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4.第604章 追索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瑛姑低着头只管绣着一副缎子,她似乎只要闲下来的时候,都在绣着小文小武的衣服,绣完春天绣夏天,绣完秋天绣冬天。小文小武一年四季的衣物,基本上都是出自瑛姑之手。

    郭九龄闭目不语,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笃笃的一声声响,似乎每一击,都敲在校尉的心上。

    天本来就很热,此刻校尉身处其间,更是汗流浃背,滴滴哒哒的汗水,从头脸之上落下,掉落在地面之上,身前,已经湿了一大片。他不能不紧张,在自己的麾下,出了周普这样一个大谍子不说,居然连看守的人犯也会丢失,这里头的罪过,可不是轻轻就能揭过的。

    简放也不说话,独坐一隅,脸色却很难看。作为一名传统的军人,他对于郭九龄这样的黑暗世界的家伙有着一种天然的抵触,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城门军铁定是要背上一个大黑锅了。萧宁马上就要高升,这口锅,只能是落在自己的背上。虽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毕竟是有碍物议。到时候,只怕弹赅自己的奏章会一份接着一份。

    一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到了郭九龄身边,低声道:“他们已经从后山下山了。”

    郭九龄点点头:“嗯!”

    那人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听到这话,那校尉汗流得更厉害了,半晌,终于鼓起勇气道:“大人,还,还不追么?要是他们出了雾山,再想堵截可就难了。”

    郭九龄笑了笑,睁开眼来,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校,小校叫马朝旭。”校尉呐呐地道。

    “嗯,马校尉,你不要这么紧张,周普之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会因为此事受到什么牵连。”郭九龄微笑着道。

    “谢谢大人。”马朝旭如释重负。

    “应当下山的十人,应当什么时候回营报到?”郭九龄问道。

    “差不多就是现在了。”马朝旭低声道。

    郭九龄笑看着他,“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派人上山去瞧瞧,这十个人为什么还没有下山回营?”

    马朝旭一下子跳了起来,“小校这就去。”

    “等一等。”郭九龄喊住了对方,“记住,声势要闹得大一点。然后要飞马向统领府汇报这里发生的情况。”

    马朝旭一楞,副统领大人不就坐在这里吗?

    “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简放不耐烦地道。

    “是!”马朝旭下意识的一挺胸脯,然后一转身,一溜烟儿的消失在三人的眼前。

    郭九龄看向简放,笑道:“简统领,这事儿,接下来你可能要受一些弹赅了,要受受委屈,听听闲话了。”

    “只要不误了周大人的大事,简放受点委屈也没有什么!”简放黑着脸道。

    郭九龄也不以为意,接着道:“这个马朝旭,倒也还不错,等这件事了了,你把他调回统领府放在身边,过上一年半载,再升上一升。当然,让他忘记了今天我们来过这里的事情。”

    简放点点头,看着郭九龄的眼神终于是友善了一些,他本以为这件事后,马朝旭肯定是要受到牵连,不说灭口,但下场恐怕也好不了。马朝旭可是自己的旧将,要是因为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倒了大霉,他心里也不好受。

    “接下来,肯定是要大举追索了,如果我所料不错,我们城门军即便大举出动,最后还是会劳而无功的。”简放看着郭九龄,道。对于郭九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也不甚了了,但肯定的是,这家伙亲自策划,还拉上了皇后娘娘身边的瑛姑,这事儿就绝对小不了。

    “大举出动肯定是需要的,做戏要做全套嘛,简统领只管将这当做是一场对你部的考验。”郭九龄呵呵笑道。

    “要是不小心让我抓住他们了呢?”简放一笑。

    “那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郭九龄洒然的一摊手,“不过简统领,不是我泼你冷水,你不太可能抓住他们。”

    “我真想试一试。”

    “随你,不过在暗处,我们鹰巢会接手,当然,他们不会与你们发生联系。”郭九龄笑着道。

    简放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雾山之上,一个黑衣人似乎与夜色隐为一体,当他看到桐宫之内,突然警钟之声长鸣,一名士兵惊慌失措的奔出桐宫,一路狂奔下山的时候,他满意的笑了。

    接下来,他看到,山下的军营突然之间灯火通明,一队队的兵马冲上山来的时候,他袍袖轻振,如同一只夜隼,悄无声息的从陡峭的后山,滑飞而下。

    就在黑衣人滑飞下山的时候,一直在绣着花的瑛姑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了黑衣人逸走的方向。

    “大姑,接下来的事情,就要辛苦你了。”郭九龄笑道:“将这个慕容靖与吴京和我们的神鹰隔开,重伤他但却不要杀了他,要让这个家伙能逃回去。这对于我们神鹰以后的发展,将会有极大的好处。”

    瑛姑点了点头,站起来,将绣布小心的放在怀里,推开屋内,下一刻,已经从郭九龄的眼前消失。

    “宗师啊!”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外,郭九龄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他也是九级巅峰,距离宗师,亦不过一步之遥,但落英山脉一战,他却由巅峰直跌谷底,要不是舒畅,现在只怕自己早就烂成了一把骨头了。

    为君王死,倒也没什么,但为君王卖,那就让人寒心了。

    他轻咳了一声,起身走出了屋外。

    他刚出屋,身前已是多出了一排黑衣人。

    “京城所有的游隼出动,追杀蛮族和鬼影探子,杀无赦!”郭九龄的声音里充满了森森杀气。

    黑衣人拱手一礼,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翌日,早朝,因为皇帝陛下率大军出征,早朝便由首辅权云主持,一向风平浪静的早朝,今天却是郡情汹汹,所有的官员都将矛头指向了两个部门。

    一个是城门军系统,一个便是监察系统。两个部门的主官萧宁和郭九龄自然是灰头土脸,几乎被官员的唾沫喷到脸上。

    堂堂大明帝国的首都所在,居然让蛮人的探子出入有如无人之境,来便来了,居然还将大明帝国最重要的人犯吴京给弄走了。现在抚远郡造反,有脚趾头都能想到,要是让吴京到了抚远反军之中,对于初生的大明帝国意味着什么。

    两位部门的首脑人物低着头,一言不发。萧宁是的确什么也不知道,此刻除了惶恐,便只有惶恐,而郭九龄对于这一切,却是早在意料之中。

    权云作为首辅,却也不知道这内里的原因,因为也是格外的愤怒。皇帝陛下刚刚出京,越京城里便出了这么大的漏子,这让他这个主持朝政者如何向前线的陛下交待,吴京出逃,影响实在太大。

    “郭大人,这一次监察院太让人失望了。”他冷着脸看着郭九龄,鹰巢只是内部称呼,在朝堂之上,他有一个更堂皇的名字,叫作监察院。“希望接下来监察院的表现不要让本相与所有大臣们失望,在吴京逃往江浩坤或者蛮人军中之前,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也会奏报陛下,请前线军队严加警戒。”

    “是,左辅大人。”郭九龄低眉顺眼。

    “你去忙吧,一刻值千金,早一刻抓住他们,我们早一刻省心。”权云挥了挥手,道。

    郭九龄转身退出了议事殿。

    权云的目光转向萧宁,“萧大人,陛下离京之前,已经决定让你到兵部就任兵部侍郎一职,你这便卸任城门军统领一职,去兵部报道吧,城门军统领一职,由简放接任。追捕这些反贼的事情,也由简放来统筹。”

    “是,左辅大人。”萧宁诚惶诚恐,除了这么大的乱子,他来背这个锅,那是一定的。由城门军调任兵部出任侍郎,是平级调任,不过是不直接带兵罢了,对他来说,反而要更轻松一些。

    越京城中,一片兵慌马乱之中,搜索蛮子探子的行动从城内开始向城外扩展,一队队的兵马从京城内调出,连驻扎于城外的野战营,都开始出动兵马协助,而在刚刚慌乱过后的京城,一位刑部官员却带着一队刑部衙门的士兵,出现在了天牢之中。

    咣啷一声,铁门被拉开,被关在大牢深处一个单间的周泰有些漠然的抬起头来。

    “周泰,出来。”刑部官员厉声道。

    不等周泰站起来,两名士兵已是冲了进去,将周泰左右一挟,便拖出了大牢。

    “是要斩首菜市口了吗?”周泰眯着眼睛,问道。

    “想得美,反贼作战,从雾山桐宫将伪太子吴京劫走,现在刑部要提审你。”刑部官员厉声道。

    周泰先是一楞,接着大笑起来,“天道循环啊,哈哈哈,好,好,太好了。”

    “闭嘴。”刑部官员厉声道,“带走带走,到了刑部大堂,看你嘴巴还能不能硬起来。”

    “就算是抽筋剥破,周某要是哼一声就不算好汉!”周泰仍是大笑不止。

    一队人拖着周泰刚刚走出天牢大门,一个个便全都僵在了哪里,天牢大门外,一排排的城门军硬弓强弩,早已守候在哪里,为首一人,按刀而立,正是城门军将领田康。

    “放箭!”田康的声音冷厉之极,没有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羽箭便如蝗虫一般的飞了过来,包括周泰在内,全都被射成了筛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