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40.第640章 大明帝国银行

    “陛下!”大明帝国的首辅权云有些气急败坏的冲进了秦风的书房。

    秦风抬头,看着吹胡子瞪眼睛的首辅,笑道:“是谁将咱们的首辅气成了这个样子啊,这可真是无法无天了!”

    “陛下,您,您怎么还能笑得出为呢?”权云站在秦风的面前:“出云郡的事情您应当知道了吧?二千人啊,一次性杀了两千人。”

    “两千为恶多年,恶贯满盈的匪徒,杀了便杀了,首辅怎么如此生气?”秦风摊了摊手,问道。

    “陛下,出云郡情况特殊,匪患久远,即便是百姓也多与土匪勾连,不杀不足以立威,想要正本清源,在短时间内改变这里的不良风气,杀得人头滚滚,臣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皇后娘娘她,怎么可以公然立碑示威呢?即便立碑也罢了,怎么可以落皇后娘娘的名讳呢?”权云痛心疾首地道。

    “那你认为这碑上该落谁的名字呢?”秦风呵呵笑看着权云。

    “比方说耿前程!”权云毫不犹豫地道:“陛下,一次杀两千俘虏,毕竟是有伤天和的事情,肯定会有人拿来说事儿,如果闹大发了,咱们可以将耿前程抛出去招架一阵子,娘娘这一次本就是秘密出行,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娘娘身在其中,即便是娘娘亲自下达的命令,咱们自己不说,谁又能知道?”

    秦风摇了摇头:“首辅,这事儿如果是我在哪里,便会刻上自己的名字,既然是兮儿下达的命令,那兮儿刻上自己的名字,便理所应当,我们夫妻,岂会拿臣子来顶锅?”

    “陛下,让耿前程顶上一段时间又为何不可?将他冷落一段时间,再重新起用也就够了。”权云恼火地道。

    “好了好了,我的首辅,这事儿已经这样了,现在再改,倒显得我们首鼠两端,敢做不敢当,不但让人厌憎,更让人笑话了。”秦风笑着对权云道。

    权云垂头丧气:“这一下子,娘娘的名声算是毁了,哪贺人屠的浑号人屠二字,只怕会挪到娘娘身上。”

    “闵人屠么?”秦风放声大笑起来,“听起来倒也不错。”

    “陛下!”权云恼将起来,瞪圆了眼睛看着秦风。

    “好,不开玩笑了,首辅,你跑进宫来,不会专程是为了这一件木已成舟的事情吧?”秦风问道:“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权云这才坐了下来,郑重地道:“陛下,主要是为了苏灿主持的货币发行的事情。为了这件事,臣已经召集苏灿,还有户部的官员一起商讨了数次,最终还是觉得苏灿的计划太过于激进,明年准备发行这臣没有什么异议,但一发行便是四千万两,这已经足足超过了我们大明帝国今年一年的税赋收入,一个不好,这是会出大问题的。”

    “那首辅觉得,该发行多少才好?”秦风皱眉问道,对于这个东西,他并不是太懂行。

    “陛下,臣认为,此事事关我大明帝国国民经济,须得慎重再慎重,臣想请陛下设立一个缓冲期,比方说以三年为期,完成这一过渡。每年发行量为前一年赋税收入的三分之一,考虑到增长的问题,也可以稍微增加一点。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在三年之中徐徐推开,并在这个推进的过程之中适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免用力过猛,过犹不及啊,一旦冲过了头,想要勒马回来可不容易,陛下,这毕竟不是行军大伏,军令一下,便是百万大军也能掉头,这经济一事,可不是说停就能停下来,说转身就能转身的。”

    “这事儿,你与苏灿商量着去办。”秦风点了点头:“首辅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极有道理,船大,的确就不容易掉头了,这事儿,可容不得失败。”

    “正是如此,陛下,苏灿给自己的那个衙门取名叫大明帝国银行,听起来怎么都是怪怪的,陛下还是让他改个名字吧?我跟他一讲,他脖子一梗,说这是陛下亲自同意的。”

    听到权云的话,秦风大笑起来:“我也觉得怪,不过他说他这衙门管的就是银子这个行业的事儿,所以叫银行,我听了又觉得很有理,便随他去了,左右不过一个名字而已,今日听着怪,以后日子长了,听着听着便习惯了,你说是吗?”

    权云苦笑,“陛下说好,那自然是好了。苏灿这个大明帝国银行,既然是管理银子这个行业的衙门,那自然也会管着全国所有的钱庄,但现在苏灿准备在这个衙门之下设立一个新的钱庄,当然,他也称作银行,臣认为这便不妥了。岂能自己又监管,又亲自经营的道理?”

    “是这个理儿,怎么,他又跟您顶牛了?”

    “那倒不是,他说那他就不干这事儿了,但他想出来的点子我又觉得极好,他准备用利息的方式吸取民间闲散银钱,然后再加息放出去获利,当然他说了很多很多,有些臣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甚至觉得不合法理,但细想下来,却又找不出什么毛病,最开始我是准备让户部苏开荣来做这件事,但苏开荣却死活不接手。”

    “首辅今日来,定是已经找到新的人选了!”秦风笑道。

    “是,臣思来想去,他的那些主意的确是不错,如果我们官方不做,这小子肯定会将这个主意卖给那些钱庄去,这事儿,他做得出来。臣想,设立这样一个钱庄,一是可以吸引闲散资金,小钱累起来,便是大钱,不但可以放给商家获取利息,即便是朝廷有时候手头紧了,也可以向其借贷。二来嘛,这也有利于我们发行货币,进来的是银子铜钱,出来的却是我们的新币,如果这个钱庄将来能越开越大,越来越大,信誉亦越来越好的话,那对于我们推行新币是有极大的好处的。”权云道。

    “你想让谁来做?”

    “当然是商业署的王月瑶。她熟悉商业运作,手中资源丰富,更兼才思敏捷,我们这些老家伙想不通想不到的事情,他们这样的年轻人,或者便能想到,做到。”权云看着秦风,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王月瑶是秦风最信任的心腹之一,像这样将来必然会掌握着大笔银钱的地方,自然要牢牢地控制在朝廷手中。

    “那好,这件事情,就按你的想法去办吧!”秦风点了点头:“王月瑶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不过她那手下擅长钱庄的人才恐怕不多吧?”

    “人手不够用,可以去找户部要,去其它的钱庄招,以王小姐的能力,还怕招不到顶尖儿的人才?”权云呵呵笑道。

    “只是王月瑶本身负责着商业署的一大摊子事,又给她一个新差事,可就真要累着她了?”秦风有些感慨地道。

    “陛下,能者多劳嘛!再说只要王小姐将其带上了正轨,以后便可以交给其它人去管理了,商业署只需监管就好了。说到底,这钱庄,也是一门生意嘛!”权云道:“陛下,如果这钱庄办好了,是不是就要取缔其它的私人钱庄?”

    “不不不!”秦风摇头道:“我敢断言,如果这个钱庄成功了,其它的私人钱庄也会迅速跟进,商业贸易,有竞争才有活力,真要全弄成官办的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乱摊子了。私人钱庄,以赚钱为目的,逐利会促进他们想出更多的点子,更多的办法,反过来又可以促进官办钱庄的改进。”

    “陛下明见。”权云点点头,突然看见郭九龄出现在了门口,立时便站了起来:“陛下,那臣下去之后便与王月瑶谈这件事,同时也让苏灿与她做好交接。臣告退了。”

    “首辅辛苦!”秦风点了点头:“乐公公,替我送首辅。”

    二人走出书房,郭九龄这才走了进来。

    “陛下。”

    “事情进展怎么样了?”秦风问道。

    郭九龄点点头:“事前我们所预料的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就真的出现了。一切正在有序推进,李挚这一次真想带走卞梁的话,那可是连他也要留下来。”

    “李挚是当世四大顶尖高手之一,真有把握吗?”秦风沉吟道。

    “李挚的确是当世最顶尖的高手,但这一次,他却是缚手缚脚,根本就施展不开。”郭九龄冷笑道:“任他武功滔天,这一次也要吃不了兜着走。雍都之外,邓朴是第一个,两边交手,邓朴全力施为,李挚却不敢放手搏杀,就算赢,也会付出代价,卞梁身边,贺人屠会与他再次交手,同样的道理,他可敢杀了贺人屠?这一次可是他们秦人理亏。贺人屠即便再败,也能让李挚伤上加伤,最后出手的那人,必然可以取了李挚的性命去。”

    秦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李挚是我这一生之中,衷心佩服的唯一一个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啊!”

    “陛下,秦国的栋梁,于我大明可非福音。”郭九龄微笑道。

    “是啊,李挚在一日,秦国的局势就会稳定如初,只有他不在了,秦国才会生乱,才有利于我们更好的掌控,利用他们。所以我再佩服他,敬重他,却也不得不算计他。我们的使节出发了么?”

    “当然,这一把火,要烧得旺旺的才好,烧得秦国上下焦头乱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