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1.第601章 杀人救人

    十五名士兵在队长的带领之下,沿着青石砌成的台阶,一路向上。桐宫是皇家别院,更是过去北越皇帝与太子每年都要来住上一两个月的时间,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显得特别讲究,自有一番皇家威仪在里头。

    青石作阶,白玉为栏,百十步便有造型各异的小亭子耸立,亭子之中,原本种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奇花异草,昔日有人打理之时,想来定是花团锦簇,争芳夺艳,不过自从这里成了前太子殿下的囚笼,这些东西可就完全荒废了。虽然还是有许多生出苞蕾,怒放枝头,但却再也没有了原行的气象。

    一名士兵甚至伸手摘了一朵粉色的花朵,插在头盔之上,引来同伴们的大声嘲笑,要是放在过去,这是不可想象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虫一蚁,都是属于皇家的,敢摘下一朵花来,除非是不想要脑袋了。

    但现在,规矩自然也就没有了。

    士兵们很放松,在雾山当这个看守,是城门军中最美的一桩差事了,基本上等于无事可做,每三天才值一次勤,在山上呆上一个月而已,这一个月,不需要再起早摸黑爬到校场之上去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了。

    自从萧宁简放二人出任城门军正副统领之后,城门军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先是大规模整编,几乎一半人丢掉了饭碗,便遣散出了军队,留下来的一半人,高兴的劲头儿还没有散去,便被接下来的大强度的训练几乎给练散了架子,一时之间,城门军中怨声载道,消极怠工者出了一批又一批。

    但上头的态度显然比他们料想的要强硬得多。先是大板子伺候,最后几个最出格的家伙,脑袋被挑在了营门口上之后,这才老实了下来。

    的确是变天了,城门军中,来了许多新军官,一个个凶神恶煞,以前简放带回来的那些老兵,现在都翻身当家作了主人。

    唯一让他们高兴的是,便是薪饷大幅度提升,而且每到发薪日,都能全额拿到,没有军官再克扣了,伙食较之以前也好上了许多,这些利好,渐渐的将不平之气给压了下去,慢慢的,大家也都习惯了,或者,这才是军队的样子吧。

    雾山之下的这一尉五百人则更要舒服得多了。出了城门军大营,自然是天高皇帝远,训练虽然仍在搞,但却远不如大营之中那样严格,至于上山值勤么,更等于便是放了一个月的大假,谁都盼望着轮到自己呢!

    大家心情愉悦地向上走着。

    半山腰,为首的伍长突然站住了,一边的亭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正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们。

    这里是雾山,皇家院林,现在更是关押北越太子的重地,唯一上山的道路已被封锁,这个家伙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伍长的手按在了刀柄之上,警觉地看着这个老人。

    “你是谁?”他厉声喝问道。

    十名士兵端起了长矛。

    “要你命的人!”慕容靖心情极好地看着面前这些小卒子。他话音刚落,道路两边的大树之后,先是一条灰影窜出,人尚在半空,嘴一张,卟卟两声,两名士兵已是捂着脖子倒了下去,顷刻之间,脸色便已发黑。一落地,手中寒光闪动,轻巧的弯刀风一搬的又掠过了一个人的脖子,中刀的士兵满脸惊骇之色,仰天倒了下去。

    随在灰影之后,一个身材略有些佝偻的老汉掠出,鹰爪搬的双手伸出,两个士兵刚一抬手,手便被折断了,刚想张嘴叫喊,脖子便断了。

    紧随着老汉出来的是一个手持大刀的彪形大汉,一刀下去,两名士兵便被拦腰斩断。

    顷刻之间,九名士兵便悉数躺倒在了台阶之上。伍长大骇之下,一抬手将脖子上的哨子含在了嘴里,正想用力吹响,嘴却被捏住,人也被提上了半空,正是那个先前离他还有十好几步的老头子,老头子看着他,仍然在笑着。随着他的手抖了一抖,伍长全身的骨头顷刻之间便散了架,被扔破烂一般扔到一边,已是如同一瘫烂泥。

    慕容靖看着杀人的三个,拓拔燕,卖风腊的老头胡力,还有孙大刀,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三人居然全都有八级的身手,特别是拓拔燕,在三人之中最年轻,而且手段也更毒辣。更让他喜欢的是,与后两人相比,拓拔燕是来自统一之后的大燕本土,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啊。

    后头又涌出了十数个人,慕容靖沉声道:“收拾干净了。”

    十具尸体被拖进了林子中,草草地藏了起来,随即一桶桶的清水被从林间的蓄水池提了过来,将台阶之上的血水冲洗干净。

    换上早已准备好的城门军服装,以拓拔燕为首的十人,大步向着山顶的桐宫走去。

    桐宫门口,校尉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看到拓拔燕十人走过来,迎了上去,也不作声,只是递出了一张图纸,上面用黑点标出了其余数十名守卫的地点。慕容靖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宫门口,看着拓拔燕道:“杀光他们。”

    拓拔燕接过图纸,摊开在众人面前,简单地分配了任务,十人迅即离去。

    “吴京在哪里,带我去见他。”慕容靖看着校尉,道。

    “慕容先生,请!”校尉道。

    小院之内,吴京坐在院子之中,没有什么可带的,他现在除了家人,本就一无所有,太子妃康灵将两个孩子拥在怀里,痴痴地看着他,这一去,或者就是永别了。

    “娘,爹爹又要出门了吗?”或者是早就熟悉了这一慕,两个孩子并没有特别的伤感,只是有些依依不舍地问道。

    “是啊,爹爹又要出门了,出远门,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呢!”康灵有些哽咽。

    “哦!”两个孩子应了一声,对于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是很常见的,只是娘看起来,比往常要伤心得多,大概是这一段时间,爹爹一直陪着他们,所以娘亲有些舍不得吧。

    吴京狠心没有回头看一眼她们母子三个,只是呆呆地看着院门。

    院门被推开,校尉周普带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殿下,这位是大燕王国的慕容靖大人,这一次营救殿下的策划者和主持者。”周普介绍道。

    吴京点了点头,拱手道:“多谢!”

    慕容靖一伸手,抓住了吴京的手腕,一股内力探了进去。

    “我的内力被一个女人给禁制住了,这几个月,我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冲破禁制都没有一丝的作用。”吴京看着慕容靖,他本身便是八级好手,可是现在,却比一个寻常的壮汉都不如。

    慕容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几次冲击吴京体内的那几个禁梏,却毫无反应。吴京所说的那个婆娘,必然是大明帝国皇后身边的那个瑛姑。宗师之力,果然异于寻常,自己虽然是九级巅峰,听起来似乎只是一线之隔,但却丝毫无法撼动对方的禁锢之力。

    他放开了手,“我亦无能为力,不过救出殿下之后,自有宗师身手的人为殿下解决困扰,殿下不必烦忧。”

    吴京有些失望,慕容靖也无法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路逃亡,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自保力量,看着横放在石桌之上的佩剑,他苦笑了一声。

    “我们走吧!”他站起身来,道。

    慕容靖看了他一眼,“不跟太子妃告别吗?”

    吴京摇摇头,没有作声,大步向外走去。慕容靖看了康灵与两个孩子一眼,也转身离去,周普抱拳,向着康灵深深一揖,转身也走出了院门。

    小院的门再次被关上,门里门外,却是两个世界。

    康灵拥着两个孩子,终于是忍不住呜咽了起来,如果吴京当真逃脱了,等待他们母子三人的,只怕便只有黄泉一条路。

    雾山山脚之下,城门军第四尉驻地,校尉有些震惊地看着突然到访的副统领简放,心中有些忐忑,听说统领康宁马上便要升任兵部侍郎,而简放会接任统领一职,这就是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了。较之康宁,简放可更不好打交道。

    而让这名校尉更惊讶的是跟着简放来到驻地的两人,一男一女,都穿着便服,看不出什么身份,但副统领简放,对二人却是毕恭毕敬,显而易见,这两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这一男一女,一个是鹰巢老大郭九龄,一个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瑛姑。

    无关的人都被驱逐了出去,校尉听着简放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之后,一张嘴巴顿时再也合不拢来,他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了很长时间的副尉,居然是敌国的探子,而此刻,山上正在发生的一切,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属下马上集合所有兵马,杀上山去。”他声音有些哆嗦地道。

    “不,我们来,就是担心你发现了蛛丝马迹而出动兵马坏了大事。”简放摆摆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而且,要任由他们潜下山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