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63.第563章 将被破坏的平衡

    看到两人都有些伤感起来,一边的紫萝赶紧过来打圆场。将几个小碟挪到李挚面前:“李大帅,这些小菜,平时您肯定都是吃过的,但我们这里的做法有些不太一样,您尝尝,给我们提提意见!”

    被紫萝一打岔,李挚倒时立刻从伤感的情绪之中平复了过来,他本非常人,意志极其坚韧,做过了就从不后悔,更何况,他并不认为自己做得错了。

    提起筷子,指着面前的小碟,笑道:“你说我都吃过,可我现在完全是一个也认不得了。秦风啊,进了这园子,无论吃住,我都好像是乡巴佬进了城啊!”

    “李帅说笑了。”秦风笑道。

    李挚一个小碟之中挑了一筷子,放在嘴里细细嚼了片刻,摇了摇头:“美则美矣,只是完全吃不出原来的味道了。”

    看着李挚放下筷子,秦风笑问:“怎么?不合口味么?还是觉得不好吃?”

    “不,好吃得很,不过我却不想吃了!”李挚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要是在你这里吃顺了口,不免会就此念念不忘,而以我这个地位,只要有了爱好,便会有人奉迎,就像我昨天在你这里睡了一晚上,虽然睡得腰酸背痛,但躺下去的时候,却还是觉得很舒服啊!”

    一边的紫萝瞪大眼睛看着李挚,完全不能理解眼前这位老人的感慨。

    “安逸是一剂毒药,虽然不会马上致命,但却会让一个人渐渐的懒散下来,而我们大秦,是万万懒散不得的。我让自己始终保持着这样一种苦行的生活,就是要一直提醒我,大秦,还需要我们不停的去努力,只有所有人都能吃饱穿暖了,我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休息。可惜,我为此努力了一辈子,却还是没有达到。”

    秦风看着李挚:“这不是您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就跟您先前所说的一样,不来一场彻底的改革,您想象的日子便永远也不会到来,而改革的剧痛,却又是您不想承受的,李帅,鱼与熊掌,安能兼得?”

    李挚叹了一口气:“我老了,折腾不动了。而且即便是我,也无法去承担后果。秦风,因为会有两种后果,一种会变好,一种会变得更坏。”

    秦风默默点头,持着紫萝吩咐道:“紫萝,回头给大帅房间里换上硬板床,这些菜也不必费这么多心思,原汁原味吧。”

    “是,将军!”紫萝欠身道。

    “秦风,你要的马,我已经带来了第一批。邓素的重骑兵这一次是一人三马,其中两匹便是给你准备的,一共两千匹。都是我们大秦最好的荒原马。负重好,耐力长,短距离冲刺虽然不如齐楚的马速度那么快,但却胜在气力悠长,可持久作战。”

    “太好了!”秦风抚掌大喜,“我一直想要组建一支骑兵,但却苦于无马,齐人与我们的交易涉及到很多行业,但在战马之上,却对我们封锁甚紧,而越国,又没有马源,这一直是我头痛的问题,有了秦风的荒原马,这个问题,可就迎刃而解了。”

    “那我们要求的东西呢?”李挚追问道。

    “放心吧李帅,在您的面前,我还敢耍什么花招吗?程维高筹措的第一批粮食,在他启程来越京城的时候,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等一声令下,便会有商队运出。只要大秦能向我们源源不断地提供荒原马,那我们的粮食也会源源不断地运入秦国,我相信,这会对缓解秦国国内的粮荒,会起到极大的作用。而粮价的下跌,对于秦国国力的增长,将会有着不小的帮助。”

    “不仅仅是粮食!”李挚摇头道。

    “当然,不过涉及到盐,铁等东西,那就要您们大秦派专人过来与我们负责商务的人谈了,楚齐两国是禁止向秦国辅入这些东西的,但我们可以提供,而且质量上佳,不过这里头涉及到的问题也很多,我们负责商务的官员王月瑶马上就要进京了,到时候细节,就由他们去谈吧,我们,拿住大方向就可以不是吗?”

    李挚深深地看着秦风:“秦风,我很担心,担心你会趁着双方商业交往大幅度上升的机会,用你的这一套套近我们大秦的商绅阶层。”

    秦风一笑,“李帅多虑了。正如您所说,秦国,有实力的商人,不是皇室的,就是邓家的,或者就是卞家的,您认为他们三家会容得我撬他们的墙角么?不管是盐,还是铁抑或是其它管制商品,能接盘的商人,必须要具备强大的实力,普通的商人根本就不可能跨过这个门槛,你说是不是?”

    李挚想了想,点点头:“也是。”

    “不过嘛,我们还是希望与邓家打交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跟邓朴,邓忠都有很好的合作,而卞氏也好,皇室也罢,我们却完全不熟悉。如果是以邓氏为主的话,那么我想这中间便可以少去许多麻烦,省去许多环节,这些东西,也能更快的运到秦国,双方的交易也会更加顺畅。李帅,商业的繁茂,能给我们彼此双方都带来收益。”

    “由邓氏来做,我没有意见。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定下来。”李挚肯定的道:“我希望这个速度越快越好。”

    “当然。”秦风笑着站起来:“那我就不打扰李帅了,您好好休息吧。今天晚上,我会在宫内举办欢迎晚宴,到时候请李帅赏脸出席。”

    “好,感谢秦将军百忙之中还专门来见我这个老头子!”李挚站起来,向着秦风伸出手去:“不管以后将会如何,至少现在,我要向你表示感谢,因为你的慷慨,我们大秦的百姓,日子将会好过一些了。”

    “双赢罢了。”秦风道:“我一向不喜欢零和游戏,损人不利己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做的。在这桩交易之中,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

    紫萝陪着秦风走出李挚居住的院子,看了看秦风,欲言又止。

    “紫萝,你想说什么?”

    “将军,李帅这老头儿,我觉得有些偏执。”紫萝道。

    “你看得很准,他的确很偏执,不过这偏执却让人敬佩啊,哈哈,你叫他老头儿,如果让他听见了,也不知会不会生气?”

    “在我眼中,值得尊敬的不过将军一人而已,他生不生气,却不关我事。”紫萝笑道:“将军,我觉得您指定由邓氏与我们交易,这里头大有文章可做啊!”

    “李帅忽略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方面去,又或者他根本就不了解这些东西里头蕴含的巨大利益。刚才你也听到了,大秦之所以如此稳定,便是因为三足鼎立,我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要让其中一家慢慢的澎胀起来。”

    “邓家!”

    “不错,邓氏掌控秦国边军,但秦国边军的装备却寒酸得可以,这一点,我是印象深刻啊。”想起落英山脉之中那些衣裳褴褛,打起仗来拿命不当命的亡命徒,秦风就觉得身上有些发冷。“边军找仗狠,装备却差,这不是秦国当真连一支军队也装备不起,至少,他们能提供更好的武器吧,这是因为他们国内的平衡之道。邓氏在外,实力强大,却无法左右朝堂,卞氏掌控雷霆军在内,控制中枢,皇室则作为平衡者和裁判者。这必须基于双方实力的平衡,如果邓氏实力强大到足以威胁到中枢呢?”

    “让邓氏来主导这些生意,他们便能得到巨大的利润,而这些巨大的利润,最后必然会成为边军的装备。”紫萝眼睛发亮。

    “平衡一旦被打破,接下来的便只能是猜忌,阴谋,暗害。”秦风淡淡地道。“秦国朝政必然因此而大乱。更何况,邓氏的邓方,本身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当他们摆脱了财力上的桎锢的时候,野心便也会滋长。”

    “李挚会想明白这些吗?”

    “以后他会明白的,但我想,当他明白的时候,这匹快马,已经狂奔到连他也无法让其驻足了,这就是大势所趋。”

    “但秦国边军强大,于我们也并不是没有威胁的。”紫萝担心地道。

    “他们的强大,是因为我们的存在,一旦我们双方发生冲突的时候,这些东西,你觉得还会有一文钱的东西运过去吗?这些都是消耗品,用一点少一点了。当然,这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发酵,至少四五年之内,我们双方会处在一个蜜月期。”

    “将军当真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啊!”紫萝满脸敬佩地看着秦风。

    “我还以为你要说我阴险之极呢,当面亲热之极,背后却在摸着家伙准备暗算人。”秦风脚步顿了一顿,“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与私人情感无关,就个人来讲,李挚,卫庄,他们都是我最为敬佩的人。”

    “将军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那里阴险了!”紫萝满不在乎的道。

    秦风大笑,“站在我们的立场,你当然会这么说,对了,你这天上人间,重新整修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正式营业?到时候,我要亲自到场,剪彩!给你做一个大大的宣扬。”

    “快了,最多还要一个月,一切便会准备好!”紫萝轻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