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21.第621章 银票

    “陛下,钱政敝端,自古有之,不单是我大明帝国,其实齐楚秦等国,也同样存在。不法之徒,禁之不绝,杀之不尽,犹如雨后春笋,前赴后继,说到底,还是暴利使其趋之若骛啊!”苏开荣喃喃地道。

    秦风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

    “您不是说钱贵银贱这事儿?”苏开荣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正如你所说,钱贵银贱之事儿,不单是我大明帝国所独有,这事儿要从根子上解决,也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情。我今天要说得是,齐国铜钱在我国大量流行的问题。”秦风盯着苏开荣。

    “陛下,这个是历史原因形成,齐国通宝在前越一直也都是流通钱币,与越国通宝一齐流通,户部现在正在筹备,准备铸造我大明通宝。”苏开荣道。

    “齐国的这些铜钱在我大明大量流行,苏开荣,你想过没有,这些铜钱的背后是什么?”秦风冷哼道:“你是老户部,难道不懂这个道理。这会使我国的金银等贵重金属大量流向齐国,从表面上看,似乎并不显眼,而且齐国铜钱的流铜,还有效地缓解了我大明铜钱不足的问题,但从长远看来,这却是另一种掠夺,金济上的掠夺。长期下去,只怕到时候我们大明就要金银不足,尽是他们齐国的铜钱了。”

    一边的霍光一愕,“陛下,没有这么严重吧?”

    秦风冷笑:“霍尚书,你手中都是些大额的银票,但你说说,普通老百姓家里,是银子多一些,还是铜钱多一些?平时市面之上,流通的是银子多一些,还是铜钱多一些?”

    “那自然是铜钱多一些!”霍光道。

    “不错,一个老百姓手里,不说多的,只说他有十吊铜钱,那我大明帝国拢总算起来,会有多少铜钱?这些铜钱,有多少是我大明帝国自己的,还有多少是从齐国流通过来的?”秦风看着苏开荣,“这笔帐,我想苏尚书更会算一些。”

    苏开荣头上冷汗又嗖嗖地往外冒。咬牙道:“陛下,户部马上加快铸造大明通宝,以取代这些齐国铜钱,等大明通宝铸造出来,可由朝廷宣布,废止齐国铜钱在全国的使用。”

    “那岂不是要乱套!”霍光惊道。

    “可以兑换。”苏开荣道,“一比一的兑换,便不会引起百姓的慌乱。”

    “这事儿,暂时不必做。”秦风摇了摇头:“这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这一批兑换完了,还会有下一批流通过来。而且这铜钱铸造,如果质量差了,百姓们不会喜欢使用,质量好了,倒又要便宜那些不法之徒,到头来,朝廷仍然吃力不讨好。”

    “陛下,那,那户部要如何做?”苏开荣有些胡涂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样做才行呢?

    “为什么一定要使用铜钱呢?”秦风突然冒出了一句话,让面前的两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使用铜钱,还能用啥?

    “铜钱多不方便啊!一吊钱,便是一千枚,总有半斤重,这要是十吊钱,便是五斤,老百姓们平时如果出个门,身上倒需要挂个褡裢专门装沉重的铜钱了。”秦风又跟着自言自语了一句。

    “陛下,如果数额大了,便自然会用金银或者银票。”苏开荣赶紧道。

    “银票!”秦风点了点头,一伸手,“苏尚书,你拿些银票来。”

    虽然不知道秦风到底要干什么,但苏开荣还是起身,从身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叠银票,递给了秦风。

    将银票摊开,一张一张地放在大案之上。最小的是一百两面额的,最大的有一万两面额的。

    “苏尚书,你可当真有钱,随随便便就能掏出数万两银子来。”看着大案之上的银票,霍光开玩笑地道。

    苏开荣紧张地看了一些秦风,见皇帝陛下毫无反应,干笑几声,却不搭理霍光。

    “今天我与霍尚书两个去来一碗面馆吃了几碗面。”秦风道:“身上没有铜钱,霍尚书便拿出了一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你这里,最小的也是一百两的,银票最低面额的便是一百两吗?”

    “是的,陛下。”苏开荣道。

    “为什么都是这种大面额的呢?”秦风有些奇怪地问道。“发行这些银票的钱庄,为什么不发行小面额的银票呢?”

    “陛下。”苏开荣拿起一张银票,道:“每一家钱庄的银票,都是不一样的,为了防止有人造假,这些银票在印制的时候,可以说是处处玄机啊,陛下请看,这是我们大明现在最大的昌隆钱庄的银票,里面除了有昌隆两个字的水印之外,还有一些暗语,比方说这谨防假票冒取,勿忘细视书章十二个字,便是代表着一年的十二个月,堪笑世情薄,天道最公平,昧心图自利,阴谋害他人,善恶终有报,到头必分明这三十个了,代表着每月的三十天等等,而其中这些字的一勾一撇一纳,都有着一些外人所不能道的隐讳,所以不明所以的外人,想要仿制银票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些银票制作起来也颇费功夫,主要是为了大笔银钱的往来而制作的。如果发行小额的,对于钱庄来说,那就是亏本买卖了。而且也没有必要。”

    拿着一张银票,秦风翻来覆去地看了半晌,终是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能不说,人生处处皆文章啊。

    拈着一张银票,秦风若有所思地道:“就这样一张轻飘飘的印刷品,但其代表的却是上万现金银子的价值,苏开荣,这一万两银子现在就应当在昌隆钱庄的钱库里吧?”

    苏开荣有些跟不上秦风的思路,心道莫非是咱们这位陛下现在又在为钱的事情着急上火,不会把主意打到昌隆钱庄上吧?

    “应当是这样的。”

    “那你说,像昌隆这样规模的钱庄的钱库,岂不是比我们的国库还要有钱?”秦风笑吟吟地道。

    “陛下说笑了,昌隆钱庄只不过是无数钱庄中的一个,只不过他的规模在我大明算是最大的,但比起齐国,楚国的那些钱庄,就不值一提了,而且,他们也不会把钱都堆在钱库里发霉,肯定还是要放出去赚息的。”苏开荣道。“以前我们户部也经常找他们调头寸,利息便是按天计的。”

    秦风点了点头:“你这位户部尚书,肯定也在这里头赚了不少。”

    苏开荣怔住了,接下来卟嗵一声跪在了地上,“陛下,从大明建国,臣成为大明帝国的尚书之后,绝没有枉取一文钱。”

    “起来吧,开个玩笑而已,过往的事情,我才懒得理会,那是一笔烂帐,我只看你的现在。”秦风笑吟吟的将苏开荣一把拉了起来。看着这位满头冷汗的尚书,秦风接着道:“今天我去换零钱的时候,钱庄的那位师爷一百两银子还收了我二两银子的例费,这也是行业惯例?”

    “是是是!”苏开荣惊魂未定,连连点头道:“有些商人因为银钱往来较来,携带不便,便会将这些金银存进钱庄,这都是要给钱庄交保管费的。钱庄给他们开出银票,然后他们拿着这些银票,去目的地所在的同一家钱庄便能取出银子来。”

    “两头赚啊!”秦风道:“做钱庄,果然想不发财都难。”

    “陛下,倒也不见得。也有亏得一塌糊涂,家破人亡的。一般来说,做钱庄的人都有较为强大的背景和能量。”苏开荣道。

    “嗯,这我知道,比方说这昌隆钱庄,里头便有你苏大人两成的股份嘛,其十八位东家,都是越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一家钱庄,放出去的银钱,只怕没有人敢不还的。”秦风以手支额,端详着手里的银票,有意无意地道。

    苏开荣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今天这位爷是专门来收拾自己的吗?两股战战,冷汗嗖嗖,半晌才道:“陛下,回头我马上退出昌隆。”

    秦风瞄了他一眼,“为什么要退出?我大明帝国并不禁止官员有些投资吗?只要你不损公肥私就没有什么问是,像在前越的时候,那种利用拆借头寸而将朝廷资产化公为私的事情,只要出了一桩,不管数额大小,苏开荣,那你的官儿才当到头了,不但官当到头了,你的命也到头了。”

    “绝对不敢!”苏开荣颤声道。

    “你的大儿子叫苏灿对不对?”秦风放下了银票,“他的名字虽然没有出现在昌隆钱庄里,但实际上,他是昌隆钱庄实际上的操盘者和经营者对不对?”

    “是,陛下圣明。”

    “一般官宦子弟,都会仕途一路,你怎么让你的儿子去经商?”秦风有些奇怪。

    “陛下,灿儿他就对这个感兴趣。自小开始,我打也打过,逼也逼过,可江山好改,本性难移,最后也只能由他去了。”苏开荣有些无奈地道。“因为臣的关系,不好让他公开执掌昌隆,但他在这上面却是极有天份,便隐身幕后。”

    “能让昌隆在成立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便成为越国第一大票号,你这位公子倒是个人才,明天让他进宫,我要与他谈一谈。”秦风站了起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