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25.第625章 回去看一看

    烛影遥曳,几度激情,起伏的被浪终于平静了下来,秦风从内里钻了出来,靠在床头,闵若兮也探出头来,将头靠在秦风厚实的胸膛之上,倾听着对方有力的心跳,手指却在他胸膛之上的伤疤画着圈圈。

    轻轻地捉住对方的纤纤细指,秦风轻笑道:“别画了,这些伤疤永远也不会消失了。”

    “当时一定很疼。”闵若兮仰起头,有些心疼。

    “当时真感觉不到疼痛。”秦风呵呵笑着:“那个时候,那里有心思却管它疼不疼,一个不留神,命都没有了。倒是战争结束之后,疼得哭爹喊妈的,你是没见过战后的军营,那些在战场之上威风八面,舍生忘死的士兵,回来之后一个个疼得鬼哭狼嚎,那个时候啊,军营简直就是地狱。”

    “这是赢了,要是输了呢?”闵若兮问道。

    秦风轻叹一声:“要是输了,就各安各命了,能逃出来便逃,逃不出来,很多人都是宁可给自己一个痛快。”

    闵若兮沉默了下来,“可是战争却永远也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

    “是啊,总得打。只要有人,便会有纷争,有纷争,最后落到实际之中,还是用刀来解决问题,这就是现实。你说我钻到了钱眼里,倒也没有说错,我的确钻到了钱眼里。没钱不行啊,有了钱,我才能让我的士兵有更好的武器,更好的盔甲,能让他们接受更多的训练,只有这样,他们在战场之上生存的机率也就更大。”秦风道。“我想要更多的钱,把我的士兵武装到牙齿之上。”

    “现在你的军队,装备就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你一个普通的战营,装备便足以比得上火凤,雷霆,龙镶了。”

    “人心不足嘛。”秦风抚摸着对方的如云秀发,“现在我们才多少军队?几万人而已,自保还是可以的,但说要发展,却是大大不足了。秦齐楚三国,随便那个国家,常备军队都有数十万人,真要打起大仗来,动员百万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比起他们,我差得远了。”

    “非得与他们一较高下吗?”闵若兮低声道。

    “即便我不想,他们就不想吗?”秦风道:“就算我不去打他们,终有一天,他们也会来打我的。天下一统,多么诱人的目标啊!即便是雍都那个穷得叮当响的秦帝,未尝就没有这个心思。”

    闵若兮沉默了半晌,道:“昨天,楚国驻越京城的使节给我送来了一封信,是母后亲自写的。”

    “哦!”秦风淡淡地应了一声。

    仰起头,看着秦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闵若兮道:“母后的身体不行了,入夏以后,基本就没怎么下过床了,只怕时日无多,自从父皇去世之后,母后的身体就一直不好,我离家出走,对她的打击也很大。”

    “想她了?”秦风问道。

    闵若兮无言的点点头,“母女连心,怎么能不想。以前我的感觉倒并不如何强烈,但看着小文小武一天天长大,这种思念的感觉反而愈来愈强烈的了。”

    微微停顿了一下,又有些伤感的道:“可是我也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只怕回去看她一眼,都是奢望了。”

    看着泫然欲泣的闵若兮,秦风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郏,“回去看一看吧!”

    闵若兮一怔,看着秦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一下子撑起了身子,“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我当真能回去,你就不怕我二哥扣住我不让我回来了?”

    秦风哈哈一笑,看着闵若兮****的上身,曲指在那两只丰满的玉兔上轻轻一弹:“春光毕露!”

    闵若兮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扑倒在秦风身上,嗔道:“人家给你说正经的。”

    “这就不正经了吗?”秦风大笑:“回去吧,没有什么可怕的,去看一眼。子欲孝而亲不在,这是最让人伤感的,我可不想你不开心,不过小文小武却不能跟你回去。”

    “要是二哥他又动了什么坏心事呢?”闵若兮问道。

    “他敢!”秦风冷笑,“换个时节,我还真不放心,但现在,楚国刚刚又在昆凌关吃了一个败仗,曹云一度兵临昆凌关下,要不是江涛奇兵突出,袭击了齐国的后方大营,罗良这一次非得吃大亏不可。现在你二哥敢得罪我?你尽管放心的去。他要是敢留难你,我马上发兵,到时候齐国也必然会挥兵猛攻昆凌关,楚国一旦两面受敌,秦国说不定也会在西部动手,楚国就有大难了。牵一而发动全身,他不敢的。”

    “罗良,守得住昆凌关吗?要是丢了昆凌关,那可就要出大问题了。”闵若兮担心的道。

    “放心吧,如果仅仅是守,那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是齐楚都要拉着我的原因,我们大明现在的确并不强大,但却至关重要。霹雳营现在正准备向出云郡开拔,你与他们同行,大明帝国皇后娘娘的仪仗要摆得足足的,这也算是衣锦还乡吧?当初你二哥百般瞧不起我,现在,恐怕正后悔呢,你回上京城,肯定能得到最隆重的款待。嗯,顺便让礼部的人也跟着去一趟。”

    “这样做,会不会让齐国那边生出什么猜忌之心?对大明一定有影响吧?”闵若兮担心的道。

    “多谢娘子关心,你便放心吧,你回上京城的时候,这边也会派出使节去长安。吴京去长安了,曹天成还赐了他一幢宅子,将他好好的养着呢,准备给我上眼药。我呢,也大方一点,把吴京的老婆康灵还有他的儿女们都给他送过去,你曹天成不是要养着吴京吗?那就多养几个,反正放在我这儿,我还得费钱费力好好地对他们,能省一个是一个呗。”秦风得意地笑着。

    “那我准备一下,可就当真回去了。”

    “嗯,你带瑛姑去吗?”秦风问道。

    “不带,这一次又不能带着小文小武一起去,留下瑛姑也能照顾他们,他们啊,对瑛姑可比对你亲。”闵若兮伸手刮了一下秦风的鼻子,“你这个当爹的,也得多抽出时间陪陪儿子女儿。”

    “一定一定,不过严父慈母,两个小家伙,总得怕一个人吧?不然将来无法无天了。对了,他们都快四岁了,该给他们启蒙了,不管是修练武道还是读书,都要启蒙了。”

    “这还要你说?我已经让礼部去寻有学问的大家来给他们启蒙,就是修心武道,我还有些拿捏不定。”闵若兮皱眉道:“我准备让小文跟着我修习无相神功,瑛姑本来也愿意教她,但瑛姑的那门功夫,从一开始到九级的时候,修习过后的人都显得阴气森森的,也就是她现在晋位宗师,这才有了大家之相,我可不想小文一个好好的小姑娘,到时候跟个鬼魅一样晃来晃去。小武一时之间还找不到合适的功法,贺人屠倒是瞧上了小武,但我可不许。人屠子的功夫那是杀伐之道,与你的混元神功都是一路货色,小武将来能有多少机会上战场,我宁愿他一辈子也不上战场。”

    “小心让瑛姑与贺人屠听到了!”秦风失笑:“别人求都求不来,你倒是嫌弃了。”

    “这有什么,我又没有说假话。”闵若兮哼哼道:“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旦上了路,可就回不了头,万万马虎不得。”

    “倒不如让他也修习碧海生潮吧!”秦风道:“卫庄的这门武道中正平和,浩然大气,而且威力极大。”

    “想到莫洛与洛一水,我心里便不太舒服,算了,反正现在也是打基础的时候,倒也不急着为他定路子,等基础打好了再说吧!”闵若兮摇了摇头,道。

    闵若兮在秦风身上扭来扭去,嘟着嘴巴,让秦风又心摇神驰起来,一把搂紧了闵若兮,=在闵若兮白嫩的大腿之上扫来扫去,“不如我们再生几个,让他们一人修练一门,到时候我们秦家出一大堆宗师,横行天下。”

    “不生!”闵若兮白了他一眼,一只手悄悄地伸到被窝里,猛地握住那个不老实的物件,轻轻一捏,秦风啊的一声大叫。

    “有小文小武就够了,秦风,我跟你说真的,这一辈子我是绝不会再生了。”闵若兮低声道。

    看着闵若兮的神色,秦风猛省过来,心中明白了闵若兮内心深处的想法,闵氏两兄弟,闵若诚与闵若英两人的争储之战,最终是闵若诚一家死尽死绝才算告一段落,这一事情,深深地刺伤了闵若兮,她不愿意再生便是受了这个刺激,她不想小武再有兄弟,就这么一个,等到他长大了,自然也就没有人来跟他争。

    他轻叹了一口气,搂着闵若兮道:“不生便不生吧,有小文小武,这一辈子也就足够了。”

    “谢谢你秦风!”闵若兮喃喃地道。

    “有什么可谢的。”秦风笑了起来,手也探进被窝,在闵若兮的屁股上伸手一扭,“不过不生娃,你也不能让我当和尚吧?”

    笑声中,他一抖被子,被子顿时飞了起来,落下来时,却将两人罩了一个正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