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18.第618章 展示

    (大年初一啦!祝所有的书友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人人挣大钱!)

    蹄声得得,数十名骑兵自入口处奔入,战马踏着碎步,马上骑士随着战马上下起伏,后马几乎挨着前马的屁股,一匹接着一匹的成一条直线进了训练场。

    战马开始加速,从最开始的小跑,速度渐快,但战马前后的距离却并没有拉远,仍然保持着他们刚刚踏进训练场时的间隔,这就不简单了,秦风不动声色,霍光与萧宁却是啧啧称赞起来。在高速度之中,保持着这种间隔,可不是一般的骑兵能做到的。

    为首的骑兵一声轻喝,骤然加速,转眼之间,便由一路纵队变成了一路横队,向前狂奔而来,到了距离秦风等人一箭之地,又是一声怒喝,数十匹战马全体人立而起,原地一百八十度转弯,上百支马蹄齐齐落地,踏起满地烟尘,烟尘之中,战马迅速远去。

    骑兵们这一次奔行更远,返身回来的时候,数十匹战马不停地变幻阵形,时而三角锥形冲锋,时而弧形兜转,而而排成一个方阵,时而又散开成了一字横队,训练场上烟尘四起。

    马队由远及近,从松散的队形慢慢收拢,待得奔到秦风等人跟前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马上骑兵并没有用手勒缰,完全靠双腿控制着胯下的战马,双手却是取下头盔,在马上齐齐弯腰,大声吼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风大笑着挥挥手,转头看着于超,“不错啊,于超,学会给我玩花活儿了啊?来来来,你再给我拉一支这样的队伍出来,按照刚才他们演练过的,再来一趟。”

    于超本来得意洋洋,一听这话,顿时傻眼了。

    “你要还能再拉一支同样的队伍出来,我马上便作主,给你再拨十万两银子当作奖赏怎么样?”秦风似笑非笑。

    于超嘿嘿干笑着:“陛下,这是教官,教官!”

    秦风哼了一声:“要是你现在的骑兵队伍普通都有这个水准了,那还练个屁啊,我直接就把你们拉上战场了。这些人都是你从斥候营带回来的军官吧?”

    “陛下明见,正是我从斥候营带回来的军官,当然,里头也有兵部专门调来的一些擅长骑战的人。”于超赶紧道:“正如陛下所说,斥候营出身的军官们,更喜欢单打独斗,我们也知道,大规模的骑兵作战跟斥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大家也还在摸索。”

    “哦,怎么摸索的?”

    “一是看兵书。”于超道:“找来历史上各种各样的骑兵训练方面的兵书来读,然后由军官试演,军官试演成熟之后,再总结利敝,然后形成我们自己的东西。二来就是研究历史上的骑兵战事,从这些战例之中寻找过去那些骑兵作战的经典战例,从中吸取有用的东西,结合我们的实际加以模似训练。刚刚陛下看到的,就是我们的教官已经摸索出来的一些成熟的作战队列。”

    “那还不错。”秦风微笑点头:“死读书不如不读书,你能这样结合实际,着实是动了脑子的。把你的大队伍拉出来看一看吧。”

    “是,陛下,不过只怕还不大中看。”于超有些不好意思。

    “要是中看我就不来了。”秦风不以为然。

    于超点了点头,伸手招来几名军官,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几名军官立时便策马飞奔而去。

    片刻之后,丰台大营之内响起了悠长的军号之声,随着军号之声,整个大营似乎一下子便活了过来,到处都响起马嘶之声。

    号声骤歇,战鼓擂响,一通鼓罢,训练场上,第一批骑兵已经就位,这些人显然素质要更高一筹,策马从马廊处奔来,形成了第一集团。

    第二通鼓响完,第二批人终于赶到,比起第一波,他们可就显得要慌乱得多,抵达训练场时,还在手忙脚乱地调整马匹,不断地安抚胯下战马。

    秦风注意到,第三通战鼓隔了一会儿才响起,看到从外面匆匆赶来的第三批人,秦风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难怪这第三通鼓要等上那么一会儿,军营惯例,三通鼓而不至者,必然要受军法处置,如果于超不等上这么一会儿,只怕这第三波人,人人都逃不脱打板子的下场。

    看到第三波的尊容,霍光和萧宁脸上可就不那么好看了。这些人中,情况好一点的,是双手紧紧地抱着马脖子奔进来的,有的半边身子挂在马背之上,让人不得不担心他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最搞笑的是最后几人,居然是拖着马尾巴,几乎是脚不沾地的被马拖着跑过来,要不是几个军官迎上去替他们勒住战马,只怕下一刻,便会直接跌一个嘴啃泥。

    “这些人中,有些才刚刚学会骑马,是差了一点,不过陛下您放心,只要给他们时间,就必然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兵的。”于超大概也觉得这样的出场方式着实有些不堪了一些,讪讪地解释道。

    “无妨无妨!”秦风却不以为意,“学骑马又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想当初我第一次骑马的时候,还不是跌了个七荤八素。于超,我已经看过了你的集结水平了,下面展示展示他们这段时间的成果吧!”

    “是,陛下。就让第一批士兵来试演吧,后面两批,还是算了。”于超小声道。

    “可以,一年过后,我再来看他们的表现。”秦风干脆地道。

    “一年之后,于超必然给陛下一支天下无敌的骑兵。”于超挺胸道。

    “天下无敌么?这话有点大。”秦风笑着摇了摇头。

    “就请陛下拭目以待!”于超坚持道。

    “好,到时候我再来看看你这天下无敌的骑兵究竟如何。”秦风不愿打击于超的积极心,战争之中,任何一个兵种,即便你天下无敌,也只是在某一个局部战场之上占着上风,现在的战争,讲究的更是多兵种的配合以及战略战术的应用,战略上输了,即使打赢了局部战争,最后还是一个输字。

    训练场上,立起了一根根的木桩和人形靶。

    “陛下,接下来他们要展示的是马刀劈斩,骑枪冲锋以及奔射三种,这些都是一个骑兵除了最基本的骑术之外必须要掌握的技巧。”于超道。“这些基本技巧掌握了,才能谈得上整体作战。”

    秦风点点头,“对于骑兵作战,我也是外行。外行不指导内行,我今天不发言,只看看。”

    鼓点声再起,一队骑兵策马奔行,逐渐加速,战马之上,骑兵高高举起战刀,奔过木桩之时,挥刀斩下,木桩一截一截的被斩断,偶尔有士兵一刀没有砍断,后续跟上的士兵便再补上一刀。

    出动的不过百余骑,但百余骑连接策马挥刀,声势倒也颇为惊人。

    劈砍过后,出动的却是骑枪,士兵们人手一根长矛,奔行之初,矛要肩上,行至半途,身子下伏,长矛平端,大半截突出,小半截从胁下露出,行之人形靶之前,猛然挥臂,长矛刺出,啪的一声,靶碎,枪断,士兵们继续策马前冲,前冲的过程之中伸手拔出了战刀,高举过肩。

    相比于前两项,第三项骑射,就有些差强人意了,百余名士兵出击,每人射出三箭,三百多支箭,能扎到靶子上的,不过谬廖数十枝而已。

    “今天陛下观看,他们有些紧张了,平时成绩比这要好,能上靶百余支箭。”于超赶紧解释道。

    “骑射本来就是最难练的一项,能在马上双手开弓射箭,已经不错了。”秦风看着训练场上的士兵,若有所思地道:“于超,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些士兵都必须掌握劈砍,刺杀以及骑射呢,我看光是一门,就足以让这些士兵练上好多年了,三项都练好,别说一年,只怕给你十年也不行吧?”

    “你不必要辩解,我看你仍然是在以斥候的水平去要求这些士兵,这是不现实的,于超,你骑术了得,不论劈斩骑刺还是奔射,都属于佼佼者,但你想想,你练这些,练了多少年?”秦风接着问道。

    “陛下的意思是?”

    “马术是基础,这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练的,但是其它,你可以根据战场之上不同的情况,不同的需要,在骑兵之内分成不同的兵种,比方说骑射远袭,刺杀破阵,劈砍杀敌,根据每个士兵不同的能力,分别让他们练习不同的技术,是不是可以成军更快?”

    于超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看着秦风半晌,才道:“陛下,我想想,我想想。”

    “好,想好了再给我写折子。”秦风倒很欣赏这位骑兵将领不肯盲从的态度。“看了你的表演,总得有些回报,说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于超回过神来,“陛下,别的要求没有,就是武器,武器不行啊,我们现在使用的这种刀不适合骑兵使用,而那刺枪,您也看了,一受力便断,士兵要是掌握不好,反而会受到伤害,这些都是步兵使用的武器,现在给我们用肯定是不行的,还有那些弓,我们需要的是骑弓。”

    “你回头,把你想要的武器的特点写出来,兵部汇总一下,去找巧手。务必在短时间内,设计出适合骑兵使用的武器,当然,借鉴也是可以的嘛!”秦风笑吟吟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