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32.第632章 一劳永逸

    所有摆出来的阵仗,所有惨烈的厮杀,都是为了这一刻。

    杀死闵若兮。

    齐康笑得很开心,虽然闵若兮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让他极为诧异,早就知道对方是一个九级高手,但也不过以为对方只不过是刚刚跨过这一个门槛而已,但一交手方才知道,闵若兮几乎已经踏上了九级巅峰的阶段,比起他来,丝毫不落下风。之所以现在被自己逼到这个境界,只不过是自己一向小心的性子罢了。藏身于士兵之中,先摆了一出迷魂阵,再突然展开袭击,足以让对手手忙脚乱。

    但看到了一边那些文官们在沙滩之上跌作一团,在他与闵若兮交锋溢散出来的气劲之中根本就无法站住,只能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着,勉力向更外围的地方挪去。

    他哈哈大笑着,一拳又一拳的击出,闵若兮身后已是湖水,此刻已是退无可退,只能与他硬拼。无相神功纵然威力奇大,但闵若兮终是女子,先天上却是吃了亏。

    齐康看到湖面之上,冒起了一串泡泡,不由笑得更是开心了。这一串串泡泡在此刻纷乱的战场之上,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如果不是齐康早就知道湖面之下,应当另有玄机的话,他也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一个人从哪里面出来。

    先前来自湖中的一波攻击,袭击者早就变成了一具具尸体随水而去,湖面清澈,那些鲜红早已不复存在。不会有人想到,真正的杀机,却是在最后。

    卞梁应当在下面。

    齐康不知道卞梁是从哪里下的水,是何时下的水,但他知道,此时此刻,这位来自雍都卞氏的高手,是时候出现了。

    一名瘦弱的文官趴在地上,正一点一点的向外爬着,但突然之间,他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湖面。

    一小片湖水无声无息的分开,一个人影从湖底站直了身子,屈膝微蹲,如同一枚炮弹一般,弹向闵若兮,手中,一柄极细的长剑,在空中闪着悠悠的光芒。

    “娘娘小心啊!”他声嘶力竭地大吼起来。

    闵若兮无法回头,因此这个时候,齐康的攻势骤然加强,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扑面而来,别说是转头应付来自后方的袭击,便是应付身前的齐康,也显得有些艰难起来。

    两位九级高手,从中提出任何一个来,其武道修为都只会比闵若兮强而不会比她差,两人围攻一人,而且个个皆是偷袭,从哪一个方面来看,大明帝国的皇后娘娘,都已经是危在旦夕了。

    那个出声示警的官员呆若木鸡,就算他不懂武功,也能看得出来,皇后娘娘已经是命悬一线,如果皇后娘娘死在这里,他们这些人,也自然只有死在这里一条路了。

    眼角有个黑影闪过,他木然地看着刚刚与他一起趴在地上的那个老车夫站了起来。刚刚这个老车夫与他一样,无比艰难地在向外爬,但此时,自己仍然感觉呼吸困难,无法起身,这个看起来七老八十的家伙,居然站了起来,居然向前踏出了一步。

    官员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出了毛病,因为那个黑衣车夫,他明明只看见了他向前跨出了一步,但眼睛一眨,他居然已经出现在了闵若兮的背手,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伸了出去。

    屈指一叩,叮的一声响,那枚刺出来的细剑发出了一声轻响,哗啦一声,整个剑身变成了成千上百个碎块,纷纷洒洒的落到了湖水之中,溅起一朵朵小小的水花。

    卞梁认为自己的时机把握到妙到毫巅,这一剑刺出,闵若兮便将香消玉殒,那时,一切便都结束了。

    直到这个老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一指碎剑。

    站在他面前的老头,看起来仍然普普通通,不像他,齐康,闵若兮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刚刚碎了他一剑的那一指,就好像是面前的这个老头儿随随便便一伸手,弹飞了一只不小心飞到他面前的蚊子一般。

    他如遇鬼怪,惊呼了一声,借着对方这一弹之力,整个身子嗖的一声向后飞出。

    宗师!

    贺人屠。

    先前的躇踌满志瞬间已是无影无踪,此刻,他的心中,只是充满了恐惧。逃,离开这儿!闵若兮已经快要挡不住齐康的攻击了,贺人屠一定会先去找齐康的麻烦。

    身子向后倒飞,只是他觉得,自己平时快如闪电的身形,此时竟然变得非常沉重,眼前的景物不是一闪而逝,倒是像一个个慢动作在他的眼角回放一般。

    他看见老头儿伸出来的手五指箕张,自己周围的空气在对方这一张之下,似乎都凝固了一般。

    老头儿又向前踏出了一步,便到了他的面前,反手一掌,向他拍了下来。

    他怪叫一声,翻手上迎,啪的一声微响,比拍死一只蚊子的声音也大不了多少,卞梁却觉得,似乎有一座大山正向自己压来,手肘渐渐弯曲,膝盖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卟嗵一声跪了下去,下面是湖水。

    湖水四溅,卞梁缓缓的向下沉去,但两手与对方的手却紧紧地粘在了一起,无法摆脱,无法脱身,他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每一分力气,都用在了对抗老头的这一击之力上。

    水淹过了他的胸膛,淹过了他的脖颈,淹过了他的嘴,鼻,眼,直至没顶。

    岸上,齐康的眼中与卞梁一样充满了恐惧,当那个老头突然出现在闵若兮的背后,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他就如坠冰窖之中。

    逃!

    与卞梁一样,他的脑子里,也同样只有这一个念头。

    贺人屠在这里。

    与一般江湖人而言,贺人屠早就已经消失在江湖之上,但对于齐康这样的巨匪来说,贺人屠却是一个梦魇,人屠之名,正是来自贺人屠早年之间,手上沾染的匪帮的鲜血而得来的。贺人屠的每一份名声之上,都是与匪帮息息相连的。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先前闵若兮为什么到了如此危急的关头,嘴角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为什么当卞梁的一剑,即将刺到她的背心之后,她连眼睫毛都没有眨动一下。

    因为贺人屠在这里。

    来时容易,走时却又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事情!贺人屠的出现,让齐康心神大乱,闵若兮趁机反攻,转瞬之间,攻守之势便告易转,闵若兮的攻势连绵不绝如江湖之水浩然而下,齐康却是步步后退,穷于应付。

    一个人影从湖底飞了出来,啪哒一声落在了地上,死鱼一般的一动不动,正是先前还威风八面的卞梁,紧跟着贺人屠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身上热气蒸腾,走出两步,身上衣服已是干干爽爽,在看得目瞪口呆的那些文官儿眼中,几入神迹。

    走到齐康与闵若兮交手的一边儿,随随便便地戳了一指,齐康一声怪叫,竟然完全放弃了闵若兮的攻击,两拳径自迎向贺人屠的这一击。

    一指洞穿齐康的双拳,不等齐康作出反应,闵若兮已是蹂身而上,指掌连戳带拍,齐康闷哼一声,轰然倒地。

    更远处的战场之上,与杨致正自打得轰轰烈烈的秦超,早已亡魂皆冒,奋力几刀,迫得杨致向后退了几步之后,拖刀转身便走。

    没走几步,眼前一花,一张苍老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怒吼着举刀,奋力一刀劈下。

    然后,刀便断了。

    身后,杨致如飞掠来,与闵若兮一般无二的将秦超放倒在地上,不过杨致却多了几个动作,先是愤愤不平的往秦超脸上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又毫不客气的上前踩了几脚,在对方脸上留下了几个乌黑的脚印。

    匪帮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几大高手,瞬间全都被放倒,整个队伍顿时大乱,几乎所有人的第一选择便是返身逃跑。

    两军交战,当真在阵前厮杀中被杀死的人其实并不算多,更多的伤亡,倒是来自像这种一方开始逃亡之后。

    霹雳营此时已经汇集成了百人一组的队伍,或猛追,或侧绕,或堵截,有条不紊的将匪帮一片片的切断,包围,杀死。

    杨致回头瞥了一眼袖手站在后面的闵若兮,大笑着向前飞了出去,双臂一振,数十根长矛随着他飞扑向前,倒真是气象万千。

    “这小子以后前途还真是不可限量啊!”拖着秦超回到闵若兮身边的贺人屠,将对方扔在了地上另外两个家伙一块堆儿,伸手揭掉了脸上的面皮,微笑着道。“万剑宗数百年来真正练成了御剑术的便只有开派宗师以及现的掌门毕万剑,杨致这小子在这个年纪便能练到这一地步,便是毕万剑也没有做到,也难怪万剑宗将他当成宝贝,为了他,不惜跟你哥哥翻脸。”

    闵若兮微微一笑,低头看了一眼地下的三人,“想到齐人肯定要出些幺蛾子,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秦人在中间也插了一脚。这事儿,倒也真是有趣之极。不过秦风设想中的一举解决出云郡的匪患问题,倒是达到了,贺师,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置?”

    “这个你可别问我,我不知道。”贺人屠大笑。“你也别矫情了,你可不是大明皇宫中的花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闵若兮娇笑起来:“尊敬长辈还是必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