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8.第638章 一份大礼

    “吁!”

    数匹马儿停在了出云郡城之外新立的一块高约丈余的大碑之前,白玉碑面,红色字迹,远远看去,似乎是一层鲜血浮在这石碑之上。碑上所刻,便是出云郡历年之来匪患所带来的巨大伤害种种陈年旧事,而后面,则是大明帝国一次性斩首近二千名匪徒的原因,而最后的落款,出乎马上骑士的意料之外。

    因为落款是闵若兮。

    普通百姓或者不知闵若兮是何许人也,但他可知道,这位是大明帝国的皇后娘娘。

    “男人是英雄,女人亦是巾帼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纵马向着城内而去。

    他叫邓方,来自秦国。

    邓方刚刚进城不久,又是数骑出现在碑面之下,仰头观望碑文,“果然还是我映象之中的那位杀伐绝断的集英殿主,也只有大楚的昭华公主方有这样的魄力。”

    他是杨青,来自楚国。与武艺一怒分手之后,他仅率领数名心腹手下,绕过了齐军的防守,一路直奔出云郡城。行至半路,惊人的消息已是传来,两大匪帮围攻大明帝国军队,却尽数被歼,两大匪首被生擒。

    得到这个消息的杨青总算是出了一口大气,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在颈子上又重新长得结实了,既然公主无恙,那这一趟就算是公费旅游了。既然已经入了出云郡,杨青干脆就决定直接去见昭华公主,也算是自己尽心竭力的一个表现。

    太后与皇上都对昭华公主异常宠爱,自己表现的更突出一点,自然会上那两位更开心一些。

    直到临近了出云郡城,得知了出云郡城一次性斩首了超过两千匪徒,杨青咋舌之余,也为闵若兮捏了一把汗,这事儿,一个耿前程自然是不敢作主的,也只有闵若兮,才能让耿前程不顾一切的下达了这样的屠杀命令。

    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闵若兮并没有让耿前程背上这口黑锅,这块碑一立,这个名子一署上去,可就是昭靠天下,这事儿,就是我闵若兮下令干的,爱咋爱咋的。

    郡守衙门后院内,贺人屠看着棋盘对面的闵若兮,一边敲着手中的棋子一边笑道:“如此一来,只怕我这人屠的名声是要不保了,或者我该改个名儿了,以后这人屠的名号,多半要落在娘娘你的头上。”

    闵若兮微笑着以手支着下巴,“闵人屠么?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两人行若无事,一边的耿前程却是又喜又惊,喜得是,这块碑立起来,所有的压力自然是皇后娘娘扛了去,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名声,但也不知道这样一来,皇帝陛下会不会怪罪,要知道,皇帝陛下进了越京城,可就杀人极少,赢得了宽仁之名。

    “娘娘,臣还是觉得娘娘署名不妥啊!”他愁眉苦脸地道:“这事,由臣顶着便是了,岂能让娘娘坏了名声。”

    闵若兮格格一笑,“这就算是坏了名声吗?我倒不觉得,耿大人,你用不着想多罗,我就算坏了名声又能怎样?圣人不是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吗?我是个女人嘛,这锅,用不着你背。你为官一方,名声自是极重要的,我可就在乎,我们家已经有一个宽仁的皇帝啦,也该有一个狠辣的皇后才相得益彰嘛!”

    听着这话,耿前程不由得惭愧无地。

    贺人屠呵呵笑道:“耿前程,你运气好,运气着实不错。”

    “是,臣佩服无地,臣惭愧无地!”耿前程由衷地道。

    闵若兮一笑:“臣替君尽心做事,君自然也要把该替臣子担得担起来,否则何以为臣,何以为君?你尽管放心的去做事,秦风知道此事,只会赞一声我做得好,而不会怪罪到你的身上,知夫莫若妻。”

    “臣愿为大明,为皇上,为娘娘肝脑涂地,万死无悔!”耿前程站起身来,长长一揖到地。

    一名黑衣青年疾步走来,躬身道:“娘娘,邓方到了,求见娘娘!”

    闵若兮点了点头,对耿前程挥挥手,“这邓方你不适合与他见面,便去忙你的事情吧,皇帝对出云郡可是寄以厚望,真要将他建成四国通衢之地,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好的事情,你任重而道远呢!”

    “臣,一定会做好这一件事情的。”耿前程坚定无比的大声道,再施一礼,转身昂然而去。

    后院门口,随同邓方而来的几人都停在那里,只余下邓方一人,疾步进院,满脸焦灼之色的他走到闵若兮的面前,“见过娘娘!”转过身,又看向贺人屠,“见过贺师!”

    闵若兮点点头:“邓大人,请坐吧!”

    邓方却没有马上坐下,而是道:“娘娘,秦超的匪帮,背后的确有我们秦国边军的资助,我们一向通过他筹集一些资金,您也知道,我们总有一些资金的来源和去向,不想让人查到底细,但这一次秦超胆大包天的袭击娘娘的队伍并意图行刺娘娘,与我们邓氏毫无关系,知晓此事之后,邓氏上下极为震惊,父亲让我马上赶到出云郡来调查此事,父亲也亲自写了信去越京城向皇帝陛下解释此事。”

    闵若兮微笑着从棋盘边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到邓方手中:“我们当然知道与你们邓氏没关系,否则,此刻边境之上的交易早就停止了,而在中平郡,也不会仍然只有一个宝清营驻扎了。”

    邓方长出一口气:“多谢娘娘体谅,也感谢娘娘对我们的信任,请娘娘放心,我一定很快就能给您一个答复,虽然这一次与我们邓氏无关,但秦超毕竟与我们邓氏有些关系,所以邓氏还是会给予补偿的。”

    “邓氏做事大方,我也正是我们愿意与你们来往的原因。”闵若兮抿嘴笑道:“你们想要补偿什么,自己与皇帝去谈,今日既然你亲自来了,我倒要送你一份大礼。”

    “大礼?”邓方疑惑地看着闵若兮:“这怎么好意思?”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便是我了。”闵若兮抿了一口茶,笑道:“他们的设计也算周密,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贺师隐藏在我的身边,当初郭九龄的布置,果然见了奇效,我们抓住了一个人。”

    “不知娘娘您抓住的是什么人?”邓方有些好奇,又有些期待,闵若兮所说的大礼,必然便是这个人了,能让闵若兮作为大礼送给他们的,当然非同凡响。

    “这个人,叫卞梁!”闵若兮轻描淡写地道。

    说者浑若无事,听者却是失手丢掉了手里的茶盏,亏得邓方武道修为高深,茶盏刚落,已是被他翻手重新握住,不过颤抖的手和声音,却暴露出了他内心的激动:“卞梁?卞氏的核心人物之一,居然亲自前来行刺娘娘,而且让娘娘抓住了,这当真是大礼,这一份大礼,足以让卞氏手忙脚乱。如果娘娘将这个人交给我,我们邓氏便能给予卞家重重一击。”

    “说了这是给你的大礼,自然便是给你的。”闵若兮微笑道:“他就关在这里,你随时可以提走。”

    邓方沉思片刻,道:“娘娘,卞梁的身份太过于重要,邓方这一次来,并没有带多少人,想将一个活的卞梁带回去,恐怕有些困难,所以邓方想从边军调一支军队过来,然后护送卞梁返回边军大营去,还请娘娘见谅,这卞梁还得在这里多关几天,因为一出这院门,我还真不敢保证能让他一直活着。”

    这个院子不大,但却住着一位宗师,足以保证任何觊觎卞梁的人望而且步。

    “没问题!”闵若兮呵呵一笑。

    邓方大喜,急步走回到院门边,对一名随从低语几句,那名随从连连点头,转身大步离去。

    “娘娘,有卞梁这份大礼,我邓氏的回报必然不会让大明帝国失望。”邓方道。

    “很好,有来有往,这生意才能做得长远,双方也才能获利更多。”闵若兮道:“你二弟邓朴如今还好么,我们可是老熟人了!”

    邓方一笑:“二弟自从晋位宗师,便成了被供着的人,居于雍都,享有高位,却是没啥权力了。当年落英山脉之事,二弟也不过是奉令而行,还请娘娘不要怪罪他。”

    “怪罪他倒没有,如果没有他,我与秦风也不会有了今天。”闵若兮微笑道:“如果他有空的话,请他去越京城玩一玩,也算是旧友聚会嘛。”

    “我倒是可以四处游走,但二弟如今要出雍者只怕是难了。”邓方苦笑:“我们大秦的皇帝陛下,可是盯得很紧的。”

    闵若兮与贺人屠相视而笑,邓氏这几年连建大功,邓朴又晋位宗师,在秦国,邓氏风光一时无俩,这也引起了皇室与卞氏的联手打压,外面风光的邓氏,现在在国内却正是艰难的时刻,也难怪邓方生出异样心思。而大明帝国,却正在不遗余力的推动他们之间的这种内斗。

    这一次抓住了卞梁秘而不宣,却转手送给邓氏,便是要让邓氏给予卞氏重重一击,秦国皇帝必然会因为此事重罚卞氏而给大明帝国一个交待。秦国刚刚获得了大明帝国这样一个稳定的战略物资进口地,如果因此而失去,那对于秦国自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重重地打击了卞氏,看似邓氏扳回了一局,但却会让秦国皇室和卞氏更加忌惮邓氏,对邓氏的打压必然会加码,而邓氏也必将更加反弹。

    大明帝国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推动秦国的内乱暴发。当然,也是要试探一下李挚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