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59.第559章 齐国人的礼物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穿纸射进房间的时候,曹辉从床上坐了起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翻身下床。

    房门也在这一刻适时打开,两名随从捧着热水,毛巾走了进来,放在曹辉的身前。

    拧干毛巾,递到曹辉手中,擦了一把脸,又接过随从递过来的漱口水,在嘴里咕嘟咕嘟几个来回,吐到一边的痰盂之中。

    两名随从无声的退出,另一位官员走了进来,看着曹辉,笑道:“曹大人,休息了一晚上,今儿个气色可是大好啊!”

    曹辉一笑,坐到小桌边,伸手示意来人也坐下,“不瞒葛兄说,昨天我才睡了一个安稳觉呢!这气色当然好啦!”

    “我可听说当年曹兄你可是千里追杀秦风,现在到了他的地盘,居然还睡得如此安稳,胆色果然非同常人,佩服佩服!”葛姓官员道。

    “正是因为到了秦风这儿,我才睡得安稳。”曹辉一笑,心道自己与秦风之间的综错复杂的关系,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他们现在这个草台班子,只怕短时间内,理不出头绪来,恐怕我们得在这里多等几天了。”葛姓官员笑道。

    曹辉却是摇摇头:“不要小瞧了他们。太平军官员的办事效率奇高无比,我可是见识过的。没有安排,只能说明是秦风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而已。耐心等着吧!”

    说话间,外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随着曹辉一声进来,门被推开,数名国宾馆的侍从端着各色早点,一溜水儿的走了进来,将早点放在桌上,又躬身退了出去。

    “吃饭吧,既然今天没事儿,吃了我们便去城内逛一逛,这越京城以往我也来过,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没有仔细欣赏过,这可是当年李清大帝集南北精萃修建起来的豪城,南北风光,在城内都可一览,我来的时候可是已经打听得清清楚楚了,好几个地方,必须得去瞻仰一番呢!”曹辉笑着,端起一碗粥,稀里哗啦的就喝了起来。

    “曹大人尽管去转一转,我可还得去城外龙镶军营里看一看,可不能让他们生事。”葛姓官员一笑,也是端起粥喝了起来。

    “嗯,现在城外驻了这么多军队,龙镶军自负甚高,而太平军的那些家伙,也一个个都是傲得很,你去了之后告诉他们,现在我们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别生事,都老实一些。”曹辉淡淡地道:“不要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太平军里的那些老敢死营的人,都是一些混不吝,拿命不当命的家伙。更重要的是,那些人诡计多端,一个个都是兵油子。”

    “曹大人放心,我会约束他们的。”

    一碗粥还没有喝外,外头突然传来了嘈杂之声,曹辉眉头一皱,起身走到窗前。

    外面,一队人马正在国宾馆的官员的引导之下走向另一幢房子。“楚国人来了。只是不知他们领头的人是谁?”

    葛姓官员站在曹辉的身边,不解地道:“奇怪,楚国人这一次是借道秦国来的,理应与秦国人一齐抵达,怎么光见他们没有见到秦国人?”

    曹辉也是摇头不解。

    “大人。”门外传来轻呼之声,两人回头,看见一名侍卫站在门前。

    “进来,说吧,打听到了什么?”曹辉关上窗户,走回到桌边,一边喝着粥,一边问道。

    “都打听清楚了,昨天晚上,秦楚两国人马,便已经抵达了越京城郊区。楚国人是左相马向南带队,一千火凤军随军保护,秦国朝堂并没有另外再派人来,但李挚却亲自来了。随同李挚来的是秦国边军的邓素所率的一千重骑兵。”

    “李挚亲来?”曹辉掀了掀眉。

    “是,昨天李挚抵达郊区之后,城内便有人将他接进了城里,我们四下打听过了,李挚他们并没有被安排到国宾馆来住,而是安排进了城内的天上人间居住。”

    “天上人间?那不是一座青楼吗?”葛姓官员先是一惊,接着轻笑起来:“难不成太平军还想色诱李挚这老头不成?这老头子可是油盐不进的。”

    笑声中却看见曹辉的脸色有些不善,不由戛然而止。“曹大人,有什么不对吗?”

    曹辉的脸色却又在这一瞬间恢复了正常,摇了摇头:“没有什么。看来秦风对李挚果然是另眼相看啊。”

    “这一次要是没有秦人插手,背后捅了吴鉴一刀,秦风怎么可能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葛姓官员冷笑道:“他当然要把李挚当恩人看待。”

    曹辉看着对方,眼睛眯了起来,心里却有些担忧,这一次太平军意外的大获全胜,掀翻了吴氏王朝,但在国内,更多的人,则是认为太平军在其中取巧,勾结了秦人才有了这个结果,朝廷上下,大部分官员,对于太平军的重视明显不够。眼前这位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了,他们也不想想,秦国是一个什么国家,李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秦风没有与他对等谈判的技巧,李挚会平白的送出这么一份大礼?不管秦风给了李挚什么,但至少说明了一点,李挚承认秦风有与他对等谈判的资格。

    秦风占越,马上就要登基称帝,李挚竟然亲来,这里头代表的意思本来就很不寻常。要知道,二十年前,大齐现任皇帝登基的时候,也曾邀请过李挚,但李挚连封回书都没有。那是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大齐的当今皇帝。

    还没有正式建国的太平军,现在看起来与秦国走得最近,而把齐国与楚国同等对待,一个小小的住宿地安排,就很明显的表明了秦风的态度了。

    让曹辉欣慰的是,太平军不会改变他们过去的政策,即游走在齐楚之间以攫取最大的利益,这会让楚国的第二战场图谋大打折扣。但他与秦国走得太近,却很有可能深受李挚的影响,三国抗齐随时可能出现。

    秦风是极其聪明的一个人。现在,他不会公开表明他的倾向,而现在齐国与楚国都在努力的,却是想要他表明自己的倾向。

    “不知道这一次楚国人带来了什么礼物?如果他们光想着打感情牌,嘿嘿,那个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安阳城里的血,秦风记得清清楚楚呢。而且秦风这个人,没有实实在在的东西,他眉毛都不会眨一下。”曹辉突然笑了起来。

    “可是我们出手就是一个郡,这礼也送得太大了吧?”葛姓官员有些不满地道:“曹大人,你与陛下走得近,深受陛下信任,这一次陛下居然同意割一个郡的土地给秦风作贺礼,民间可是不满得很呐。”

    “他们知道个什么?”曹辉瞥了对方一眼,差一点爆一句粗口出来,但却又忍了下来,耐心的解释道:“现在我们还占着越国好几个郡,你觉得楚国人会放弃这个挑拨离间的机会吗?越人就没有收复失地的心思?送出一个郡算得了什么?有什么,舍得孩子才套得住狼。如果我们大齐能一统天下,送出去的,以后难道就不是我们的?”

    “就是心里不大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的,今天送出去,是为了以后能拿到更多,算了不扯这些了,你马上去城外,火凤军也来了,秦国重骑兵也来了,城外倒真是热闹,你去约束龙镶军,大家相安无事最好,闹将起来,到时候让秦风没了面子,对我们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了!”

    看着葛姓官员退出房间,曹辉却是摇摇头,“还是失策了,真没有想到,居然是李挚与马向南亲自前来,这可是将我们比下去了。”

    曹辉虽然在齐国地位甚高,但比起秦楚来的这两人,份量自然就不够了,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送的礼物,自己肯定却是最重的,虽然这份礼物的送出,齐国并没有安什么好心。

    摸着下巴,他笑了起来。这一次除了将一个郡结结实实的送给秦风之外,他当然还在另外的

    地方给秦风准备了另一份大礼,当然,比起前一份,后一份礼物,秦风就肯定会相当的不开心了。

    简单的说,前一份礼物是贺喜的,后一份礼物却是添乱的。一个混乱的越国,才更符合齐国的利益,曹冲先是放回了卫庄,只可惜,像卫庄这种人,却不是轻易可以利用得了的,果然,这位大宗师回来,只是杀了两个人,出了一口恶气就又回到长安了。当然,曹冲也好,曹辉也好,本也没有寄多大的希望,他们想要让越国乱下去的手法,也是以另外一头为主。

    而这份礼物送出的时间,就订在秦风登基的那一天。到时候,自己要看一看秦风的脸色,那肯定精采得很。

    必须要让秦风自顾不暇才行啊!一个强大的太平军,可不是齐国想要的。不断的让他们乱下去,让秦风在短时间内,顾得了头顾不了脚,手忙脚乱那才是最佳的选项啊!

    想到得意处,曹辉不由轻笑出声。起身换了一件衣服,便优哉游哉的出门看风景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