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600.第600章 桐宫小院

    雾山桐宫,原本是北越皇室避暑的一处别宫,风景极是雅致,以前太子吴京也经常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现在更是以这里为家了。当然,此一时也彼一时,心境却是大不一样,以前是主人,现在却是阶下囚。

    他一家子现在现在就被关在这里,吴京,太子妃,一位侧妃,再加上一儿一女,偌大的别宫,他们所占之地,不过一个小小的院子而已,每天能看到的,不过是小院子上方那一块四四方方的天空。

    哪怕到了现在,吴京仍然没有想明白,偌大的皇朝为什么说倒就倒了,窍居大越王朝的,居然是一股土匪。是洛一水的原因?还是秦国的原因?抑或是父皇的原因?最后一条,只是在他脑子中一闪而过,就不敢再想下去。

    如今,壮丽河山,如山财富,皆已随风而去了,属于他的,只是一日三餐和醉生梦死。好在新成立的大明帝国,除了限制他的自由之外,倒也没有过分难为他们,衣食不缺,也没有人来骚扰他们。

    但没有人骚扰,也没有人来看望,他们像是被遗忘的一群人,孤独的居住在雾山别宫内,寂寞像毒药一般慢慢的啃啮着吴京的内心。不过数年时间,三十多岁的吴京,却像是老了十多岁一般,头上,已经出现了斑斑白发。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当初不杀洛氏,会不会现在又是另外一副情景呢?这个问题,始终如同一把刀子在一下一下的搅乱着他的心。

    杀洛氏,是为了稳定吴氏在大越的统治,可是临到末了,洛氏是没了,可北越也没了。两败俱伤,谁都没有笑到最后。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千年以降,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被覆灭的亡朝,他的继承人还能活下来,大唐帝国灭亡一百多年了,到现在为止,齐国还有一个秘密机构在搜索,捕杀着那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还存在着的李氏后人。

    现在秦风对他的优待,在吴京看来,只不过是为了向天下表明他的仁心仁行而已,等到他站稳了脚步,巩固了统治,恐怕那时的自己,就要来一个暴病而亡了。

    屋里头传来稚嫩的读书声,他回过头去,窗台边上,一儿一女相对而坐,太子妃康灵正在那里指导着他们读书,其实,读不读有什么关系呢?天知道他们还能活多久?生在皇家,特别是一个被覆灭的王朝的皇家,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悲哀。

    不若让他们快快活活的,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不必再像自己的童年一样,小小年纪就被拘在书房之中,跟着一个个夫子学文习武。他站了起来,决定带着一双儿女好好的玩一玩,陪他们做做游戏。

    少年不知愁滋味,一双儿女却还是很快活的,因为他们可以天天与父亲在一起了,而在以前,十天半个月看不到父亲对他们来说是常事。

    刚刚转身,脸上强堆起笑容准备走进房中的时候,那扇一天只会在一日三餐时候才会打开的院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吴京转过身去,看到一名明军校尉模样的人出现在门口。

    现在不是饭点,而且,看守他的明军也极少出现在院内,吴京脸色一变,莫非是那大限到了么?他看向校尉的身后,并没有士兵跟随。

    校尉大步走进院子,吴京背负着双手,盯着他,虎死不倒威,即便自己现在落难了,也不是一个小小的校尉便能侮辱的。

    “参见殿下。”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校尉双手抱拳,竟然是一揖到地。

    吴京诧异地看着这个脸上神色恭敬的校尉,他神情,并不是装的。

    “什么事?”

    校尉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恭喜殿下,抚远四郡以江浩坤大人为首,已经高举义旗,自抚远出兵,要诛反贼,复正统,现在大军正在攻击正阳郡,明军主力现在集结在越京城附近,正阳,沙阳等地空虚,江郡守数万大军,想必会以雷霆之势横扫那秦风老巢。”

    吴京有些震惊地看着对面的校尉,“你,你是谁?”

    “殿下,小校只是一个心系故国之人。”

    吴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子里闪电般的掠过抚远郡江浩坤的面貌,对于这位郡守,他并没有什么好映象,当初父王为了去剿灭洛一水,下令各郡尽出郡兵助战,可是抚远郡硬是一个大头兵都没有拿出来,记得当时父皇勃然大怒,曾声称等到剿灭了洛一水之后,回头就要收拾抚远郡。

    这样一个人,现在举起复正统的大旗,其中有几分是当真效忠大越?

    “只怕他成功的越快,我便死得越快!”吴京苦笑了一声:“而且,我并不认为江浩坤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殿下,这一次起兵,可不仅仅是江大人一支军队,有齐人牵头,这一次还有大山之中的蛮人数万军马,便是齐国,也拿出了三千龙镶军助战。越京城,现在正手忙脚乱呢!”校尉低声道。

    “齐国人?”吴京这一次是真的惊到了。“他们与秦风翻脸了?”

    校尉摇头:“这三千龙镶军改头换面,装扮成了抚远郡兵,夹杂在江浩坤的部下,殿下,现在齐国还不能与秦风翻脸,当然,如果江浩坤与蛮人联军这一次能够顺利取胜的话,那屯集在登县的齐国大军,便将顺势直下,横扫越国。助太子殿下复国。”

    “你是谁?是江浩坤的人,还是蛮人,抑或是齐人的探子?”吴京突然问道。

    “回禀殿下,在下周普,是齐国人,不过来越国已经很多年了。”校尉微笑道。

    吴京瞪着对方,半晌才道:“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周普直起身子,道:“这一次,我们要将殿下救出去,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今天晚上,营救行动便会开始,过了今晚,殿下便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了。”

    吴京身子微微颤抖,“能救我们出去?”他回身看了一眼身后,屋内的太子妃康灵显然也注意到了外头的异状,手持书本,正出神地看着他们,一双儿女正冲着他做着鬼脸。

    “请殿下恕罪,我们的能力,只能救殿下一人出去,太子妃与小王子和小公主,我们暂时还无能为力,毕竟,现在明国已经掌控了大局,能救殿下出去,我们已经是竭尽了全力,准备要死不少人了。”周普抱歉地道。

    吴京脸上惨然,“如果只是我一人的话,我……”

    “殿下!”周普截断了吴京的话,“您如果留在这里,还能活多久?如果秦风获胜的话,您们一家或者还可以多活几年,但如果他失败了的话,第一个会被杀死的就是殿下一家。您留在这里,绝无生路。”

    “那总是一家人死在一起。”吴京惨然道。

    “殿下!”周普加重了声音,“您如果能顺利逃出去,那秦风必然还有所顾忌,太子妃与小王子小公主还能活命,但如果我们带上他们三人,必然无法逃脱明军的追捕,那时候,可就真得要死在一起了。殿下,为了大局,您必须要当机立断,万万不能儿女情长啊!”

    吴京颓然地垂下头。

    周普拱了拱手,“殿下,今日傍晚,桐宫之中的看守将会轮换一部分,这就是我们下手的机会,也是您唯一逃出去的机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请您做好准备,到时候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雾山,我们只有一晚的时间,等到明天,那就再也掩不住了。”

    看着周普离去的身影,吴京脸色沉重的走进了大门。

    “你们两个,去外边玩吧,不用读书练字了。”摸着一双儿女的脑袋,吴京声音柔和的道。两个小家伙一听到父亲这么说,都是高兴的一跃而起,手牵着手便向外奔去。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吴京不由泪如雨下。

    “殿下!”太子妃康灵不安地伸手抓住了吴京的臂膀。“是那一天要到了吗?”

    她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吴京摇摇头,牵着康灵的手坐了下来,“刚刚来的那个校尉你也看到了,他是齐国的鬼影探子。”

    康灵身体微微一震。

    “他说,已经有了营救我的计划,今天晚上便会行动,但是,但是……”

    康灵察言观色,已是明白了吴京没有说出来的话,“他们只能救殿下您一个人出去是不是?”

    吴京点点头。

    康灵脸上却露出了欢颜:“殿下,您怎么能属于这方小小的院子,只要能出去,必然能再起风云,与那反贼再战天下,这有什么可犹豫的,自然是要随他们去。”

    “可是如果我一走,你们,你们……”他看向院子里正欢声笑语的一双儿女。

    “殿下即便就在这里陪着我们,也是保护不了我们的,只有您能在外头掀起波澜,我们倒还能更好的活下去。再说了,那秦风不是自诩是仁君么,殿下走了,他也不一定就会杀了我们母子三人,这不有伤他的仁德么?”康灵微笑着:“殿下只管放心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