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47.第547章 退出

    站起身来,亲自给瑛姑倒上一杯茶,秦风看着对方的眼睛,诚恳地道:“大姑,我不想再回到那种任人宰割的日子,不想再任由人随意陷害。而且,现在不只是我一个了,我还有兮儿,还有小文小武。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如果完了,她们又焉有好日子过?”

    听着秦风的话,瑛姑脸上的神色渐渐地舒展开来。

    “所以大姑,到了现今,即便我想去过你说的那种男耕女织的平静日子,也是不可得了。成则为王,败则死。”

    沉默片刻,瑛姑道:“你还是心心念念不忘回去找闵若英报仇吗?别忘了,他是兮儿的亲哥哥。她又怎么可能装做听不见,看不到?”

    秦风笑了起来:“如果说我没有这个念头,那自然是假的,但现在,那只是我大目标之中的一个小目标而已。至少现在闵若英在我的目标之中,已经退居第二了。”

    “第一是齐国的曹氏。”

    “不错!”秦风笑了起来:“如果我完成了我的大目标,那与闵若英的仇恨自然也就在其间解决了,兮儿是我的妻子,是小文小武的母亲,所以,真到了那个时刻,她必须有所弃,兮儿生于皇家,我想不用我说,她也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都是命!”瑛姑叹息道。“好了,不说这件事了,一说就心烦,上一次你说,宫里的太监宫女先裁撤一半,我计划了一下,宫女二十五岁以上的全部准备放出宫去,可这些宫女几乎都在外举目无亲,放出去,怎么办?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还有那些太监,他们与普通人不一样,如果就这样驱赶出宫去,只怕生活都很困难,而且会遭人歧视,这与杀他们何异?”

    秦风也有些苦恼,“大姑,这些人养在宫中,我们又用不着,总得想个办法妥善安置才好,这样吧,这件事情你让我再想一想,办法总比困难多,既要让他们能好好的活下去,又能大大的减轻我们的负担。”

    “好吧,那你慢慢想吧!”瑛姑一摊手,“反正我是没有什么办法,而且也于心不忍。”

    “我来想。”秦风一笑:“大姑,您回去把内库里的钱好好的计划一下,留下我们将来必须的用度开支,剩下的,准备转到国库去,前两天我看到了接收越国国库的折子,惨不忍睹。”

    “好吧,不过这事儿等公主殿下到了再做最后决定,男主外,女主内,这内库说白了以后就是你的私人钱袋子,到底要留多少,让公主决定!”

    “好,行。”秦风大笑。

    “另外,宫中还有一些秘密的典藏,是有千年以前李清大帝时期留下来的,我先翻看了一下,但我却什么也没有看懂,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去看一看,你既然能看懂贺人屠带来的那件东西,说不定也能看懂那些东西。”

    “千年以前李清大帝留下的东西?”

    “对,其实各国宫中,都藏有一些这些古老的典藏,其中以齐国最多,必竟是他们接手了当年唐帝国绝大部分的遗产,曹氏造反之时,虽然一把大火焚毁了绝大部分的典藏,但遗留下来的,仍然比其它国家要多得多,卫庄,曹冲正是在研究这些东西,现在文汇章也赶了过去,如果他们三人再研究不出来,只怕这世上就真没有人能找寻这其间的秘密了。”

    “不管大帝当年多么英武,可那必竟是千年之前的事情,就算研究出来又有什么用?难不成千年之前的经验,现在还适用么?”秦风有些不屑。

    瑛姑冷笑:“你知道什么?千年以前,大唐帝国水师纵横四海,最大的船,长达百米,一船之上,便能搭载数千名士兵,一艘海船,便是一座移动的城墙,最小的船,仅坐两人,在海上移动,其速如风,可你瞧瞧,现在还有这些船吗?连造这船的技术,都全都失传了。”

    “这么在原船?”秦风不由咋舌不已,现在楚国的大海船,一次搭载上千人,他已经觉得那是庞然大物了,可瑛姑嘴里的这种船,明显要比现在他看到的大上好几倍。

    “好吧,我有时间了会去看一看的。”秦风不得不服气。

    马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老大,千面,田真带着田康和紫萝二人求见。”

    瑛姑站了起来,收起桌上的案卷,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边,刚好看到田真一行人进来,见到瑛姑,四人赶紧躬身行礼,瑛姑点了点头,径自离去。

    紫萝今天没有带上面具,脸上的伤疤有些惊悚,四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一次,在太平军征战天下的定鼎之战之中,鹰巢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一次,鹰巢的功劳将名列前茅。”果然,开场白秦风就是对他们大加夸奖,“因为你们的工作,起码让我们节省了半年的时间,更是让我们的士兵没有流更多的血。不要小看这半年,时间,很有可能改变一切。来来来,都是自家兄弟,就不用多礼了,坐下说。”

    虽然秦风如是说,但四人仍然是坚持行了大礼之后这才坐了下来。

    “秦将军,越京城虽然已经拿下,但是还有九个郡到现在,仍然没有明确表态效忠于您,所以这几天我和千面在一起,商量了一个渗透计划,不管接下来他们准备怎么做,我们都要将工作做到前头。”田真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站起身来,恭身递到了秦风的大案之上。

    秦风的手按在文件之上,却并没有打开来看:“很好,什么事情都做在前头,免得到时候手足无措,这方面,你们做得很好。内容嘛,我就不看啦,你们是行家,我可不能胡乱插手,外行指挥内行,肯定是要出问题的。对了,这份文件报送给鹰巢总部了么?”

    田真与千面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尴尬,千面道:“还没有。”

    秦风微笑道:“送一份回鹰巢总部备案吧,郭九龄在这一行当中浸淫良久,说不定能给你们提出宝贵的意见。”

    “是,属下明白了。”田真脸微红,这件事上,他的确有自己的小心事,自己现在就在秦风的眼皮子底下,如果秦风直接批准,那就等于绕过了鹰巢的老大郭九龄,也等于变相了架空了郭九龄的权力,但秦风不动声色的便将他这个小念头给打了回来,虽然没有直接伤了他的面子,但却也让他明白,郭九龄才是鹰巢的老大,即便是自己带上了千面,也没有改变这个结局。

    气氛略略有些尴尬,秦风脸上虽然带着笑,但心里却略微有些不满,这都还没有怎么的了,内里的权力斗争,便已经有了迹象了,扫了一眼千面,心道他还是嫩了一些,在这件事上,被田真利用了,恐怕到现在还懵然无知。原本自己还想让郭九龄退休之后由他来接任鹰巢,现在看起来只怕得重新打算。

    鹰巢的位置重要,而且过于敏感,如果没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只怕千面在这个位置之上难得善终。

    心中有些不满,便不再理会二人,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千面与紫萝,“贤伉俪从些以后,终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于阳光之下了,恭喜啊,重新再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吧,让弟兄们都来喝一杯你们的喜酒。”

    “多谢将军关爱!”紫萝盈盈地站了起来,“不过我们夫妻二人,已经习惯了这样平平淡淡的,盛大的婚礼就不必了,今日过来求见将军,实则是想求将军一件事。”

    “哦,什么事?”秦风笑问道。

    “将军,我们夫妻二人,都算是多灾多难吧,万幸的是,我们遇上了将军,能有了一个好结果,但思之这些年的日子,仍是惊悸不已,我们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进来不易,退出更难,我们今天来,实是想请将军特许我们夫妻二人,退出鹰巢,我们,想过一些普通人的日子。”

    秦风大为惊讶,二人这一次是立下了大功,正是苦尽甘来,意气风发的时候,怎么就萌生退意了,不过看着紫萝脸上的伤疤,田康苍老的面容,心中却又有所悟。

    “退出鹰巢嘛,倒是没有问题,但你们二人可也不能闲着啊!”秦风点了点头:“田真,千面,国康夫妻二人便退出鹰巢系列,我另行安排吧!”

    “一切自有将军作主。”田真赶紧点头道,他也明白刚刚是捅了蒌子了,现在可得顺着秦风的意思,虽然这不大合规纪。

    “田康,你在越京城多年,黑白两道,心中都一清二楚,越京城马上会成立新的城防军,在城防军下,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是负责治安的,你去哪里,把越京城的治安给我搞好,特别是黑道这一块,我也知道,想要肃清这些事情是不可能的,但一定要将他们掌控在我们的手中,我们许他们活,他们才能活,我们叫他们死,他们就无半点反抗之力。”秦风坐直了身子。

    退出见不得光的鹰巢,去城门军去担任治安官,倒也不错,田康站起来,抱拳道:“多谢将军大恩,田康一定做好这件事情。”

    目光转向紫萝,秦风脑子之中却是灵光一闪,另一件事浮上心头,心中当下有了主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