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69.第569章 大好机会

    屋子里陷入到了寂静当中,兄弟两人四目对望,谁也不想退让半步。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嚣之声,听声音似乎是从齐国使团居住的楼房里传来。马向东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往外看去。

    他一眼便看到了马猴。

    接着他便看到了曹辉。而曹辉似乎也向他们瞟了一眼,紧跟着他浑厚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秦将军设宴相待,曹某可真是受宠若惊啊?马统领,请替我感谢秦将军,就说我一定会按时到的,哈哈哈!”

    声音如同针尖一般,在马向东耳边响起,这当然是曹辉刻意为之了。马向东冷哼了一声,砰的一声关上窗子,坐了回来。

    马向南同情地看了一眼大哥,摇头道:“大哥,您瞧,你刻意把自己弄得小丑一般的回来,被一个轻飘飘的邀请便击打得粉碎。据我所知,秦将军已经单独宴请了李挚,本来齐楚二国,他是不准备再单独设宴相待的,但你弄了这么一出,倒是便宜了曹辉了。”

    马向东脸色难看之极,半晌才道:“你现在也算是太平军的高官了,秦风既然信任你,那你就也知道一些他的想法吧?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在他心中,齐国,楚国,谁才是他最大的仇人?”

    马向南轻声道:“大哥,今天这事儿您还看不出来吗?秦风秦将军,在政治之上已经相当成熟,在他眼中,无所谓谁是最大的敌人,他看的是整个朝政的利益。所以大楚仅仅想用亲情捆绑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当然,大楚也不必将秦将军与皇帝陛下的私人恩怨太过于放在心上,在大是大非面前,这些东西,影响不了太多。秦将军正在从一个感性的军人向着一个理性的执政者方向转变。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马向东点了点头。“你下定决心了吗?当真不回去了?”

    “是的,这里更适合我。”马向南坚决的点了点头。

    “程务本,江涛都要回去了,不过江上燕还是会留下来,宝清营也会留下来,只要秦风不解散他们,他们就会一直呆着。这是程务本的决定。”马向东道。

    “我知道了。”

    “既然你决定要留下来,那我们就不得不分家了。”马向东叹了一口气:“以后,就只能是楚国马氏和越国马氏了,希望你能理解大哥的苦衷。”

    “当然理解!”马向南微笑道。

    “这样也好,马氏一分为二,不管以后怎么形式怎么变化,总都有一个退路,家虽然分了,血缘却分不了,不过越国现在还是很混乱的,秦风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便能解决国内的问题,既然你决意要追随他,那就只能自己小心了。”

    “多谢大哥关心。这一点,我还是有信心的。”马向南站了起来,向着马向东深深一揖:“大哥,那就就此别过了,接下来,我不会再单独来见你了。”

    马向东点了点头,背过身去,不再看弟弟。而马向南也是转身向着门外走去,也没有回头。

    走出国宾馆的大门,马向南忽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轻松,心头的阴霾倏忽之间便被一扫而空,他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自己终于挣脱了那一张无形的网了,现在,他可以尽情地去描绘秦风提供给他的那一副大大的画卷。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急步向着太医局的方向走去。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啊!

    他要去找舒畅。

    太医局与其它各官衙比起来,这里就显得平静多了。在太医局的所有御医们看来,不管是谁当政,只要人还吃五谷杂粮,那自然就是要生病的,只要生病,那就自然是需要他们来看的。他们虽然品级不高,势力不大,但却是这越京城少不得的一批人,对于那些达官贵人来说,他们更是得罪不得的人。不管是以前的旧越朝,还是新晋的太平军。

    所以当别的衙门一个个战战兢兢,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和诚恳的态度认真做事的时候,太医局仍然是一个逍遥自在的部门。

    数十位品级不一的太医们,在太医局自然也有自己的圈子,从医正到最普通的太医,这些天基本上就是笑卧高台上,坐看风云起,大有泡上一杯茶嗑着瓜子看热闹的意思。

    当然,也有极不爽的人,那就是原本太医局的医正了。因为太平军进城之后,前来接受太医局的是一个年纪不过三十来岁,看起来**儿郎当的家伙。带着两个青衣童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太医局的大门,召集了所有的御医之后,言简意赅的丢下一句话之后,便再也没有理他们了。

    话说得很嚣张。

    “这里,从现在开始,是我的地盘了,你们,都是我的手下,老老实实干活便有饭吃,不然,统统滚蛋!”

    能到太医局里当上御医,当然个个都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以往上至金枝玉叶,下到普通官员,那一个对他们不是客客气气?一般的人想请他们看病,那还得东托西找才成呢,但在这位新来的家伙眼中,他们似乎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人。

    这让他们感到愤怒,他们已经决定要给这位新来的人一点颜色看看了。准备来一个集体大罢工,但问题是,这一段时间,以往大病小病不断的达官贵人们,似乎连病都不敢得了,让他们也有力无处使。

    舒畅自然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其实在他的心中,这些人,大部分恐怕也都是庸医的定位。舒畅神医之名,那也只是局限在极小的圈子里,经他手医治的,除了敢死营的那些幸运家伙外,大都是马向东,李挚,邓朴这些顶尖的人物,在外,他的名声并不响。

    马向南走进太医局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副松散之极的样子,太医们大多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窍窍私语,院子里,到处都散落着一些晒制的药材,有的已经不成模样了,显然没有人照顾收拾,整个看起来一副乱糟糟的模样。

    这让马向南很有些吃惊,因为他是见识过太平军的作风的,这种情况,在太平军麾下,的确是很罕见的。

    “请问舒大人在哪里办公?”他抱拳恭敬的向一位翘着山羊胡子的太医问道。对于这些人,他还是很尊敬的。

    “舒大人?”山羊胡子明显怔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那个叫舒畅的家伙,喏,一来就占据了医正的屋子,年纪轻轻,一点也不知道好歹,啧啧啧!”

    山羊胡子频频摇头,一脸的不以为然。

    马向南微微一笑,在他们这个行当里,年龄基本上就代表着资历,像舒畅这样年轻的的确少见,但年轻并不意味着本领差啊,他可是见过舒畅的医术的,在太平军内部,很多人可是将其奉若神明的。

    不理会山羊胡子不满的埋怨,他径直走向舒畅的所在,推开门,又是一愕,屋子里比外的乱有过之而无不及,满地都飘落着纸张。而舒畅,一只脚翘在大案之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里提着笔,笔尖含在嘴里,将整个嘴巴染得一片漆黑。

    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片纸,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标题,“关于在全国布局医疗体系的规划”。

    马向南一下子怔在那里,全国布局,这可是一篇大大的文章,看舒畅的模样,简直是头痛之极的一副模样。

    “舒先生,你这是在做一篇大文章啊,了不起!”马向南走了过去,敲了敲舒畅的桌子。

    舒畅看了一眼马向南,姿式不变,只是将笔尖提离了嘴角,一脸苦相,“秦疯子交待下来的题目,难死我了。要我治病救命,那是手到擒来,让我干这个,不是要我的命吗?”

    看着马向南,他的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哈的一声大笑,突然跳了起来,扔了笔,一把拉起马向南,显得十二万分的热情起来:“马郡守,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既然来了,今天我可就不能放你走了,咱哥儿俩得好好的喝上几杯。”

    舒畅一热情,马向南就觉得浑身毛骨悚然起来,说起来,他与舒畅可真是没有多少交情,点头之交而已,事出反常必为妖,瞄着舒畅,再看看这满地的废纸,马向南立时便明白了舒畅打得什么主意。

    “舒先生,这是秦将军交给你的题目,我可做不来,术业有专攻,医术,我是不懂的。”他干净利落的拒绝。

    一把抓住马向南的舒畅却是再也不肯松手,“不要想蒙混过关,你可是大才子,医术你不懂,但这布局规划,不正是你的长项吗?马老儿,咱们也不客套,帮我做好了这件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难不成你就没有求我的地方吗?咱们哥儿俩要么哥俩好,要不一拍两散,以后我可就认不得你了。”

    听着这威胁,马向南哭笑不得,但一转眼间,眼睛却变得比舒畅更亮了。

    好机会啊!大好的机会啊!

    转瞬之间,他笑得比舒畅更欢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