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97.第597章 铩羽

    石火弹的攻击距离在里许左右,弩箭的攻击距离在四百步左右,慈济城头之上远程攻击武器的犀利大大出乎了元仆的意料之外,但他也明白,不论是投石机也好,还是弩机也好,发射速度是他们最大的问题,一轮攻击之后,需要较长的准备时间。所以对方的第一轮攻击虽然造成了较大的伤亡,但也并不影响他的影响,而是不停地摧促着士兵向前狂奔。

    其实不用他摧,士兵们也在发足狂奔,谁都想尽快离开这两个死亡地带,在哪里呆得时间长了,能幸运的躲过第一轮攻击,谁又能说自己能躲开第二轮呢?弩箭是直线运行还好说一些,那些火球,落到地上之后,根本就无法预测他们的走向,也许一个小小的石头,便能让他们突然改变方向。

    下一刻,后方的武腾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城上第二波火球在他们的眼眸之中突然升起,再一次扑向蜂通而至的攻击者。中军旗下,所有谙熟军阵的将领们都是惊呼出声。

    而在武腾眼中,却还看到了另外一些东西,与第一次攻击距离大致相同不同的是,这一次火球落地的间距明显出现了层次,前后竟然相差了五十步左右。

    在武腾的映象之中,投掷距离如此之远的投石机,其体型必然巨大,想要改变他们的射程,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而眼前的霹雳营的投石机却在短短的一轮攻击之后,不但以极快的速度打出了第二轮,而且还改变了攻击的距离。

    不可能是数批投石机分批次发射,因为在武腾的眼中,两次发射都是在同一条线上升起的,只不过第二次,有的射击距离突然就变弱了。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城头,想再确认一下。

    果然,当连续两轮攻击之后,攻击的抚远兵已经出现了断层,中间遭到火于无情攻击的那一片地方,人数已经稀疏,要么已经冲到了更前方,要么就是畏缩不前。

    军官拼命的摧促着,瑟缩在后的抚远兵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向前奔跑,第三波攻击如期而至,让武腾毛骨悚然的是,这一次,打击的距离再一次恢复到了里许左右。

    明军的这种投石机不但发射速度极快,而且能随意调整攻击距离,这个发现,让武腾的手微微发抖,这颠覆了他以往对投石机的认知。在大齐,守城的投石机,只能对某一个距离进行攻击,而且攻击的间隔需要时间较长,对于守城者来说,更多的拿来对付攻城者的攻城楼台或者大型阁梯,很少用其来对付步兵。

    但眼下,在他的面前一层层倒下的抚远军正在告诉武腾,时代在发生着变化,用着这样攻击的利器,对于攻城者来说,完全就是梦魇一般的存在。

    在付出了上千人的代价之后,抚远军终于扑到了百步之内,在这个距离之内,投石机也好,脚踏弩也好,因为角度的关系,都将失去用武之地。

    城头之上,终于看到了明军的身影。

    被压着打了半晌的元仆早已是恶向胆边生,大刀前指:“弓箭手,放箭!”

    一张张弓抬了起来,与此同时,城头之上,明军手中寒光闪闪的箭头也对准了他们。

    羽箭在空中呼啸,城上城下,同时有人仰天便倒,城上终于出现了伤亡,这让武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要短兵相接了,打下滋济之后,自己一定要将这种投石机弄一台回去,这种新式的武器,不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好东西。

    他眯起眼睛看向城头,眼睛再一次瞪大。因为在城下弓箭手再一次弯弓搭箭的时候,城上第二箭已经射了下来。

    弓箭手,比的就是速度。快一步,就是生与死的差距。而且,这一次武腾看到,城上的士兵并不是用的普通的弓。

    武腾禁不住拨马向前走了一段距离。

    城上明军手里拿着的是一种类似脚踏弩的东西,一箭射出,便将手里的弩机递回到后边,手缩回来之后,手里又多了一柄同样的东西,平端,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武腾这一次头上冒出了汗珠,不是因为热,而是实在是吓着了。弓箭手拉弓射箭,即便是臂力再强,射上三五箭之后,都得让自己休息一下,否则手臂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频繁的射击。但城上明军明显不受这一点的约束,因为他们不需要拉弓瞄准。

    这是一种全新的弩机。

    武腾紧紧地捏住了拳头,如果说先前的投石机让他感到惊喜的话,现在明军手里出现的弩机,就让他感到恐怖了。投石机再厉害,总是一种防御性武器,使用的范围并不广,至少他们不可能随着大队军马进行野战,但这种弩机就不同了。看明军手里端着的弩机,显然很小巧,一个人轻易的就能端起来一柄,他们是一人上弦,一人射击。在野战之中,如果碰上这样不间歇的弩机攻击,对于另一方来说,是灾难性的。

    实际上,现在对于抚远军来说,灾难已经发生。城下抚远军勉强与城上对射两轮,便已完全被压制住了,失去了弓箭手的掩护,城下的抚远军,完全沦为了城上的靶子。

    元仆终于回过味来,这样下去,只怕即便自己攻上了城头,也无法拿下慈济,令旗挥动,两支人马立刻一左一右,包抄向慈济城的另一面城墙。

    武腾微微点头,反应虽然慢了一些,但终归比没有反应一根筋要强上许多。

    城头,杨致站了起来,“我去南城!”

    邹明点点头,“有劳了。我会分一半投石机支援你。”

    “好!”

    杨致飞身下了北城墙,几个起落之间,人已是站在了南城墙之上。

    慈济城小有小的好处,南北城之间相距,也不过两百步而已。

    当南城方向也发起进攻的时候,从开战之后便一直有些焦燥不安的江浩坤脸上终于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武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北城门方向再一次腾起了火球,不过这一次,却是一半打向他们当面,另一半,却径直掉转了方向,攻向了南城门方向,隔了两百步的距离,但以他的射程,仍然可以覆盖八百步左右。

    这投石机不但能调节攻击距离,居然还能任意变换方向,这还了得。一定要弄到一台送回国内,如果齐国能大批量仿制这种投石机,再能获得他们手中的弩机,那楚人还算得了什么?

    情不自禁之下,他又忍不住策马向前走了数步。

    投石机两边出击,力量分散之下,终于还是让攻城的抚远军找到了机会,更多的人扑到了城下,丈余高的距离,连云梯都用不着,一个个抚远军冲上了城头,双方终于开始了短兵相接。

    弩机手们后退,仍在不停的发射,将爬上城头的抚远军一个个射倒,而长矛手们上前,一柄柄长矛此起彼落,将爬上城头的抚远军一排排的戳下的城去。盾牌手,短刀手躲在城墙之下,挥刀专斩抚远军士兵的双足。

    另一侧,杨致双腿叉开,站在两个墙垛之间,小剑绕着他的身子疾飞,将城下射来的羽箭尽数斩成两截,双手却是紧握着黑色巨剑,他似乎又回到了万剑谷中。

    当第一个抚远军终于爬上他左侧的城墙,还没有看清城上的情况,一柄小剑已是闪电般的飞来,这边脑袋进去,那边脑袋出来。

    “来死!”杨致轻笑一声,身影在城墙之上来回穿梭,爬上城墙的抚远军一排排的倒了下去,速度之快,连城墙边上的明军,自己都没有看清楚。杨致当然不会傻到冲下城墙去,教训一次就足够了,上一次,他被洛一水的部队围住,就是那些平日里看起来根本不堪一击的士卒,差点儿将他围殴至死,现在他的身后,便是一排排的霹雳营士兵,他倏忽来去,根本就不必担心自己再被包围。

    日头渐渐偏西,但小小的慈济城上,日月王旗和烈火战刀旗仍然在高高飘扬,城下,抚远军士兵的尸体越垒越高,江浩坤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收兵吧!”武腾摇了摇头,“今天不可能拿下慈济了,士气已泄,攻击乏力,再督促进攻,徒然损耗而已,我们小瞧明军了,暂时休战,打造攻城器械,明日再来吧!”

    江浩坤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几次欲再增兵一战,但那堆集如山的尸体和前方士兵瑟缩的身影,终于让他无力的垂下了手。

    “鸣金,收兵。”

    兴冲冲满怀信心而来,却被当头一棒打得头昏眼花。大败之余,也终于让江浩坤清醒了一些,一个并不出名的霹雳营都如此凶悍,那明军其它那些名满天下的战营又该如何?

    其实这一点,他倒是料错了,霹雳营有自己的长处,他们装备的这些武器,明军根本还没有大规模装备,而今天这一点,霹雳营是守城,而江湖中人极多的霹雳营在这种守城战中,正好发挥自己的特长,如果真是野战,他们并不见得就有多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