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3.第633章 先机

    秦超身材魁梧,秦人一般身材都较为高大,而秦超比起一般秦人而言,更是高出了半头,挑起巨石之后,他亦迈开大步,疾冲向前方的车阵。数柄弩机立刻转向,啉啉连声之中,数枚弩箭疾射向秦超。

    大刀圈转,横扫而过,一片金铁交鸣之声,势大力沉的数枚弩箭被他一刀下去,尽数斩为了两截,跌落尘埃。把霹雳营的几名士兵吓了一跳,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居然有人能轻易的接下弩箭。眼看着秦超狂奔而至,一时之间,竟是手忙脚乱。

    “不必理会他,由我来对付。”杨致死死的盯着奔来的秦超。

    刀光凌空而来,杨致两手空空如也,却是胆大包天般,迎着刀光直探过去,刀光尽敛,他的双手丝毫不差的按在疾劈而下的刀背之上,将大刀凝在了半空,一枚小剑犹如灵蛇一般,从袖中无声无息的钻出,贴着刀杆下部,滑向秦超。

    “好阴险!”秦超哈哈一笑,两手一抖,刀身剧烈的抖动起来,杨致再也拿捏不住刀背,小剑也被震动得露出了身形。长啸声中,杨致身子飞起,两手一振,又是数支长矛自阵中飞出,四面八方地插向秦超。

    “好一个万剑宗的御剑术!”秦超赞了一声,厉吼道:“你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

    刀光暴涨,围着他的身子犹如一道实质般光芒不停的闪动,将飞来的长矛一一斩断。

    “杨家小子,如果只有这一点本事,那还是别出来献丑了。”

    杨致眉毛一掀,反手握住了背上的黑色大剑,两手握定。

    “好,那就让你尝尝更厉害的。”黑色大剑在他手中骤然亮了起来,力劈华山,大剑竟然被他当成了大刀来用。

    刀剑在空中相交,一声暴响,两人都是一路筋斗翻了回去。

    杨致手中的黑色大剑看似不起眼,但其实却尽数由玄铁打就,沉重无比,一柄剑有百余斤重,这是秦超万万没有想到的,落回阵中,低头看自己的大刀,不由心中骇然,精钢打就的刀杆,此刻竟然已是弯如大弓。

    两手一扯,将刀杆重新拉直,他再一次扑了上来。

    “一把好剑,归我了。”长笑声中,大刀再一次劈了下来。

    “有本事便自取去。”杨致似乎也打出了真火,挥舞着黑色长剑,与秦超硬碰硬的在阵前互砍,竟是半步也不退让。

    闵若兮看着前方的战场,匪帮一波又一波的仍在连接不断的扑上来,阵前已经堆集了一层厚厚的尸体,不过此时他们也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一株株被临时伐倒的大树被钉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堵厚厚的树墙,在匪徒们的推动之下,缓缓的向前压来,弩箭虽然仍在疾射不停,但大都却都钉在了这些树墙之上,偶尔有数枚穿过缝隙射进后面的匪帮之中,但造成的损失已经微乎其乎了。

    “倒也真是聪明。看来终是还得短兵相接啊!”闵若兮道。左右看了看身边那些虽然沉重的围在自己身周,但却已是跃跃欲试的黑衣少年们,道:“你们去吧,小心一些,别死在了这里。”

    “多谢娘娘!”为首的一名方脸少年大喜,皇后娘娘闵若兮是九级上的高手,其实有他们保护和没他们保护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此刻能有杀敌的机会,他们早已经按捺不住了。

    数十名黑衣人的手中,同时多出了一柄弯如残月的短刀,两腿微蹲,已是弹身而起,如同一枚枚流星,从却月阵的后方,落向前方的战场。

    杨致一剑迫退秦超,退回到身后的车阵之上,看着对面缓缓压来的树墙,冷哼一声:“弩机后撤,突击向前,短兵相接,狭路相逢,勇者胜。”

    闵若兮缓缓向前,走到车阵之前,弯腰,两手抓住一辆马车的边缘,一声轻喝,庞大的马车,竟然被她娇俏的身子,行若无事的举了起来,随着她玉臂轻舒,马车带着巨大的风声,砸向了对面的竖墙,轰然声中,马车破碎,树墙也被砸垮了一大段。

    “好主意!”杨致大笑着,如法炮制,又是一辆马车飞砸而去,马碎墙倒,树墙之后的匪帮乱成一团,正准备再去投上几辆,秦超却已是咆哮着再一次冲了上来,大刀挥动,死死地缠住了杨致。

    闵若兮面带笑容,缓步行驶在车辆之前,一辆辆马车被她举起,投出,将对面的树墙砸出一个个的破洞,霹雳营的突击队,数人一组,长矛手,盾牌手,短刀手,弩箭手搭配在一起,从这些破洞之中直接冲到了对面的匪帮之中。

    匪帮人多势众,人人战斗力都不差,一个个也不惧死,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一些亡命之徒,此刻被四处流淌的鲜血,横飞的残肢刺激,更是激发了心中的戾气,一个个嗷嗷叫着冲了上来。喊杀之声震天,倒是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而霹雳营的士兵数人一组,一个个都是闷头不响,与对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双方绞杀在了一起,初时还看不出什么,似乎双方仍是平分秋色,但渐渐的,内行人却看出了一些门道,身着统一服饰的霹雳营士兵,却已是在一个个局部,渐渐地占据了优势,他们如同一团团冷漠的杀人机器,配合默契。长枪远拒,盾牌近守,刀手守中,弩手殂杀,顷刻之间,便能将面前的敌人剿杀干净。

    一个个的小队慢慢地在汇集成一支支数十人的队伍,再斗片刻,匪帮人群之中,霹雳营已经形成了百余人的队伍。人数愈从,便能看出一个有攻有守,谁杀敌,谁防守,泾渭分明的阵形。

    特别是那些如同一个个游鱼一般游走在战场之上的黑衣人,他们绝不在一个地方停留一步,一沾即走,不管能不能杀得了面前的敌人,一招过后,他们已是离开了原本的地方。在刀枪如林的战场之上,他们便如同一条条泥鳅,竟然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们。匪帮被他们区区几十人,竟然杀得一片混乱。

    闵若兮站在最后一辆没有被她掷出的马车车顶,长发飘飘,湖风吹起她的衣袂,如同九天仙子下凡尘。

    当然,她也成了最明显的靶子,数枚羽箭从匪帮阵后直飞而来,力道凌厉,准头也是绝佳,虽然无法与莫洛的穿云箭相比,但却也与明军将领之中擅长箭法的陈志华差相信佛了。

    闵若兮没有丝毫动弹,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有利箭正在奔她而来,数尾羽箭到了她的面前一尺之处,却骤然停住,箭尾不停的震颤,好像前方有一堵无形的墙挡在了哪里,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震颤片刻,啪的一声响,羽箭竟然从箭头开始断折,一截截的落下地来。

    “无相神功!”匪帮阵后,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

    一群数十人的匪帮突破了霹雳营的截杀,向着闵若兮狂吼着杀了过来,看着这些人,闵若兮突然笑了起来,笑容里带着一丝莫名的欢快。

    笑声之中,她单手向下一按,奔跑之中的匪帮脚下,轰然又声,地面猛然爆裂开来,一个个的亡命之徒惨呼着被震飞到了高空,或者直接被埋到了地底,石子,断刀,羽箭在空中乱飞,碰到人体,毫不犹豫地便钻了进去,带出一蓬蓬血雨。

    大楚皇室,压厢底儿的功夫,自然不凡。攻击之时,无声无息,无孔不如,直到劲气凌体,被攻击者方才会醒觉过来。

    被抛飞的一个个匪徒之中,从空中落下。

    闵若兮突然抬头,一具看起来已经横死的匪徒在身形骤然停在了半空,一只拳头伸了出来,一拳便捣向闵若兮。

    玉掌前探,拳掌相交,闵若兮身形猛然向后飘飞。

    齐康,出云郡最大的匪帮首领,也是武道修为最高的一人,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后方主持大局,没有什么人能想到,他居然混在了一群匪徒之中,悄无声息的接近了闵若兮。

    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杀死闵若兮,至于其它人,即便死光,也没有什么关系。

    一拳占得先手,齐康两拳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地击向闵若兮,将闵若兮打得步步倒退,两人之间,一层层无形的气浪不断地爆裂开来,直到退到湖边,闵若兮这才终于站稳了脚跟,展开了反击。

    “偷鸡摸狗,可恶!”闵若兮喝道。

    “兵不厌诈,你大意了。”齐康放声大笑,此刻他已经占得先手,像他们这种层级的高手,一旦落了下风,想要扳回来,可是千难万难。更何况,他们还有后手呢,忙里偷闲,看了身后的杨致一言,这个家伙此刻被秦超死死的缠住,根本脱不开身来。而那些杀伤力惊人的黑衣人,此刻还在战场中央,想要脱身返回来救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齐康笑得很开心。因为他知道,下一刻,他们就要完成任务了,只要杀死了闵若兮,他就要远走高飞了,至于那些部下,他根本就顾不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