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5.第605章 痛打落水狗

    江来率领的抚远右军主力抵达战场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陈可军狼狈逃窜的一幕。而对面的矿工营重装步兵已经开始收拢阵形,重新汇集成了一个个的方阵,牢牢地卡在他们的前方。

    “集合全军的脚踏弩,我就不信了,你们这些铁罐子还能挡得住脚踏弩?射不穿你,也震死你!”江来咬牙切齿地道。

    脚踏弩个头大,笨重,他们随军带的也并不是很多。但面对着眼前这样一些穷凶极恶的重装步兵拦路虎,脚踏弩似乎成了最佳的选择。如果有个几百具,一个齐吼,不定就能轰出一条路来。

    对面的矿工营这一次没有呆在原地等候抚远军进攻,而是慢慢的,如同一座黑色巨山一般,向前压来。

    侧翼,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江来转头看去,脸色不由微变,那是他刚刚撒出去不久的斥候,看他们惊慌失措的模样,只怕大事不妙。

    一骑飞奔而来,到了江来的面前。

    “将军,明军主力,明军主力来了!”斥候脸色发白,喘着气道。

    江来一鞭子抽了过去:“什么主力?来得是谁,有多少人马?你是****长大的么?”

    挨了一鞭子,惊慌换措的斥候似乎变得清醒了过来,但身体却仍在不停的颤抖:“小人,小人看到了明国皇帝的王旗,还有骑兵,漫山遍野的骑兵。”

    “你说什么?明国皇帝的王旗?”江来脸色唰地一下也白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碰到明国皇帝?皇帝御驾亲征,那得是多少人马跟随?可是,蛮军现在难道不是在向越京城进军么?明帝国的皇帝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跟前?

    “你没有看错?当真是皇帝的王旗?”不自觉的,他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将军,千真万确,王旗!”斥候的声音抖得更厉害。

    其实已经不需要斥候来证明了,因为隆隆的蹄声已经传到了江来的耳中,地面似乎在颤抖,他抬起头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便是一面镶着黄边的大明日月旗,而相伴在日月旗旁边的,是大名鼎鼎的烈火战刀旗。另一侧,面相狰狞的烈火战刀骷髅旗,那两个金色的眼眶似乎正在向着他狞笑。

    这一刻,江来不知道是觉得荣幸还是悲哀,他居然撞上了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以及他麾下最强大的两个战营。矿工营就不必说了,那个骷髅旗,但凡是知道了秦风过往的人都很清楚,骷髅旗是秦风起家的敢死营的战旗,秦风就是凭着从楚国逃亡而来的六百余敢死营老兵,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撤退,撤退!”他拨马往回便走。“陈可军,率骑兵迎上去,阻截!”

    抚远军队,不战而走。

    其实从侧翼杀过来的由秦风亲自带队的敢死营不过三千余人,但这三千余人全部是骑兵,数千骑兵散开来,打毛一看,的确是漫山遍野,无边无际,江来慑于秦风的威名,当看到大明王旗与烈火战刀骷髅旗之后,那里还有战意?除了逃,就再也没有第二个想法。

    逃回去与主力汇合之后,再想办法吧!明国的应对,显然与郡守大人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对方根本没有拿主力去应对蛮人,而是瞄准了他们。敢死营出现了,矿工营出现了,那其它的军队,还会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江来不知道。

    大明军队缺战马,原本一些为数不多的战马,除开配给各营一些必须的需求之后,其余的尽数给了于超的斥候营,秦风与秦国的交易,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钢铁粮食换战马。不过李挚也不是善茬儿,马的确是秦国所独有的荒原马,但送到明国来的全都是生马,要将这些马训练成成熟的战马,所需的时间可不短,一时之间,这些陆结抵达明国的战马,还只能在训马场中进行专门的训练,根本派不上用场。

    好在邓方与秦风的交易,解决了秦风的燃眉之急,邓方通过秦国边军,给秦风送来了二千匹上好的战马,这才有了今日千军万马上战场的壮阔景象。

    二千匹秦国荒原马,再加上从其它地方搜罗起来的一些战马,秦风勉强凑齐了整个敢死营的所需。

    听到江来的命令,陈可军脸色腊黄腊黄的,但这是军令,可没有什么条年好讲,去,也是死,不去,难道就不死了?死得更快。一咬牙,老将陈可军带着剩下来的千余骑,摧马迎上了奔腾而来的大明铁流。

    洛河以北,江浩坤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而来的马延和那一百多赤身裸体的士兵,怔肿不言。这一百多士兵,除了校尉马延和几十个士兵身上勉强还套了一件衣服之外,其它的,居然是用些草叶胡乱地挂在腰间扯丑,更别说身上的盔甲武器了。

    这些士兵的是生是死,根本就不在江浩坤的心上,而一支明军突然插入到了他与江来的中间,却让他心急如焚。对方掉浮桥,船只,依河列阵,就是要将他阻截在洛河以北,他们的目标不言而喻,那就是已经过了河,正在一路向着新化进军的江来一万右军。

    他已经折损不起了,慈济一战,左军伤亡三分之一,已是伤了元气,如果右军全军折翼在新化,那什么拿下正阳,插入长阳,横扫沙阳,趁着秦风主力被蛮军拖住的机会,一举抄了他老巢的战前机会,将全都成为镜中月,水中花。

    “将这些混帐东西全都赶到后勤营中去推车运粮!”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下了将这些家伙斩首示众的念头。

    “多放郡守大人!”自忖必死的马延和那些士兵感激涕零,连叩几个头后,爬起来赶紧便走,要是再多呆上一会儿,郡守大人又反悔了,那脑袋必然不保,现在他们的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一些,别说是其它人看着觉得惨不忍睹,便是他们自己,一个个也觉得脸丢大发了。

    “全军加速进前,命令后勤辎重,我军抵达洛河之畔时,我要立即渡河,他们必须准备好足够的渡河用具,若有延误,杀!”江浩坤厉声道。

    主帅一张嘴,下头可就苦不堪言了,军队加速前进,后勤辎重营则是一边前进,一边不断地派出人去寻找可以渡河的东西,一株株大树被伐倒,装上了马车,像马延们这些被发配来的,更是两人一根抬着一根根木料,随着部队前进,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捡了一条命,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哪里还敢有一丝怨言?干得比谁都勤快。

    二万中军主力急速前进,便是断后的左军元仆,在得到消息之后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不但加快了前进速度,而且全军也在一路搜罗着木材,竹子等到时候能用以渡江的材料。

    元仆也很清楚,如果江来的右军没了,他们这一趟出抚远的举动,便将遭到彻底的失败,而举旗造反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如果被逼回了抚远郡,他们的下场,那就极其不妙了。

    想要前景宽阔,就必须打过洛河,拿下正阳,即便最后没有完成最先的战略预想,但只要拥有了正阳郡,在战略之上也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

    洛河之畔,刘兴文策马立于江边,无数的士兵正在修建防守营垒,一个个的沙包将原本的河堤垒得高起了大约丈余,沙包墙上,锋利的长矛被压实在里头,如果想从上面攀爬,那就得先过他们这一关。

    数名斥候从新化方向奔来,向刘兴文低声禀报了几句,刘兴文脸上露出了快活的笑容,看着一边正在督促士兵修建堤墙的儿子大喊了一声。

    “刘岱!”

    刘岱小跑着到了刘兴文的跟前:“爹!”

    “抚远江来,在距新化县十里左右的地方,先是被矿工营击败,接着又被皇帝陛下狂杀一番,现在正向着我们方向逃来,皇帝陛下正率领敢死营穷追不舍,你马上带领二千厚土营精锐前去与陛下会合,包围江来所部,全歼江来所部。”

    “爹,您去吧,我在这里守河岸!”刘岱道,与痛打落水狗相比,这里接下来的战斗,肯定会更残酷。

    “糊涂!”刘兴文看了一眼儿子,压低了声音斥责道:“与皇帝陛下并肩作战的机会,你以为随时都有机会碰到么?大明帝国会越来越强大,以后陛下亲征的机会会越来越少,抓住每一个机会,儿子。让皇帝看到你,记住你,对你的未来会有很大的帮助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简在帝心的。带上我的五百亲卫营去。”

    “爹,我明白了!”年轻的刘岱看了一眼略显老态的父亲,眼角有些湿润。刘家现在不是往昔了,作为刘家长孙的他,自然心中也是明白的,甚至父亲所带的军队能再次挤身野战营,是爷爷拼着一大把年纪亲自上阵,与皇帝陛下多次并肩作战才换来的,父亲这是在为刘氏未来作打算了。“我会让陛下看到一个勇猛无双的刘岱。”

    “好,好!”看到儿子明白了自己的心事,刘兴文欣慰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对岸,他傲然道:“有爹在这里坐镇,江浩坤除非脱光了衣服游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