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40.第640章 孤山老帅

    雍都城外十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山不大,但在雍都甚至整个秦国而至天下,却都是大名鼎鼎。它就叫做孤山,没有历史的传奇,亦没有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奇观,他之所以如此有名,只是因为孤山之上住着一个人。

    他叫李挚。

    秦国的定海神针。

    一排茅草房是孤山之上唯一的建筑,雍都人都习惯地称它为草庐。

    李挚赤着脚,坐在门槛之上,正在编织着一个竹筐,头顶上的屋檐下,挂着一块块风干的腊肉,腊鱼,腊肠等物。

    今年整整一年,大小事不断,李挚几乎没有在孤山之上住多久,等回到孤山之上,与他一齐住在孤山上的几十个老兵,却是早将这些物事都已备好了。

    这些老兵,几乎都是与李挚同一个时代的人物,无儿无女,无牵无挂,如今一个个都已是风烛残年了。

    李挚编着竹筐,看着不远处几个正费劲的挥动着锄头给田地松主的老汉,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每次回家,还能看到这些老家伙们挥锄干活儿,他就开兴之极。

    从越京城回来,总算轻闲了下来,孤山上的竹筐竹笠等物却都是损坏得七七八八,而这些,以往都是由李挚负责的,他不在,这些东西用坏一个可就少了一个,难得清闲下来,他得多编一些放在这里,如今天下大乱,四国鼎立百年的局面,率先倒下的是越国,那么下一个会是谁?

    李挚很是担忧秦国。

    秦国僻处西方,虽然士兵剽悍善战,但贫穷却一直制约着这一个国家的发展,而国内多年形成的政治局面,也注定了秦国根本没有能力向外扩张。卞邓两家,不管是那一家有迅猛发展的势头,另一家必然便要上来扯后腿,即便是皇室,也会担忧他们尾大不掉,这种三足鼎立的局面,说起来是一种稳定,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却让秦国只能自保。

    这两年邓氏蓬勃发展,对外战争连接取得胜利,邓朴更是晋身宗师,声势大涨。秦人,从根子上还是崇拜英雄的,就像他们崇拜自己一般,如今邓氏的连接取胜,已经在秦人之中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在国内,压得卞氏喘不过气来。

    与以往一样,皇室毫不意外的与卞氏联合起来,开始全力打压邓氏,先是明升暗降邓朴,夺取了驻扎在秦楚边军的军权,接着又在朝堂之上展开打压,就在这半年之中,朝廷之中以各种名义免职,查办了十余名大臣,其只有七个是邓氏一系或者与邓氏有着联系。

    李挚不闻不问,不是他不想过问,而是他很清楚,这是惯性,即便是他,也无法更改。而且他也知道,邓氏的过于强大,对于秦国也的确不是好事。

    希望这种内斗能始终控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之内,而他能做的,便只有这一点了。这些年来,他力所能及的让这种内斗斗而不破,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自己在一日,或者还能维持这种态系,但如果自己不在了呢?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一个编好的竹筐放在身边,拿起篾刀,开始剥起竹子。

    一根碗口粗细的竹子还没有完全剖完,远处突然响起密集的马蹄之声,李挚抬头,看向山下,旌旗招展,骏马如龙,一面大大的卞字旗迎风招展。

    他叹了一口气,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在孤山之上,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管是卞氏还是邓氏抑或是皇室,都不会来这里找他的。

    居然是卞无双亲来,那定然又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呐!

    马队在山下停也下来,卞无双一人迎着小径向上走来。一直走到李挚的跟前,行了一礼,还没有说话,李挚便指了指身边,示意他坐下。

    卞无双坐在了李挚的身边,从地上捡起一把篾刀,动作麻利地刮着一根青竹的外皮,看起来没少做这些事情。

    “李帅,这一次我做错了一件事情。”滋滋啦啦地刮着竹青,卞无双道。

    哗啦一声,李挚将本来已经很薄的一根篾条再一次一破为二,“能让你主动开口认错,看来这一次的事情大到你根本就兜不住了,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这么着急?你这一刀剖厚了,这根竹子算是废了。”

    卞无双是九级巅峰的高手,居然会把握不住轻重,这让李挚的心更沉重了一些,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一次发生的事,足以影响到秦国的安危。

    “出云郡有一股我们边军支持的匪帮,首领叫秦超。邓氏便是利用他来筹集一些资金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卞无双道。

    李挚没有作声。

    “这一次,我们成功地收买了这个匪首秦超,让他去做了一件事情。”卞无双道。

    “出云郡齐国已经割让给了明国,你想让这秦超去做的事情是什么?”李挚抬头看了他一眼:“让秦超去破坏出云郡,以此来制造邓氏与明帝国之间的摩擦?”

    卞无双苦笑:“如果仅仅是如此,我也不会上孤山了,这一次明国霹雳营二千先锋赴出云郡,但在他们的队伍之中,隐藏着一个人,大明帝国的皇后,闵若兮!”

    卡嚓一声,李挚刚刚拿在手里的半片竹子瞬间变成了一地的碎片,李挚霍然抬头,看着卞无双:“你与齐人还有勾结?”

    卞无双点了点头:“这一次,的确是我与齐人勾连在了一起,我们双方准备在出云郡歼来了这两千霹雳营,同时也将闵若兮杀死。事后便可以嫁祸给出云郡的匪帮,如果成功,我们与齐国算是各取所需。”

    李挚看着卞无双,眼中涌起浓浓的悲哀之色:“卞无双,如果你想要削弱邓氏的力量,有的是办法,你担心邓氏太强这我能理解,但这些年来,你与皇帝对于如何削弱他们的力量已经是驾轻就熟了,只要他们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便必然会推动秦国边军打上几仗,几仗下来,邓氏便又回到了原点,这一次,你为什么这样心急?”

    “大帅,文忠在楚地,根本指挥不动那里的军队。”卞无双盯着李挚,“这种情况之下,在楚国西部,我们无法发动战争,因为一打起来,铁定是血本无归。而在另一边,邓氏与秦风眉来言去,秦风扶植邓氏的用心昭然若揭,几乎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大帅,你说我能不急吗?”

    “结果怎么样?当然是失败了。你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们的手中,秦超被抓了?”李挚问道。

    卞无双叹气道:“如果是区区秦超被抓,我根本就懒得理会,一个小小的匪徒,说得话有什么可信度,但卞梁落在了他们的手中。这一次闵若兮在出云郡大开杀戒,不但绞死了齐康,秦超,更是一口气屠杀了两千俘虏,出云郡城,几乎被血染红了。”

    李挚眉毛微挑,闵若兮大开杀戒让他有些意外,但更意外的是卞梁被对方生擒活捉了:“是贺人屠还是瑛姑?”卞梁是九级巅峰的好手,能把他生擒活捉,大明帝国除了这两个,只怕没有人能做到。

    “是贺人屠!”卞无双沉声道:“我们,还有齐国的情报都失误了,那个一直出现在越京城的贺人屠是假的,真的一直隐藏在闵若兮的身边。而更可虑的是,我们的人发现,邓方在随后出现在了出云郡城,今天,我又接到了报告,边军出动了一支三千人的精锐部队,突然向着出云郡方向靠近。大帅,我最担心的就是卞梁落在了邓方手中。”

    李挚没好气地道:“当然是落在了邓方手中,不然怎么会有三千人的边军靠近出云郡。”他出神地看着远处飘飘荡荡的白云:“如果这只是一次巧合倒也罢了,如果这一次贺人屠隐身藏在闵若兮的身边,越京城却出现了一个假的是明人有意为之,目的就是钓几条大鱼上勾,那设计此局的人,心思未免也太深沉了一些。”

    “李帅,你是说,明人有意造成我国的内乱?让我们与邓氏斗个你死我活?”卞无双悚然而惊。

    “他们算计的人,便是想算计他们的人。你如果不想算计他们,又怎么会坠入这样的陷阱之中去!”李挚瞪了他一眼,“你以为现在明人与我们秦人交好,双方贸易之间来往火热,各取所需,他们便不会算计我们吗?这一次,他们拿住的正是我们大秦的软胁。如果卞梁被邓方抓住出现在了朝堂之上,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吗?明人一定会配合他们的,到时候卞梁出现在雍都的时候,明人的使节也一定会出现在雍都,我们双方正在交易的粮,盐,铁,都会被终止,压力会铺天盖地的全都压在你们卞氏身上。即便有皇帝护着你们卞氏,这一次你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帅,我卞氏若倒,秦国便也会岌岌可危了。”卞无双看着李挚,沉声道。“此次还请李帅出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