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11.第611章 丧家之犬

    荒野,一幢废弃的宅子,栖息在内里的几只野狗,突然嗅到了阵阵的血腥味,本来蜷缩在地上的它们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颈上的毛发倒竖起来,前肢微蹲在直,嘴里发出呜咽的低低的威胁声。

    院子的大门早就破败不堪,当中更是多出了一个大洞,那里本来就是这群野狗自由进出的通道,野狗们发红的眼睛,正盯着那个破洞。

    一个黑影堵住了那个破洞,紧跟着,大门被猛然推开,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大狗一声咆哮,凌空飞起,扑向那突然出现的人影,血腥大嘴里,獠牙毕露,头微侧,一口便咬向进来的人影的咽喉。

    完美的一咬!

    黑影伸出了手,铁钳般的手叉住了野狗的脖子,手上微微使劲,卡的一声,足足好几十斤重的野狗顿时被扭断了脖子。啪哒一声,被随手丢在了一边。

    为首野狗的死亡,并没有让这些流浪狗们惧怕,反而一涌而上,冲向了踏进了院门的几个人。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自然容不得外人入侵。

    一阵寒光陡然扑满了院子。

    “操你老娘,一群野狗,也想欺负老子。”一个身材高壮的人骂骂咧咧,手里的大刀之上鲜血淋漓,转瞬之间,所有的野狗已经被他屠杀殆尽。

    一行五人,个个带伤,人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

    “小乙,收拾一块干净的地方,让殿下休息。”拓拔燕环视着这幢废弃的屋子,低声吩咐道。“铁青,你来警戒。”

    “是!”两个汉子低应了一声,一个转身出屋,一个跑进了屋内。

    这五人,便是从越京城随着慕容靖救了吴京出来的拓拔燕,孙大刀等人,看现在五人的模样,却是处境堪忧。

    吴京脸色有些惨白,他本身有着八级武道的修为,但却被瑛姑封住,眼前,比起一个正常人犹自不如,一路逃亡,体力早就处在了透支的边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便再也不想动了。

    小乙提着一个桶走了进来,屋子虽然废弃了,好在后院里还有一口井,吊起一桶水来,提起了屋里,拓拔燕舀了一瓢水,递给了吴京。

    “殿下,喝一点吧!”

    一口气喝完了瓢里的水,惊魂未定的吴京总算是平静了一些:“拓拔将军,我们,摆脱了他们吗?”

    拓拔燕摇摇头,“我不知道,吊着我们的应当是鹰巢的精锐,只怕没有这么容易摆脱他们。”

    吴京苦笑:“原本说抵达正阳郡,江浩坤应当已经打下正阳,这里该是我们的天下了,可是现在,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江浩坤大败而归,我们,该怎么办?”

    几个都是阴沉着脸,该怎么办?他们也不知道。

    孙大刀进门的时候,身上还背着一个人,却是天桥街头之上卖风腊的老头胡力,此刻,平躺在地上的胡力,呼吸愈发的急促走来。

    “拓拔燕,胡老头只怕不行了。”孙大刀带着一丝哭音道。

    拓拔燕冷冷地瞧了他一眼,“早就告诉你,胡老头活不下来了,你背着他逃只是浪费力气,你偏不信。”

    孙大刀大怒:“拓拔燕,你这个冷血的东西,胡老头是我们的同伴,难不成你要让我丢下他不管么?”

    拓拔燕冷哼一声站了起来,走到院子里,回来时,手里已经拖了一条被孙军杀死的野狗,手腕翻动,切下一块大腿肉,走到了胡老头身边。

    “胡老头,你要死了,我们也救不了你,吃一点肉吧,做个饱死鬼。”拓拔燕蹲下身来,将手里带着血丝的狗肉递到了胡力的嘴边。

    孙大刀对拓拔燕怒目而视。

    胡力的声音有些微弱,“他娘的,卖了这么多年的风蜡,倒是有年头没有吃鲜肉了,燕帮主,多谢你啊。”

    张开嘴,咬下一块,血淋淋的在嘴里咀嚼起来。

    “胡老头,还有什么遗言么?要是我们能活下来,便会替你办到。”拓拔燕接着道。

    “老头子孤单单一个人,没啥可留恋的,喂,孙大刀,多谢你背了我这一路,我在天桥风腊店的柜台下面,埋了有一千两银子,那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你要是还能回去,这些便归你了,拓拔燕,你可不能抢。”

    “胡老头,别听这个丧门星的,你能活下来。”孙大刀的声音有些悲怆。

    “活不了啦,挨了那些鹰爪一枚暗箭,那上面是涂毒的,我自己也玩毒,没救了,拓拔燕,你给我一个痛快,别让我受罪了。”胡力伸出手抓住了拓拔燕,道。

    “你敢!”孙大刀怒视拓拔燕。

    拓拔燕似乎没有听到孙大刀的威胁,刚刚削下狗肉的刀子,下一刻已是出现在胡老头的面前:“胡老头儿,我会记得你的。”

    胡力嘿嘿笑着,每笑一声,嘴里就涌出一些紫色的血沫。拓拔燕眼一闭,刀子向前送出,准确的刺进了胡力的心脏,胡力身子猛地崩直,下一刻便软了下来。

    收回刀子,拓拔燕在身上擦掉了血迹,面无表情的走了回去,割了一块狗肉,放在嘴里咀嚼起来:“孙大刀,你要是还想多活一阵子,就快点吃些东西,保存体力,那些鹰爪儿用不了多久就会找上我们的。”

    孙大刀抱着胡力慢慢变冷的尸体,眼神有些空空洞洞的,先前在天桥卖艺卖膏药的时候,满脑子的都是飞黄腾达的梦想,但真正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他却发现,这条路的血腥。他不是拓拔燕这种冷血的东西,一颗活泼泼的心,早已随着同伴的死,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在雾山救出吴京之后没两天,他们便被鹰巢的鹰爪信缀上了,然后便是一路的追杀,同伴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他的面前,其中不乏武道修为比他高得多的人,而他能活下来,也多亏了与卖风腊的胡老头两人相互照应。

    眼看着快要到正阳郡了,却听到了江浩坤大败而归的机会,也就在此时,一个大煞星追上了他们。一想到那在黑夜之中,犹如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那个体态窈窕的黑衣女子,孙大刀便会情不自禁的打个寒噤。

    在他看来,那个女人简直就不是人。

    慕容靖在他眼中便是犹如天神一般的存在了,但慕容靖带着他们围杀这个女人,结果却是他们被这个女人在围杀他们。

    这便是宗师级的人物了。

    慕容靖拼死引走了这位大煞星,但他们从越京城逃出来之后,汇集的数十人的队伍,却只剩下了十余人,逃进正阳郡,又在鹰爪们的扑杀之下,剩下了最后的五个再加上一个重伤的胡老头。

    现在,胡老头也死了。

    他放下了胡老头的死尸,沉默着走到拓拔燕身边,也不用刀,直接撕下一条狗腿,也不管上面的毛发,直接血淋淋的撕咬起来。看得一边的吴京一阵反胃,险些便呕吐出来。

    “殿下,你最好也吃一点,吃饱了,才有力气逃。”拓拔燕瞧了一眼吴京,拿刀片了一块肉,递给了吴京。

    吴京摇了摇头,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拓拔燕也不勉强,径自将肉塞进了嘴里,咀嚼了起来。

    急促的脚步之声传了出来,在外警戒的铁青闯了进来。“有人来了!”他涩声道。

    拓拔燕一跃而起。

    院子里风声飒然,两个蒙面人闯了进来。似乎没有感受到破屋里隐藏的杀机,径直走向屋内。

    拓拔燕腮帮子微鼓,两枚吹箭从嘴里飞出,悄无声息的飞向一只脚踏进门槛的来人。

    一声轻笑,来人两根手指一夹,两枚吹箭已是落在了他的手里。

    一柄大刀带着风声,凌厉至之极的斩下,但接下来,刀便定在了半空,蒙面人一手悬在空中,孙大刀的刀竟然被他凌空抓住,动弹不得。

    “住手,我是秦厉,我看到了你们留下的记号,自己人。”第二个黑衣人低吼道,屋内,正准备扑出去的另外几人,一下子都呆住了。

    “殿下,辛苦了,我是曹辉!”为首的蒙面人走进屋内,手一松,孙大刀身子后仰,险些跌倒,两枚吹箭飘啊飘,飘到了拓拔燕身前,让他怔肿不语。

    “曹辉曹大人?”吴京又惊又喜地站了起来。“你在正阳郡?”

    “本来想在正阳郡看一场好戏,可惜,江浩坤不争气,这场好戏看不着了。不过接到了太子殿下,却也算是一件幸事。”曹辉笑着环视屋内:“慕容靖呢?”

    拓拔燕小心的将两枚吹箭收了起来,走到了吴京的身边:“我们遇上了一个恐怖的女人,慕容将军将她引开了。”

    “恐怖的女人。”曹辉取下蒙面巾,“那可能是瑛姑,慕容将军恐怕凶多吉少了。”

    “曹大人,我们身后缀着明国的鹰爪,这里恐怕不是久留之地。”吴京急切地道。

    “不用担心,他们来不了了!”曹辉摆摆手,“殿下尽管宽心好了。”

    曹辉这话出口,屋里几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孙军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的力气这一刻似乎消散得无影无踪,也只有拓拔燕,到了这个时候,仍然如同一根标枪一样,站得笔直。倒是让曹辉高看了他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