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10.第610章 后手

    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一个盒子,六个拇指大小的瓶子,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所谓香水,居然要二百两银子。曹辉的随从脸色顿时就变了。

    “二百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他冷声道,“爷们不缺钱,但也不是傻瓜,你别以为我们是外地人,便想狠宰我们一笔。”

    掌柜脸上笑容不变,并不理会这个伙计,而看看着曹辉:“这位爷是识货的。想来知道这东西定然值这个价。”

    曹辉没有说话,径自将盒子揣进怀里,转身便走。

    “付钱。”

    随从楞了一下,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丢在柜台之上,转身紧跟着曹辉向外走去。

    “爷,这,这也太贵了吧?”

    曹辉摇摇头,王月瑶弄出来的东西,总是这么匪夷所思,以前的面膜,到现在一直是有价无市,现在又弄出了什么香水,倒还真是会赚钱。想到王月瑶,又不由想起自家现在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除了花钱,撒娇,就什么也不会了。好在曹辉的地位比起她的父亲并不低,至少大小姐脾气是不敢发的。

    长安城里,曾经偌大的亲王府,现在已经变成了曹府,义父沉迷于研究李清大帝的秘密而不能自拔,以前还只有卫庄,现在又多了一个文汇章,当世四大顶尖高手,便有三个汇聚到了长安。

    对于这一点,曹辉有着不同的看法,人总是要活在当下的,千年之前李清大帝留下的秘密再怎么诱人那又怎样,他真怕有一天,义父他们当真研究出了什么,便会和那李清大帝一般无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对于齐国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好事。

    慢慢的在街上逛着,脑子里想得却是这一来一去在越国看到的一切,不,现在应当是大明帝国了。

    曹辉自失的一笑,当初那个在落英山脉之中,被自己追杀得几乎上天无路无地无门的家伙,现在居然成了一国皇帝,想想也觉得慌谬,当初要是自己不那么痛恨他坏了自己的好事,给他一刀,赏他一个痛快,现在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可就是因为一个恨字,自己想让他在走火入魔之中慢慢的体会死亡的感觉,却给了他一线生机,命不该绝啊!曹辉叹息道。

    秦风无疑是一个聪明的人,在几乎齐国所有的朝臣们,都在猜测秦风当真之后,将会对越国进行一场大清洗来巩固自己的统治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居然匪夷所思的将这些旧越贵族士绅们包容进了自己的新国家之中。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当中,王月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金钱,总是能让很多人,很多事改变的。

    为什么自己脑子里想来想去,最后都会绕到王月瑶身上来。

    叹了一口气,王月瑶今年应当已经二十四了,不折不扣的老姑娘了,是自己耽误了她,而且,这笔帐,恐怕自己永远也还不清了。

    伸手轻轻拍了拍脸颊,将思绪重新拉回来。越国迅速而又平稳地过渡到了明帝国,这对于齐国当然是不利的,只消看看秦风在沙阳,太平城等地治理的能力,明帝国的强势崛起,将是不可阻挡的,对于齐国来讲,必须要给他们找一点事做。

    江浩坤也好,蛮族也罢,便是齐国人给秦风找的事儿。万一要让江浩坤和蛮族成事了,明帝国乱成一团,那就妙之极矣。

    “公子,公子!”身后,传来了急急的呼唤声,曹辉回头,眉头微皱,一名亲兵正急急地奔了过来。

    “公子,秦厉到了大营了,请公子马上回去。”亲兵压低了声音道。

    “秦厉到我这儿来了?”曹辉一怔,问道:“说了什么事吗?”

    “好像是关于抚远郡的事,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情况不太乐观。”亲兵道。

    听完这句话,曹辉一言不发,转身便往回走。

    城外,齐国使节驻地,秦厉满脸愁容,搓手顿足,有些坐立难安,起事之前,一切都设想得很好,但真正实施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大帐帘子一掀,曹辉走了进来。

    “大人!”秦厉一跃而起,单膝下跪行了一礼。

    “行了行了,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曹辉不耐烦地挥挥手,他也着急知道战场之上的情况。

    “江浩坤败了。”秦厉低声道:“先是在慈济,江浩坤左军猛攻由霹雳营把守的城池,损失惨重。后来江浩坤分兵新化,再遭重创,谁也没有想到,秦风居然带着矿工营和他的亲卫敢死营到了新化,又派了刘兴文的厚土营,在洛河南岸切断了江部右军与中军的联系,江部右军一万人马全军覆灭于新化,现在江浩坤已经退回了抚远,别说是进攻正阳等地,便是自保都成问题了。”

    “烂泥终究是扶不上墙。”曹辉怒道:“武腾呢?他在干什么?”

    “霹雳营的守城武器太过于厉害,武将军不愿拿龙镶军去碰这块铁板,所以龙镶军并没有攻城,现在也随着江浩坤退回到了抚远。不过武腾将军有一封描述慈济霹雳营的守城武器的信,小人已经带来了,信中武腾将军对这些武器赞不绝口,要求我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到这些东西的情报,不然以后我们与明军碰上,便铁定要吃大亏。”

    从秦厉手中接过信,曹辉并没有急着打开,“蛮子哪边呢,也吃了大败仗?”

    “差不多。”秦厉点点头道:“慕容开山主攻,先是拿下了空城石林,但在新乡,为明军锐金营所阻。”

    “锐金营?就是那个绰号叫和尚带领的部队?”曹辉问道。

    “是,慕容开山不仅损兵折将,连他自己,也被一个婆娘一刀劈伤,险些便丢了性命去。”秦厉道。

    “一个婆娘?”曹辉微怔,“没听说明军中有女将啊,除了一个瑛姑,可如果他真碰上的是瑛姑,那里还有性命?”

    “不是,听说挺年轻的。”秦厉摇头道:“中军首战便败,后来慕容宏率领主力亲自上阵,但明军的援军也来了,由章孝正率领的磐石营,陈志华的巨木营,陈金华的洪水营在蛮军面前摆开了阵势,慕容宏猛攻多日,双方都有损失,但蛮军却毫无寸进,战场之上,看起来是平分秋色,其实从长远看来,蛮军已经输了。要知道,明军的主力还没有上去啊!”

    “我们还是低估了明军的战斗力,也低估了秦风的信心。”曹辉坐了下来,十指交叉,握得卡卡作响,“他居然先放过蛮军不管而先去对付江浩坤,不得不说是一招妙旗,江浩坤一败,蛮军便独木难支了。秦厉,你马上回去,告诉慕容宏,马上退回去,先保存实力,再打,老本儿都要折光了。”

    “退回去?曹大人,何不让他们去拼个你死我活,蛮人死多少,与我们可没有什么关系!”秦厉奇怪地道。

    “糊涂,我要的不是蛮人死光,我要得是他们能长久的坚持下去。他们就算拼光了秦风的几个营又怎么样?现在秦风握有整整一个国家,很快就又能补充上新的兵员,但只要蛮子还存在着,就会大量的牵制住秦风的兵力,消耗他们的财富。这不是一锤子买卖。”

    “明白了。”秦厉点头道。

    “再者,你告诉武腾,要选反一个合适的时机打上一仗,最好是能打上一场胜仗,给他们鼓鼓士气,可不能让他们一泄千里。”曹辉想了想,又道。

    “遵命,我会转告武腾的,不过曹大人,还有一件事,就是慕容靖偷偷潜入越京城去营救越国太子吴京的事情,前期行动相当顺利,救出了吴京,但后来,不但是慕容靖,便连吴京也完全失去了消息。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情报,慕容宏有些着争,慕容靖可是他麾下重要的将领。”

    曹辉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营救周泰的计划失败了,周泰和那些前去营救的人,全都死了越京城,还连带我们赔上了好几个重要的谍子。慕容靖应当还活着,吴京也应该还在逃,因为明国的鹰巢,到现在还是四处围追堵截,不过吴京到底到了什么地方,现在我也不知。”

    “曹大人,江浩坤希望我们大齐能够加大对他的支持力度。”秦厉道。

    “加大支持?”曹辉冷笑道:“还要怎么支持他?难不成还要我们大齐亲自出兵不成?如果他是这么想的,你告诉他,就别做梦了。如果我们真得与秦风开战,高兴得只会是楚国,还有秦人,到时候,三国抗齐,便又会重现。”

    “我是担心一旦江浩坤觉得撑不下去了,会不会向秦风投降?”秦厉有些担忧地道。

    “投降?”曹辉呵呵一笑:“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秦厉,你这次回去,也要做一些准备,如果江浩坤真有这个想法,那便让慕容宏收拾掉他,让慕容宏彻底掌控抚远四郡,慕容宏却是绝不会投降的。”

    “属下明白了。”秦厉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