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9.第639章 给你提个醒儿

    走在出云郡青石板街的大道之上,杨致突然发现,自己身前身后数丈之内,居然没有一个人存在。即便是那些本来迎面走来的人,看到自己也如同看到了鬼一般的,瞬间脸色大变,一个拐弯儿便岔进了小巷子或者走进了街边的铺子,回头,数丈之外,一些人畏首畏尾,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似乎自己是那青面獠牙的魔鬼,他们越雷池一步,就会吃了他们一般。

    自己现在在出云郡的名声大概能止小儿夜啼了。他自嘲地想着,数日之前,出云郡城那一场大屠杀,近两千颗人头滚滚落地,城外的那片土地都给鲜血浸透,至今仍然是紫黑色的。而自己,正是这场屠杀的实施者。

    自己当初又何不是手脚冰冷?在战场之上,杀敌再多,那也没什么感觉,你死我活之际,根本容不得你去想其它的东西,但这一次,却将屠狗宰羊一般,那些人挨刀时的惨叫,临刑前的挣扎,哀号,求饶,至今思之仍有余悸。

    这几天出云郡城内很是平静,血还未干,惊憾犹在,杨致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太多的血能震慑大部分人,但也会有那么一小撮会逆势而起,作为霹雳营在这里的最高长官,他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每天,他都会亲自上街来巡逻。

    所到之处,人鬼辟之!

    砰的一声关门声,将杨致从有些麻木状态之中惊醒过来,侧头,看见那扇掩起来的大门,大门缝隙之中,一双闪亮闪亮的大眼睛,正瞧着自己。透过门缝依稀还能看见翠绿的长裙,这个大概对自己又害怕又好奇的居然是一个女子。

    摸着脸上的伤疤,想着如今自己的名声,杨致吐出一口气,只怕以后自己不好找老婆了哦!他笑了起来,一瞪眼睛,一吐舌头,脸上肌肉一抽,冲着门后那双妙目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一声惊叫传来,紧跟着便是盆儿钵儿的碎裂声,板凳桌子跌倒的声音,还有嗬嗬的呼痛之声,听着这些,杨致哈哈大笑,倒背着手,施施然的继续向前。

    这种作威作福的日子似乎好久都没有过了。也只有自己还是左相公子的时候,才会穷极无聊在上京城里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勾当吧?

    失去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亲人,朋友,还有自己对一切美好的憧憬,都成为了内心最深处那个最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被上了锁的尘封的记忆。

    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让杨致不由一怔,他加快了脚步,向前紧赶了几步。

    不错,果然是他,大楚内卫统领杨青。

    自己怎么可能忘了他呢?杨家倒下,抓人,杀人,都是眼前这个家伙一手操办的,就算他只是闵若英手中的一把刀,但杨致也是恨之入骨。

    “杨青!”他厉声喝道。

    刚刚进城的杨青与两个同伴同时回过头来,看到愤怒的杨致,杨青脸上微微变色。与杨致忘不了他一样,他又何尝能忘得了眼前这人。曾经的名动京城的纫绔大少,也是惊动全国的刺君案主角,整个杨氏家族,说起来,最后都是倒在自己手中,是自己将他们一个个的送到了狱中,送上了刑场,送到了边关。

    有时候杨青真得很羡慕杨致这样的人,不管做什么,他们似乎都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当少爷当得天下有名,成了通缉犯,也是天下闻名,不像自己,以前默默无闻,现在即便做了内卫统领,在普罗大众的眼中,仍然是默默无闻。

    “杨公子!”他呐呐地道,但马上又反应了过来:“杨将军,您好。”

    杨致仰天大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撞来,我当然很好,不过你就不好了。”手一抬,嗖的一声,小剑已是脱手飞出,闪电般的直刺杨青。

    “统领小心!”杨青身边,两名同伴齐声齐呼,呛的一声佩刀出鞘,两刀一个交叉,匹练般的刀光亮起,叮的一声轻响,击飞了短剑。

    短剑在空中一个盘旋,回到了杨致的头顶,只是稍作盘旋,便再一次飞刺而来。

    杨青拔刀而出,与两名同伴站成了一个品字形,杨致早在上京城行刺闵若英时,便已是九级高手,这几年经过战场打磨,武道修为更深,而杨青只不过是八级巅峰,对上杨致,自然谈不上什么单打独斗,但与他同来的两名同伴,也都是八级上的高手,三人联手,倒也并不十分惧杨致。

    “杨将军,我是来求见公主殿下的,你想要打架,我们可以另觅日子。”他沉声道。

    杨致冷哼一声,见了公主,那还打个屁?以后你杨青脑袋一缩,我哪里寻你去?

    反手握住背上大剑,狞笑道:“要见公主,行啊,我提着你的脑袋去。”

    厉喝一声,猱身而上,铁剑如山,小剑如风,直扑对面三人。

    街头之上顿时大乱,这三人都算得上顶儿尖的高手了,一动手,两边房舍物事立时便遭了大殃,凌厉的剑气,刀气,将周遭的物事一一剿成粉末。

    一队队霹雳营士兵闻声赶来,看到的却是他们的副将正在与三个大汉相搏,不知底细的他们还以为这三人是前来寻仇的匪帮,立时便布下阵势,张开弩弓,要是杨副将不敌,立时便要来个万剑齐发,然后一涌而上。

    杨致与杨青三人相斗的地方距离府衙并不远,他们的动静儿自然也瞒不过府衙后院的贺人屠与闵若兮,片刻之间,便有黑衣护卫将杨致与人相斗的具体情形报到了两人的面前。

    “是杨青,居然一路赶到这里来了?”闵若兮微微有些惊讶,“也难怪杨致动了怒,杨氏一家,算是都折在这个杨青手里。”

    “杨青是大楚内卫统领,位高权重,他赶到出云郡,肯定是为了娘娘省亲一事,可别让杨将军将他打坏了。”耿前程很是有些担心地道:“娘娘,要不要阻止他们,不要让他们再动手了。”

    贺人屠笑道:“杨致是九级高手,可杨青也不是善茬,更何况现在杨青是三人联手,杨致想要获胜或者不难,真想将杨青打个怎么样,我看也不大容易。”

    闵若兮道:“耿大人,无妨,让杨致出出气吧,他自有分寸,不会真将杨青弄死的。”

    耿前程却是有些不信,杨氏一家与楚国的恩怨,他亦是清楚的,而杨致的性子又是哪样,见了大仇人孤身上门,岂有不趁机关门打狗的道理。

    “娘娘,霹雳营的士兵可都摆开阵势了,这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娘娘面子上需也不好看,而且会影响到两国之间关系的。”耿前程劝道。

    闵若兮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耿前程,招手叫来了一名黑衣护卫,低声对他说了几句,那名护卫连连点头,转身而去。

    大街之上,杨青三人已经有些狼狈了,披头散发,好好的衣裳被那柄无孔不如的小剑给割得七零八落,几乎要衣不蔽体了。倒不是他们三人不堪,而是四周赶来的霹雳营士兵愈来愈多,现在连屋顶之上也站满了手提弩机的士兵,更重要的是,这是在对手的地盘之上,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毫无顾忌的施展,真要伤了人,自己最后能落到好去?

    反倒是杨致,完全就没有什么顾忌,现在基本上是一个猫捉老鼠的心态,在戏弄着三人呢!杨青连挨了几次小剑突袭之后,才总算搞明白了杨致的心理,这王八蛋根本就没存着要杀自己的心,完全是耍自己开心呢。

    心中怒到极致,却又无从发泄。

    一名黑衣人从不远处疾奔而来,本来围着打斗地方的霹雳营士兵立即为其闪开了一条通道,黑衣人走到双方相斗的边缘,微笑着看了一下四周乱七八糟的被破坏的街道,扬声道:“杨将军,娘娘说了,这里打坏的所有物事,都得照价赔偿,而且是从杨将军的薪俸里扣除。我刚刚瞧了一下,只怕杨将军今年一年都要白干啦!”

    嗖的一声,小剑缩了回来,钻进了杨致的袖子里,拖着大剑,杨致退回到黑衣青年的身边,看着对面三人的惨相,放声大笑:“赔就赔,这点小钱,本将军不在乎,本将军在乎的是开心。哈哈哈,娘娘总不成把我的饭钱也扣了,有饭吃就甚好了。”

    黑衣青年微笑不语,心道即便扣了你的俸禄,你驻扎在这出云郡,那位耿郡守还真敢拿了你这笔钱?

    杨致提起大剑,指着杨青道:“姓杨的,你记好了,总有一天,我杨致要亲手取了你的性命去。今日,算是给你提个醒儿,我杨家的人还没有死绝呢!”

    丢下这句话,回头,冲着黑衣青年点了点头,率队扬长而去。既然娘娘身边的护卫已经出了命,再打下去,就没意思了。

    “这位便是大楚内卫杨青杨统领吧?娘娘让你过去。”黑衣青年看着狼狈到了极点的杨青道。“请随我来吧!”

    “多谢小将军!”杨青收刀,抱拳为礼,虽然狼狈,倒也没有失了礼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