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50.第550章 忧虑

    听了这话,江涛顿时释然。

    “原来程帅一直在操心着这些事,我还当程帅……嘿嘿嘿!”江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怎么样?”程务本微微一笑:“以为我在太平军这里过得好生安逸自在,用你的话说就是乐不思楚了?”

    江涛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不过他的脸比较黑,看起来倒也不太明显,程务本是他的老上司,知遇恩人,伯乐,可以说没有程务本,就没有他这样一个文职将军能在楚国东部边军之中呼风唤雨的日子,被程务本一问,立时便觉得自己万分对不起程务本。

    “不过话又说回来,与秦风共事,倒也真是如沐春风,此人自有一种常人难及的气度。”程务本话锋一转,“这一点,想必你也感受到了,光是他的用人,就让人刮目相看啊,我,你,江上燕,包括马向南,只要是他需要的人才,他立即就敢用,而且敢放权,这样的君上,哈,怎能不让麾下死心塌地?”

    江涛与江上燕也都是默默点头,这一点,他们都是无法辩驳的,像现在江上燕,统领一个战营,江涛,左右着军械物资配送,而程务本,直接对整个军机了如指掌,而马向南,更是手握一个郡。从另一个方面说起来,秦风与楚国是有极大仇恨的。但他用起仇人的人,而且明显是居心不良的人,竟然也坦坦荡,丝毫没有什么挚肘之类。

    而他们现在的那位皇帝,魄力是有的,胆气也是有的,亦是满心抱负,一腔野心,但在用人之上,却远远无法与秦风相比。

    东部边国如果仍是程务本当政,一大批有经验有能力的将领便不会被打入冷宫,而罗良,虽然是宗师,本身也是兵法大家,但比起在东部浸淫二十余年的程务本,自然是不如的。但仅仅是因为心中有疑,便毫不犹豫地拿下程务本,换上罗良,东部边军虽然平稳过渡,但在战斗力上的损耗,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弥补起来的。

    现在楚军被齐军一点一点的挤压回去,最初阶段的战略优势已是荡然无存,而相持下去,楚国前景便大大不妙。

    每当说起这些,三人便禁不住要长吁短叹一番。

    “秦风自有他的战略构想,轻易很难让他改动,我们不能逼之过急,否则便只能起反作用。现在,便只能从细微之处着手。秦风此人,对于民意民心,是十分看重的,平素更是不遗余力的收揽人心,那我们便来一个自小而上的倒逼。太平军越快的一统越国,越快的恐固他们的政权,越快的聚敛国力,越快的强盛起来,这种呼声便会愈高,到得一定程度,便由不得秦风了,他就只能竖起收复失地的大旗来稳定国内人心。”

    “但这只怕需要极长的时间。”江涛道。

    程务本哈哈大笑起来:“国之战争,争霸天下,你想三五年便分出胜负吗?特别是对于齐楚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齐国正强,而楚国经过多年的养精蓄锐,也是国库充盈,兵精马壮,这一打起来啊,可不是短时间内能看出高下的。只不过是上风下风而已。我已经给皇帝上了秘密奏折,让内卫杨青开始着手此事。特别是现在还没有表明态度的越国九郡,更是提前布置的大好时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说起内卫,我还真是不放心。”江涛哼了一声:“以前安大统领在的时候,内卫不仅是谍探系统,更是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现在倒好,快成了听墙根偷鸡摸狗的小贼了,杨青更在意的是到处听壁角,为皇帝陛下铲除异己,现在上京城啊,连茶馆饭堂里,都不敢有人随意讨论政事了,而老皇在的时候,可从不在意这个。”

    程务本脸色微黯,“一朝天子一朝臣,杀猪杀尾巴,各有各的杀法,皇帝陛下或者有自己的考虑。内卫过于强大,对朝政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是每个人都是安如海的。”

    “可现在我更担心,内卫的萎缩,不是一件好事啊!从这一次太平军击垮吴鉴的战争中我们便可以看出,情报以及卧底,谍探的重要性,这一次太平军的鹰巢可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程帅,你说现在的内卫,能发挥出鹰巢这样的作用吗?”江涛摇头道:“当年皇帝陛下既然决意要将安大统领撸了,怎么不换上郭九龄,这个杨青,如何能与郭九龄相比?现在倒好,郭九龄成了秦风的得力干将,成了鹰巢的主事人。程帅,郭九龄的能力,您我可都是清楚的。”

    “经过落英山脉一事,郭九龄已是心有怨仄了。而皇帝陛下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你说把一个对自己有怨恨之心的放在内卫统领的卫置之上,皇帝能放心吗?最后郭九龄所做的事情,更加印证了皇帝的看法。”

    “如果当时郭九龄回来,就将他任命为内卫的大统领,怎么会有后边的事情!”江涛不满地道:“郭九龄纵然心中有所不满,但有了大统领的位子相酬,想必他也会觉得满足,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是支持皇帝的。”

    “哪有如此简单?”程务本摇头:“皇帝的性子,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吗?”

    一边的江上燕走过来给两人续水,插嘴道:“程帅,将军,这场仗,我看大出风头的是田真,千面,田康这些人,郭九龄,没见到他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嘛,怎么一说起来,你们都挺担心他的?”

    “不吠的狗才咬人啦!”江涛看了他一眼,“我走在路边,那些冲着你狂喊乱叫的狗,根本没有胆子冲上来咬你一口,但那些看起来蔫不拉叽,悄无声息靠近你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抽冷子给你一口。郭九龄,现在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别忘了,他现在太平军鹰巢的头头,田真也好,千面也好,都是他的下属,他藏身于太平城的鹰巢总部之中,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这才是最可虑的。”

    “江涛说得不错。郭九龄出身内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内卫,而是内卫负责外勤的副统领,对于内卫的运作,烂熟于心。有这样一个人在,可以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大楚内卫在太平军控制区域内几无出头之日。敢于冒头的,恐怕都会被他摁住。”程务本赞同江涛的说法。

    “我最担心的还不是郭九龄将在越国的内卫都揪出来,我最怕他反渗透回去。”江涛摇头道:“程帅还记得以前的一个经典案例吗,就是这位郭九龄亲手操作的,当年那个齐国探子,可是为我们获得了不少的珍贵情报啊!”说到这些,江涛显然有些惊惧,“如果郭九龄再来这一招,内卫之中,还有多少人可信?此人在内卫之中声名着著,跟随者可不少,现在明的都清洗了,但暗地里,这些人,不管干什么都会留下好几个后手的。”

    “我们在这里担心也没用,不过杨青纵然比不上郭九龄,但也是内卫的资深好手,必然会有他的应对方法的。”程务本摇了摇头,“最近国内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吗?我们一直在前线,也不好在通信之中说到这些事情?”

    “有!”江涛点了点头,“我来之前,刚刚收到了内卫的最新通报,当然,我更怀疑这些通报在到我面前之前,郭九龄便已经看过了。”

    “你简直是草木皆兵了。”程务本大笑。

    江涛苦笑:“在太平军拿下中平,龙游之后,国内便一致认为,越国离灭国不远矣。秦风必将掌控越国,程帅,朝堂之上的大佬们倒是一片欢欣鼓舞,认为这是第二战场的开辟终于见到了效果。”

    程务本微笑不语。

    “秦风要当皇帝了,而公主自然就是皇后,不少人认为疏不间亲,不管怎么说,两家还是有回旋余地的,而且秦风当年与陛下之间的那点仇恨,如果放在国家之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他们相信秦风随着现在地位的变化,会将注意力转到其它方面。”

    “这倒有一定的道理。不过秦风想要的,也是一统天下,与我们的皇帝之间,最终目的倒是一致的,所以这欢欣鼓舞,来得太早。”程务本淡淡地道:“那些人不了解秦风,所以一厢情愿的想当然了。”

    “的确如此,但国内,已经准备来一个大型的祝贺团,准备前来恭贺秦风登基。”

    “从海路来?”

    “不,借道秦国。”江涛道:“这一船里的大人物颇多,海路风险,又要突破齐人封锁,万一有个闪失,谁也负不起责,秦国也要派出使团,正好一起过来。”

    “这么说来,齐人也肯定是要派人过来了。”

    “当然,齐人来得是曹辉。”

    “谁?”程务本一怔。

    “就是束辉,现在姓曹了,听说被曹冲收为了契子,而且刚刚娶了齐国左相的千金为妻,在国内风头一时无两啊。”

    “这一下子,越京城倒真是要热闹起来了,十年的帝王之聚还差着三年了,在越京城,四国倒先要聚在一起唇枪舌剑一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