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47.第647章 楚国西军

    李挚死了!

    他希望一堆土,一块只写上李挚二字的碑的愿望,皇帝马越并没有听进去。这一晚,大秦皇宫一夜之间蒙上白绫,丧钟声声敲响,一匹匹快马奔出皇宫,奔出雍都,一张张布告贴满雍都的大街小巷。

    大帅逝,举国悼!

    清晨,整个雍都陷入到了一片白色的海洋之中,户户挂白幡,人人戴孝帕。便连老天爷,也似乎被雍都所感动,漫天白雪飘飘洒洒落了下来。

    无数工匠奔赴孤山,数天之后,一座与大秦皇宫塔殿同样材质的大墓出现在孤山之顶,丈余高的大碑之上,书写了李挚一生的故事。

    十日之后,李挚出灵。

    巨大的棺椁自皇宫而出,皇室人员,文武百官倾巢而出,为李挚送葬。李挚一生,无子无女无徒,今日手捧灵牌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皇太子马超。而皇帝马越,大秦第一位异姓王邓洪二人扶棺。规制之高,作为一名臣子,当真是前无古人,或者亦将后无来者。

    孤山之上,数十名老兵,迎来了他们的老帅。

    一碗米面饭,一碗蒜苗炒猪后腿肉,一碗羊肉汤,伙头军老黄手持铁勺,梆的一声敲在大桶边缘,一句“大帅,开饭罗!”让无数的人痛哭失声。

    孤山葬礼,整整进行了三天,而在李挚孤山上的那座茅庐之中,皇帝马越与开平王邓洪,大将邓朴也一起呆了三天,谈了什么无人得知,但三天之后,邓朴下了孤山,便直赴开平郡,皇帝马越也随后离开孤山,葬礼余下事务都由开平王邓洪主持。

    大秦李挚时代结束,属于邓氏的新时代正式开启。

    皇宫之内,塔殿第一层,皇太子马超正在会见一位来自明国的客人。李挚之死,现在基本可以确认便是由明国皇后闵若兮一手策划,明,秦,楚三国一齐参与的一起阴谋,但李挚已死,重提此事,没有任何益处,即便心中大恨,因为真要追究,秦国的邓氏便脱不了关系,而邓氏现在却已经接替李挚扛起了秦国的大旗,秦国打落牙齿咽下肚,作声不得。马超却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与这位夹杂在明国使节中的人物商谈。

    逝者已矣,生活还要继续,按照李挚生前的估计,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秦国将会处于很困难的境地,这个时间段,秦国更需要与明国的贸易往来。

    “对于大帅的逝去,鄙国皇帝深表痛心。”坐在下首的田真看着马超:“希望两国的关系,不因为此次意外而受到影响。”

    马超微微点头:“这也正是我大秦的意思,而大帅离去之前,也再三强调,我们与大明是兄弟之邦,一定要互帮互助,共渡时艰。”

    “大帅高瞻远瞩。”田真道:“我大明能击败前越而建国,大秦予我们帮助极多,所以现在大秦碰到了困难,我大明也绝不会吝于帮助,临来之前,陛下是特意叮嘱过的。”

    “多谢贵国皇帝陛下。”马越道:“我们希望加大与明国的贸易力度,我们需要更多的粮食,武器,钢铁。田大人,想来你也明白,楚国的西军这一次必然是要蠢蠢欲动的,秦楚边境,波澜将起,而我们大秦边军,装备一向简陋,所以我们需要更好的盔甲,更锋利的武器对抵抗楚军的入侵,而我想,贵国皇帝陛下也是乐见其成的。”

    “这个自然。”田真微笑道。“我们双方的商业交往从来也没有停过。”

    马超看着田真,加重了语调:“田大人,我说的是与秦国朝廷加强贸易。”

    田真眉毛一掀,“殿下的意思我清楚,但我想问一句,贵国边军基本控制在邓氏之手,如果想要绕开邓氏直接与殿下交易,这个死结又怎么能解开呢?说句不好听的话,邓氏一声令下,只怕来自我们明国的任何物资,都无法离开秦明边境。”

    “田大人不必装傻。”马超面无表情:“大帅已亡,你们与邓氏的蜜月期也差不多结束了。你们现在想做什么,谁都能想到。我想,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都有办法能将东西悄悄的弄进来,边境不是铁壁!”

    田真笑了起来:“大帅临去之际,杀了邓方,当真是一步好棋。听闻太子殿下现在掌控了沙蚁?”

    马超脸色铁青:“邓方掌控沙蚁太久,几乎将沙蚁弄成了他邓氏的家丁,田大人,你也是干这行的,我也不怕家丑外扬,就在为大帅举丧期间,沙蚁里的一位重要人物戴叔伦失踪,而与他一起失去联系的,还有近乎三分之一的沙蚁的秘密人员。特别是驻外的情报人员,几乎损失殆尽。现在秦国,已经成了瞎子,聋子。只是在国内,我们还掌控了一部分人手。沙蚁需要重建。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田真问道:“不知殿下需要我们帮助什么?总不成是需要我们支援人手吧?”他呵呵的笑了起来,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鹰巢起点虽晚,但你们有郭九龄这样的大行家,田大人也是干这行多年的人物,发展极其迅速,我相信,你们对于沙蚁驻外的一些人员,必然会有一定的了解。戴叔伦失踪之后,连带着这些人员的详细明册和机密档案,全都没了,我们需要这些东西。”

    田真点点头:“理解,如果拿到了这些人员的详细情况,一来殿下可以进行策反,甚至于进行反渗透进入邓氏,二来,也可以掌控更多的情报,这对于沙蚁的重建还是很有必要的。殿下,需要我们将这些不忠于皇室的家伙干脆一点做掉么?”

    马超似笑非笑地看着田真:“那就不必了,他们虽然脱离了皇室,但还是邓氏的耳目,而邓氏,说到底,也还是我马家的臣子。”

    “那好,回去之后,我会禀报郭统领,相信会有一个让殿下满意的答案。”

    “接下来,我们与楚国之战,或许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相信这个结果,会让贵国皇帝陛下非常满意。所以我们希望,贵国能给予我们最大的帮助。”马越盯着田真,“如果我们能获得胜利,那么,将开平郡归还给明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听了马超这话,田真笑了起来:“殿下,你说这话,可曾征询过开平王的意见?”

    “你们喜欢开平王?”马超冷笑。

    “很是刺耳!”田真两手一摊。

    “这就对了,只要我们能从楚国得到土地,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为了维持与明国的友益,一个开平郡也算不得什么!开平王,他是秦国的臣子,终究还是服从秦国的大利益。”马超道。

    “拭目以待!”田真笑道。

    南楚,安阳城。安如海全身甲胄,冷如鹰隼的眼睛,看着校场之上正在演练的西军士卒,从四年之前,八万西军全军覆灭,西境全线失守,安阳惨遭荼毒之后,他走马上任,四年时间,西军终于又拥有了五万虎贲,从第一年与秦国边军的较量之中大败亏输之后,自第二年起,他便一点一点的扳回劣势,四年了,现在控制着落英山脉的秦军虽然仍掌握着战事的主动权,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每一次的劫掠,秦军现在也要拿鲜血来换。

    李挚将死的讯息传来,安如海立刻敏锐地认识到,秦国国内将发生剧变,权力结构的变更,带来的将是巨大的震荡,而这,将是他收复落英山脉,重新控制住主动权的大好机会。虽然还没有接到朝廷的旨意,但他已经开始积极准备起来了。

    整个安阳郡都已经开始了动员起来,也就是在他几乎完全准备妥当之际,朝廷下令让他择机开战,收复落英山脉的命令终于抵达。

    好消息连二接三的传来,李挚终于死了,卞无双走马上任,他虽然带来了二万雷霆军,但邓洪去从十万边军之中,抽走了五千精英,这五千人,绝大部分可都是中低层军官以及部队骨干,对于安如海来说,面前的秦国边军不是变强了,而是变弱了。

    看来邓洪要借着秦楚大战,收拾卞氏的决心,当真是下定了。

    好得很,这对于楚国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四年之前的耻辱,终将洗涮干净。

    “段将军,作战计划制定得如何了?”他转头,看向一边坐在轮椅之上的剪刀段渲。段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之上,但安如海却没有丝毫轻视自己的这位副将。可以说,五万西军的成型,绝大部分功劳,要算在这位看起来是个废人的副将身上。而他对于在落英山脉这种绵延不绝的山地作战,更是驾轻就熟。这一次的整个作战计划,便是由剪刀段渲制定。

    段渲轻轻点头,轻轻咳漱着,似乎说话也很费力:“大将军,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好,校演之后,你来给众将校详细讲一讲,这一战,我们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落英山脉,东部战事不顺,如果我们这里也胶着上了,于国大不利!”安如海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