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4.第604章 铁甲再现

    邹正很兴奋,手不时地将头上的面甲拉下,又拉开,他现在是矿工营的副将了,身上的这副重甲是为他量身打造的,黝黑的铁甲采用了大冶铁矿最新技术冶炼的精钢打就,重量大大减轻,但防护力却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装备到部队,只是将领和少部分亲兵采用了这种甲胄。

    与霹雳营相比,矿工营就是一个个移动的钢铁巨兽。这才是一支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的军队。邹正很年轻,这两年,在霹雳营可是将他憋坏了,眼看着其它的战营一个个大杀四方,霹雳营却如同一只千年老王八一般,往哪里一趴,就没了动静,一年上下,除了训练,就是训练。

    当他接到调令的时候,欢喜得是整整一夜没有睡着。矿工营,这可是现在大明军队之中最炙手可热的一支部队。

    “邹副将,矿工营的作战套路与其它战营不大一样,那些作战守则,你都记住了吧?”陆丰有些不放心邹正,邹正换杨致,对于陆丰来说,是喜忧参半。喜则是杨致这样一位九级高手在矿工营中,这让他压力极大,要知道,他好不容易终于晋升到了八级,但在杨致面前,还是不够看,这让他在向杨致发号施令的时候,总是有些不自信。杨致不仅仅是一位武道高手,可是那种熟读兵书,肚子里有货的人,以前是缺乏实战经验,但在矿工营磨练了两年之后,已经越来越成熟了。杨致一调走,陆丰不免有了矿工营终于回到自己手里的感觉。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战营没了顶级战力了。

    在战营之中配备九级高手,那可是矿工营才有的唯一的殊荣。

    邹正来了,这小子是江湖人出身,实战经验丰富,但性子却很跳脱,年纪轻轻,便有了七级巅峰的身手,这让陆丰不得不感慨自己真是老了,杨致也好,邹正也好,将来的前途只怕是不可限量。

    “陆将军放心,我都记住了。”邹正用力的点点头,矿工营士兵人人披重甲,作战之时,如果是一个整体,则将无坚不摧,但如果掉了单,那可就惨了,不说别的,单单是你要是翻倒了,那可就真成了装在铁壳里的乌龟,除了被人生生捶死,真是没有别的路可走。自己想翻个身都难。

    矿工营虽然只有五千战兵,但辅兵可不少,光是装盔甲的骡马等,便有上千匹,各式各样的辅兵,喂马的,赶车的,修理盔甲的,又是上千人。此刻,那些辅兵替重装步兵们装备好了之后,正在用骡马车仗等围成一个防守营垒,这些辅兵,可不是民夫,而是矿工营的预备兵,一个个也是牛高马大的,二千人,平时的训练与正式战兵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可也眼巴巴地等着补充进来呢。

    不说别的,单是成了正式战兵之后,光是薪饷都足足要翻上几翻。

    数匹轻骑从前方奔来,手中小旗上下翻飞,一串串的旗语表明,他们这一次要迎接的敌人,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

    一阵阵甲胄互相撞击的声音响过,数千人的军队瞬息之间便安静了下来,一张张面甲被拉下,站在队列最前头的邹正便再也看不到士兵们的面容,只能看到一张张冰冷的一模一样的铁面具。

    抚远军江来接到斥候报告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明帝国最恐怖的重装步兵矿工营,竟然拦在了自己的前方。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大明帝国最精锐的部队,不应当此刻出现在蛮人的面前,与蛮人作生死之争么?

    说好的前方并无强敌,这一趟出兵必然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打明国一个措手不及呢?他脸色阴沉到了极点,黑得似乎要滴下水来。

    先是左军在慈济碰到了一块铁板,一脚下去,几乎连骨头都折了,而绕道新化,自己撞上的可不仅仅是一块铁板了,而是一堵山崖。

    一万右军,两千骑兵,八千步兵,面对着兵力多达五千人的矿工营,江来心中完全没有一点点胜算。

    “江将军,矿工营名声是大,但也并不是不可破的。”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走到江来跟前:“重步兵威力巨大,但他们移动缓慢,极其笨重,我们不必用步卒与他们硬碰硬,而只是以两千骑兵在他们身周掠奔,以羽箭不停的攻击他们,一层层的将他们剥掉。”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江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现在担心的不仅仅是矿工营,而是其它的明军主力,连笨重如此的矿工营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赶到新化,难道没有其它部队赶来?重步兵从来不会单独作战,这是战场铁律。

    “命令斥候向四周扩散侦察,肯定还有另一支明军就在附近伺机攻击我们。”江来道:“陈老将军,你经验丰富,率骑兵攻击矿工营的任务便交给你了。我们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末将领命!”陈可军抱拳领命。

    蹄声隆隆,天地之间烟尘大作,一左一右两支骑兵从天际出现,向着矿工营方向奔来,位于铁甲军正中央的陆丰厉声喝道:“变阵!”

    看似很笨重的铁甲军方阵迅速移动起来,本来是五百人一个的方阵,缓缓旋转起来,就在骑兵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百人一个的圆阵,五十个圆阵展开,一柄柄寒光四射的大刀向外,映着阳光,使得骑兵眼中在这一刻,变得白花花的一大片。

    率先发动攻击的不是骑兵,也不是陆丰的战兵,而是位于后方的辅兵防御阵营之中,一台台脚踏弩带着震慑人心的尖啸之声,掠过铁甲兵的头顶,飞向前方的骑兵队列。

    陈可军的确是一员骑兵老将,在他的指挥之下,骑兵在距离最外围的圆阵三十步左右,划过一道弧线,士兵们在马上张弓搭箭,扭转身子,射向眼前的一个个铁疙瘩。

    铁刀高举,晃动,金铁交鸣之声不停的响起,一蓬蓬羽箭被击落,射到铁甲之上的箭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无力的滑落到地上,而有幸恰好射到铁甲缝隙之间的羽箭,似乎也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战果,那些外围的士兵,身上挂着一支支箭矢,倒像是一个个刺猬,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行动。

    骑兵滑溜得很,移动速度极快,这让邹正很恼火,百来斤的铁甲,在普通士兵身上一是个极大的负担,但在他身上,却算不得什么,双手紧握着铁刀,狠狠地盯着对方那一个个一掠而过的身影。

    从场面上看,铁甲军现在完全处在一个被动挨打的局面之上,从防御阵型之上射出的脚踏弩,效果并不好,骑兵们能轻易的避开这些重型弩箭。

    陆丰却并不着急,只是指挥着一个个的圆阵移动着,如果从高空上看下去,便能看得更清楚,圆阵正在一点一点的将骑兵的行进路线锁死。看似这些圆阵在骑兵的攻击之下,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相互之间的照应也在减弱,但换一个角度来说,骑兵们却在慢慢的陷进一片铁甲的汪洋之中。

    铁甲兵光挨打不还手,似乎助长了抚远骑兵们的嚣张气焰,先前的担心和畏惧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洋洋得意。

    一名骑兵似乎是太忘乎所已了一些,一个不小心,胯下的战马一个冲刺,居然冲到了距离铁甲兵只有十来步的距离,正想纵马离开,眼前却是一黑,一个铁甲兵骤然从圆阵之中冲出,铁刀一扬,当头斩了下来。

    只是一刀,便将马头斩了下来,然后踏前一步,一脚重重的踏了上去,卟哧一声,刚刚还在放声大笑的这个骑兵被踩得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一刀建功的邹正却又闪电般的退回到了圆阵当中。

    圆阵仍在缓缓移动,而陈可军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他的骑兵,速度已经大幅度除低下来,不管你向那个方向冲击,总是有一个铁甲圆阵挡在前面。

    不过他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稍稍有些晚了,大约一半的骑兵,已经陷入到了铁甲圆阵的包围之中,随着铁甲营战旗的变化,刚刚还似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重装步兵们齐齐向中间抗压过来,手中铁刀高举,斩下。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就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上千名骑兵便已经被困在阵营之中,除了硬碰硬,再无他法。

    马撞上铁甲的声音,铁刀砍进身体的声音,惨叫声,瞬息之间响遍整个战场。陈可军惊怒之极,视线所及,自己的骑兵被成片的砍下马来,而铁甲兵的损失却微乎其微,被围在铁甲圆阵之中的战马失去了奔行的速度,竟然被迫停了下来,挤在了一起,成了对方活生生的靶子。

    还余下千余骑兵,却是不敢前去救援,因为外围,还有铁甲圆阵正在旋转着向内挤压。

    “退,退兵!”他嘶声大吼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