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3.第633章 接收

    距离出云郡城里许地之时,缓缓一路行来的大明帝国行伍停了下来,此刻,城上的人看得更是清楚,除开那些被绳子串着的俘虏之外,另外还有两根旗杆高高树立着,上头分别绑着两个人。

    一个是齐康,另一个是秦超。

    曾经横行出云郡有如无人之境的两大匪首,如今被吊在旗杆之上,低垂着头,也不知是生是死。

    一名身着明帝国四品云雁补服的文官缓缓策马而出,在他的身后,两名黑衣卫士护卫左右,三人行至城下,文官看了看紧闭的城门,又抬头看了一眼城头之上的向连,厉声道:“奉大明帝国皇帝旨意,特来接收出云郡城。”

    向连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盯着远处旗杆之上的齐康,秦超一眼,他有些担心这两人会将他吐露出来,他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只要明帝国还没有准备与齐国翻脸,那自己在安全上自然是无虞的。

    表面之上双方不会有任何问题,但如果明帝国当真拿到了齐康秦超二人的口供,私下里,这便会成为明人的证据,只怕接下来齐国不得不为这件事情付出一定的代价。而作为办砸了这件事情的主持人,回到国内,自己还有好果子吃吗?

    自己的宦海生涯,说不定就将以此为终结了。能在长安或者洛阳去作一个闭门自守的寓公,恐怕就是自己最好的下场了。

    “鸣乐,开城门,所有官吏,随我出城,迎接大明官员。”他握了握拳头,垂下了头。

    大明皇后闵若兮并没有公开露面,他自然不会蠢到自己去承认知晓她也在队伍之中。

    城中本没有准备迎接的礼乐,在向连的想法之中,现在的出云郡应当是因为大明皇后死在这里而陷入绝大的混乱之中,来此的大明官员,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在乎什么礼乐之事,但现在,人家行伍整齐的出现在了城外,如果连礼乐都没有准备,折的可是大齐国的面子。

    临时从城内拉来的班子,自然奏不出什么高水平的礼乐。当城门大开,礼乐班子络驿而出分列城门两侧,虽然卖力但却着实没什么水平的礼乐响起的时候,便连向连自己,脸上也有些发热。

    远处,盔甲之上还染着血迹的杨致冷哼了一声,吩咐道:“来人,敲起战鼓,吹响号角,唱起战歌。”

    咚咚的战鼓之声响起,悠长的号角回范,将向连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明军不肯罢休要来讨一个说法,如果真要打,以现在出云郡城的一点兵力,可是真得不堪一击。昂扬的战歌之声在下一刻伴随着战鼓和号角之声响起,将这边有些零落的礼乐之声彻底的压了下去。

    “大齐帝国出云郡郡守向连,奉大齐皇帝陛下之命,向贵方移交出云郡。”向连走出城门,向着城外那名仍然骑在马上,耻高气扬的明国官员拱手道。

    “下官耿前程。”明国官员坐在马上,随意地拱了拱手,看着向连的眼光充满了鄙夷,“向大人,咱们也别废话了,赶紧去府衙交接吧,你当这出云郡守,可真当得不咋的,瞧瞧,瞧瞧。”他的手往后方不指,“土匪横行,竟然敢成群结队的袭击官差,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匪患横行,也说明你这官儿当得可真是不称职,要在我们大明,你这样的官员,早就该下大狱了。”

    向连气得一个倒仰,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还有没有一点官员的涵养和体面了。但看了看这耿前程身边的两名卫士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只能将这口气压了下去,干笑道:“耿大人说得对,下官的确有些不称职,所以这便要回去养老了,耿大人上任,自然会还这出云郡一个郎郎乾坤,出云郡大治当不远矣。”

    向连本是一番反讽的话,但耿前程却似乎没有听出来,昂着头傲然道:“向大人这话,下官听着顺耳,借大人吉言了,本官至此,自然便是要让百姓官居乐业,让这出云郡从此山晏河清,天下太平。请吧!”一拨马匹,向着城内奔去,马尾乱扫,险些扫到了向连头上的官帽,向连鼻子都气得歪了,一甩袖子,恨不得就这样拔腿离去。

    早就准备离去的向连,自然是已经打好了包袱皮,交接异常顺利,向连存着刁难之心,大印一包,府库钥匙案上一搁,户藉名册等一箱箱的抬起来往大堂中间一搁,两手一拱,便带着齐国的官员们扬长而去,屋子里合都只剩下了那些本乡本土的吏员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堂上洋洋得意的新任郡守耿前程。

    那些大齐官员儿有地儿可去,他们可没有地方可去,还得在这里谋生活,自然也就潇洒不起来。

    昨日还是大齐的百姓,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这就变成了大明帝国的治下子民了。这变化,虽然早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真正来临的时候,却仍然让人觉得有些措手不及,有些茫然失措。

    啪的一声响,惊堂木重重的拍在大案之上,将堂下一众吏员飞到天外的魂儿又拉了回来,众人看向大堂中间,新鲜出炉的郡守大人耿前程已经在大案之后正襟危坐,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那洋洋得意的笑容,两眼瞪圆了,正一脸肃穆地看着他们。

    “见过郡守大人!”在几个见过世面的老吏员的带领之下,众人尽皆跪伏在堂下,向着耿前程行礼。

    耿前程微微点了点头,却并没有马上叫他们起来,而是冷冷地看了他们半晌,下头跪着的吏员们一个个心中忐忑,这位新郡守是个什么性子,他们这些旧齐吏员还能不能得到留用,谁的心里也没有谱儿。

    “从今日起,你们就不再是齐国吏员,而是我大明官员了。”耿前程看着堂下跪着的几十个吏员头目,缓缓地道。

    吏员,官员。两个不同的词出现在这些老油条的耳朵之中,他们马上便会到了不同,全都愕然地抬头看着耿前程。

    “你们可能不太清楚我大明的官制。”耿前程道:“吏员入官,仿照官员进行管理,是我大明帝国皇帝陛下亲自订下的章程,所以记住,你们以后也是官了,至于具体的情况,以后你们会慢慢的了解,我就不再多说。”

    从吏到官,对于这些吏员来说,便如同鱼跃龙门一样遥不可及,你当一辈子吏员,想要跨过官这个门槛也许都没有可能。从吏到官不是没有,但却只能用凤毛麟角来形容。

    换了一个主子,却一步到位,从吏到官,下头的这些吏员头目们,一个个都是惊喜莫名,这大概就是新主子的安抚之策吧,毕竟治理地方,靠得终是他们这些人,铁打的吏员流水的官儿,这是千百年以来的惯例。

    “万岁,万岁,万万岁!”数十名吏员头目重重地叩下头去,这一回可就是心甘情愿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耿前程打了一个哈哈,“很快,你们便会了解到你们从吏到官之后,要承担的是什么,要付出的是什么。我可不敢保证过上一段时间,你们这些人还能留在这官衙之中与本官一齐共事。”

    “小人等一定会为大人鞍前马后,尽心做事。”一个六十出头,满脸皱纹的老吏员道。

    耿前程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众人:“出云郡以前是一个什么样子你们知道,我也知道。在这儿我敢肯定的说,你们这些人,与土匪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有的人与过去的土匪纠缠甚深,我说得对不对?”

    堂中顿时一片死寂,人人脸色发白,刚刚这位耿大人刚刚发了一颗大蜜枣,但转眼这闷棍敲下来,却也打得众人个个眼冒金星。

    在出云郡里稍稍有点名堂的人,那一个不是与土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至今日始,与土匪一刀两断,过去的事情,本官便直当没有发生过,那是齐国人的事,不是我大明朝的。但你们可都听清楚了,以后谁还要敢做那些龌龊之事,丢官罢职那是小事,掉了脑袋,那可是长不回来的。”耿前程冷笑地看着众人:“大明帝国治下的出云郡,不会再有土匪。”

    众人战战兢兢,不敢言语。

    “都起来吧!”耿前程挥了挥手,道:“该做什么事,仍然回去老老实实的做什么事,随时等候召唤,这几天,都呆在衙门里,给家里去给信,就说你们好好的,也别让他们担心了。”

    “多谢大人体恤。”众人爬了起来,躬身感谢。

    “人之常情而已。”耿前程呵呵一笑,“出云郡要长治久安,还是离不了你们的,只要是尽心做事,一心为公,大明帝国便不会亏待你们,但谁还要像以前那样,一心想着些污七八糟的事情,那本官的刀子也是愿意沾血的。”

    看着那些吏员鱼贯而出,耿前程觉得有些糟心,这都是些什么家伙啊!可偏偏这出云郡城却暂时还离不得他们,等到一切都安定了,终得想些法子,将这些家伙一个个给打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