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48.第648章 作战计划

    屋里,摆着一副巨大的沙盘,沙盘之内,整个落英山脉的地形被制作的惟妙惟肖,这还是当初敢死营的遗留之物,剪刀坐在轮椅之上,怔怔地看着沙盘出神。安如海站在一边,也在看着沙盘,对于剪刀的这种状态,这几年来,他早已经习已为常了。

    将校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跨进门来,也不多话,只是拱拱手,便分立在沙盘周围。要打仗,这是所有人都已经料到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极其兴奋的事情。战将的功劳,便只有去沙场之上捞取,而且这一次的战争,于楚国而言,更是一场一雪前耻之战。四年多前,八万西军全军覆灭在落英山脉,已经成了楚国战争史上一个巨大的疮疤,没有一场大胜,这个伤疤永远也不会淡去。

    “诸位,接下来,段将军将给我们讲一讲这一战的大致规划。”安如海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屋内立刻便安静了下来,威严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安如海接着道:“在这儿的将领,除了宿将军外,其它的人,基本都是从其它部队调过来的,有从东部边军来的,有的是从火凤军来的,也有的是从郡兵系统之中过来,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于在这种崇山峻岭之中的作战恐怕都很陌生,虽然我也知道,大家伙儿这些年也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看了不少之方面的兵书,但纸上谈兵,终究难以得其神髓,段将军早年一直在这片山脉之中作战,是山地作战的行家里手。段将军,开始吧!”

    剪刀在现在的西军之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的过往,并不是秘密,很多将领,并不喜欢这位曾经出卖过自己兄弟的家伙,很多人甚至极其鄙夷他。而剪刀也极其孤僻,除了公事之外,与他略有交往的除了安如海,便只有宿迁一人了。他深居简出,独来独往。在西军之中的存在感似乎很低。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些年,官位却一直在晋升,现在已经是五万西军的副将,在西军之中,地位仅次于安如海一人。这让过去那些排挤过剪刀的人非常担心他的报复,因为从他的过往来看,此人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不少人曾不顾脸面的提着礼物半夜摸上剪刀的府邸,但毫无例外,全都吃了闭门羹。

    但让那些人例外的是,剪刀从来没有刁难报复过他们,似乎所有人在他眼中,都如同空气一般。

    慢慢的,所有人都不敢再忽略剪刀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西军的副将,而且下面的将校最终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麾下的士卒,基本上全都出自剪刀的训练营,一支支的菜鸟踏进训练营,一支支的精锐士卒从那个训练营中出来交到他们的手中。

    如果说所有的士兵们都敬重大将军安如海的话,那他们对于剪刀就绝对是恐惧,哪怕那是一个现在坐在轮椅之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剪刀抬眼头扫了一眼屋内的将校,那双眼睛,灰扑扑的毫无生气,看得众人心中都是一阵阵发麻。

    “诸位,这一仗,其实对于我们而言,难度并不太大,因为秦国的变故,现在秦国边军正是混乱的时候,想来大家也都知道了,卞无双带着两万雷霆来了,但我更高兴的是,邓洪抽走了五千名边军基层军官,这等同于打短了这支秦国边军的脊梁,卞无双想在短时间内重新支起这条脊梁,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剪刀缓缓地道,每说几句,都会停顿一下,他的身体相当不好,所有人也都明白。

    “不过安将军刚刚说过,山地作战与其它地形作战有着很大的区别,诸位以往的作战经验,并不太适应。因为落英山脉不仅仅是山地,更是莽莽森林,现在大家看着沙盘,觉得自己对落英山脉的地形一目了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但当你真正深处其中的时候,你很容易会迷路的,因为他到时候会发现,好像每一座山,每一座山谷,长得都差不多。”

    “而我们的敌人,在落英山脉之中却已经足足驻扎了四年了,对于地形的熟悉,他们要远胜于我们。在这一点上,于我们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段将军,对于这些困难,我们都有了充足的准备,您说,这一仗该怎么打吧!”宿迁道,在场的将校之中,他与剪刀算是有一些交情,所以说话也就更直白一些。

    剪刀点点头:“在落英山脉之中作战,是不可能展开太大规模的部队的,大家永远也不要想着那种在平原之上数万人甚至十万人集体厮杀的场面,除非是像……”

    他的脸上蓦地掠过一片浓浓的阴霾。

    “段将军,那种极端情况就不用说了。”安如海也立即打断了他的话。

    剪刀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剪刀在说什么,这种极端情况,便是多年之前,八万西军出击,一个个战营都是在行军途中踏入预先设好的埋伏圈而全军覆灭的。

    “三千人差不多便是一个战斗单元的最佳人数了。”剪刀接着道:“更多的时候,你们将以一个个的千人队,甚至百人队撒出去,你能控制的区域,或者就是几个山头,几条峡谷而已。再多,你就很有可能失去控制了。”

    “段将军,这么说来,岂不是仗一开打,就成了一锅乱粥了。”一位将军皱眉道。

    “差不多。”剪刀淡淡地道:“因为军队一旦撒出去,想要重新联络之上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听不到鼓声,看不到旗号,你的传令兵随时有可能在送信的途中被对方的斥候截杀。所以也不要抱太大的指望。所以在落英山脉之中作战,都是事先制定好将要达到的目标,然后将大目标分解成一个个的小目标,分配给各个作战单位。然后大家要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你的任务。”

    “这岂不是盲人摸象,全凭感觉,要是一个单位作战失败,便极有可能危极全局了。”另一位将领脸色亦是大变。

    “各位将军说得很对,所以在这条西线之上,双方在落英山脉之中的较量,始终是以战营为单位的,互相的绞杀,一点一点的夺取地盘,慢慢的将对方逼退。像眼前这种大规模的作战,如果不是碰到秦国现在大乱,我是绝对会反对的。”剪刀斩钉截铁地道。

    “这种机会过去没有出现过,以后也不再有,如果要像以前那样重夺落英山脉,那我们要牺牲数万人,耗上起码十年时间,所以这一次的机会,诸位一定要好好把握。”

    从沙盘旁边拿起一根长杆,剪刀语调显得轻松了许多,“先前我说得都是困难,现在我来说说我们的优势。”他抬起头,罕见的笑了笑:“秦人用卞文忠替代邓朴,而不是从原来的西军将领之中选拔一位熟悉山地作战的将领,是他们最大的失误。卞文忠上台之后,大规模扩建了井径关,现在井径关驻有秦军五千人,前且以井径关为屏障,在其方后,修建了一个又一个的军寨,看似把落英山脉打造的固若金汤,但实则上是大大的失策。诸位或者会不解,但请大家看一看,如果把这些军寨连成一条线的话,你们在落英山脉之中还会迷路么?”

    长竿一一指过沙盘之上那些宿小了无数倍的军寨,剪刀问道。

    屋子里发出了一阵阵爽朗的笑声,的确,有这些军寨引路,他们绝对不会找不到方向。

    “他们丢掉了最大的优势,让我们在最不利的一点之上与他们持平了,我们要感谢卞文忠这两年花了无数的钱财为我们建起的路标。”

    屋内顿时哄堂大笑起来,众人看着剪刀,似乎这家伙那张仍然木木然的脸,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我们只有一场硬仗要打,那就是拔掉井径关!”剪刀道:“想要收回落英山脉,这是必须打,也无可避的一仗。只要能拿下井径关,那么后面就简单了,相信秦军也深知这一点,所以这里,将是我们不得不翻过去的坎儿。”

    “井径关,我亲自领兵去攻打!”安如海道。

    “末将也是这样想的。”剪刀点了点头。“等到安将军拿下井径关,我们的大军便能顺利进入落英山脉,但请大家注意,进入落英山脉之后,你们要做的不是去攻打那些军寨,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们要做的,便是行军!”

    剪刀手中的长竿指着落英山脉之中一条条峡谷,一条条根本不知在哪里的道路,如数家珍的给屋内诸将讲解着。

    剪刀一边讲解着,一名卫兵便一面面小旗插进拔出,当剪刀收起长竿,众人看向最终的那些小旗的时候,赫然发现,如果这个计划最终成功,倾巢而出的五万西军,将在庞大的落英山脉之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子,几乎每个圈子都有与重叠的部分,当然,将领们都清楚,他们在这里看到的重叠部分,在实际之中是不会发生的,这只是说明,每个单位之间的相距并不太远,而是可以做到至少两个单位之间的互相呼应。

    “当我们达到这个目标,这些军寨的秦军,便不得不走出军寨与我们作战,因为他们龟缩不出的话,我们可就一直打到清河郡去了。但只要他们出来,不管他们走到哪里,都会遭到我们大军其中一部的包围。战斗规模不会太大,仍然以战营为主,但集少成多,只要能一个接着一个的歼灭掉这些战营,胜利最终将会属于我们。”

    啪啪啪!安如海鼓起掌来,片刻之后,屋子内掌声雷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