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55.第555章 悲愤欲绝

    卫兵收拾干净了大帐之中的锅碗瓢盆,撤走了桌子。众多将领也从刚刚的轻松之中郑重了起来,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们比其一般人要更敏感得多。

    “好了,吃饱喝足,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吧。”秦风搓了搓手,“今天我来,其实呢,当真是散散心而已,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不过既然来了,我还是要听听大家的真心话,都说说吧,有什么问题?和尚闭嘴,今天你不许说话,我只听他们说。”

    大帐之内一片安静,一众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一副犹豫不绝的表情。好半晌,先前那个说出吃饱秘诀的将领又站了起来。

    “秦将军,末将叫梁满屯,心中的确有些话想要问一问将军。”

    “梁满屯?好名字!”秦风微笑着点头鼓励:“放胆说,言者无罪,今天我就是要听一听真话。”

    梁满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瞒将军说,我们这些人,都应该算是降将吧!我们就想知道,上面会把我们同其它军队同等待遇而不会另眼相看吗?”

    “你低看自己了。”秦风摇了摇头:“你们不是降将,确切的说,你们本来就应当是太平军的友军。虽然在这场战事之中,发生了很多波折,但是,后期我们双方合作愉快,洛将军也不是败于我,而是为了大局,慨然放弃一切离去的。我对洛将军有承诺,你们在我眼中,与其它战营一视同仁,当然会一体对待。”

    笑着拍了拍和尚的肩膀:“他是我的生死兄弟,由他来当你们的主将,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如果上头有人敢于刁难于你们,你们问问他答不答应?”

    “谁敢刁难我的兄弟,我就敢拔刀子跟他们拼命。”和尚恶狠狠地道。“我看那个王八蛋敢小瞧我们一眼。”

    “既然如此,为什么将军接手我们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裁撤军队?近四万大军,留下来的不足万五。”梁满屯不也管旁边的人对他连使眼色,追问道。

    “这个问题,就要从我们太平军建军原则来说了。”秦风倒没有丝毫的动气,而是耐心地解释道:“因为财力的问题,我们太平军向来都是注重质而不注重量,即便到现在,我们太平军的人数也不多,你们现在看到的磐石,矿工,猛虎,撼山,苍狼,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余人,宝清营比较特殊,就略过不说,再加上一个驻守本土的霹雳,以及原沙阳的城门军,拢总起来,也不过三万人。但相信你们也看到了这些战营的战斗力了,一支好的军队,向来不以量来取胜,而是以战斗力,战斗意志以及正确的战略战术来衡量。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洛部也好,吴部也好,都是以十万计的,但最后,胜利者却是我们太平军。”

    含笑看了一眼满帐的将军,秦风接着道:“人数不多,我们便能为你们提供更好的凯甲,更锋利的兵器,更充足的后勤保障以及更高的饷银。梁将军,现在你的饷银比起以前如何?”

    梁满屯不好意思的一笑:“现在末将的饷银比以前提高了一倍,而且能按时拿到手,没有折扣,这比以前可是好得太多了。”

    “那士兵们呢?”

    “也是一样。”梁满屯点头道:“太平军按照士兵入伍的年限以及级别的高低规定薪饷,末将觉得极好。”

    “吃得如何?”

    “一天三顿,顿顿都是干货,与以前比起来,质与量都是没得话说,士兵们都很满意。”这一回,很多将领都异口同声的道。

    “这便是了。”秦风道:“如果军队太多,那你们的待遇可就要降下来了,因为饼就只有那么大一个,分的人一多,自然分到每个人手里的就少了,这也是我不愿意扩军的原因。我宁要一个精兵,也不要十个菜鸟。你们说说,就按你们现在的这个训练强度,如果是以前的伙食份额,士兵们撑得住吗?”

    所有人都在摇头。以和尚训练的疯狂程度,如没极好的营养补充和医疗扶助,士兵们早就被练垮了。

    “这还只是其一。还有更重要的。”秦风竖起了两根手指,在众人眼前晃了晃:“越国,这些年来,一直战乱不断,有些地方,可谓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啊,放眼望去,荒草凄凄,废屋如鬼幢,没人啦!满屯刚刚说的这些裁撤下去的士兵,我们并不是不管的,地方政府会为他们提供房屋,农具,种子,耕牛等等,他们回到乡里,便会成为重建家园的生力军。洛将军当初带你们揭竿而起的时候,要是兴复越国,保家安民,而现在,我们的意愿也是一样。我要,用不了多久,你们那些被裁撤的朋友,便会有书信往来,你们便会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了。”

    “以后,还是越国吗?”角落里,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大帐里顿时死寂一片,所有人脸色都变得雪白起来。连和尚和霍光也变了颜色。越国已经亡了,以后的确不会再有越国了。

    秦风耸耸肩,并没有因为这句冒犯的话而生气,反而笑道:“这个问题很尖锐,当然,我想这也是你们心中的一根刺。不过,我仍然要告诉你们,以后,没有越国了。”

    他斩钉截铁的道:“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百余年之前,有越国么?千余年之前,有大唐吗?都没有。城头变幻大王旗,朝代更迭,此起彼伏,不变的只是这片江山,和在这片江山之上劳作生活的百姓。军人,为何而战?便是为了这些百姓,让他们过上平安的生活,不会时时刻刻胆战心惊,不会夜半卷着被子细软忙着逃命,而是要让他们对未来有憧憬,能看到希望,能感受到日子一天天的在变好。这才应该是你们的职责。”

    “而我的职责,便是带领你们去实现这个理想。你们会看到的,会看到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过,越来越富足。”

    所有将领们都站了起来,深深的弯下腰去:“谨受教!”梁满屯大声道。

    “谨受教!”所有将领们齐声道。

    “好啦好啦,纯属聊天,不用搞得这么庄重。”秦风大笑,“坐,坐!”

    待得众人归座,梁满屯又道:“秦将军,其实我们也都听说过沙阳城,太平城的盛景,大家都向往得很,我们这些人,其实家境也都平常得紧,以前靠着饷银,也是养不活不家人的,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所以大家还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我们都希望能早些立下战功,能在其它战营面前扬眉吐气。所以,请秦将军不吝于使用我们。”

    “刚刚我还与和尚说过,现在有些地方还心存幻想,还以为能在这次大乱之中攫取个人利益,这些人,我当然是容不得的,所以当这些人跳出来作乱的时候,就是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秦风微笑道,“许是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得开赴战场了。”

    和尚又按捺不住了,接着道:“老大会给我们机会,但我就担心,你们抓不抓不得住机会。当着老大的面,我也不怕自揭短处,我们的战斗力,跟宝清,矿工,磐石还是有差距的,别到时候机会来了,我们却栽个跟头,那时候,才真是没脸做人了。”

    听到和尚这么说,满帐的将脸脸都憋红了,人要脸树要皮,尤其是军人,那个不是斜眼看别人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被自家主将这么一说,人人觉得没脸。

    “不要觉得没脸。”和尚接着道:“接下来练兵要更狠一些,我们要做到的是随时能战,战之能胜,荣誉也好,尊重也好,靠我们用手里的刀枪去打出来,用敌人的头颅堆出来,其它的,都是放屁。”

    “是!”所有人几乎是吼着喊出来的。

    “不错,要的就是这股劲!”秦风笑着站了起来,“今天这一趟来得不虚,大家好好练兵,说不定什么时候战斗任务就来了,还是那句老话,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老大,您这便要走了吗?”和尚忙不迭的站了起来,问道。

    “当然得走了,宫里头还一堆的事呢,这是我进越京城后第一次出宫,第一支看的部队,呆得太久,其它部队要眼红的。”秦风大笑着拔腿就走,走到大帐门口,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和尚,一脸诡笑地道:“和尚,你不是要几个宫女吗?我让马猴给你挑了几个最好的,你随时可以领回来。”

    秦风突然来这一句,满屋将领顿时呆了。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和尚。一直温顺地跟在和尚身后的余秀娥一双柳眉慢慢的竖了起来,脸色也开始晴转多云,眼见着便是暴风骤雨了。相处几个月来,帐中的将领也都知道这位统领夫人的脾气,关键是,光有脾气也还罢了,这位夫人的武道修为在全营之中也是排在第一,没人干得过她。

    和尚脸色唰地一下变得通红。

    “老大!”他悲愤欲绝的叫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