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12.第612章 成功送出

    一听没有了追兵,不仅是其它人松了一口气,便是连吴京那一直吊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虽然还在明国境内,但想起眼前这人的身份,他认为自己这条性命总算是保住了。这一放松下来,肚子顿时咕咕的响了起来。在曹辉的面前,立时便闹了一个大红脸。

    曹辉似乎是没有听到,倒是秦厉乖巧得很,立时便在屋内拢了一堆火起来,提了一只先前被孙大刀们杀死的野狗,去到后头洗剥干净了,再提着再屋里头,烧烤起来。

    先前惧怕追兵,不敢生火,像拓拔燕孙大刀们,也只能生吃狗肉,不过他们吃得下,吴京可不行。这时候生起火来烤得肉香四溢,让人馋涎欲滴。

    虽然是饿得心里发慌了,但在曹辉面前,吴京还是竭力装得云淡风轻,接过秦厉递过来的烤熟的狗肉,小口小口的慢慢吃着。

    “殿下,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办呢?”曹辉随手捡起一根枯枝,扔进火堆之中,看着吴京,问道。“还去江浩坤哪里么?”

    吃下一块狗肉垫底,吴京脸上有了一些血色,听了曹辉的话,他却摇了摇头:“江浩坤太不争气了,一仗之下,兵力便去了三分之一,被明军打得缩了回去,能成什么气候?不去,去了他那里,我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又被秦风捉了回去。”

    曹辉淡淡一笑,看着吴京的眼神儿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内心里,却着实是失望透顶,难怪这位太子殿下,在他父亲死后,被张宁拿捏在手里,予取予求,着实是没有几分胆色。江浩坤是败了,但不管怎么说,还有数万兵丁,还有蛮军助阵。如果换作是自己,哪怕是火中取栗,也要去抚远郡去搏一搏。

    当年秦风六百残兵败将隅居雁山,却最终成为了一国之帝,而吴京他现在面临的情况,比秦风不知要好了多少。

    不管江浩坤存着的是什么心思,不管蛮人是不是想雀占鸠巢,但只要人没死,并不是没有希望,不去拼死搏一把,怎么知道最后能不能成功呢?难不成秦风刚到雁山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可以成为皇帝么?

    他垂下头,用一根树枝在火堆里扒来扒去。

    “既然殿下不愿意去江浩坤哪里,那想要保住性命,可就只有一个选择了。”他似笑非笑。

    他所说的选择,吴京自然是心知肚明。双手抱拳,向着曹辉一揖:“还请曹大人成全,吴京想去长安拜见大齐皇帝陛下。”

    “既然殿下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也好,我的使节团正好也在正阳境内,带着殿下一起回齐国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恐怕得委屈殿下了。”曹辉道。

    “多谢曹大人。”吴京欣喜万分。

    曹辉却不再理他,既然吴京要去齐国藏身,那对于他而言,就只能是未来可以利用的一颗棋子了,作用大小现在还不好说,或许能派上用场,在某一天成为一场交易的一份筹码,前越国太子的身份还是值几两银子的。

    转过头,看向一边的拓拔燕等人,曹辉笑问道:“这几位好汉,太子殿下决定跟着我走了,你们呢?是回抚远去呢,还是也愿意跟着我走?”

    回抚远,自然便要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与明军决一死战,无休无止的战争在等着他们,直到战死的那一天,而去齐国,却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河。孙大刀第一个站了起来,向曹辉抱拳道:“曹大人,太子殿下去齐国,我也愿意追随太子殿下,给太子殿下作一名近卫。太子殿下在齐国,总也得需要几个使唤的人不是?”

    吴京笑着连连点头,他现在孤身一人,这几个护卫一路之上保护自己,个个都是英武过人,而且这一路逃下来,也算是患难之交了,能带上几个人一齐去,自己总不至于什么都得靠齐人。

    曹辉爽郎地笑了起来:“能从鹰爪之下逃生的人,我们齐国都欢迎得很,这位兄台是决定去了,那其它几位呢?”

    他的眼睛落在了拓拔燕身上。

    自从曹辉来后,拓拔燕就一直坐在一个角落里,背靠着墙,上身笔直,看到曹辉直视着自己,他却是摇了摇头:“多谢曹大人好意,我会回抚远去。”

    拓拔燕是他们这几个人的头,这一路逃过来,吴京也见识过这位年轻人寸不出穷的手段,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位的指挥,只怕他们一个个老早都被抓回去了,吴京自然是希望这位有大才的家伙,继续为自己效力。

    “拓拔将军,我说名直白话,你们蛮族在明军手里,这也吃了败仗,接下来明军必然会大举进军,合围抚远四郡,你们最终的结局,不是在抚远战死,便是又要重新退回到大山中去,你年纪轻轻,何必再去冒这个险,不如跟我一起去齐国。”吴京道。

    拓拔燕脸上神色不变,冷冷地道:“大丈夫死则死耳,有何惧哉?既然殿下已经有了曹大人保护,我在呆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了,就此告辞,我这便启程去抚远。”

    他霍的站起,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停下来,拿眼睛看着小乙与铁青,两人面露难色地看着拓拔燕,拓拔燕只是嘿嘿一笑,也不多话,直接向外行去。

    “拓拔将军请留步。”曹辉招呼道。

    拓拔燕回过头来,“曹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现在外面搜捕并没有放松,你孤身一人,想回抚远只怕很困难,我这位属下,接下来也要去抚远公干,既然拓拔将军去意已决,我也不再挽留,不过可以与我这位属下一起去,他人脉广,路子熟,可以让你安全的返回抚远。”

    拓拔燕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我在外头等他。”

    大步走到院外,寻了一个角落坐下,竟然不愿与屋里几人为伍了。看着院外阴影之中的拓拔燕,曹辉微微点头。“拓拔将军,如果将来有一天,事不可为了,你到齐国来找我,我曹某人定然是倒履相迎。”

    片刻之后,曹辉带着吴京一行人等离开破房子起身赶往他的大营驻于,秦厉也与拓拔燕一齐,走在了前往抚远方向的道路之上。

    曹辉看重拓拔燕,自然不仅仅是因为欣赏他,更为重要的是,他已经要准备为接下来更有力的控制蛮人作好铺垫了,江浩坤被逼回抚远,接下来抚远四境之地,却要支撑两股大势力的生存,自然是极难的,蛮人与江浩坤的角力,肯定是会发生的。

    曹辉并不看好江浩坤能在这场角力之中胜出,而作为曹辉来说,也更希望看到慕容宏能吞并了江浩坤,如此一来,慕容宏一手握有抚远四郡之后,这只拳头就会更有力。而拓拔燕这样的人物,不但年轻,而且隐忍,将来必然会在蛮人之中出人头地,现在与其交好,搞好关系,将来便能更进一步的影响到他,如果有一天他能在蛮人之中坐上重要位置,那对于曹辉来说,今天轻飘飘的几句话的投资可就太值了。

    当然,哪怕某一天,这个家伙当真走投无路了去找他,他也会欣赏笑纳,人才,他是不嫌多的。

    两天以后,齐国使节队伍终于改变了他们先前慢吞吞一副毫不着急的样子,开始加速他们回国的脚步,穿过青铜峡,一支早就等候在那里的明军队伍迎上了他们,这支队伍,当然便是刚刚从长阳郡剿完山匪的撼山营。撼山营一分为二,一部将前往慈济,接替霹雳营,另一部,却是奉命要一路护送这支齐国使团,直至他们离开大明国境。

    在大柱看来,这就是押送嘛!

    越京城,黑房子,郭九龄展开刚刚送来的情报,展开浏览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看着对面的千面和田康。

    “神鹰成功送出去了。我们完成了计划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神鹰计划太庞大了,里头变数太多,得想个法子,保着我们这只神鹰不要半途夭折了才好。”千面却并没有万事大吉的感觉。

    “当然,要想他不死,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他在短时间内,获得足够的战功,地位得到飞速的提升,关于这一点,我会向陛下汇报的。”郭九龄笑道:“最难的一步,便是将他成功送出,我们做得基本天衣无缝,接下来的,反而要简单多了。”

    “希望一切顺利吧,我们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送他出去,可不仅仅是为了收拾蛮人,蛮人不过是篮子里的鱼儿,哪里值得我们如此操心。”田康道。

    “自然,慕容靖接下来会帮大忙的。”郭九龄大笑道:“瑛姑留了他一条命让他逃回去,不就是为了给我们的这位神鹰铺铺路么?”

    众人皆是芫尔。

    “神鹰送出,鱼龙帮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有关神鹰在越京城里所有的痕迹,一定要全都抹去。”郭九龄轻轻地道。“我们不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田康,安排一出黑帮争夺地盘的把戏,天桥,该换个主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