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95.第595章 霹雳营

    杨致盘坐在城头之上,一枚小小的飞剑绕着他的身体,如同蚊虫一般,上下左右飞舞,他浑然没有注意到身周的士兵们看着他宛如看着神仙一般的眼神儿。

    他现在已经正式调任霹雳营副将,如果比起矿工营来,霹雳营无疑是差了一大截,但杨致却欣欣然来上任了,无他,只是因为霹雳营马上就要进驻出云郡了。

    如果不是江浩坤举旗造反,大军逼近正阳,他现在就差不多已经站在出云郡的土地上了。对于楚国,他的仇恨,只怕比起秦风要来得更深。

    他的父亲,数十年如一日,协助楚国老皇帝打造了天下第二强的帝国,却因为最后站错了队,而跌落尘埃。如果仅仅是如此,那也罢了,但全家族上下数百口子人,被楚国现在的这个皇帝杀得干干净净,一场大清洗,因这件事情而由云端被摔到泥坑里的杨氏旧部更是数不胜数,这怎么不能让仇恨到了极点。

    万剑谷中,九死一生,他扛了过来,原以为九级的身手,已经足以让他报仇雪恨,但京城一役,却让他明白了天下之大,想要报仇,光有匹夫之勇,根本就成不了事情。

    秦风让他看到了另外一条路。

    杀一个闵若英算什么?把大楚帝国从根子上拔掉,才算是彻底的复仇。我杨氏一门能辅助你闵氏强大,也能把你从天上拽下来。

    数年的磨励,挫折,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将原本的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现在的心机深沉的将军。

    调任他到霹雳营,秦风专门找他深谈了一次,就秦风的本意,是担心杨致到了出云郡之后,因为仇恨而作出一些挑衅之举,这就有悖于秦风的初衷了。初生的大明还柔弱得很,就像一株刚刚从泥地里探出头来的树苗,未来有可能长成一株参天大树,但现在,却能很轻易的被人折断。

    想到这里,杨致不由得笑了。

    秦风多虑了,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胸无城府,天第一,老子第二的纨绔子弟,自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出云郡,便已经足够让楚人闹心了。

    闵若英再狠,也不可能将杨氏旧部杀光,自己在出云郡有大把的事情可做。慢慢的,一锄头一锄头的挖掉大楚的墙角,那是何等的快意之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能让大楚帝国轰然倒下,自己别说等上十年,便是二十年,三十年又何妨?

    心神激荡之下,围绕着他飞舞的小剑骤然发出嗡嗡的叫声,在他身周化为一道道残影,周遭的士兵已经看不清小剑飞舞的轨迹。

    兵书自己从小就读得滚瓜乱熟,只不过以前是纸上谈兵,异想天开,而到了军队,他才真正明白,兵法之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如果以为自己读过几本兵书就真认为自己是大将之才,那也太可笑了。大明帝国军队中的很多将领,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但他们在用兵之妙,却远非自己可比。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兵凶战危。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懂得匹夫之勇在千军万马之中,当真算不得什么。自己堂堂一个九级高手,便险些让洛一水的旧部,成百上千的普通士兵围殴至死。

    一伸手,嗡嗡飞舞的飞剑乖乖地躺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当然,如果把武道高手与士卒结合起来,那才是真正的杀伐之道。在万剑谷中,万剑相逼,在战场之上,千军万马,箭啸石飞,较之万剑谷的凶险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万剑谷中,还能找到几个死角苟颜残喘,但在战场之上,处处都充满了凶险。不过这对于杨致来说,反而成了一个磨练武道的机会,从初出谷时的堪堪踏进九级,到现在,他已感觉到自己摸到了九级中段的门槛,或者在某一场战役之中,自己便能再次取得突破。

    在大明帝国之中,比自己武道修为更高的人,委实已经不多了。除了那几个老家伙,也就是秦风稳稳的压住自己一头。

    想到秦风,他不由又有些泄气。人比人,气死人,在自己张牙舞爪的时候,秦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敢死营校尉,但不到五年时间,他已经是面南而座,称孤道寡了。更可气的是,他的武道修为也一日千里。当年能按着自己打,现在,还是能按着自己打。

    跟他比什么?他就不是人!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的杨致嘿然笑出了声。

    “杨将军,鹰巢的苍鹰已经传来了消息,江浩坤五万人马,已经逼近慈济县了,五万人呐,这一次我邹明可要好好的过一把瘾了。”霹雳营主将邹明兴冲冲的走了过来,看着杨致道。

    “霹雳营没有打过硬仗,这开头一仗,可并不好打。”杨致跃下了城头,看着邹明,道:“五万人,一人一口唾沫,也得淹死我们呐!”

    邹明嘿嘿的笑了起来,“打仗又不是比人多,咱们的皇帝陛下打仗,那一次军队比别人多了,照样场场胜仗。这一次,我要学学陛下的风采。”

    杨致微微一笑:“以前的太平军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敢于以小搏大,以命赌命,但这是有很大凶险的,只要输上一场,那就万事皆休。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也成了穿鞋的了。邹将军,这一仗,我们不在胜,而在稳,稳稳的等着陛下的主力赶到。”

    “杨将军放心,我懂的。”邹明点点头,大明军队的大杀器,重步兵矿工营以及皇帝陛下和他的亲军将赶赴正阳战场,现在还是最大的机密,两员主将虽然晓得,麾下将卒可就不清楚了。

    “士气如何?”

    “士气正旺!”邹明肯定地道。“都盼着立功受赏了。这几年,你们在外头叱咤风云,我们却一直守在老窝里,大家伙儿可都是盼星星盼月亮啊,终于盼来了,士气能不高吗?”

    “霹雳营虽然一直在守老窝,但练兵却也一直没有放下啊,更重要的是,霹雳营中,并不乏经历过大战的人啊!”杨致道。

    霹雳营中的将校,基本上都来自当年邹明从被齐国占领的数郡之地上带出来的逃亡江湖人物,当年他们奋起反抗齐人战领,但被齐国军队和鬼影杀得稀里哗啦,最终落草为寇,投奔秦风之后,才算稳定下来。这个战营当中,江湖人物是最多的,七级以上的高手一抓一大把,邹明本人,更是八级好手,当然,比起杨致,他们还是差得太远。

    对于杨致的到来,邹明是由衷的欢迎,这样一个九级高手的加入,使得霹雳营中有了一个大高手坐镇,这对于一个战营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放眼天下,能在最基本的战营之中配备上九级高手的部队,可谓廖廖无几。出身江湖,扎根军队,受到原太平军战法熏陶的邹明,在霹雳营中将江湖高手与军队打造成了一个整体,他相信,即便让他去与矿工营干上一场,也不见得就输了。

    “江浩坤的军队之中,隐藏着三千人的龙镶军,这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邹明道。“如果这一仗,能够吃掉这支龙镶军,我们可就赚大发了。此消彼长啊!”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杨致淡淡地道。“齐人,终归是会要成为我们的敌人的,三千龙镶军虽然说不上什么美味,但也终是一块肥肉。”

    “杨将军说得好。咱们一块一块的咬。”邹明大笑起来。

    “陛下出动矿工营,敢死营,就是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江浩坤击败,把他们赶回抚远四郡去,我们可没有时间与他纠缠,这正阳郡马上就要秋收了,可不能耽搁。”杨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慈济粘住他们。等他们打上火了,矿工营敢死营一出,这五万人可就烟消云散了。”

    “江浩坤灰溜溜的回到了抚远郡,只怕他的老窝就要雀占鸠巢了,慕容宏可不是善茬。”邹明道:“说不定到时候,江浩坤性命不保。”

    “死了干净。”杨致冷冷地道:“我还急着去出云郡呢!”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他们两个,一个仇恨齐国,一个仇恨楚国,两人搭手,放在出云郡,只怕齐国也好,楚国也好,都摸不准大明王朝的路数,想不透他到底要干什么。而这,正是大明帝国想要的。新生大明帝国还孱弱得很,只能继续游走在大国之中,一点一点的壮大实力,等待着张嘴露出獠牙的那一天。

    霹雳营此战,在守不在攻。虽然他们没有打过什么大仗,但霹雳营的装备,在轻装战营之中却无疑是最好的,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长期驻扎太平城,距离大冶城极近,但凡大冶城那边的兵工作坊弄出了什么新武器,第一个试用的都是他们,然后根据他们提出的意见再作进一步的升级修改,慢慢的积累下来,霹雳营的各类武器五花八门,但无一不是威力极大的军阵利器,即便是从矿工营中出来的杨致,到了霹雳营之后,也是叹为观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