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25.第625章 这个任务你敢接吗?

    在与苏开荣说话的时候,秦风会在不经意间眼神扫过苏灿,这位白胖子,始终都是那么一副笑咪咪的模样着在那里,不急不躁,他的模样长得着实喜庆,秦风也无法分辩他是不是真的在笑,不过在苏开荣大叹苦经,叫喊着钱不够用的时候,秦风却发现这位白胖子的嘴角撇了一撇,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眼神里亦同时闪过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

    倒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秦风在心里道。

    听到苏开荣斥责胖子,秦风呵呵一笑,从案上举起了一本书,“这本钱论是你写的?”

    看到秦风手里举着的书,白胖子苏灿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陛下,是草民没事儿的时候瞎琢磨的,写出来了,也没人看,草民自己掏钱印了百来本,到处送,估摸着他们最后的下场,恐怕绝大部分都是进了茅房了。倒是想不到陛下这里竟然有一本。”

    “这本书我看完了。”秦风看着苏灿,“深受启发,苏灿,刚刚你父亲的这番言论你也听过了,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么?”

    苏灿有些尴尬地看了苏开荣一眼,嘴唇动了几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秦风一笑,对苏开荣道:“苏尚书,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去吧。”

    摆明了逐客令,苏开荣只能站起来告退,转过身来,瞧着儿子,压低了声音道:“不要乱说话。”

    胖子苏灿微笑着连连点头,不过那满是敷衍的神色,便是一边的乐公公,也看得一清二楚。

    “乐公公,给苏公子看座。”秦风道:“再泡一杯好茶来,苏公子,你老子走了,现在可以敞所欲言了。”

    “谢陛下。”苏灿倒也不推托,站了这好半晌,他这体魄,着实也有些累了。“其实先前父亲大人所说的有些片面了,他过惯了量入为出的日子,总想着家里得有些余钱,对于一个小家而言,那是没有错的,但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却是大大的不对了。”

    “哦,那你认为该当如何?”秦风问道。

    “陛下,就像先前父亲所说,工部要兴修水利,要修路,要整河堤,提出了上千万两银子的预算,似乎一下子就要把国库搬空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要是这上千万两银子流出去,能给咱们大明帝国所带来的经济活力,那也是极为可观的啊!”苏灿端起茶来,轻轻地抿了一口。

    “愿闻其详!”秦风适时地接了一句。

    “陛下,这一千万两,假设全部都投入进去,那么起码有九百万两会流入到市场上吧,他们要用来购买各种原材料,要雇佣人力,钱就会这样一级一级的流转开来,其实每流转一层,国家都是可以从中获得税收的,就算是人工,他们拿到了钱,总要用吧,没钱的时候,只能勒紧裤腰带,但用了钱,他们当然会用是吧,只要用,钱就会流入到商家手中,而我们又能从商家手里收到税,所以说,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投入了一千万,但实际上我们的支出,并没有这么多。”苏灿加重了语气:“重要的是流动,而不是将钱砸在手里,国库里一分钱也没有不要紧,只要整个国家的经济体系在健康运转,在源源不断地循环之中,那钱就会生钱。”

    “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话,不过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秦风笑着举起钱论:“从你的这本书里面,我也拜读到了相同的论调。”

    “陛下,我在钱论里面提到了一种超额预算,不知您注意到了没有?”苏灿放下了茶杯,目光炯炯地看着秦风。

    “看到了,打个比方说,你父亲说明年我们大明帝国的收入大概是三千万两白银,于是他便将明年的各项开支预算为三千万两,而按你的说法,便可以多预算个四五百万两的样子。”秦风笑道,“是这个说法吧?”

    “差不多吧,这种超额预算,真要说起来比较复杂,特别是确定超出多少才不会崩盘更为重要,但陛下,虽然看似多支出了,但对于经济的拉动却是不容小觑啊!这种预算方法,其实是一种经济扩张政策,善使此种方法,必然会让国家经济充满活力。”

    秦风点了点头,“钱论我虽然认真读了,但说实话,里头很多东西我并没有看懂,不过我也不必要太懂,知道一些也就足够了,细节方面的事情,自有你们这些行家。苏灿,前几天我在城里逛了一逛,发现我们大明帝国里,流通最广的居然是齐国的铜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苏灿点了点头:“前越的铜钱质量太差,相比起来,齐国铜钱的性价比更高,陛下可能不知道,齐国铜钱在市面之上一两银子只能兑到八九百文,而前越铜钱,却能兑到一千二百文,而老百姓手中现银一般不多,大多是用铜钱,但官府收税,却又是收白银,这种差价,老百姓自然更喜欢齐国铜钱。其实这已经说明,前越的货币系统已经濒临崩溃了。”

    “而且大量的白银会流向齐国,最终会导致我们大明帝国出现银荒,这是另一种经济上的掠夺。”秦风沉声道:“所以,我要重铸我们大明帝国的货币体系,废除前越的钱政。”

    “陛下是要重铸大明铜钱?”苏灿问道。

    秦风摇了摇头:“即便我们重铸大明铜钱,但只怕也会在与齐国的竞争之中败下阵来。我准备做的发行一套全新的货币体系。我准备发行纸币,以此替代现行的金属货币。”

    “纸币!”苏灿震惊的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身的肥肉都在震颤,“陛下,滋事体大,必须得小心再小心,一个不好,这会出大事的。”

    “我知道,所以才这样慎重。”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既然你们昌隆钱庄能发行银票,而且流通全国,为什么我大明帝国就不能发行一种类似于这种银票的纸币呢?”

    苏灿咽了一口唾沫,想说这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但看着秦风的神色,他知趣的没有做声。

    “看了你的钱论,我对货币发行有了一点点那么模糊的认知。你父亲说,我们明年大约有三千万的预算,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发行三千万的纸币,国库里有这些现银作储备,这个发行量不过份吧?”

    停顿了一下,又道:“按照你的超额预算理论,我们甚至可以多发行几百万两对不对?”

    “陛下,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历史之上,不是没有发行过纸币的,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而告终。此事,须得谨慎从事。”苏灿道。

    “你说的那些事,我都了解过了。”秦风认真地道:“他们失败的缘由,无一例外,便是滥发,毫无节制地印制纸币,既有前车之鉴,我们自然不会重蹈覆辙。我的想法便是以金银为纸币的估价模本,严格控制货币的发行量,可以超发,但必须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而你所说的国家信用,更是重中之重,只要国家信用没有问题,我相信,我们的纸币便不会出现问题。”

    “陛下,还有百姓的使用习惯。”

    “习惯是慢慢培养起来的。”秦风轻笑起来,“纸币发行之后,国家收税,只收纸币,各类费用,也只收纸币,军队的薪饷,官员的薪俸,都会以纸币支付。以后朝廷相关采购,包括军队的各项采购,都只能使用纸币去支付。商人们要做这些生意,便只能接受并使用纸币。”

    苏灿沉默不语。

    看着苏灿的神色,秦风道:“当然,这还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苏灿,你想一想,铜钱也好,现银也好,使用起来都不是那么方便吧,银票没有小额的,而老百姓们手中多是铜钱,平时携带也并不容易,真要让纸币流通开来,对于百姓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吧。这件事,你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我准备让你来负责这个事情,你可以组织一个机构,找到你认为合适的人手来筹备这件事情,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你就是下一任的户部尚书。我可以跟你明说,到了那个时候,你这个户部尚书,比起你父亲的这个户部尚书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你准备接受我这个任命吗?”

    苏灿咬着嘴唇,躇踌不语。

    秦风扬了扬手中的钱论,“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出,你有着很大的野心,我从中读出,你实际上是想建立一个经济帝国,我给你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假如你能把这本书中的所有设想变成现实,那你的经济帝国便算是成功了,而我大明帝国,也将借此傲视群雄,正如你在书中所言,权力的斗争,最终都会落实到金钱的斗争上来。富国强兵,摆在头里的,终是富国二字。我所希望的,便是到最后,我们大明帝国不仅在武力之上凌驾全雄,同样的,我们的货币政策,经济政策,同样能够随意支配其它国家,到了那个时候,天下一统,有何难哉?”

    苏灿脸上的肥肉抖得更厉害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秦风手中的那本钱论,霍的站了起来:“陛下,我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