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72.第572章 开解

    屋子内灯火通明,四处弥漫着醇酒的香味,舒畅的酒已经喝得七八分了,舌头也大了起来,秦风的酒量大得多,到现在是越喝眼睛越亮,王厚年纪大了,两个年轻人却也不去攀扯他,两人喝一杯,王厚只需喝一口就好了。

    席上三人,倒只有舒畅脑子已经不大清楚了,竟然在席间便直接称呼起王厚为岳父大人了,王厚也笑咪咪的答应得爽快,倒是让秦风啼笑皆非,这两个人是王八眼看绿豆,对上眼了,只可惜另一位主人公却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

    屋外,皓月当空,凉风习习,王月瑶坐在凉厅之中,遥看着屋内窗纸上映出来的剪影,几个男人还在吆五喝六兴高采烈的喝着。

    他们的确有高兴的资本,当初秦风舒畅来到越国的时候,就如同一只只落水狗,狼狈不堪,但四年过去,他们却坐在了这金壁辉煌的皇宫之中,成为了这里的主人。而自己的父亲王厚,也从一个曾经的县中小吏,一跃而成为这个新国家的权贵,马上就要出任重要的吏部尚书一职,可以说是光宗耀祖了。

    他们都有值得高兴的理由,自己也应当有。一个本来是小家碧玉的女子,如今却是呼风唤雨,成为了这片大陆之上的又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这是何等的荣耀,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大姑,女人必须要嫁人么?”她突然回头,看着一边陪她坐着的瑛姑,她知道,这是闵若兮怕她心情不好,特地让瑛姑在这里照顾她。

    “当然!”瑛姑微笑点头:“女人自然是要嫁人,生子,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整个人生才算是完满。”她努了努嘴,示意着闵若兮卧房的方向,“即便是公主这样的世间奇女子,还不是一样逃不出这个圈子,她现在有爱她的丈夫,有一双可爱的儿女,我跟她这么多年,这几年却是她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王月瑶咬着嘴唇,半晌才道:“可是,可是大姑你,不也是一生没有嫁人么?”

    瑛姑没有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的身上,楞怔了半晌,仰头看着当空明白,半晌才道:“月瑶,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嫁过人?”

    “啊?”王月瑶一怔,自从她认识瑛姑以来,便只看见瑛姑一人,而且也从来没有听到过昭华公主闵若兮谈起过瑛姑的家人,是以她便认为,像瑛姑这样的人,一定是为了追求武道而放弃了嫁人生子,现在终成宗师,也算是完满。

    “可是怎么,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您的丈夫孩子?”她呐呐地问道。

    瑛姑凄凉的一笑,“死了。”

    “对不起,大姑,我不该问的。”王月瑶有些惭愧,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没有什么!”瑛姑摇摇头:“我年轻的时候,不但武道修为在江湖之上有名有号,而且长相,也算得上端庄可人。”

    王月瑶看着瑛姑,虽然瑛姑已经年过四十,但却仍然姿容秀丽,时光如果倒退回她年轻的时候,必然是名动一方的美女。

    “年轻貌美,武功又高,行事不免便张狂,即便后来嫁了人,也仍然不改本性,终于惹出了大祸。”瑛姑低下了头:“那个时候,大半个江湖都要杀我,没有人出来维护我,哪怕是我的家人。唯独只有他一个,坚定地站在我的身后,他背叛了他的家族,与我一齐逃亡,身后追着的是无穷无尽的江湖好手,最终,为了掩护我逃走,他死了。”

    “虽然他死了,却永远活在您的心中。”王月瑶看着瑛姑,心里想着的却是那个虽千万人要杀你,我也要站在你背后的那个男人,那一定是一个极了不起的人。

    “他是一个武学奇才,如果不死,只怕早就进了宗师之列。”瑛姑眼眶微闭,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感情。“后来,无路可走的我,加入到了朝廷的集英殿,隐姓埋名,那个时候,楚国正在经历战乱,每天也不知要死多少人,过了几年,那些仇家,大概以为我死了吧,便没有再追杀我了,我也便在集英殿里安身立命了,我可是看着昭华公主出生,长大的。一直到她成年,掌控了集英殿,那时我的武道也已大成,达到了九级巅峰。在昭华公主的羽翼之下,我每年都会在丈夫的忌日那天出去杀几个仇人,嘿嘿,杀了这许多年,也杀得差不多了,至少,当初亲手杀了我丈夫的那些人,我全都把他们送到地下去了。”

    王月瑶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在她眼中,瑛姑一直便是一个慈祥的姑姑,一个极喜欢小孩子的女人,怎么也无法把她跟里的那个人联系起来。

    “我不嫁人了,是因为思念。他是为我死的,我怎肯负他?”瑛姑笑道:“月瑶,你是不同的。我对家庭,对爱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向往,思念便是我唯一的念想。但你呢,你还有向往,对不对?”

    王月瑶垂下了头。

    “从你不肯跟着我们一道入京,我与公主便都知晓了,你还在念着束辉,不,现在叫曹辉了!”瑛姑摇摇头:“可是那个男人,真得值得你念想吗?”

    瑛姑冷笑起来:“他最终还是把功名利禄看得更重一些,跟我的男人,没法比。他如果真得把你看得重要,他会娶了齐国首辅的女儿为妻么?就算因为你们身处两个阵营,无法红线牵连,但为什么不能像你一样呢?不,在他心中,女人,只不过是他们生命之中一个需要补全的缺口而已,却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他不可能一直坚定的站在你的背后。”

    “我没有想念他,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他而已。”王月瑶辩解道。

    瑛姑没有理会她,却指了指窗户上倒映着的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这个舒畅,有时候让人看着真是不顺眼,嘴欠,邋遢,自以为是,张狂,打毛一看,真是浑身上下,哪都是缺点。”

    看着瑛姑数落舒畅,王月瑶忍不住抿嘴一笑:“我听说他还算计了您几次,然后只要是您出现的地方,他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拢身。”

    瑛姑意味深长的看了王月瑶一眼:“不错,即便是现在,他还在躲着我,但今天胆子却大了不少。”

    王月瑶一楞,马上便明白了瑛姑的意思。

    “舒畅这个人,你要与他相处得久了,便又能看出他身上的无数优点,有才华,做事执着,认准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在他身上,我能依稀看到我丈夫的影子。月瑶,我敢说,如果有一天,你做出了什么天人共愤的事情来,那个唯一站在你身后的人,必然便会是他。”

    王月瑶垂下了头,在她的身边,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舒畅与她,才是天生良配。

    “你不知道他为了做出了多少改变?”瑛姑道:“都说江山好改,本性难移,但舒畅当真在拼命的改变自己。说个例子吧,他以前邋遢之极,为了他的医术,可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做实验几天不眠不休,等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浑身那叫一个臭,简直比街上的叫花子还要凄惨。他不注重打扮,平素一身衣服,可以一年穿到头,但为了你,他现在可是变得干净了许多,不管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都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了你!”不等王月瑶回答,瑛姑接着道:“他看着束辉呢!像他这样才高八斗却为了你去模仿另一个人的着装打扮,对他来说,在我们看来,这难道不是一件极痛苦的事情吗?越是才高的人,便越是自视甚高,但舒畅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负担,这只能说明,他真的是喜欢你,为了你,愿意做出任何的改变。”

    “我知道!”王月瑶低声道。

    “为了讨好你,他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用秦风的话来说,为了讨你欢心,舒畅却是让太平军发了大财,这叫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次他又弄出了香水这么个东西,最初的实验品,他是让公主先用来着,公主其实极喜欢的,问他讨要,他居然敢说没有了。今天他去拿出一大盒十二种味道的来,公主听了可是笑得喘不过气来。月瑶,在舒畅的心中,你比昭华公主还要重要得多,那可是将来的皇后娘娘,更是他生死兄弟秦风的老婆。”

    “可是我……”

    瑛姑竖起手摇了摇,“月瑶,我也好,公主也好,秦风也好,都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更没有想把你们硬撮合到一起,我们只是想,有这样一个好男人,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呢?试着与他相处,也许你会发现,原来这一个才是我一直想要的啊!女子情窦初开,总是会对第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恋恋不忘,但往往这个人,却并不是最合适他的。”

    王月瑶轻咬着嘴唇,缓缓点了点头。

    看到王月瑶终于松口,瑛姑不由大喜。看来王月瑶这个心结,终于要打开了。回望着屋内那个已经在转圈圈的影子,瑛姑在心里道:“舒畅小子,姑奶奶我成就了你的好事,但我们的帐却还是要算的,只要让我寻到机会,定然将你打成猪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