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52.第552章 甩锅

    一连数天,秦风都在不间断地接见,召见各色人等。太平军入主越京城,在秦风看来,这便等于是乡巴佬进京,啥都新鲜,更重要的是,以前的地方豪强,骤然之间入主一个国家,而且这时间来得过于迅速,从太平军成军到现在,不过四个年头,军事上的巨大成功,但在政治之上,却实在是还没有准备好,至少在官员的构架之上,完完全全还几乎是一片空白。

    管理一个国家,跟管理地方,完全是两个概念。新任的首辅权云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每一次见到秦风的时候,眼圈都是黑的,那两个大眼袋子几乎要随着他的走动而甩起来了。他正在忙着搭建新的朝廷班子,这可不是一个容易的活儿。权云一直在地方,虽然有才,但对朝廷的运作,基本上也没有多少的概念,也是一个白丁,好在他将苏开荣抓在了手里,有了这位朝廷老油条的帮忙,总算是有了一些脉络。

    前户部尚书苏开荣,现在完完全全成了权云的一个小跟班,在权云特意点出他能继续留任,在新朝之中仍然担任户部尚书的重职,那是自己提着脑袋跟秦风担保的之后,他是感激涕零,连夜便揣了一张数目惊人的银票送到权云手中。

    权云当场笑纳,不过转头,这张银票就通过秦风的手,混入到内库之后又转到了国库之中。有时候,有些钱你不得不收,你不收,送钱的人还心下惴惴。

    给权云送了钱而且被收下之后,苏开荣的腰板便挺直了许多,鞍前马后的跟着忙活,他对于朝廷架构是熟门熟路,那些人是废柴,那些人是英才,哪些人有才无德,那些人德才兼备,那些人有德无才心中是一清二楚。

    忙活了好一阵子,权云总算是搭建了一个基本的班子,而这个班子,基本上还是以原朝廷官员为主,没办法,谁叫秦风夹袋里没有人呢。

    这些人中,有些人是原职留用,有些人却是青云直上,昨天还是一个小小的不值一提的官儿,即便能上殿面君也是站在靠门的那些位置,现在却骤然一跃而成为一个部门的领导,还有一些人,以前根本就是白丁一个,权云却也拿得下面子,亲自上门去请。

    越京城,本来便是文人荟萃之地,不是没才,而是这些才子能不能得用,用不用得好的问题。

    当然,最后这些人,还要经过秦风一个个的接近,得到秦风的认可,才算正式上岗。当然,但凡权云通过的人选,在秦风这里,也就是象征性的走一个过场。

    民政的班子很快就搭建起来了,权云也很知机,关于兵部,他只字未提,他心中很清楚,军队,是新生政权的命根子,这一块,秦风肯定有着自己的考虑。

    其实关于兵部的问题,秦风自己也头痛着,以前军事之上,他都是一把抓,现在自己都快要当皇帝了,总不成还去兼着兵部尚书吧?这也未免太不像话了,可环视自己的四周,居然没有一个合适的,勇将一大把,能总管全局的却是廖廖。小猫倒是合适,可现在,秦风并不想将小猫放在朝堂之上来被这些繁文琐事给关住,而且小猫自己肯定也不愿意。程务本倒是没问题,可怎么可能用他来当这个兵部尚书呢?别说自己不肯,程务本也绝不会答应这个要求,以前他只是以顾问的形式参与到太平军中,真正的身份,人家还是楚国的国公呢!

    脑袋想得痛,这些天接见人,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快要变成话痨了,整天净说些不咸不淡毫无营养的话,无外乎便是威胁,警告,鼓励,许愿之类的话。

    除了官员,还有越京城的那些富豪们,这些人夹袋里都有钱,不仅有钱,他们还有大量的土地和商铺,越国的经济需要稳定,这些人便不能乱,而且,越国在土地政策和商税以及各项赋税之上,跟太平军控制区有着天壤之别,想要改过来,那都是伤筋动骨的大事情,肯定是要触动这些人的利益的,怎样在触动这些人的利益的时候,又能给他们另外的补充,让他们感到出的这些血不至于让他们颗粒无收,统统都是大难题。

    每当想起这些事情,秦风便有些怀念起莫洛来,那家伙将长阳扫荡得一干二净,现在自己省了多少事啊,但在越京城,这样的便利却是想也不用想了,只能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一点一点的来往外抠了。

    这些事情,不是挥挥大刀就能解决的。不想让这个国家伤筋动骨平稳过渡,那就得老老实实的,一板一眼的来与他们谈判,在互相的妥协当中,达到完美的共赢。

    好在权云已经将班子搭起来了,口风呢,自己是已经透出去了,接下来就看权云自己的本事了。

    在宫里闷了好几天之后,秦风决定要出去透透气。

    “老大,我们去哪里?”马猴也是兴高采烈,他也是一个安静不下来的人,随着秦风进了皇宫,便只能在皇宫里蹦哒,几天的新鲜劲儿一过,立马便怀念起外头那种无拘无事的日子,在宫里,处处都有规矩。

    瑛姑正和那个死太监乐公公在宫中立新规矩,虽然马猴并不在乎这些,他有着张扬的资本,但每每看到别人那副循规蹈矩,生怕说错一句话,走错一步路的样子,不知不觉也受到了感染,连说话声音都小了许多。

    这让他感到万分的不适。一听说秦风要出去走一走,立即热烈响应。

    “去军队看一看吧,和尚的战营现在还在编练之中,这些人都是洛一水旧部,随然补充了一批我们的老兵进去,但主力却还是他们,也不知道和尚能不能顺利拿下来。去看一看他在做什么?”秦风笑道。

    “好,去看看和尚。”马猴连连点头:“老大,我还没有来得及跟您说呢,昨天,和尚还偷偷地来找过我呢!”

    “找你,干什么?”秦风大为奇怪。

    “宫中不是要裁撤很多宫女吗?和尚偷偷地来找我,想弄几个回去养着呢!”马猴叽叽地笑着,“他老毛病又要犯了。”

    秦风大为奇怪:“余秀娥凶得跟个母老虎似的,和尚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居然想着带几个宫女回去。”

    “他是想金屋藏娇呢,他可是连房子都找好了。”马猴笑道。

    “这个狗娘养的和尚,看我怎么收拾他!”秦风哼了一声,“还以为他娶了余秀娥便老实了呢,居然还敢动这种心思。”

    “老大要怎么收拾他呢?”马猴雀跃不已。

    “你便瞧着吧,这一次不让他的光头之上添几个大包,我还就真不信了。”秦风一昂头,“备马,去和尚那里。”

    和尚的战营驻扎在离越京城十余里外的秀田镇,依山傍水,倒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虽然是个镇子,但因为离越京城近,其规模却堪比一个县城,只不过没有城墙而已,镇子里聚居了数万人。托太平军和平解决越京城的福,秀田镇没有受到战火波及,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原本逃了的镇民们又陆陆续续回到了家中。让他们惊奇的是,就驻扎在镇子外的军队,居然没有进镇,家里毫发无损。

    几天相处下来,居民们便也发现这支军队纪律森严,别说,是骚扰百姓了,整天除了训练,连跨出大营的人都没有几个。而那些出来的人,也大多是赶着马车,前来镇子上采购一些新鲜果疏和猪羊。

    但为了以防万一,镇子里的里正仍然以劳军的名义前去拜访了这支军队的主将,据说得到了盛情的款待,当天这位里正是被同行的人抬回来的,因为被灌醉了。

    两下里相安无事,反倒是军队的驻扎给这里的人带来了一些商机,数千人的军队,每天光是果疏的采购,都足以让镇子里的人发一笔小财了。而且他们的训练方式也着实新颖,每天都会引来不少人的围观,特别是小孩子,更是在一早一晚,准时聚集在军营之外,等着他们出来。

    不过也有不少老人汉子颇有怨言,有时候这支军队中的一些士兵,竟然只穿一条短裤便这样赤裸裸的列队跑了出来,都是精壮汉子,而且都是久经训练的军人,那一身结实的硬梆梆的肌肉棱角分明,可是将镇子里的男人都比了下去,更是常常惹得女人们脸红红的,想看又不敢看,却又天天找着借口溜出来。

    身着便服的秦风,只带了马猴与霍光两个人,便悄悄地出了皇宫,一路直奔秀田镇而来,本来,秦风只想带着马猴的,但现在不比以往,他想要出宫,还必须得知会瑛姑一声,结果瑛姑便让霍光过来跟着。

    抵达秀田镇的时候,已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秦风本意也是想在这里与和尚蹭和尚一顿饭,当然,也是顺便看一下军队现在的伙食。

    远远的还只看到军营,便看到一队队的士兵正在大营外面,顶着烈烈炎日在训练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