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9.第639章 这世界,缺了谁都一样

    刀一寸一寸地拔出刀鞘,左手轻轻抚过刀锋,刀身微微震颤,响起阵阵轻吟,横刀胸前,邓朴看着李挚。

    “刀名破军,杀敌盈万!”邓朴淡淡地道,“大帅,邓某人虽然刚刚晋级宗师不久,但邓某是以战修武,以杀立道,这数十年无一日不在战场之上打磨。大帅近二十年来,可是没有上场战场了,如果以普通宗师度我,可是要吃亏的。”

    李挚握拳,仅仅只是一握,数丈之内的空气似乎便被这一握抽干,夕阳淡红色的光芒到了这数丈之地,居然发生了折射,在邓朴的眼中,李挚虚握的那一拳之中,如同大漠之中狂野的黑风暴形成的巨大漩涡,不停的将所有的东西都向内里吸去。

    破军的轻鸣之声,霎那之间便高亢起来,急速的震颤,声音尖锐,在邓朴的手中竟然微微跳跃,似乎有把握不住的倾向。

    邓朴举刀,前腿跨出,后腿蹬直,一刀重重劈下。

    邓朴挥刀,李挚出拳。两人之间还隔着数丈的距离,就这样一人出了一刀,一人出了一拳。

    刀凝在了半空,拳停了身前,两人之间的数丈之地,就这样显得虚幻起来,下一刻,哧啦一声响,地面被撕裂开来,露出一条数丈厚的沟壑。

    李挚缓缓收拳,邓朴却仍然举刀僵立在原地。

    举步跨过面前的沟壑,李挚继续向前,走到邓朴的身边,他转过头,看着对方。

    “邓朴,我的公平,是大公平,你的公平,是邓氏的小公平。为了大公平,我只能牺牲你的小公平,你是帅才,我相信这个道理你懂。好自为之吧!”

    丢下这翻话,李挚继续向前,几步踏出,已经在邓朴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十数道人影出现在邓朴的周围,垂首而立,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卡的一声响,邓朴的破军刀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一人惊呼了一声,似乎这一声惊叫震动了什么,哗啦一声响,破军刀变成了无数的碎片,坠入邓朴身前的沟壑,握在他手里的,只剩下一个刀柄。

    “二爷!”一人靠近几步,颤声叫道。

    邓朴缓缓站直了身子,一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高大的身材瞬间佝偻了下来,身体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二爷!”数人一涌而上,扶住了邓朴。“您不要紧吧?”

    “死不了!”邓朴伸手,擦掉了嘴角边的鲜血:“李挚没想杀我,如果他真想杀我的话,我早就死了。”

    随手将手里的破军刀柄扔进了面前的沟壑,他冷笑地看着李挚走远的方向:“李帅,为了你心中的大公平,便要牺牲掉我邓氏的小公平,那你问过我们邓氏愿意不愿意吗?凭什么?凭什么每一次都是我们要做出牺牲?您这一路,可要辛苦了,希望您还能回到雍都来。”

    “二爷,我们赶紧回去吧,您得马上疗伤。”扶着他的一人急切地道。

    “有什么可急的,这伤,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邓朴呵呵一笑。

    “二爷,那李帅呢?”

    “我全力而为,他却不敢伤了我的性命,这一拳下来,我固然受创不轻,他也没那么好过。”邓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李帅,秦国不是没了你就不行的,这天下,没了谁都一样,太阳仍然会从东方升起,会从西方落下。”

    听到李挚也受了伤,一众随从都是面露喜色。

    “二爷说得对,咱们二爷现在也是宗师了,而且二爷才四十多岁,正是风华正茂,李帅却已六十多快七十了,早就该交位子了在孤山之上养老岂不好?”随从笑道。

    “李帅一日不死,便一日不会交权。他一日不死,大秦的李挚时代就不会结束。”邓朴淡淡地道,“这一点,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夕阳将李挚孤独的身影拖得极长,挺拔的身子突然一个踉跄,他站定了身子,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咳嗽了起来,摊开手掌,掌心里的殷红触目心惊。

    邓朴与他交手前说的那些话并不是虚言,他的武道修为,的确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全力施为,自己却不能不留手。

    邓朴如果死在自己手上,只怕秦国立马天下大乱,内战当即就会暴发。哪才是真完了。邓朴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想要拦住自己。

    自己不能杀他,却不代表着不敢伤他,虽然自己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想比起即将发生的事情,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抬袖子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他大步向前走去。

    秦国边境,一支三千人的边军来阵以待,遥看着对面大明帝国霹雳营的烈火战刀旗缓缓走近,秦将陆大远轻拍马匹,迎向了那支从出云郡过来的明军。

    邓方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杨致。

    “杨将军,多谢你一路相送,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好好的与你喝上一顿,今日不方便,就此别过了。”邓方向着杨致拱手道。

    “好说,好说!”杨致哈哈一笑,“接应邓大人的队伍到了,杨某也交了差,现在是无事一身轻,倒是急着回去好好的倒头睡一大觉了,说实话,这些日子,我可是累坏了。”

    “好,那就不耽搁杨将军你了,哦,对了,忘了跟你说一声,你把杨青揍得跟条狗一样,我看着很是开心啊!”邓方哈哈大笑,拍了拍杨致的肩膀,转身迎着陆大远走去。

    一辆马车从霹雳营中驶出,迅速地驶入了秦军的队伍之中,三千秦军如临大敌,将这辆马车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了起来。

    “一路还算顺利?”邓方看着陆大远,问道。

    “边境,是我们的地盘,谁敢到这里来撒野?”陆大远嗬嗬一笑,“邓大人,真得是卞梁这家伙,这一次逮住了这一条大鱼,咱们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自然。”邓方阴沉沉的一笑:“前提是我们能将他顺利的带回到雍都去。”

    “已经到了边军之中,谁还能虎口夺食么?”陆大远晃了晃手中的铁枪,不以为然。

    “那可不见得。”邓方打了一个哈哈。

    两支军队分道扬镳,背向而去。

    楚国与出云境的边境之上,武艺率领着五千楚军列队而立,凝目注视着从另一端开过来的一支军队,烈火战刀旗,正是现在如日中天的大明帝国军队的战旗。人数不多,仅有五百人,但军容严整,在武艺这种沙场宿将的眼中,自然有一种别人看不到的气概。

    当然,他今天的重点不是这些士兵,而是这些士兵卫护着的那几辆马车。其中一辆,坐着的便是曾经的大楚公主,如今的大明皇后闵若兮。

    大明军队停在了山沟的那一边,几辆马车在数十名黑衣人的卫护之下,踏上了连接山沟两边的石桥之上,缓缓的向着大楚的辖地驶来。

    当马车踏上大楚土地的那一刻,武艺以及从越京城专门赶来迎接的人齐唰唰地跪倒在地上,在他们的身后,五千楚军一齐拜倒在地。

    “都起来吧!”闵若兮从马车之中走了出来,站在车辕之上,淡淡地道。

    武艺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躬身道:“公主此次受惊了。武艺不能率兵随意越过边界接应,还请公主见谅。”

    杨青已于十数天前返回,带回来的消息,让武艺惊出了一身冷汗,数千匪徒,数名九级高手,如果不是大明帝国那边早有准备,只怕公主就当真过不了这条边界了。到时候,只怕自己这颗脑袋当真难保。

    自己写到兵部去的折子也在数天前返回,一向沉稳的程务本将他破口大骂了一顿,在程务本的眼中,多好的一次机会啊,以救援公主之名,在这里与齐人打上一仗,先不管胜负,至少是给齐明关系上了一滴眼药。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你一直这样死板,就永远也只能当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程务本写在信后的最后一句话,让武艺似乎感受到了老将军正在他的对面咆哮。

    “没什么,你有你的职责。”闵若兮淡淡地道。“杨青回来了么?”

    听到闵若兮问到杨青,武艺心中又是一惊,看来杨青这一次冒险进入出云郡是压对宝了。“殿下,杨统领回来之后,只是与我交待了几句便又匆匆离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嗯,我知道了。”闵若兮点了点头,“走吧!”

    数辆马车融入到了楚军军列之中,缓缓向前开去。另一侧,数百名霹雳营士兵亦是转身,向着撤走齐军留下的军营走去,他们将接管这些军营,山头之上那些哨塔,很快便会飘起大明的日月王旗。

    夜中,一匹快马飞一般地驰进楚军军营,一人翻身下马,将马匹扔给迎上来的士兵,大步走入内里。正是内卫统领杨青。

    “公主殿下在哪里?”杨青问道。

    “殿下还在等你。”

    跟随着一名黑衣人,走进层层军帐包围着的一顶大帐之中,杨青单膝跪倒在闵若兮的面前:“回禀殿下,您吩咐的事情,臣下已经办好了,那边已经给了回音,人,已在路上了。”

    “那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