

    所以当慕容康看到拓拔燕满脸红光,一身酒气进来的时候,差点一口气没有接上来,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整张脸火辣辣的,如同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眼前要是别的人那也罢了,但偏偏却是万全。

    他拔刀杀了拓拔燕的心思都有了。

    “末将拓拔燕,奉召见前。大将军有何吩咐?”虽然一路之上都在用雪擦拭,但拓拔燕的嘴巴仍然有些打结,一身酒气更是冲天。

    慕容康恶狠狠地看着拓拔燕,正想发作,一边的万全却是先开口了。

    “你便是刚刚弄到粮食的拓拔燕吧?果如慕容靖老将军所言,年少有才啊!”

    万全开了口,慕容康只能闭嘴,只是拿眼睛刀子似的在拓拔燕身上剐来剐去。

    “末将正是,这位老大人是?”拓拔燕拿眼睛看着慕容康。

    “我姓万,不是官儿。”万全笑咪咪的道。“不过我在皇帝陛下跟前做点杂务。”

    拓拔燕一进门便看到了这个老头坐在上首,慕容康却是下首做陪,自然明白,这个杂务只怕很不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