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95.第595章 迎战

    三斤骑在马上,马鞍旁挂着两个蛮兵的脑袋,纵马疾驰在田野之上,在他身后,十名跟随他一起出来的斥候还剩下六个,每个人的马鞍旁边都至少挂着一个脑袋。一天前,他们碰上了蛮军的一队斥候,狭路相逢勇者胜,对于斥候来说,如果撞上,那基本上就不存在着掉头就跑的事情,双方都是打探对方情报的,一旦碰上,那就必须要将对方斩草除根,探得对方情报的同时,还要遮蔽敌人对己方兵力部署的打探。

    双方都是十人为一伍,一场恶斗下来,三斤的这一伍还剩下了六个人,虽然个个带伤,但却全歼了对手,割下了对方的脑袋,这些东西,可是硬梆梆的功劳。

    只可惜,还有三个兄弟,永远也不可能回去了。

    三斤姓齐,名字有些奇怪,是因为他生下来的时候,便只有三斤,当时都以为这小子养不活了,但这小子命大,居然硬撑了过来。只不过长大之后,身材不免矮小了一些。

    因为身材矮小,他一直都是小伙伴们嘲笑的对笑,在村子里,即便是姑娘家家的,也比他要高出一头来。这让他很受伤。

    每当有人嘲笑他的时候,他都是用拳头去说话,打来打去,小个子三斤,倒练了一身好筋肉。再大一些,他便离开了村子,去了县里,在哪里,他遇到了他后来的师父,开始习练武功。

    小个子三斤有着不错的武道天赋,正当他认为美好的生活在向他招手的时候,齐国人来了。铺天盖地的大军淹没了他所在的县城,他跟着师父成了反抗队伍之中的一员,一次与齐国军队的遭遇战,师父当场战死,三斤却侥幸捡了一条命,随后逃去了沙阳郡。

    也正是因为这一战,让三斤认识到,个人的武功再高,也挡不住千军万马的冲击,他的师父在他眼中武道修为已经很不错了,可最后,却是死在一排齐人的长矛兵下,几乎将他师父戳成了筛子。

    再后来,他成了太平军中的一员。因为他不错的个人战斗力,他被斥候营统领于超看中,成了斥候中的一员。

    三斤在斥候营中,学会了骑马,从小不服输的个性,让他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之中,迅速地成为马术最好的斥候,立功无数,也从一个小兵升到了校尉,但从他内心深处来说,他还是挺排斥现在这种日子。

    他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成为一支强大的骑兵的将军,带着他的骑兵,挟翻山倒海之势,将面前的敌人踏得粉碎。

    他们的老大,斥候营统领于超,与他有着同一个梦想。

    想到这里,三斤不由咧开嘴笑了起来,这个日子不远了。听统领说,皇帝陛下从秦国弄来了上万匹战马,其中第一批二千匹已经落袋为安,大明帝国马上便要筹建第一支骑兵。统领于超认为这第一支骑兵的统兵将军非他莫属,也向他承诺过,如果他调去组建这支骑兵,一定会带三斤一齐去。

    这让三斤对未来充满了向往,能带着成百上千匹战马一齐冲锋,可比现在这孤零零的几骑要好多了。

    “齐头儿,前面有我们的人,正在与蛮子打斗!”打前探路的一名斥候飞马而来,三斤顿时又兴奋起来。老子很快就不当斥候了,但即便是要走,也要在斥候营里留下老子的传说。两腿一夹马腹,胯下战马长嘶一声,迅速向前加速奔去。

    “抓羊去!”他大笑道。

    洛河以北,处处都充斥着这种斥候之间的相互绞杀。而此刻,小猫麾下的磐石营正在迅速地渡过洛河,向前挺进。

    磐石与锐金两营作为这一次的主力,将正面阻截蛮军,而陈志华的厚土,陈金华的洪水两个战营,则分开左右两翼,迎战蛮军两支偏师。

    “此战在守不在攻,在消耗而不在消灭。”小猫背负着双手,站在河堤之上,看着河上十数座浮桥正在络驿不绝通过的士卒,悠然对和尚道。

    “蛮军夺了石林,正在一鼓作气向新乡进军,而新乡,我们是绝不能丢的。这一次阻截敌人的战场,便在新乡,第一仗能不能打好,和尚,就看你的了。”

    和尚看着小猫的背影,有些出神。几年不见,现在的小猫与过去他认识的那一个小猫似乎有了很大的区别,和尚读书不多,不知用什么辞汇来形容,想来想去,也只有大将风范似乎有些与眼前的小猫贴切。

    想来也对,小猫是当初秦风第一个放出去在楚国西军之中担任一营主官的将领,比起自己这几个,他的确要强上许多。由小猫来主持这场战事,和尚服气得很。

    “和尚你指挥军队,本来是比较稳妥的,但现在锐金营却以攻为主,想来与你的老婆有很大关联吧,这也很好,第一仗,本来就是锐气比拼,如果不是这一点,这一次与我来的就是野狗的苍狼营了。”小猫接着道:“老大希望你用战功来证明自己占据一营主将的位置不是他任人唯亲,这一点你要清楚。”

    和尚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和尚进入太平军之时,太平军已经基本成形,他并没有拿得出手的什么战绩,却仍然一跃成为锐金营的主将,在太平军中,不是没有人说闲话的。“章将军你尽管放心,大战用我,用我必胜。”

    小猫瞟了一眼和尚,笑了笑,“很好,抵达新乡之后,立即占据马驿坡,就在哪里与蛮兵先干一仗,挫挫他们的锐气。”

    和尚狞笑起来:“蛮子深居大山,坐井观天,这一次,便叫他们有来无回。”

    石林,慕容开山狠狠一刀将面前的大案劈成了两半,由不得他不怒,占据石林之后,派出去的一路路斥候,基本上有去无回,到现在为止,居然没有打探到任何的关于大明军队的有用的信息。

    大明军队出动了多少人马,大概的布置是怎么样的?领兵将军是谁?他现在两眼一抹黑。愤怒于自己的斥候太不争气,居然被人杀得干干净净。

    “管你面前是谁,老子都提兵直冲而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他呛的一声还刀归鞘,厉声道:“传我命令,大军即时开拔,目标,新乡。”

    慕容开山,是慕容一族后起之秀,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却已经是慕容宏新建燕国的一名重要将领,作战悍勇,深得慕容宏喜爱,这一次大军进攻越京城,便是由其担任先锋,麾下一万蛮族士卒,皆是精锐敢战之士。

    磨刀十年,只为今朝。

    下山之后,慕容宏特地带着他的文臣武将们一齐去了抚远郡守府,让所有的人都瞻仰了那一座李清大帝阵斩慕容恪的雕像。

    这让所有的将领们都气红了眼睛,慕容宏却不允许他们拆毁这座雕象。

    “等我们打进了越京城,击败了所有的敌人,我们再回到这里,亲手毁去这座雕象,为先祖复仇。谁先打进越京城,谁就来去这座雕象。”慕容宏的声音很平静,但所有将领都能从这句话里听出浓浓的杀意。

    慕容宏坐镇抚远郡,前锋慕容开山率一万主力逢中直进,拓拔鹰率五千人进击江口,慕容成率五千人攻击安陵,这两只偏师的目的,只是为了牵制敌人兵力,当然,如果中间主力战场受阻,两只偏师也负有杀退前方敌军,自左右两翼包抄敌军主力的意思。

    “除了我还能有谁?只能是我!”慕容开山提刀上马,自言自语地道。自家的斥候被斩尽杀绝,这代表着他面前的敌人绝不是易于之辈,但慕容开山却没有丝毫惧意,正面对敌,他怕过谁来,他现在倒是担心左右两翼不要给敌人击垮,使得自己两翼受到攻击。至于自己能不能拿下面前的敌人,他毫无怀疑。

    一万蛮军,浩浩荡汇直逼新乡。

    马驿坡,和尚拄着铁刀,坐在坡顶,于超的斥候还真是不错,一拨一拨的返了回来,每个人的战马之上都挂着或多或少的脑袋,前方蛮族军队的数量,布置被打探得一清二楚,自家的斥候回来了,敌人的斥候自然就死翘翘了。百战之将和尚自然懂得斥候战的残酷,在落英山脉之中,那些斥候,十个里面能回来一个,就算是不错的了。眼下的敌人,差远了。

    “回头我请你们于将军喝酒!”对着那个叫齐三斤的斥候校尉的背影,和尚大笑着道。

    齐三齐在马背之上回过头来,笑着对和尚抱拳一揖,随即纵马远去。和尚站了起来,看着身边已经有些出怀的老婆余秀娥,愁眉苦脸地道:“娥啊,这马上就要开战了,你也到过战场了,接下来你回小猫哪里去吧。”

    “不去!”余秀娥冷冷地道,“连陛下让我进宫去陪皇后娘娘我都不去,还去小猫哪里?”

    “你这个样子,怎么打仗嘛!怎么得也要替我们的儿子想一想,是不是?”和尚抓挠着光头,陪笑着道。

    “我不上阵,我给你擂鼓!”余秀娥瞅着和尚:“不许再说了,再说当心我削你!”

    “说好了,只许在后擂鼓,绝不许提刀上战场。”和尚郑重其事的道:“你就站在这里,看你的夫君杀敌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