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27.第627章 给你一个四品官

    看着这个其貌不扬,却胸有经纬的白胖子,秦风眼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能写出钱论这样的大作的人,当然不是一般的人物,苏开荣仅仅把他看成一个经营钱庄的好手,未免太小瞧他了。倒不愧是老户部的儿子,对钱的理解,的确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好,既然你接受了这个任务,那你就得退出昌隆钱庄了,同时,你们苏氏在昌隆钱庄的股份也得退出来,你以后将建立一个国家的货币体系,再在昌隆任职不免有瓜田李下之嫌。”秦风微笑道:“想来以你们苏氏现在的地位,昌隆其它股东也不敢亏待你们。”

    白胖子却是嘿嘿一笑,“陛下您即实不说,我也会立马退出,如果朝廷决意要重建这样一整套货币体系,这些钱庄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头了,只要让我真的做成了,哪里还有他们生存的空间,即便有,那也只是一点残羹冷炙了,此时不退出来,等着到时候血本无归么?”

    “那倒也不见得。”秦风笑着,有些吃惊于对方的敏锐,“天下大得很,即便是朝廷,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生意都做完的。”

    “陛下,您觉得这是一门生意?”

    “难道不是吗?”秦风道:“我想让钱生钱,钱赚钱,说到底,也就是一门生意而已。这门生意是兴隆还是最后破产,那就要看你这个掌门人了。”

    “不然不负陛下所愿。”苏灿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了肃穆的神色,“陛下虽然说这是一门生意,但这门生意却太大了一些,可不仅仅关乎着金钱,更关乎着国家的命运,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的。”

    “你有这个想法那是极好的。”秦风点了点头:“跟我说说你们昌隆钱庄吧,昌隆是前越排名第一的大钱庄,你们平时的头寸一般保持在多少?”

    “回陛下,其实钱庄的压库银也并不多,整个钱庄一年的流水多达上千万两银子,但压库银算上所有的分店,也不过百来万两银子。”苏灿道:“大客户将银子存进来,我们收取一定的保管费,这些客户从存进银子到取出银子,是有一个时间差的,我们便利用这个时间差,将银子再高息放出去,从中赚取高额利息。”

    “不怕放出去的银子收不回来?”秦风问道。

    “当然也有。不过钱庄在放银子的时候,也是有考量的。”苏灿道:“一般的那些上无片瓦遮身体,下无寸土立足迹的家伙,怎么可能从昌隆贷出钱来?一般我们都是给那些坐地户放钱,他们有家有业,自然不愁他们不还。另外,就是商人了,他们需要调剂头寸的时候,也会来找我们给他放钱,当然,这种短期的放款,具有风险,利息也就高得多。”

    “要是他们不还怎么办?”秦风问道。

    “一般而言,不存在这种风险。”苏灿道:“当然,也有做生意失败,破产了的,对于这种身无长物,一贫如洗的家伙,我们也只有自认倒霉,但这种事情还是极少的。在放款之前,我们都会对贷款者有一个调查,确认他有还款能力。或者质押也可,担保也可,总之是想法设法将风险降到最低。”

    秦风点了点头:“为什么你们只做大客户的生意呢,你们没有想过,其实老百姓们手里的钱也很多吗?当然,单个的平民百姓的确手里没有多少钱,但成千上万的平民百姓手中的钱集合起来,那可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了。比方说咱们越京城,现在有近一百万的人口,要是每个人在你们那里存十两银子,这数字可就是你们一年的流水了。有了这笔钱,你们的生意岂不是能做得更大?”

    “陛下,我们替人保管银子,那是要收费的,老百姓手里钱不多,岂会放在我们这里来?而且我们也不可能接这种事情,这完全是赔本生意嘛!”苏灿道。

    秦风微笑地看着他。

    苏灿说着说着,声音也渐渐的小了下来,他也突然转过弯来了,一个老百姓的钱不值一提,但千万老百姓的钱加起来,那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了。

    他咽了一口唾沫,怔怔地看着秦风。

    “为什么要收人的保管费呢?”秦风看着胖子,道:“打个比方,我现在把钱借给你,你去投资一笔生意,那你是不是要给我息钱?”

    “那是自然的。”苏灿点头道。

    “这就对了,为什么不能让老百姓把钱存到钱庄去,不但不要保管费,钱庄还倒给百姓息钱,如此一来,便能钱生钱,我想老百姓们还是很乐意的,将这些零散的钱集合起来,钱庄便可以去投资回报更大的生意,你们付给百姓的利息,肯定要比他们贷给别人的利息要低很多,这一进一出,不就把钱赚了吗?”秦风问道。

    “陛下英明,草民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苏灿喃喃地道:“有时候我们还愁头寸调剂不过来,如果能这样做,我们只会担心找不到回报率更高的生意。”

    “这些事情,你回去好好想想,准备怎么做,给我尽快地写一个条陈上来,原来的户部衙门搬到皇宫外之后,老衙门便空了下来,一直还没有处理,我把那块地方交给你,作为你这个新部门的办公场所,你自己去找合适的人组建这个衙门,你嘛,我给你一个四品的官帽子戴,下头需要的人,你看着上报吧。但有一条,必须是能实实在在做事的。不然的话,当心吏部清查找上你的门,到时候我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陛下放心!”苏灿稍稍有些兴奋,他老头子干了一辈子,在大明帝国也只混了一个三品,自己这啥事还没有做呢,便是四品官员了。“我需要的人,都必须是行业里的熟手,这一行里我清楚得很,那些人能做事,那些人有想法,那些人与我志同道合,我找来的,必然都是这个行业里的翘楚。”

    “好了,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做事吧,平素有事,与你父亲多商量,不要瞧不起他,干了一辈子户部的人,对这一行,了解得不会比你差。”秦风笑道。

    “是。”苏灿躬身行礼,转身走了出去。

    老户部苏开荣被秦风撵了出来之后,回到外面的户部衙门里头,那里有心事做事,整整一个坐立不安。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在钱庄的经营上头,的确是有些天份的,但现在陛下问的可是国政大计,从未涉足政坛的儿子岂会知道这里头的凶险?

    他万万没有想到,儿子前些年鼓捣出来的一本钱论,居然让陛下给盯上了,早知道如此,当初儿子写出来的时候,自己就该将其烧得一干二净。可笑那时的自己,还深以为自豪,每天还揣几本在怀里,见人就送呢。倒不是要推销儿子的想法,而是想让那些一直嘲笑自己虎父犬子的家伙们看看自己的儿子也是有才的。

    悔不当初啊!苏开荣只觉得心火旺旺的,一连喝了好几大杯凉开水,还是觉得口渴难耐。

    “尚书大人,尚书大人。”一个户部官员颠颠的跑了进来,“公子出宫了。但是公子没有往这里来,而是径自回去了。”

    “混帐东西。”苏开荣骂了一声,转身便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头叮嘱官员道:“今日我身体不舒服,告假了。”

    官员笑着道:“尚书大人尽管去,苏公子被陛下看重这可是好事啊,能让陛下在百忙之拔守冗相见,而且一谈就是这大半天,可见苏公子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啊!尚书大人,我这里可提前恭喜了,到时候可别少了我们一顿酒喝。”

    苏开荣唉声叹气,“你不知道呢,这是福是祸谁知道呢,就我那儿子,你也不是不认识,那是做官儿的料么?”

    一路急赶回家,看到的却是苏灿正与他的母亲自己的老婆说着什么,老婆子那张脸,笑得简直要开花了。一看见苏开荣踏进门来,苏灿还没有说什么,老婆子却是欢喜的喊了出来:“老爷,你也知道了吗?咱们的儿子有出息了,陛下可是亲自封他做官了。”

    苏开荣瞅着儿子,沉声问道:“你答应了?”

    苏灿点点头:“是,父亲,我答应了,替皇帝陛下重建大明帝国的货币体系。”

    苏开荣大怒,劈面便是一个巴掌扫了过去。

    别看苏灿胖,身后却敏捷得很,一个缩身,已是躲到了母亲身后:“爹,你可不能打我了,我现在也是四品大员,回头就会有官服大印送到家里来,你以前的老户部衙门,就是以后我的衙门了。”

    “我管你什么四品大员,你就是一品大员,也是我的儿子,我想打就打。”苏开荣怒气冲天。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以前灿儿不愿当官你也打,现在跃上枝头成凤凰,一下子便成了四品大员,你也要打,灿儿可是你亲生儿子,不是路上捡来的。”老婆子抓住苏开荣的袖子,怒道。

    “你,你知道什么?这个官儿,搞不好就是要掉脑袋,甚至祸及九族的事情啊!”苏开荣一下子蔫儿了,坐在哪里:“灿儿不知好歹,这事儿,岂是能随意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