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99.第599章 神鹰计划

    拓拔燕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大片果林子,阵阵果香扑鼻而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踏步向内走去。看似没有什么异处的果林,他走在内里,却是小心异常,左转右弯,根据真拓拔燕的交待,这片果林里暗藏玄机,密布了不少机关,现在马上就要行动了,那些机关肯定已经开启,要是走错了,便是命丧当场。

    在心里默颂着那些口诀走了大半柱香功夫,眼前豁然开郎,一片空地出现在他的眼前,空地边缘,一幢木房子矗立在哪里。拓拔燕毫不犹豫地走向那扇紧闭着的大门,伸手推开。

    屋里已经坐了十好几个人,看着拓拔燕进来,都是转头看着他,大部分都默不作声。只有少数几个露出讶然之色。

    拓拔燕目不斜视,径直走向坐在上首的一个老者,跪了下来,两手胸前交叉,以额触地,行了一个大礼之后,这才直起身子,从身上掏出那把弯刀,轻轻地施开刀把,从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展开仔细看了半晌,脸上微微露出了笑容。

    “拓拔燕,欢迎回来!我是慕容靖。”老者道,说得却是蛮语。

    拓拔燕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慕容靖只是一个普通的蛮族人而已,站起身来,看着慕容靖:“我的师傅,他还好吗?”他问话,自然用得也是蛮语。

    慕容靖微愕,没有想到拓拔燕居然问得是这样一个问题,“你是说培训你们那一批的慕容辙吗?他死了!”

    拓拔燕脸上闪过一丝遗憾的表情,没有再多话,而是转身走到了下方一个大汉的身边,与他们一样盘膝坐了下来。

    拓拔燕问这一句,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根据那位本尊的交待,在蛮族那边,真正熟悉拓拔燕一切习惯习性甚至一切私密的就是那位慕容辙。慕容辙死了,他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也悄然落地。

    “燕大帮主,没有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身边的大汉嘿嘿笑着,语气之中,满满的不怀好意。

    拓拔燕目不斜视,嘴里冷冷吐出两个字:“滚开!”

    身边的汉子大怒,“姓燕的,自从你他娘的到了天桥进了鱼龙帮,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每月收我的场子费都是别人的一倍,老子一个月天天卖力气赚一点钱,倒有一小半进了你们的口袋。”

    这是一个认得真拓拔燕的人,拓拔燕斜了他一眼,“不顺眼。”

    汉子大怒,扬起拳头,便要一拳击下,拳头刚刚扬起,一个干瘦的老头一伸手攥住了汉子的拳头,低声道:“孙大刀,都是一伙儿的,你想干什么?”

    天桥之上耍刀的孙军被干瘦的卖风干腊肉的老头子捏住了手腕,竟是丝毫动弹不得,气啉啉的看着拓拔燕,狠声道:“你等着,办完了这桩事,老子要好好的领教领教。”

    “找死!”又是简单的一个词吐出。

    不是拓拔燕不想多说,而是他深知言多必失,对于眼前的这个大汉,那个家伙并没有交待什么,当然,他们也没有想到,就在天桥这条街上,居然隐藏了好几个蛮族的探子。那个老头,显然熟识这个孙大刀,那也必然是认识燕珂的。

    他冷着脸,根本就不看他们。

    外面还在不停的进来人,拓拔燕扫了一眼屋内,此刻屋内已经有接近百人了,看起来蛮族对于越京城的渗透,还真是不遗余力。

    慕容靖站了起来,随着他的站起,屋里百余人轰然起立。

    “各位,自从十年前,我们开始向北越派遣燕翎卫,十年时间,终于有了你们扎下根来,在你们中间,有来自本土的,也有早就下山,但却心向故土的,我们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完成千年以前慕容恪大王没有完成的愿望,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慕容靖大声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数万大军已经下山,现在正在逼向越京城。用不了多久,燕王便会兵临越京城下。”

    屋子里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

    “大人,是要我们在大军兵临城下之后,里应外合吗?”孙大刀兴奋地问道。

    慕容靖摇头,“非也非也。我们就这百十来个人,这种事情那是万万做不来的。这一次我到越京城,只带领大家做一件事,救两个人出来。”

    “救人?”众人一脸的迷糊。

    “不错,救人,这个人的身份可是非同一般,我们要救的是北越的太子吴京和兵部尚书周泰!”慕容靖微笑道。

    “咱们大燕,为什么要救越国的太子?”孙大刀嚷嚷道。

    “大燕建国,可是僻居深山,根本没有多少人知晓,我们现在下山,就是为了让大燕的名头响彻天下,可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们需要朋友的帮助。这吴京虽然是越国太子,可越国已经亡国了,他现在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而他的身份对我们来说,有很大的帮助,我们现在有一个盟友,他需要吴京的身份来帮他撑起旗帜,以便名正言顺。”

    拓拔燕抬起头,看着慕容靖:“谁作主?”

    慕容靖哈哈大笑,欣赏地看了一眼拓拔燕,从本土来的人,果然想得更深一些。“现在是盟友,但以后,谁说得准呢?拓拔燕,你说是不是?”

    拓拔燕点点头,慕容靖说得很清楚了。

    “吴京的身份既然这么重要,那明国的看守必然很紧,我们这百来人,能把他救出来么?”风腊店的老头,沉声问道。

    “吴京现在被软禁在距离越京城二十里雾山之上的桐宫里,桐宫之内,一共有五十名城门军士兵警戒,而在雾山之下,驻扎着一尉五百人的城卫军看守。只要我们能进入雾山桐宫,那么,宫内的五十名警卫便不再是问题。”慕容靖道。

    “我们能轻易的进入桐宫!”卖风腊的老头看着慕容靖,说道。

    “当然。”慕容靖微笑道。“在城门军中,有一名校尉是我们的人,桐宫之内,这一哨五十人,每十天轮换十五人。而明天,就是他们轮换的时候,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一听说如此,屋内的人都轻松了下来,有内应,只要轻易的上了山,进了桐宫,剩下的三十五名士兵,可就真不是什么威胁了,干掉他们,翻手之间耳。

    “我们这里的人,将分成三组,精于刺杀的,武道修为较高的人,将跟随我去桐宫,营救吴京,在我们得手之后,第二组负责制造假象,迷惑追兵的视线。将我们救出吴京之后,城内必然会大乱,想必城门军也好,鹰巢也好,会倾巢而出追击,这个时候,第三组开始行动,从大牢里救出周泰,在明国刑部里,有我们的一个人在哪里担任官员,他会带着提审周泰的公文将第三组人带进大牢,堂而皇之的提走周泰,这个时候,乱成一团的越京城,想必不会有人关注到大牢,等他们发现周泰不见了的时候,你们,想必已经走远了。”慕容靖微笑道:“在城外,会有人接应你们。将你们引领到第二个地点。”

    “当然,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有风险的,你们潜伏了这么多年,也明白不成功则成仁的道理,一旦失手,你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慕容靖脸色一肃,“但大燕会记得你们。”

    “喏!”百余人齐声应是。

    慕容靖满意的点点头:“现在开始分组。”

    黑房子,郭九龄两腿翘在大桌之上,整个人如同一瘫泥一般瘫倒在椅子上,田康则坐在他的对面。

    “神鹰传回情报了,明天,他们将动手,桐宫,正大光明的上山,然后殂杀宫内的士卒。”田康道。

    “知道了!”郭九龄眯着眼睛,淡淡地道。

    “五十条人命!”田康看着郭九龄,“我们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真要让这些士兵去死么?”

    郭九龄睁开眼睛看了田康一眼:“要将神鹰送出去,他们就只能死了,不过他们不会白死。他们的家人,将会得到一大笔抚恤金。”

    “人都没了,还要钱干什么?”田康有些恼火。“神鹰计划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呢?”

    郭九龄坐了起来,直视着田康,“田康,你知道,当年我们为了在齐国埋下一颗钉子,为此死了多少人吗?十倍于五十都不止,但最后,这个人给我们的回报,却能让我们少死成千上万人,这还只是纸面上的,你说值不值得?这是我们大明第一次送出神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要知道,为了这一次行动,我还专门去见了皇后娘娘,请了瑛姑出宫来协助行动。”

    田康默然不语。

    “田康,我对你是寄于厚望的,现在我们正在慢慢的将你洗白,以便以后将鹰巢交到你的手里,做这一行,不但要看得远,更要隐忍,心狠,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要狠。”郭九龄道。

    “成功送出神鹰,那于氏一家还能活吗?”

    郭九龄一笑:“如果神鹰成功送出,达到了我们的期望目标,为了永绝后患,他们当然不能活。”

    听到这冷酷无情的回答,田康再一次垂首不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