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51.第551章 萧氏的作用

    “不行,绝对不行!”秦风斩钉截铁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萧宁和简放二人。

    吃过晚饭的秦风,便又开始了他漫长的,不知何时是尽头的接见任务。这一次是萧宁与简放。

    现在的萧氏,从力量上来说,对于整个越国,几可以忽略不计。萧家在这一次的变故之中,可谓是损失惨重。家主萧正刚为洛一水所杀,萧老夫人率千余族人赴龙游城,活生生的累死在城头,萧家以及其旁支亲族在这一战之中,幸存下来的不过十之一二,嫡系子孙更是只剩下了萧家和他的儿子,其雄厚的资财也在龙游一战之中,为了鼓励士卒,而散发殆尽,现在的萧氏,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子而已。

    但萧老夫人龙游之战,却让萧氏一族的名声响彻整个大越,其影响甚至波及到了另外三国,但凡知晓之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赞一句萧老夫人乃巾帼英雄,萧氏一族为忠勇世家。

    这样的人,秦风怎么可能有放走?如果任由萧宁去做他想要做的南山郎,外界只怕会议论秦风容不得人,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择手段清洗前朝忠勇之士。

    清洗是肯定的,但对于这样的人,秦风是绝对要留下来的。如果说萧氏还有庞大的势力,秦风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二,但像现在萧氏的处境,却是秦风正需要的。

    更妙的是,他们与洛一水旧部有着解不开的仇怨。

    洛一水杀了萧正刚,萧老夫人及萧氏大部分族人也都死在洛部之手,而洛一水的大计,也几乎可以看做是折在萧老夫人之手,两方面的这种仇恨,只怕化三江之水也无法开解。现在洛部陈志华,陈金华成了秦风的部将,即便是为了平衡整个系统之内的权力分配,秦风也不会放萧宁离开。

    在秦风的眼中,现在的萧宁可是一个宝贝疙瘩,那是一定要紧紧的攥在手中的。

    “萧先生,在我眼中,萧正刚大帅刚正不阿,萧老夫人更是巾帼英雄,说句让萧先生或者会很难过的话,今天我能坐在这里与你们二人说话,他们夫妻二人,可说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饮水思源,秦风怎么也要报答这份恩情的。”秦风道。

    听到秦风拒绝得如此干脆利落,而且听他的话音,似乎还要重用自己,萧宁一时之间不由乱了方寸,局促不安的在座椅之上扭动着。

    看到萧宁这个样子,秦风心中更是有谱,萧宁比起他的父母来,只怕不是一个档次的,但对于秦风来说,萧宁有不有超人的才华并不重要,只要中规中矩就行,真要是才华横溢,却也不那么令人放心。

    “秦将军,我萧氏经此变故,早已心灰意冷了,只想去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田舍翁。”萧宁无力的挣扎着。

    “萧先生,心冷了,可以再捂热,血冷了,也可以让其再沸腾,萧氏祖先历经数代,再创下萧氏的名头,难不成到了萧先生这一代,就准备让他烂在田头荒野吗?为什么萧先生不能再重振精神,再创辉煌呢!恕秦某直言,天下未统,战火难息,刀兵不止之日,天下没有净土,到哪里也躲不过这浩浩荡荡的大势。即便你退隐乡间,终还是要被卷入这历史洪流之中,身不由己。既然如此,何不奋勇前行,自行站在浪涛顶端呢,至少自己还可以把握航向而不是随波逐流。”秦风侃侃而谈,既是交心,语气之中,却也不无威胁。

    你想躲,那没门,躲到那里,也能把你挖出来。

    一边的简放便显得比萧宁沉稳多了,只听了秦风的开场白,他就明白,自己与萧宁离开,根本就是没门儿的事。萧宁是重点,而自己却因为与萧氏的关系而成为陪绑的,退隐看来是不用想了,现在该想的,接下来要做什么事了。适度的推脱可以显示自己无逐名追利之心,但过度推脱,说不定会惹恼这位年轻气盛的家伙。到时候,可就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将军盛情,我与萧兄二人已经领会到了,将军说得对,刀兵未止之日,天下没有净土,只是我与萧兄二人,都是才能平平,文不成,武不就,不怕将军笑话,萧兄一直没有从仕也是这个原因,而我,以前不过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郡兵将领,与将军麾下那些将领完全无法相比,将军愿意使用我们,是在下与萧兄的荣幸,但请将军量才而用,不是我与萧兄不敢承担重任,只是才具有限,怕到时候误人误己,更坏了将军的大事。”

    听了这番话,秦风对于简放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说实话,对于简放,他并没有太多的重视,龙游一战,这位简将军实际上是打算逃跑的,不过被萧夫人架在了干柴烈火之上,不得不狠狠地燃烧了一把自己,后来到了越京城,担任张简的副手,但却唯唯诺诺,完全不管事儿。之所以也要留下这位简将军,实际上是因为这位简将军在龙游之战中保护了萧宁的儿子,与萧氏也结下了极深的战火之情,留一个不留一个,显然是不妥的。

    但刚刚这一番话,却显示了这位简将军很高的情商与处世策略,要留下我们是吧,但我们却只能打酱油哦,我们才能不行,您要是给我们加担子,到时候坏了事,可不是我们不肯尽心,而是才具不够,是您赶鸭子上架啊!

    事还没做呢,先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看来能在过去的越国朝廷之中混到一定高位的家伙,就没有一个简单的。而且这位能在那一场死伤惨重的大战之中存活下来,也从另一个角度展现了此人不一般的地方,萧家可是死伤惨重,十不存一。

    这倒让秦风对这位简放更感兴趣了一些。

    “简将军,那你觉得,你担任什么职位最合适呢?”秦风一笑,身子后仰,十指交叉,居高临下的看着简放。

    简放顿时有些傻了,他可真是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在新朝任职,一心想着去当个田舍翁,安度晚年呢。可看秦风的意思,根本就没有放他们离去的意思,只能先来一个推卸大法,这在以前的朝堂之上可虽屡试不爽的法门,但在这位跟前,看起来却是没有什么用,居然来了这样一招,让他自己挑。

    他有的挑吗?他敢挑么?

    看着秦风,他苦笑起来,“秦将军,请您吩咐吧,简放竭尽所能。”

    秦风笑着转头看向萧宁。萧宁点了点头,也道:“请秦将军吩咐。”看到简放的态度,萧宁也想明白了,秦风要是不想放他们走,他们哪儿也去不了。

    “好,既然二位都没有意见,那我也直接一点吧。”秦风身体前倾,笑道:“越京城将要组建新的城门军,我想请萧先生担任城防军统领,简将军呢,任副手,如何?”

    “这不行不行!”萧宁与简放两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的拒绝。

    “为什么不行?萧先生,简将军,二位是嫌这职位小了么?”

    “不不不!”萧宁连连摆手,“秦将军,城门军负责京城各门防守,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城门军就是京城的看门狗,这职位太过于重要,我,实在是不敢承担。”

    “萧先生不用推辞。这件事,我是深思熟虑过的。”秦风摆了摆手:“不瞒萧先生说,我太平军入城,并没有经历战火,但这并不代表城中就没有反对者。黑暗之中,一定会有无数愤恨的眼睛在注视着我们。我不会忘了,这里曾是越国京城,吴氏在这里经营良久,所以未来一段时间之内,这城中必然会有不少的魑魅魍魉跳出来想做点什么,也许他奈何不得我们,但这城中百姓说不定便会成为他们的泄愤对象,更甚者,他们说不定会将这些嫁祸到我们身上,以期引起城中大乱。萧先生,选你来任城门军第一任统领,倒不是看得你有多少军事才能,而是因为你萧氏的声望,你萧宁往哪里一站,便会让京城的人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有你来组织对这些小丑的围剿,必然会得到无数越京城人的支持,就这一点来说,其它任何人都不可能取代你的作用。”

    秦风直言不讳,萧宁倒也没有感到多少羞辱,仔细想一想,也的确如此。如果真有人出来为害,那受苦的,的确是越京城百姓。

    “而简放将军,现在的城门军是整体投降了我们的,但内里良莠不齐,简将军是带兵将领,在城门军中,更有千余经历过战火洗礼的直属部下,由你协助萧先生,整顿城门军,去劣存优,将那些混吃等死的全都淘汰掉。”

    简放苦笑:“将军,城门军中,军官大多都是越京城高官显贵的子弟,我可奈何不得他们。如果真要裁撤,只怕城门军剩不了多少了。那到时候,军力可就显得不够了。”

    秦风冷笑:“你只管放手去做,他们还想当高官显贵的话,那最好就老实一点,谁敢跳出来,我就让他去当平头百姓,至于军力不够,差多少你只管报上来,我会给你补足。而且是经验丰富的战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