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72.第572章 商务

    调王厚进京担任吏部尚书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利用王厚是最早一批跟随秦风的老臣这一资历以及他在太平军系统之中的威望,来整顿吏治。这是一篇大文章,一个搞不好,就会引起动荡,而秦风却不愿意时局不稳,因为对于即将成立的新王朝来说,稳定和发展,才是最重要的根基。在稳定的基础之上,力求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统合各方面的力量,让新王朝的实力有一个大的提升。

    秋风扫落叶,固然痛快,但痛快过后,你却必须要在废墟之上来重建,在当前的局势之下,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可以说,正中齐国人的下怀,他巴不得你乱呢?越乱越好,最好乱得秦风根本无暇他顾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所以才在一方面派出曹辉到越京城道贺示好,一边又另外在别的地方暗地里捅刀子。

    王厚的资历没有话说,人年纪大了,现在也是功成名就,基本无欲无求,自然也不怕得罪人。二来,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被称之为女财神的女儿,手里掌控着大量的资源。这边给了你一棒子,哪一边就再给你一点蜜枣,边打边拉,才是上佳之策。

    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这便是太平军一直以来奉行的策略,现在摊子大了,事情多了,当然也就更为复杂。但秦风坚信一条,术业有专攻。打个比方说,你让巧手去当亲民官,估计他会把地方整得稀乱,但你让他主持工部,负责修路开矿制造,他就是一把好手。推而广之,你如果想让一名官员去治河,要是这家伙连大江大河都没有见过,根本就对这一摊子事一无所知,他能做好吗?

    分科考试,择优录取,这便是王厚准备好的第一大法宝。将那些真正有才干的人先提拔起来,让他们去做实事,这才不致于坏事。

    王厚的事情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但涉及到王月瑶的这一块,就复杂得多了。

    王月瑶控制下的太平坊,从最开始的一个小不点儿,随着太平军的一步步扩展,到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涉及各行各业的巨无霸,太平军的军费,七八成都来自于太平坊,对于太平军来说,他是不可或缺的,而王月瑶也因此被太平军将领们尊称为女财神。

    但时过境迁,掌控了整个国家的秦风,对于太平坊的倚重,必然会有所下降,而且这样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对于整个国家的商业发展来说,实在是有害的。它的垄断,他的无匹的实力,足以对其它人造成无以伦比的打压,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个人有能力与其对抗。

    所以,对太平坊的改组也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

    “王瑶,太平坊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短短四年,你做出了如此成绩,让人实在是难以置信。”秦风微笑着道:“但现在,我们到了必须有所改变的时候了。”

    “太平坊本来就是将军的,将军但有所吩咐,月瑶无不遵从。”王月瑶点头道。

    “我的想法是,太平坊,将从一个直接经营者,转变为一个管理者,一个掌控者。”秦风道。“我希望以后的太平坊是一个规则的制定者和维护者,而不是亲自参与到最直接的经营当中去。”

    “将军的意思,是太平坊将放弃所有的生意经营?”王月瑶微微皱眉,这等于是要将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转手送给别人,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不完全是这样。”秦风摇头道:“粮,盐,铁,酒等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仍然必须掌控在国家手中,这个不能完全放开,特别是盐,铁,粮等,一旦放开,恐怕就会出现乱子。在这些行业之中,太平坊必须代表朝廷保持绝对的控制权,也就是绝对控股,当然,这些行业,我们也可以适当引入民间资本。”

    “但其它行业,我们可以完全放开,不必再事事插手了。”

    “可是将军,现在太平坊中很多行业,都是极为赚钱的,比方说我们现在正在经营的一些奢侈品等,完全就是属于暴利。放弃这些,不是太可惜了么?”王月瑶有些不甘。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这些行当,我们把他全部卖了。价格,当然由你来定,比方说,舒畅当时弄出的那个什么女人专用的面膜?”秦风大笑起来:“这东西成本现在应当不高了吧,但他销售的对象,却全部都是有头有脸的贵妇人小姐,的确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我相信,你如果卖掉他的话,一定会让有钱的人打破头来抢,你就可以坐地起价了。”

    “长久的生意,却做成了一锤子买卖?赚了这一笔,以后可就没有了。”王月瑶不满地道。

    “不能这样说。”秦风微笑道:“我们是要收税的。以前太平坊的利润全都归太平军所有,并没有交税,现在可以卖一大笔钱,这笔钱,我们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更重要的是,这笔生意,只要他还在做,我们便可以一直向他收税,虽然不如以前那么利润高了,但这也是源源不断的收入啊。”

    “将军说好,那便是好。”王月瑶无可无不可。

    “我们不可能什么都抓在手中,那样下去,就会成十五里玩灯笼,越玩越回去了。把诸如此类的这些生意全都卖掉,我们安心的收税就好,腾出时间和精力,我们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比方我先说的制定规则,不要小看这些事情,这是极其复杂的一项工作。而且,光是涉及到国家命门的那些专卖,就足以让你头疼了。”秦风笑道:“月瑶,我们现在手中控制的可不是一两个郡,而是一个国家了。”

    “月瑶明白了,我会马上着手开始做这件事情。”王月瑶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以后也就没有太平坊了!”

    “太平坊是一块金字招牌,你也可以拿它去卖一笔钱,甚至你可以将这块金字招牌出租给想挂这块牌子的商人们。当然,如果他们挂这块牌子,你就得负起监管的职责来,免得搞砸了你这块牌子。”秦风笑道:“这算不算是一门长久的生意?”

    王月瑶眼睛一亮:“将军果然奇思妙想,这个真可以有。太平坊,就是质量的保证,如果我们肯让一些商家挂上太平坊的牌子,他们肯定乐意出这个钱,不过也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能用,得将这个门槛抬得极高才好。一来是保证质量,二来嘛,也可以让这块牌子更值钱。”

    “举一反三,月瑶了不起。”秦风大笑赞道:“这些事,你自己看着办。总之,我准备成立一个商业署,直接对朝廷负责,商业署下,至少要设立数个部门,比方说管理那些国家掌控的经济命脉的生意的部门,制定商业规则的部门,监督这些规则能贯彻执行并对违反者加以惩罚的部门等等,这些具体的事情,就要由你来主持做了。我希望你能尽快地拿出方案来。”

    “将军放心,月瑶一定会做好这件事。”王月瑶肯定地道。

    一边的王厚却有些诧异,“将军,月瑶是一个女子,而商业署按您这样的安排,那可就是与六部并立的一个大衙门了,而且是手中有实权又有钱的衙门,让月瑶一个女子来当主官,恐怕不太好吧?”

    秦风冷笑了一声,“先前也有不少人说到了这个问题,说女子跻身朝堂,有碍物议,我呸,谁说女子不如男?不说别的,看看龙游县城的萧老夫人,就足以让世间大多数男子汗颜,和尚的老婆余秀娥,冲锋陷阵总是在前,那些人怎么不滋声儿?再说了王大人,你能找出比月瑶更合适的人选来替代她么?正如你所说,这是一个有实权又有钱的大衙门,换个人,我还不放心呢!在太平城,我们已经实现了男女孩子都必须上学堂的目标,以后这个要在全国推广,再过些年,有才能的女子会涌现得越来越多,只要有才能,她们为什么不能跻身朝堂为官?你是吏部尚书,选官的时候,不妨做个表率。”

    王厚苦笑:“如此一来,别人就得说我假公济事,为自家女儿开路保驾护航了,还不被别人骂死?”

    秦风大笑:“刚刚你还在说不怕得罪人,怎么转眼之间就又转了口风了?别人我不敢说,月瑶这个部衙主官,在太平军中没有人不服气的,要是谁敢唧唧歪歪,自然有人去护花,恐怕还轮不到你这个父亲出马!”

    秦风所说的这些个护花的,自然就是太平军的那些老军队了,他们对王月瑶可是心服口服,这些年来,他们的武器,盔甲,吃的,用得,比起其它国家的军队要好上太多,而这些钱,却全都是王月瑶赚回来的。

    听到秦风如此维护自己,王月瑶感激不已:“将军知遇之恩,月瑶没齿难忘,也只能兢兢业业为将军做事而报答了。”

    王厚哼了一声:“将军,月瑶今年二十四了,你将这样一副重担压在她的肩上,可想而知,以后又是没日没夜的忙活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爹,您说些什么呢?现在是在谈公事。”王月瑶又羞又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