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71.第571章 一往情深的舒畅

    二十四岁未嫁,对于这个时代的姑娘来说,已经可以称之为老姑娘了,如果是在民间,不免会惹人议论。但王月瑶的婚事,对于整个太平军集团来说,其实都是一件挂心事。她与束辉之间的牵扯纠葛,不知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随着束辉改姓为曹,娶了齐国首辅的千金为妻,可以说太平军内部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把悬在头上的利剑总算是放下了,当然,对于更关心王月瑶本人的幸福的人来说,却也是更犯愁了。

    从此嫁给太平军!这是王月瑶的宣言,但却不是大家的盼望。至少对她的亲人和关心她的人来说,这不是最佳的选项。

    “你的婚事,也算不得单纯是你的私事了!”秦风斟酌着道,这件事太过于敏感,于他而言,的确有些难以开口,舒畅爱慕她的事情,秦风提过一次,但遭到了王月瑶的拒绝,秦风自然不会再自找没趣,但内心深处,却是十分认可这一桩姻缘的,如果能成,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舒畅脸皮够厚,愈挫愈勇,毫不在乎王月瑶的态度,只要有机会,便会凑过来,信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信条的他,笃定的认为只要自己坚持到底,便一定能获得胜利。想想也是,这个家伙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可是曾经跟踪了秦风十数年,甚至在最后几年,一直守在了秦风的身边。他的坚持,也终于为他带来了丰硕的回报。

    有了这一次成功的经验,他自然更加坚定地认为这一信条放之四海而皆准。

    但愿他会有个好结果吧。

    “你看看你看看,便连将军也说这不单纯是你的私事吧?月瑶啊,你也不能光想着你自己,你也替我想想嘛!”王厚有些悲怆起来:“将军,你马上就要登基为帝了,您成了皇上,月瑶是您的臣子,老头子在这里求您,给月瑶赐一门婚事吧,君有赐,不能辞。”

    王月瑶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如果秦风真来这一招的话,可就将她架在火上了。

    “将军!”她大叫了起来。

    秦风却是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了下来:“强扭的瓜不甜,我不会做这种煞风景的事情,不过月瑶,你父亲说得也是对的,过去的总得过去,你不能将自己禁锢在过去的风景里。你的事情,其实与整个太平军都有关系,在这一件事情上,我本人,还有整个太平军都欠你的。你一日没有成亲,我们便都会觉得心中不安。”

    王月瑶没有想到秦风会这么说,连连摇着头,眼眶中已是蓄满了泪水,“不,这不关您的事情,是我自己的问题。”

    “三步之内,必有芳草。”秦风轻轻地道:“把自己从过去解脱出来,你会发现,现在的风景会更瑰丽,也许就在你的身边,就有更合适你的人。”

    王月瑶垂下头来,“我会的。”

    “那就好!”秦风高兴的道,无端的扣了一顶大帽子到王月瑶头上,虽然自觉得也有些无耻,但这也算是为了她好吧!想到这一点,心中也就释然了。

    书房之外,突然传来了咚咚的跑步声音,王厚有些愕然,这可是秦风的书房,很私密的地方,一般人走路,谁不是小心翼翼的,这是谁,如此嚣张。

    秦风却是一摊手,苦笑道:“王先生不用诧异,敢在我这里如此放肆的,除了舒畅,还会有谁?狗鼻子倒灵,你们一到,他马上便颠颠的跑过来了,不对,肯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不用说了,必然是马猴,这小崽子,回头我得好好收拾他。”

    嘴里说着要收拾马猴,眼角眉桃却尽是笑意,瞟了一眼王月瑶,却见她低下了头,满脸飞红,其实王月瑶自然也是明白,这位颠颠跑来的家伙,到底是为了谁来的。不过心中到底是甜还是怒,却不好说了,或者喜怒参半吧!

    王厚一听是舒畅,额头上厚厚的川字也立码舒展开了,其实在他的心中,舒畅是再合适不过的女婿了,有才能,有地位,对女儿又是一往情深,还有这家伙貌似是一个孤儿,以后入赘王家,那简直是一点障碍也没有。

    脚步声到了大门外,立刻便放轻了下来,下一刻,门被轻轻的敲响了,“我可以进来吗?”声音很低很温柔,与先前粗暴的跑步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秦风忍住笑,“就我一个人,你来干嘛?”

    门被推开了,舒畅一步跨了进来,一手托着一个盒子,一手指着秦风,“骗子!”他怒形于色地道,一转过头,看着王厚:“伯父,从沙阳郡一路坐车过来,辛苦了吧?我给你调配了一些补品,晚上回去服上一剂,一觉睡到大天亮,明天保管生龙活虎。”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包药,递给王厚。

    “多谢世侄!”王厚伸手接了过来,笑得如同一朵花儿一样。

    看着两人的神态,秦风险些狂笑出声,以前王厚称呼舒畅为舒神医,舒畅称呼王厚为王先生,这倒好,一个自降身份,一个坦然承受,看来这二人倒是很对眼。

    王月瑶也站了起来,却垂着头,束手立于一侧,并不抬头看舒畅。

    “这个盒子里装得是什么,是给我的么?”秦风笑着走过来,伸手去拿那个盒子。舒畅恶狠狠地横了他一眼,一脸的不爽,你这小子,不加力倒也罢了,居然还敢横刀打劫?如果不是王家父女在这儿,他早就飞起一脚踹过去了,不过现在,他只能装谦谦君子了。

    不理秦风,却走到了王月瑶面前:“你也来了?”

    纯属一句废话,王月瑶点点头:“来了。”

    “一路辛苦了!”

    “还好!”

    秦风与王厚两人自动后退,将大把的空间让给了二人。

    舒畅将手里的盒子递给王月瑶,“这是送给你的!”

    当着秦风与王厚的面,王月瑶又不好不接,只能红着脸接过来,却不打开,抱在怀里,头又低下来。

    “这个,你不打开看看吗?”舒畅问道。

    “是什么?”

    “是香水!”舒畅又得意起来,“我记得在太平城的时候,你常常采摘一些花朵制成香囊挂在身上,我就想,这东西有时效,而且又时常要挂在身上,经常要换,不太方便,所以我便想想个办法,让你免得这么费事。想来想去,我想起了有时候我把药汤洒在身上,一整天身上都能闻到味,便想出了点子。只要有时间,我便研制这个东西,天不负我,终于弄出来了。我把它叫香水,早起的时候,只要洒上一两滴在身上,香味便会持续一整天。这个盒子里一共有十二种不同香味的香水,你可以经常换着用,也可以看看更喜欢哪几种,我再来多制作一些。”

    听到舒畅如此费心费时费力,王月瑶终于是有些感动了,抬起头来,看着舒畅,欲言又止,半晌,终是弯腰福了一福,“多谢。”

    一边的王厚自觉老心大慰,如果真能得婿如此,夫复何憾啊?只可惜自己的女儿有些一根筋,看来回去还得继续跟她继续唠嗑!

    秦风却有些瞠目结舌,这个舒畅为了讨好王月瑶,可算是无所不用其计,当初为了满足小水,以便讨好王月瑶,发明了彩虹棒棒糖,后来又弄出了面膜,当然,这些东西最后都变成了王月瑶赚钱的工具,特别是保持肌肤的面膜,现在更是有价无市,因为制作繁琐,都是先下订单才有货,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市面之上根本就没得卖,也只有贵妇人才消费得起,现在订单更主要的是供应几大皇室还有各国的大臣们的家人。现在倒好,他又弄出了香水,看来自己的国库又要大赚一笔了。

    “好你个舒畅啊,敢情前些日子,你送给兮儿的那个香水,原来只是实验品,让兮儿替你试效果的,后来兮儿找你再要,你居然说没有了。现在倒好,整出一大盒十二种。好,好得很,回头我告诉兮儿,看她再见到你的时候,会不会一脚把你踢出门去。”

    舒畅嘿嘿的笑了起来:“制作不易啊,就这么点货,你回去告诉公主,回头有时间了,我再给公主弄一些。”

    “把我这盒送给夫人吧!”王月瑶拿起盒子。

    秦风却是连连摆手:“算了算了,看不到某人正瞪眼看着我吗?我可怕他以后想法子报私仇,还是让兮儿再等一等,舒畅,我告诉你,十二种香味,一样也不能少,少了一样,以后别进我家门了。”

    “保证,保证!”看到秦风如此上道,舒畅喜上眉梢。

    秦风大笑,“太好了,今天难得有空闲时间,王大人和月瑶又是远道而来,我设宴为他们二人洗尘接风,舒畅,要不要作陪?”

    “当然,当然!”舒畅眉开眼笑。

    “可是我要你写的太医局的规划书,你什么时候写出来?会不会太耽误你的时间?”

    “不耽误,不耽误,三天之后,保证上交一份让你满意的规划书。”舒畅信誓旦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