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87.第587章 撒网

    于琴满心欢喜的跨进了家门,手里紧紧地攥着燕子送给她的那枚兽牙,她知道,这是一种认可。

    欢快地拍打着门环,今夜,注定是要做一个好梦的。

    缺了两颗牙的老门子打开了门,一步跨进家门的于琴骤然之间便怔在了那里,一只脚还在门外。

    院子里,数十个陌生人冷冷地站在那里,而家里的护院,此刻都被五花大绑地捆着扔在地上,一柄柄锋利的大刀,顶着他们的胸膛。

    甚至来不及惊叫一声,那个一直驼着背的老门子一只青筋毕露的手便卡在了于琴的脖子上,将她生生的拖进了门里,于琴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鱼龙帮与宏武帮争夺地盘的时候,她亦是鱼龙帮冲锋在前的人物,虽然年轻,但也有五级的身手,在混迹于底层江湖的身手之中算是极不错的了。

    但在那个平时看起来老朽的老门子,却让她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便被生生地拖进了门内,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直直的跌下院子里。

    砰的一声,屋门在身后紧紧地关上。

    于琴没有摔在地上,因为此时,一个人从门内一步跨了出来,一伸手便接住了于琴,扶着她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爹!”于琴看到自己的老爹于洋还好好的站在自己身边,而从大门看进去,家人们一人也不少的都在哪里,母亲,小娘,还有刚刚五岁的弟弟。虽然不是一个娘生的,但这个弟弟却对她特别亲,她也异常喜欢这个弟弟。

    “出了什么事了?他们是谁?”于琴颤声问道。她不是江湖雏儿,那些人虽然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浑身散发出来的那令人心悸的杀气,比起他们这些刀头舔血的江湖人还要深得多。

    “于小姐回来了。我们等你好一会儿了!”一个瘦骨嶙峋的汉子出现在门口,微笑地看着她:“于帮主,请带小姐请屋一叙吧!”

    于洋的脸色很难看,一手拖着于琴便往屋里走。

    于琴不认识这个男人,可他,对于这个汉子却是认识太深刻了。

    “燕珂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于洋问道。

    “燕子?他,他怎么啦?”于琴莫名其妙地看着父亲。

    “燕珂去哪里了?”

    “他,他说要回老家一趟,把他的爹娘接到城里来。”于琴道。

    眼前黑影一闪,于琴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凉风吹过,挂在脖子上的那枚兽牙已是落到了对面的汉子手中。

    “还给我!”她尖声叫道。

    兽牙在手里被轻轻地摩挲着,汉子低头凝视着,“他送给你的?”

    “是!还给我。”

    “他在哪里?”汉子问道。

    “他回老家了!”于琴道:“你是谁?”

    汉子微微一笑,“于小姐,我想知道,燕珂在越京城中除了你们鱼龙帮,还有落脚步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跟我们鱼龙帮过不去?”于琴嘶声道。

    汉子笑着转头看向于洋:“于帮主,我想知道燕珂在哪里,你帮我问你女儿一遍吧?让住了,从现在开始,你问一遍你女儿不回答的话,那我就杀一个人。从哪一个开始呢?嗯,就从这个小娃娃开始吧!”

    汉子挥了挥手,立刻便有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一伸手将于琴的弟弟提了起来,呛的一声,一柄雪亮的弯刀出了鞘,顶在了小孩子的胸腹之上。“我没有时间跟你们磨噌。”

    于洋和于琴两个的脸色都变得惨白。

    “琴儿,那个燕珂是蛮族的谍子,蛮族马上要造反了,你快告诉我,他还有那一个落脚点?”于洋两手抓住女儿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快点告诉我,不然你弟弟就死定了。”

    于琴看着被骇得连哭也哭不出来的弟弟,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嘴唇蠕动,说出了一个地点。

    瘦汉子挥挥手,屋里带刀壮汉瞬间退出了屋子,连院外的也走得一干二净,瘦汉子嘿嘿一笑,把兽牙抛在于琴身上,“留个念想吧!于帮主,从现在开始,这院子里要是有一人走出了这里,那就是自己找死了。看在我们以前的一段香火情上,这件事到此为止,你鱼龙帮还是可以继续在天桥发财的。”

    汉子背着手,施施然的走出了门,瘸牙的老门子转过头,咧开大嘴冲着一院子脸色青紫的人乐呵呵的一笑,也随着汉子走了出去。

    “爹,他们是什么人?燕子怎么会是蛮人的探子?”于琴失声痛哭。

    “他们是鹰!”于洋声音有些发抖。

    汉子姓田,叫田康,在越京城内曾经潜藏了许多年,对于越京城内的黑白两道,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在太平军开始谋夺越京城的时候,便是他整合了越京城的****,虽然最后因为越国首辅张宁的叛变,他的这些准备多半都没有派上用场,但也使得新近入城的太平军,对于越京城的地下世界的掌控力度空前强大。

    旧主人没了,新主人刚进来,一般来说,都是要乱上一阵子的,但因为田康前期所做的这些工作,使得越京城格外的平静,那些有可能生乱子的帮派,在事前便接到了严厉的警告,一个个比眷养的宠物还要乖。

    他本来已经退出了鹰巢,但这一次蛮族谍子要有大动作,郭九龄便又将他临时调了回来。以前鹰巢对于蛮族的谍探系统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即便是邓方提供了一些情报,但也是杯水车薪。田康对于越京城地下世界的熟悉,对于鹰巢来说,至关重要。

    田康也不负重望,在极短的时间里,便梳理出了一些有用的线索。在看到于琴手里的那枚兽牙之后,田康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在那块铁板之上撬出了一条口子。

    燕珂在越京城内还有一处密秘的住所,但这个年轻的谍子,不该将于琴带到那里去。田康笑得很开心,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

    回到自己那个秘密的落脚点,燕珂环视着这间小小的屋子,最后视线落在了一角的床上,在哪里,有他这几年在越京城内最眷念的东西,每一寸都留着那女子的体香,可自己,终究是要负了她了。

    今日一走,不论是死是活,只怕是再也见不着她了。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将头深深的埋在被褥里,贪婪地呼吸着里面的气息,也许那里面还残留着她的一些气息。

    半晌,抬起头来,他的手握住床沿,轻轻一瓣,啪的一声,床沿裂成两半,他从里面抽出了一柄弯刀。

    站起身,再一次环视了一遍小小的房门,吹灭了油灯,他的手握上了门闩。

    门栓并没有被拉开,燕珂整个人都僵在了哪里。

    门外有人。

    他缓缓地放开了手,慢慢地后退,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腰间的弯刀柄。

    屋顶之上传来轻响,比一起小猫路过的声音大不了多少,燕珂苦笑一声,缓缓地抽出了弯刀。

    格的一声,门闩被从外震断,一个瘦骨嶙峋的汉子站在门槛外,笑咪咪地看着燕珂,在他的身边,数柄强弩正遥遥瞄准着他。

    “走夜路可不太安稳,我们给你准备了另一个地方。”田康微笑道。

    身形微微下蹲,燕珂如同一只豹子一般向着田康窜去,空中闪过一道弧光,弯刀出鞘,径直斩向田康。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弩箭带着啸声射向空中的燕珂。弯刀如雪,将弩箭斩成数截,燕珂一个空翻,恰好落在了田康的面前,弯刀一斜,斩向田康的脖颈。

    轻笑声中,田康不避不闪,鹰爪般的手一把便抓向下落的弯刀,当的一声脆响,看似飞蛾扑火的大手,扣在了弯刀刀脊之上,轻轻一扭,弯刀顿时给扭成了麻花。不容燕珂有下一步的反应,刚刚还坚硬如铁的鹰爪已经化为了绕指柔,落在了燕珂的手臂之上,如同灵蛇一般的缠上去,手臂一抖,喀喀之声不绝于耳,燕珂惨叫声中,左手握拳,重重地击向田康。

    毫无意外,这只手也被田康缠上,又是一阵脆响,两条手臂都给震断了骨头,紧跟着一掌拂在燕珂的的胸膛之上,燕珂仰天便倒。

    “捆上,带回黑房子!”田康淡淡地道。

    眼前这个谍子有着七级的身手,在这个年纪,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白房子是鹰巢收集,处理各类情报的地方,这里也是鹰巢公开的一个衙门所在,当然,这个公开,也不过是相对于一部分人而言,而黑房子,则是鹰巢干脏活儿的地方。

    郭九龄现在就在黑房子中,正就着一盏灯在看一份刚刚送来的情报,听到门响,看到走进来的田康,笑问道:“抓到了多少?”

    “一共抓到了十七个,击毙了附隅顽抗者八个。活着的都带回到了黑房子。”田康坐在他的对面,道:“潜伏在各帮派时的人,能挖出来的,我想都挖出来了,但其它地方,我就没有办法了。”

    “不要紧,反正最后还是要一网打尽的。既然敢来越京城生事,就要有全军覆灭的心理准备。”郭九龄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