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63.第563章 长阳郡的经营之道

    秦风说到这里,马向南却是一脸的委屈。

    “将军,我怎么可能没有想办法啊!农耕是基础,搞好了,至少能混一个肚儿圆,不用饿肚子,但想要老百姓兜里有几个余钱,非得另想法子不可。”

    秦风点了点头,“那你现在想出了一些什么法子?”

    见秦风问到了这个,马向南身子坐直了一些,脸色也郑重起来:“将军,其实长阳郡还是有很多好东西的。比方说,上青林,下青林这些地方,便盛产苹果,这地方的苹果与我当年在大楚吃过的苹果大不一样,不仅果子大,而且更甜更脆,我仔细地查了一下,原来这里的苹果,相传是多年以前,大唐帝国时期,远航的船队从海外带回来的种籽,与南方的品种完全不一样。再比如说诸县的蜜枣,更是长阳一绝。如果能够大规模种植,必然会产生很大的经济效益。”

    “这是一个好路子。”秦风笑道。“长阳郡现在地多人少,青壮劳力流失严重,如果能大规模的种植这种果树,就能够节省出大量的劳力,即便是老人妇女也能照料,必竟他不像农耕那般费时费力。”

    “将军,今年,我其实已经在农闲时节,在这两地已经大规模地开展了种植,两到三年之后,便能有收益,可是我现在担心另外一件事情。”马向南却是显得忧心忡忡。

    “什么事情?”

    “将军,长阳郡以山地为主,境内崇山峻岭不计其数,环境比较恶劣,不但连通外部的要道屈指可数,条件极差,境内更差。很多地方,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一旦碰上雨雪天气,很多地方,便几乎与外断绝了一切联系。我担心的是,两三年之后,当这些果树开始收获的时候,我怎么把他运出来又卖出去呢?如果到时候丰收了,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烂在地里,只怕对我们长阳人的打击,将更加巨大了。”马向南瞪大眼睛看着秦风。

    秦风也瞪大眼睛看着他,半晌,才大笑起来:“我明白了,我的马郡守,敢情你是在这里等着我呢?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马向南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的表示,泰泰然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将军,您打下了越京城,囊中更定鼓鼓的,我不要多的,就一百万两,我要修建长阳郡内连通内外的主干道。”

    “一百万两?”秦风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倒也是敢开口,你难道不知道越国的国库,基本上就是一个空架子吗?”

    马向南一脸诡笑:“将军可不能哄我,国库的确是一个空架子,但内库却是充盈得很,至少我知道,您从内库向国库拨出了至少这个数。”

    他又伸出了两根手指。

    秦风叹了一口气:“你倒是消息灵通。数是有这个数的,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只想着你长阳郡吧,那个郡都有问题,都有困难,都像你这样开口,转眼之间,国库里就又空了,那朝廷还要不要运转?万一有个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们要怎么应付?”

    听到秦风有拒绝的意思,马向南顿时急了:“将军,我们长阳郡的情况与其它地方不一样,他是受战争影响最大的一个郡,也是为将军的定鼎大业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一个郡,现在受到适当的照顾,那是应当应份的,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看着马向南急赤白脸的模样,秦风倒是高兴得很,他这个样子,是真正进入了长阳郡这个角色了啊!虽然他还时不时想起他是楚国人这个事实,但做起事来,却是真心实意,这样的人,倒是让秦风愈发起了心,要将他收拢到麾下。

    “关于这个,你做了相关的预算了么?”他缓缓地问道。

    马向南听了这话,顿时喜形于色:“当然,当然,其实我先去找了苏开荣,可是他一听我说一百万两,立刻就借尿循逃了一个无影无踪,让我在他的衙门里苦苦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踪影,可是气坏了我。”

    从怀里掏出厚厚的一叠文案,站起身来,放到秦风的面前。“说是一百万两,其实只是一个总数,最开始倒用不了这么钱,一百万两是预估的工程总费用。将军,这上面我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苏开荣被这数目吓到跑了,这倒是符合此人的性子。苏开荣是前朝重臣,几十年的户部尚书,当然知道,一个国家的管家是难当的。他这个位子,非常重要,却也最容易得罪人,他的身份特殊,自是小心翼翼,马向南他必然自认为惹不起,不敢得罪,却又不敢答应马向南的请求,那就只能跑啦!

    不过说起来,此人倒的确是干户部的一个料子。

    翻开文案,扫了一眼,“最初的起动资金只需要二十万两,倒也不算太多。”

    “是啊,二十万两而已,架子一搭起来,事情就好办多了。”马向南连连点头道。“这个工程,我预估着起码要三年以上才能完成,正好与我们的那些果树能收获差不多同一时间。所以我说的一百万两,是三年为周期的。”

    秦风敲了敲桌子,“好,这二十万两,我答应了,要是户部不给,我从内库里给你拨付。不过后期款项,我建议你随后去找一找王月瑶,或者她能给你想出一些其它的筹款的法子,如果能想出来法子自筹到资金,对国家也是一件大好事,要知道,现在处处都要用钱,处处都张着一张血盆大嘴望着我呢!”

    “修路这种事,只怕不容易筹到钱吧,这又没有收益,难不成我们还学着山上的匪徒,来一个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山前过,留下买路财吗?”马向南为难地道。

    “先去商量一下吧,说不定会有好办法呢!”秦风笑吟吟的道。“对了,马郡守,长阳山多是不假,但也盛产药材吧?你为什么不在这上面再想想办法呢?这东西,附加在其上的价值可就更大了。据我所知,长阳境内的药材,可都是品质很高的。”

    “将军,可那些药材都长在深山里,要去采集,便需要精壮的汉子,不然危险些太大,空有宝山而无计可施啊!”

    “为什么不能种植呢?”秦风道:“既然你能想出种苹果,种蜜枣,那种药材就不行吗?”

    “将军,种苹果也好,蜜枣也好,我们都有现成的熟手,但种药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种得好的啊!一个搞不好,便是血本无归。”

    “你忘了舒疯子?”秦风微笑道:“从太平城起,他便带了好几个小徒弟,自己开药园,种药材,当然,他种的都是一些珍贵之极的玩意儿,但连那些稀少珍贵的东西都能种出来,你们那里的那些普能药材,对他们来说,还算是什么事吗?”

    马向南迟疑了一下,“舒神医可不大好说话。”

    “那就看你心诚不诚了,如果你真想做成这件事,就必然有办法能让他帮你的忙。”秦风嘻嘻笑着。

    “好,那我就拼了这张老脸不要,天天去堵他。”马向南心一横道,“总得要让他出让几个小徒弟才行。”

    “这就对了,要想办成事,脸皮非得厚才行。”秦风大笑。

    “对了将军,除了钱,我还要人。”马向南搔了搔了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再一次向秦风提出了要求。

    “什么样的人?”

    “修路的人。”马向南道:“将军修建太平城,建大冶城,麾下匠师营中,有不少这方面的专家,特别是太平城到大冶城这么恶劣的地理条件之下,都能修出那样好的路出来,我们那里,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如果将军能将这样的人才调过来帮我,我想,必然会事半而功倍。”

    “相比起钱来,你要的这样的人,我马上就可以给你调来。”秦风大笑:“我会派人去告诉巧手,选派最好的大师傅去你哪里。”

    “多谢将军!”马向南大喜过望。一时之间,只觉得神清气爽,这一次入京,可谓是收获满满。

    “先不用多谢了,马郡守,我来问你一件事。”秦风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在楚国之时,也是当得亲民官,掌管一郡之地,我想让你比较一下,现在与那时有什么不同?你更喜欢在哪里做事一些呢?”

    秦风的这个问题,一下子便将马向南问得呆在了哪里,刚刚,他完全进入了一个为本地谋福利的地方亲民官的角色之中,浑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出处,此时秦风一问,他顿时省起自己本来的身份,顿时就张口结舌了。

    秦风含笑看着他。

    马向南顿时觉得自己的思路紊乱了起来,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有话直说,不必藏着掖着,你知道我的性子的。”秦风道。

    好半晌,马向南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秦风,道:“在楚国为亲民官,是快乐并痛苦着,在长阳为亲卫官,却是痛并快乐着。”

    “这可将我绕糊涂了,愿闻其详!”秦风一时没有搞清楚这二者之间的差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