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61.第661章 拉人上船

    “见过万老!”拓拔燕并不清楚眼前这个老头究竟是什么身份,只能判断这是一个极其了得的人物,能让慕容康甘心情愿坐在下首的人可不多。

    “很好,很好,在慕容靖手下,一路护送前越太子从鹰巢的追杀之下顺利逃出,到了慕容康的手下,又屡立奇功,从两位大人的奏章之中,经常能看到你的名字,今日见到本人,的确是少年人杰。”万全微笑着道:“大燕如果像这样你的少年俊彦多起来,不愁他日大事不成。”

    “万老谬赞了。”听着这些话,拓拔燕却是心生警惕,作为一名鹰隼,在被送出之前,他遍阅了鹰巢几乎能搜集到的所有重要人物的资料,对于大燕,有一定的了解,但对于眼前这个老头,那些秘报之中,却没有一点的提及。但此人能看到呈报给燕王的奏折,能直呼慕容靖,慕容康的名字,显然地位极高。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么?”万全带着一丝考较的意味,看着眼前这个满身酒气的将军。身有酒气,眼睛却很清亮,很显然,眼前的这位年轻将领与他平素见到的燕国将领有着极大的不同。

    拓拔燕思索了片刻,“我想,应当是为了我弄到的这一批粮食。”

    “粮食是重点,又不是重点。”万全笑道。

    拓拔燕又想了一会儿,“的确,两万斤粮食对于我们来说,连杯水都算不上,那么应当是粮食的来源。”

    “不错!”万全抚掌大笑。“拓拔燕,你在越地,嗯,现在应当称呼为明地了,你在哪里潜伏多年,对越,对明都应当有一些了解,你如何评判他们?”

    拓拔燕眼露惊之色,半晌才道:“万老,末将只不过是一个撮尔小将。”

    “仅仅要你谈谈感受而已。”万全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拓拔燕思索片刻,才道:“前越是一只羔羊,,但明国却让人恐惧,我们下山晚了。”

    “为什么有这样的一种感受?”

    “末将在越京城,混进了一个帮派之中,几年下来,也有了一点地位,在前越,我看到的是文官贪财,武官怕死,污吏横行,治政混乱,为富不仁。但到了明国,却仿佛换了一个天地,我在越京城,就看着越京城一天一个样,所以,我感到恐惧。”

    慕容康盯着拓拔燕,眼神更是恼怒,“你酒还没有醒么,看来我得帮你醒醒酒了!”

    听到慕容康的话,拓拔燕立即闭上了嘴,垂下了头。

    万全却是不以为意,摆了摆手,“既然恐惧,为什么回来?我听秦厉说,曹辉很是欣赏你,曾邀请你随他去齐国,那几个不是都去了吗?”

    拓拔燕又瞄了一眼慕容康,低声道:“末将怎能弃国而去?即便是死,也要为国而死。”

    “闭嘴,我大燕不过暂受挫折,随时都能攻入越京城。”慕容康吼道。

    万全慢慢的喝着茶,“你是一个不怕死的,回来之后带军与明军作战,数战皆胜,左将军这几个月上奏的胜仗,倒大多与你有关,但从你的语气之中,却能听出恐惧,害怕,这是为何?”

    “大将军,我,我能说真话吗?”拓拔燕看着慕容康,讷讷地问道。

    慕容康恨不得一板砖拍死眼前这个混帐东西,当着万老的面,居然问自己是不是说真话,难不成自己以前说过假话。

    慕容康还没有说许,万全倒是先笑了起来,“当然是说真话,说真话。”

    “末将带兵与明兵数战,明兵忽强忽弱,有时候强悍的让人胆寒,即便数十人也敢正面与我对悍,虽死不退,有时候却又像是一支完全没有任何作战经验新兵。打着打着,我忽然就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万全感兴趣的问道。

    “明人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他们在拿我们练兵。”拓拔燕道:“那些不堪一击的都是新招入伍的新兵,明王在用我们的刀磨励他的军队,因为我每们与他们交手数次之后,便能感到他们在慢慢的变强,但当我感到他们变强的时候,他们却消失了,再一次碰上的,又是新兵。有一次我击败了这样一股军队之后冒险深入,想印证我这个想法,结果便撞上了一支完全不同的军队,末将伤亡了百余人才摆脱他们。万老,大将军,我们面前的这一道防线是明军拿来练兵的,他们真正的防线在更后方。”

    慕容康脸上变色,“这个情况,你怎么不早说?”

    “末将只是猜测,不敢妄议,怕乱了军心。”拓拔燕赶紧解释道。

    万全叹了一口气,“你说得不错,燕翎卫弄回来的情报,也在怀疑此事,你作为一线将领,只不过印证了此事的真假而已,明人,的确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他们也的确在拿我们练兵。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能歼灭我们。”

    “原来万老也是这样猜的。”拓拔燕似乎松了一口气。

    万全沉默了片刻,“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事实的确如此,在山中之时,我们以为明军纵算击败前越,也会大伤筋骨,趁势出兵,我们可以捡一个大大的便宜,一举奠定东山再起的基础,可结果,却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吴鉴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彻底,前越大臣如此没有骨头,天下坚城至少也能排进前三的越京城,明人没有费一兵一卒便拿下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仍然不得不发动,终于吃了败仗。”

    “万老!”慕容康有些不满地道:“我们如今比在山里,只强不弱,至少我们拥有了四郡之地。”

    万全笑了笑:“你说得也不错,但我们的机会,不在于这四郡之地,而在于秦风对我们的轻视,他在拿我们磨刀,我们何尝不是在养精蓄锐,他给了我们时间,我们便要珍惜。不放过每一个能够翻身的机会,拓拔燕,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么?”

    “粮食的来源。我们缺粮,我们需要粮食。”拓拔燕大声道。

    “错了,如果仅仅是粮食,还不需要我亲自来这一趟。”万全缓缓摇头:“这只是其中的一件小事而已,你知道那个张安,就是你与他交易的那个走私粮食,他的背景么?”

    拓拔燕摇头。

    “慕容靖已经查清楚了此人的背景,这个张安的背后,是正阳郡的大豪李氏。现在的家主叫李维,在刘兴文率部攻击正阳郡的时候,他率部投降刘兴文,后来所部被编入明军之中,麾下有三千兵将,亦是围堵我们大燕的明军兵马之一。”万全道。

    “难恨那个张安能够出入边境有如无人之境。”拓拔燕惊叹道:“那个李维既是明军将领,却走私粮食到我们大燕,他不要脑袋了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李维,终究还是一个商人,数倍的暴利,足以让他铤而走险。李氏在正阳郡势力极大,与江浩坤以前便有交往,他向抚远走私的,可不仅仅是只有粮食,还有军械,食盐等。”

    “此人既与江浩坤有旧,先前我买粮的那些黄金可能要打水漂了,倒不如直接纵兵抢了他们的。”

    “不不不,你买得好。如果抢了,我们与江浩坤本来就很薄弱的那点信任可就要完全没了,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而且,有了这一点关系,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触这个李维。”万全意味深长地看着拓拔燕。

    拓拔燕脸上变色,“万老,末将现在只想领兵。”

    “你果然聪明,我一开口,你就猜到了我想要你去做什么。”万全笑道:“你有多年的潜伏经历,当然,这绝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你心中抗拒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这也是你不愿呆在燕翎卫的理由吧,但我想来想去,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任务了。”

    拓拔燕垂下头,眼珠子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利用这一个机会,你潜入正阳郡,先找到这个张安,然后找机会接触到李维。”

    “让他们给我们卖粮,卖军械,卖食盐?”拓拔燕道。

    “这只是开端!”万全笑道。“我需要你一点一点的将李维诱到我们这条船上来。”

    “万老,现在明国势大,大燕势弱,李维可不是傻瓜。”

    “所以先要与他交易。”万全道:“每一次的交易,都是将他绑上这条船的绳索,我们有的是金子,而李维却对财帛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只要他贪图这个就行了。”

    “我明白了!”拓拔燕点了点头:“只要他深深的陷入进来,到了某个时候,他敢不听我们话,某些东西就会流出去,那足以让明国皇帝诛他九族。”

    “一点就透!”万全开心的笑了起来,“不止是李维,正阳郡这样的人不少,李维只不过是其中最大的一个而已,你这一次去,尽量的多接触这样的人,多拉一些人上船,当某一天秦风想要对我们下手的时候,我们也可以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拓拔燕沉默不语。

    “你只是先去打开局面。”万全道:“等到有了一定的基础,我会让你回来,到时候,你将成为统领一万人的将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