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6.第606章 为什么会是我

    洛河两岸,喊杀之声震天,兼程赶到洛河北岸的抚远军没有丝毫的停歇整顿,直接便向南岸发起了进攻,没有船只,更不可能有时间搭起浮桥,草草的将一路上收集到的木材,竹子捆扎起来,做成一个个的木筏子,就这样放在河水里,便悍然向着对岸发起了进攻。

    刘兴文有些遗憾,这里处于洛河的上游,而且洛河在这里因为拐了一个大弯,流淌到这里,河面倒是足够宽了,可水流也缓了下来,如果放在中下游,他们这样草草扎成的筏子早就被激流冲散了。

    整个河面之上,黑压压的尽是抚远军划动的筏子,而南岸,一台台架在堤上的脚踏弩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小型石炮不停的发射着一枚枚石弹,弓箭手张弓搭箭,箭矢雨点一般的射向河中央。

    石炮落在河中,激起一股股巨浪,不时会有筏子被石炮击中,散乱成一根根的木头,落水的士兵有的抱着圆木浮浮沉沉一路向下,有的则一沉到底,再也没有冒出头来。

    河水几乎变成了红色,一片红色刚刚随水而去,新的红色便又占据了河面,到得后来,红色几乎成了河水的主色调。

    在不计成本的渡河攻击之中,抚远军终于踏足上了河边的滩涂地,下一刻,这些地方马上便成了弓箭手们攻击的重点目标,泥泞的滩涂地,一脚下去,淤泥便没过了小腿,艰难前行的抚远军举起盾牌,艰难地向前移动,不时有人倒下,而倒下的人,便成了后进者的垫脚石,许多只是受了伤不没有死的士兵,亦被后面的士卒重重地踏进了淤泥之中,再也没有机会爬起来,他们不是中箭而亡,而是被踩在泥里,活生生的闷死的。

    河堤是一道斜坡,但在河堤之上,厚土营用沙包垒起来的墙却成了抚远军的拦路虎,沙包墙并不高,但却让士兵们无法轻易的攀爬上去,好不容易爬上去了,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柄柄突刺而出的长矛,又将他们一个个的戳下去。

    刘兴文提枪策马立于堤上,偶有冷箭射来,他也只是轻瞄淡写的挥枪打落,两只眼始终紧盯着战场,不时会有一队队的兵马从他的身边奔向出现险情的防御段。

    江面之上,一位灰衣老者双脚踏在一根圆木之上,没有任何动作,圆木却如同离弦之箭向着南岸驶来,这是一位武道高手。刘兴文眉头微皱,低声叫道:“刘管家。”

    刘氏的老管家,刘保,低应了一声,提着长矛,悄没儿声的离开了刘兴文的身边,他穿着一件普通亲兵的衣服,到了河堤之上,并没有站起来却迎敌,却是混在了一群士兵之中,没有任何特异之处,与士兵们一起,挥动着长矛,戳向了那些攀爬上墙的抚远军。

    灰衣老者脚踩圆木,渡江而来,临到江面,双脚似乎沾在了圆木之上,一声厉喝,整段圆木竟然分了起来,大袖飘飘,颇有神仙风采。

    当然,扮神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立即便有如雨的箭矢飞向了这位老神仙,老神仙大袖飞舞,将羽箭震得四处乱飞,不过羽箭太多,终于还是有些手忙脚乱,一位厚土营将领夹在众多羽箭之中的一支箭矢,呜的一声射落了老神仙攒发的簪子,头发顿时四散开来,这下却真是飘飘欲仙了。

    老神仙显然是老羞成怒了,暴喝一声,脚下圆木疾速向前飞来,砰然一声,撞在沙包墙上,轰然声中,一段沙包墙顿时倒塌,后头的数名士兵被撞得口吐鲜血,倒了下去,沙包墙外,抚远军士兵立时顺着这个缺口涌了进来。

    老神仙却没有从这个缺口进入,而是如同大鸟一般扑向了另外一处,想要攻破这段沙包墙,一个缺口显然是不够的,他要用一己之力,再打开几个缺口。

    数十柄长矛立即便当头刺来,老神仙冷哼一声,大神一挥,一股巨力涌来,刺来的长矛顿时失去了准头,互相撞击,老神仙落下地来,袍袖再挥,这一次却是挥袖如刀,将另外几柄戳来的长矛,从矛杆相接之处切断,转身一掌按在沙包墙上,一声巨响,沙包墙顿时又倒塌了一段,老神仙得意得长笑一声,一个转身,又扑向一侧。

    大袖飘飘,老神仙振臂起飞,欲扑向下一个突破地点。此时,先前被他一拂倒地不起的一群士兵中,一柄长矛突然抬起,无声无息的扎向他的后背尾骨之处,初时无声,行至末端,这才发出波的一声响。

    老神仙陡然警觉,他浑然没有想到,在最前线的这群普通士兵之中,竟然隐藏着一个身手极高的武道好手,而且还如此不要脸。

    来不及转身,右手反抓回来,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抓住了矛刃。同时身体向前疾扑。

    刘保冷哼一声,左手在矛尾用力一拍,长矛向前突刺,老者竭力向前,不过他显然忘了,现在他是在厚土营的士兵丛中。又是十数把长矛迎面刺来,老神仙左手再击,震飞长矛,但刘保的长矛却在此时,划破了他的右手掌,矛刃冷酷无情的刺进了他的尾骨。

    老神仙长声惨嗥,右手挥拳击下,喀嚓一声,击断了长矛,刘保大笑声中,两脚连踢,一柄接着一柄的长矛从地上飞起,刺向这位老神仙。

    老神仙避过了这些乱飞的长矛,刚刚落下地来,眼前又传来波的一声轻响,一柄长矛迎面刺向他的咽喉,两掌交叠挡在咽喉之前,一声轻响,长矛刺穿了他的手掌,离他的咽喉不过一分之遥。

    心中正自庆幸,身后风声飒然,数柄长矛刺进了他的脊背。

    长声惨呼之中,再也挡不住身前刘保的全力一刺,整个矛刃穿透了他的咽喉,老神仙双眼突出,瞪着身前扮猪吃老虎的刘保,生命却早已不再。

    刘保哼了一声,丢下了长枪,顺手捡起一把掉落在地上的刀,唰地一声,斩下了老神仙的头颅,冷笑道:“兵凶战危,便是九级高手,也是小心自保,你一个八级巅峰,居然敢在这里扮神仙,不杀你杀谁!”

    提起头颅,跃上沙包墙,扬臂一挥,头颅远远的飞出,落在江中,卟嗵一声,激起小小一朵浪花。

    沙包墙之后,厚土营士兵齐声喝彩。

    北岸,江浩坤脸色铁青,抚远军中,除了他自己是九级高手,这个老者的身手便是最突出的一个了,却是死得如此厚囊,他总不可能自己是冲锋陷阵。

    “加派兵力,他们人并不多,就是有有堆,也给我堆死他们。”他怒气勃发地道。

    天色渐晚,洛水两岸,却是火光冲天,将江面照得透亮,河滩之上,越来越多的抚远军士兵渡过河来,向着河堤发起一阵阵的狂攻,刘兴文在河堤之上的防守,已经有数处被突破,这一次,便是刘兴文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河堤争夺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激战之中,刘兴文突然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听到了马蹄之声。围杀江来的战事终于结束,皇帝陛下的军队已经赶过来了。

    如雷的马蹄之声,让河北岸的江浩坤脸色一片雪白,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江来完蛋了,他的所有计划,也都化为了泡影。

    “退兵,退兵!”他喃喃地道。

    身体有些发软,他瞪大眼睛看着南岸,那里,一面大明日月旗出现在他的眼眸之中,而上面镶中的黄边,让他双眼有些发直。

    镶黄边的大明日月旗,带着骷髅头的烈火战刀旗,已经清楚地告诉了他,绞杀了江来一万右军的是什么人。

    “秦风,秦风,你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蛮人面前,却到了我这里,难道你就这么有把握,你守得住防线,挡得住蛮人吗?要是挡不住蛮人,你的越京城就完了。”他喃喃地道,有些无力的策转马头,缓缓向着远处的一片黑暗退去。

    留在南岸的士兵,过来的时候很容易,但想退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木筏子成了争抢的东西,更多的人,直接跳进了河里,拼命向着对岸游去,可是他们身上却穿着甲胄,哪怕丢掉了手中的武器,但盔甲仍然很重,平时在陆地之上也许不觉得什么,但在激战一天之后又要横渡洛水,这点重量,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少人游到河中,便已是力竭,骨嘟骨嘟地喝着江水,无力的沉下江去。

    敢死营士兵纷纷跃下马来,与厚土营士兵一起,冲向了河堤。

    秦风策马,缓缓走上河堤,满身是血的刘兴文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陛下,幸不辱命!”

    秦风微笑点头,拍了拍他的肩头:“刘岱表现很不错,刘氏后继有人,我大明帝国又多添一员猛将啊!”

    刘兴文咧开大嘴,高兴之极,也不隐讳,在这位陛下之前,遮遮掩掩反而会让他瞧不起:“还望陛下多多栽培刘岱。”

    “这是自然的。”秦风点了点头,刘氏刘老爷子已是风中之烛,刘兴文现在已经落后了其它几家,到了刘岱身上,当然该扶持一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