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8.第638章 这公平么?

    卞无双在孤山之上刮了小半日竹青之后,便下山而去。李挚仍然坐在门槛之上,不停地编织着竹筐。与先前相比,手法倒是快上了许多,饷午之时,便已经编了大小十来个筐子码在脚边。

    一侧茅屋顶上炊烟渐渐淡去,两个老兵抬着一个大木桶摇摇摆摆的走了出来,将木桶放在空地之上,又去屋内抬了一口大铁锅,一个大木盆以及一摞粗口海碗出来。两人挥舞着木勺,敲打着木桶的边缘,放出嘭嘭的声音。

    “开饭啦,开饭啦!”嘶哑的吼声在孤山之上响起。

    随着叫喊声,田地里松土的老汉们扛着锄头从田地里往回走,菜垅子里正蹲在那里细心伺候着一垅垅青菜的也直起腰来,后山传来铃铛的响声,几个老汉赶着一群羊儿也笑呵呵的回来了。另一边,几个人扛着一捆竹子,棘条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人拿起一个粗瓷大碗,几十年如一日的排好了队伍,依次走到桶盆之前。李挚当然是排在第一个的。

    一大碗麦面米饭,浇上一勺蒜苗青菜夹炒的腊肉,那肉正是猪身上最好的圆尾尖子,小孩巴掌大的肉片之上,肥瘦各占一半,瘦的鲜红,肥的透亮,与蒜苗青菜裹在一间,不但味香,更是色佳。

    “老黄头,今年不准备过年啦?”举着粗瓷大碗,李挚有些奇怪地问着掌勺的老兵,“这可是往年过年才有的待遇呢!”

    被称作老黄头的伙夫笑呵呵地道:“老帅,去年过年你不在家,兄弟们也没怎么舍得吃这些肉,今年这眼看着又要过年了,这还是去年剩下的呢,放心吃,放心吃,管够。你只怕又要出门了,这已经十月见底儿了,你这一去,也不知能不能赶回来过年,咱们今儿个就权当过年了。”

    他笑着当当的敲着桶子,“后面的,快点快点,趁热吃,香。”

    李挚默默地捧着碗,坐回到门槛之上,扒一口麦面饭,吃一口腊肉,吧唧着嘴巴,看着一众老兄弟们,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

    “老帅,今年日子好过多了!”分派完了饭,老黄头自己也端着一个大碗坐到了李挚的身边,从自己碗里夹了一片肉放到李挚的碗里。“前些日子我下山去买米面,价格比起往年来都下跌了二成呢!听说咱们吃的这些米面,都是从那个刚刚成立的大明帝国运过来的,现在咱们雍都啊,吃的大都是从那边运过来的米面,要是那些商家再有良心一点,其实价格还要低上一些。”

    李挚一笑,将碗里的肉片又夹回给了老黄:“你吃,我经常在外面晃荡,时常打牙祭的,这大半年没有回来,一直在外面吃,现在肚子里满是油水呢,说句话哈口气都带着油味!”

    老黄大笑起来:“也是,那我就不客气了。”将肉片塞到嘴里,嚼得满嘴冒油:“这日子,过得就滋润了。要是年年如此,咱们大秦的娃娃们就有福气啦!”

    端着碗,李挚看着老黄,“你觉得今年咱们大秦的日子比往年要好过得多?”

    “当然啦!”老黄认真的点点头:“不说这米面价格下跌了,其实市面上很多东西价格都在跌,往年这个时候,雍都里逃荒的人已经多了起来了,会一直持续到春耕的时候,这些人才回家去忙活春耕,但今年,可就少多了,前几天我去雍都,几乎看不到这些人了。”

    “哦,那这些人今年都干嘛去啦?”李挚问道。

    “咳,老帅,这个您应当知道吧?今年咱们大秦与大明帝国关系好得很,大明那边,好多人过来咱们大秦做生意,他们请人,价格合适,很多人都跟着他们去做生意了,这一次我还听说,有一支大明商队,还请了好些人咱们大秦人护送着往极西之地走了呢,说要去看一看那边有什么生意可做。”老黄笑道:“有钱赚,谁会不要脸皮去讨饭呢!跟着这些明人做,管吃管住,还有银子发,自然是挤破了脑袋往里钻。”

    李挚点点头,“现在两国之间关系甚好,明国的日子比我们好得多,做生意的很多,脑子也灵光,能让咱们秦人挣点闲钱,也是极好的。”

    “是啊,再说啦,今年咱们邓大将军不是拿下了开平郡了么?听说那边因为打仗,人死得很多,所以不少秦人拖家带口的跑去那边啦!”老黄摇头晃脑,“听说那开平郡的土地可不像咱们这里的,肥得很呢,一锄头下去,洒下种子,便等着明年收获了。哈哈哈,邓大将军也是好本事呢!不过李帅,这开平郡是原来越国的领地,您说现在的大明帝国会不会想着要回去啊,要是他们想要回去,咱们怎么办?”

    李挚一笑,指了指老黄嘴里的肉:“这块肉你吃到了嘴里,还会吐出来么?”

    “当然不行!”老黄呵呵的笑着。

    “就是这个理儿了!”李挚道。

    “那明国不翻脸?”

    “老黄啊,吃你的肉吧,国家大事,那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李挚用筷子敲了敲老黄的脑袋。

    “也是也是!”老黄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我们呢,也就盼着天天吃着这饭便满足啦!老了老了,终于可以享几天福罗!”

    他站了起来,走向大桶:“老帅,我给你去舀碗汤来。老羊骨架子汤,美着呢!”

    李挚怔怔地看着老黄的背影,今年的日子的确是好过了,但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多久呢?只怕暴风骤雨,马上就要降临到大秦的头上了。

    秦风的确向自己承诺过,不会向秦国动武,但并没有承诺他不捣乱,如果秦国自己内部乱了起来,自己内部有人跟着他勾连起来,只怕战火便要连天了。他打了一个寒颤,这一次卞氏走出了昏招,给了邓氏绝大的理由,逮住了这个理由的邓氏,岂有不大闹一场的道理,加上明国推波助澜,朝廷不管是从那一个理由上来说,都会让卞氏吃不了兜着走。正如卞无双所说,卞氏一倒,邓氏一家独大,三足鼎立变成两相对峙,邓氏掌控着数十万边军,岂有不乱之理?

    大家都想着过好日子呢!

    他低下头,三两下将一大碗麦面饭扒拉进嘴里,又将老黄端来的老羊架子汤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走进了屋里。

    看着李挚的背影,老黄脸上露出了伤感的神色,起身,将屋檐下的竹筐一个个摆放整齐,又将篾刀竹刀收拢到一齐,做完了这一切,他便看到李挚换了一身衣服,又屋内走了出来。

    “又要走啦,这一次什么时候回来?能赶回来过年不?”他问道。

    “能回来,这一次用不了多少天,一点小事。”李挚笑着拍拍他的肩,“今年既然日子好过了,便多储点肉粮,今年过年,我们要大吃大喝,到时候,我弄点好酒回来。”

    “那敢情好,市上卖的那酒,淡得跟水一样。”老黄眉开言笑。

    李挚大步向着山下走去,跟那些还在吃饭的老兵们一一打着招呼,他一向说走便走,众人也都习惯了,都是笑着挥手道别,喊着今年一定要回来过年。

    卞梁绝不能落在邓氏的手中,更不能被邓氏这样拎着返回雍都。李挚没有进雍都城,他直接向着出云郡方向而去。

    这不是军队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其它人能解决的问题,能够解开这个结的,只有自己。

    李挚脚程甚快,日头偏西之际,他已经远离雍都近百里。

    他停了下来,看着前方,荒野之上,一个人站在哪里,一柄刀插在地上。他眼瞳收缩,盯着那人看了半晌,缓缓的向前走去。

    “李帅!”那人恭恭敬敬的向着抱拳行了一礼。

    “邓朴!”李挚叹了一口气,“我想过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我真不愿意看到你出现在这里。”

    邓朴,这位新晋的宗师,微笑着站在哪里,“邓朴侥幸晋位宗师,可李帅却还一直没有跟我喝一杯酒庆祝一下,今日邓某想请李帅去我家盘桓数日,喝几杯酒,也为邓朴指点一下武学之上的迷津,不知李帅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

    李挚又叹了一口气,面上悲苦之色更浓,“不去。”

    “今日卞无双上了孤山,与李帅半日相谈甚欢,李帅怎么能厚此薄比呢?”邓朴问道。

    “李某做事,一向公平。”

    “公平么?”邓朴笑了起来:“邓某数十年如一日,为国苦战,到得最后,一道旨意便将邓某召回了雍都,邓某屁也没放一个便回来了。李帅,这可是公平?我父亲,戎马一生,刚刚为秦国拿下了一块膏腴之地,朝廷之中我邓氏好友便连二接三地被斩落马下,李帅,这公平么?现在有人还要暗箭伤人,李帅不出来主持公道,反而要急着去给人擦屁股,李帅,这公平么?”

    “邓朴,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清楚,我们所有人都清楚。这件事,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待。”李挚淡淡地道。“秦国需要的是稳定,而不是乱。所以,我一趟我非去不可。”

    邓朴低下头想了片刻,“那好,李帅,我新晋宗师之后,一直便想向李帅讨教一翻,捡日不如撞日,就是今天了!”

    他伸手,握住了刀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