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27.第627章 出云郡

    出云郡,位于秦,楚,齐三国交界之处,版图不大,狭长的区域之内,更多的崇山峻岭,滩涂湖泊,极其穷困凋蔽,虽然归齐国所有,但历来都是齐国流放罪犯的所在。年代一久,这里便山匪湖匪横行,齐国在这里的统治基础极其薄弱,土匪的话,比官府的话要有作用的多。一郡之守,政令不出郡城。

    聚集在这里的齐国罪犯愈来愈多,慢慢的便形成了气候,形成了一支支或大或小的土匪队伍,除了偶尔会袭击齐国本土掠取物资之外,更多的,他们是向楚国境内劫掠,使得楚国边境深受其苦。

    这些土匪战术极其灵活,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时而聚集,时而零散,让楚国空有强大的武力,也无法捕捉这些匪徒,一来二去,受够了楚国人,终于换了战术,一批批的在楚国犯了大罪的囚犯被秘密的送到了这里,给一匹马,一柄刀,便由他们自生自灭。几十年下来,这些莫名其妙获得了一条生路的楚国囚犯,终于也有不少人在这里闯出了名堂。秦人也看出了便宜,有样学样,不过于秦国而言,倒不由特别的送罪犯过来,本国活不下去的秦人,也成群结队的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没有律法,没有管制,拳头硬,刀子快的人便有话语权,便能获得足够的资源。

    三国穷凶极恶之徒汇集在这片区域之内,划分地盘,收取保护费,劫掠过往客商,而更多的,则是扮演着一种销赃者的身份,许许多多在本国见不光的物品,通过一个个的渠道汇集在这里,然后由这些匪帮之间彼此交易,然后通过另一方,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另一个国家之中,即便事后受损失的一方发现线索,也是鞭长莫及,根本就无法追回。当然,匪帮之间也经常展开相互之间的仇杀,而这种厮杀,更多的是在齐楚两国之间展开,而秦人则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微妙的角色。谁的势力更大一些,秦人帮便倒向另一方,这也使得三国在出云郡的势力始终微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之上。

    如果说在出云郡还有一片净土的话,那便只有出云郡城了。三国匪帮都极有默契的从不劫掠,攻打出云郡城。

    作为齐国对出云郡的权力统治的象征,郡城便是齐国皇帝的一个面子,谁要是撕了皇帝陛下的面子,那自然是没有好下场。多年以前,也曾有土匪打进了出云郡城,一翻大肆劫掠之后,还没有来得及销赃,齐国鬼影内的大批高手便出现在这里,将这帮匪徒杀得血流成河,即便后来首领逃到了楚国,也被鬼影追踪到形迹,当街杀死。从那以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出云郡那里都能动,但唯独郡城万万是动不得的。匪帮的势力再大,也根本无法与一个国家政权对抗,鬼影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了这些匪徒,国家让你快活,你便能快活,不想让你痛快了,分分钟都能捏死你。

    当然,最后出云郡城也变成了三方匪徒们交易的重要场所,彼此销赃,需要一个所有人都相信的中间人和地方,他们相互之间,当然是谈不上任何信任的,只要有机会,黑吃黑那是家常便饭,但在出云郡城,却都得老老实实的交易。

    慢慢的,出云郡城也成了匪徒们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场所。比较讽刺的是,整个出云郡匪徒横行,但在出云郡城,治安却比天下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好,平时在城外,彼此见面说不定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仇人们,在这里却都像老朋友一样笔咪咪的相处,当然,一出城,便拔刀相向那是极寻常的事情了。

    因为在出云郡城,不但有着齐国官府维持治安,更重要的是,一些大匪帮也都在这里常年驻有人手,而这些人,也为了出云郡城的平静不遗余力。

    这使得出云郡城出现了一种畸形的繁荣,但凡有点实力的人,想法设法敢要进入出云郡城来谋生路,因为在外面,朝不保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匪徒劫掠的一无所有。

    种种原因汇集在了一起,便形成了出云郡城之内定居大不易的现象,房价奇高,物价奇高,这又从另外一个方面,挡住了更多的人进城。

    郡城之内,除了黑色的见不得光的交易大行其道之外,还有另一个行业也是遍地开花,这便是青楼。

    从最高档的,比之前越的天上人间也不差多少的高档青楼,到几间破房,一盏红灯笼的窑子,应有尽有。当然,占大多数的是那些活不下去的百姓家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生存,或者是为了家人能活着,在出云郡城之中,靠着出卖自己为生。

    所有的匪帮的匪徒们,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亡命之徒,荷尔蒙激素超高,长期憋着,自然容易生事,所以匪帮的大头头们,都会让手下的这些家伙们轮番进城来泄火。

    出云郡城的税收,一大半倒是靠着这些妓女们贡献的,因为那些黑色的交易,往往背后都有着极大的靠山,根本是不可能收到半分税钱的。

    十月初,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而往年,出云郡城里,正是这些妓女们生意最好的时候,但今年却不同往昔,越国灭亡,大明正式建国。齐国皇帝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将出云郡割让给了刚刚建立的大明帝国为贺礼。

    主子要换了,自然会有一番风云变幻,整个出云郡城都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息以及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式。往日源源不绝的进城泄火的匪徒们不见了,那些一年上头都兴旺的黑色交易,也瞬间没有了踪影。出云郡城,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这种安静让最底层的百姓惶惶不安,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而他们能做的,却只有等待,希望着这一次的变更引起的变化,能尽快的过去。因为他们家无余粮,一天不开工,便代表着明天会没有饭吃。

    “本官马上就要卸任了,在临走之前,却还是要搞一件大事情。”出云郡郡守,向连笑吟吟地看着坐在他下面的三人,笑吟吟地道:“今日出云郡群雄汇萃,风云变幻皆在诸位之手了。”

    一袭白衣,秀士失扮的齐康有些狐疑地看着向连,别看他长得文质彬彬,一副读书人的模样,他可是出云郡内势力最为强横的齐国匪帮的头头,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

    “向大人,这里可没有楚横,您把他忘了?”

    向连呵呵一笑:“楚横,还有必要存在吗?您说对不对,秦超首领?”

    身高超过八尺,虎背熊腰的秦国匪帮老大秦超微微颔首,“向大人说得没错,这一次,楚横的确可以没必要存在了。”

    齐康转头看着秦超,眉头微微皱起,这两年,齐国匪帮在他的经营之下,势力渐大,已呈凌架秦楚二帮势力之上,这秦超可是很明显的偏向了楚横,一连几次,两帮合力让自己吃了不少闷亏,现在突然转舵,未免让人生疑。

    “这位是谁,看起来却面生得很。”他看向秦超身边的一位中年人,秦国匪帮中的重要人物,自己都很熟悉,但唯独这一位,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中年人一笑站了起来,拱手道:“齐康大首领,鄙人来自秦国,姓卞,卞梁。”

    “姓卞?”齐康微惊,秦超一直与秦国边军眉来眼去,帮着边军邓氏做了不少地下勾当,但这姓卞的,在秦国可是与姓邓的势不两立的,怎么秦超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姓卞的?

    “雍都卞?”他追问道。

    “正是。”卞梁肯定的点了点头:“齐首领不必怀疑,秦超首领这一次决定与我们卞氏合作,因为我们能给他的,邓氏给不了他。”

    齐康心中微惊,什么事与官府扯上了关系,必然会小不了。他的目光重新投到向连的身上。“向大人,这一次,您可没有给我透信?”

    “齐康,因为我也是刚刚接到命令。”向连一摊手:“我要走了,也不必再向各位隐瞒真实身份,我明面上是出云郡的郡守,但大家也知道,这个郡守,是个空架子,我有一个更重要的职位,那便是大齐鬼影的副指挥使。齐康,如果这一次做成了这件事情,你也不必当这个土匪头子了,跟我会大齐长安,鬼影会给你一个将军的职位,如何?”

    齐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抹红色。

    “向大人,这件事情,是不是跟马上要来接管出云郡的大明帝国有关?”

    向连笑道:“齐康,你说得对极了,就是跟他们有关。”

    他站了起来,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大明帝国霹雳营两千士兵,正在来出云郡的途中,十天之后,他们会进入出云郡。”

    “大人,您要我们与正规军对抗?”齐康一惊,霹雳营这一次在慈济一仗打得名声大震,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不是要我们送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