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45.第545章 出乎意料之外的提议

    一抹笑容爬上秦风的脸庞,身子微向后靠,看着权云,“好吧,现在你可以谈谈你的思路了!”

    权云刚刚从极度的震惊以及巨大的喜悦双重冲击之下清醒过来,秦风马上就问对方未来的施政思路,自然是带着考较的意思。这么短的时间,对方自然是想不出什么好的点子来的,但秦风仍然想看看这位在未来将承担起自己新王朝的施政的首辅的急智如何。

    当然,他也不盼望权云马上就能给他制定出一个宏伟的计划出来。

    权云并没有秦风想象中的那般尴尬,反而皱起眉头,沉思片刻,对秦风道:“秦将军,如我为首辅,我希望有两个部门的人事是我提名的人选。”

    “那两个?”

    “一个户部,一个吏部!”权云道。

    秦风的笑容在脸上稍稍凝固了片刻,户部管钱,吏部管人,这可是极重要的两个部门。看来权云是真进入角色了,开口便要这两个部门的人事。

    “说说你的理由,还有你想让谁来当这两个部的尚书!”秦风端起茶喝了一口,借以掩饰刚刚自己的迟疑。

    “一个是管钱的,一个是管人的,如果一位首辅不能掌握这两个部门,在其它官员眼中,自然就没有任何威信可言。”权云道。“首辅没有威信,如何能掌控全局,推进朝堂政事?只怕到时候阴奉阳违者大有人在,如果真这样,首辅自然便被架空。”

    “有道理!”秦风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说说你中意的人选吧。”

    “吏部,我想提请由王厚来担任。”权云道。

    这个提名大大出乎秦风的意外,仔细想一想,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王厚是自己的嫡系,心腹干将,权云与他在沙阳郡合作也算是愉快,用他来担任这个尚书,两人既可再度合作,也可让自己不有什么可担心的。

    “王厚今年已六十有五了,这几年也过得很辛苦,看起来都老多了,他的身体不见得来得及,而且,主管一国人事,他的能力应付得过来吗?”秦风沉吟地道:“我原本是想让他在你走后接任沙阳郡守的,他对于那里熟悉,而且沙阳郡一切都上了正轨,用不着他操什么心,让他在哪里好好养老的。”

    权云笑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王先生可还是雄心勃勃的,如果让他听到将军这番话,只怕会很伤心的。”

    秦风大笑起来:“好吧,那就当我没有说过,王厚曾跟你说过些什么吗?”

    “他还想为将军您现效劳几年了,在我看来,他可根本不服老,看起来外貌的确是苍老了一些,但精神头却是极健旺,而且舒神医这两年往他哪里也跑得勤,一副副调养的汤药下来,王先生的身体其实还是挺好的。”

    “好吧,你认为他能担得起这副担子?”秦风笑问道。

    “重要的不是王老先生的能力,而是他的资历。”权云道:“秦将军,越国历经百数年,官僚系统已经相当冗杂臃肿,这与我们太平军的官员系统格格不入,臃肿的官员系统降低办事的效率,养成互相推娓的习惯,有功劳一轰而上,不过错则互相推托,将军,您以前对沙阳郡的官员系统就不满意,认为人浮于事,而越国的官僚系统比之沙阳郡,起码要多出数倍的人员来,所以,想要强国强军,第一步便是整顿吏治。王老先生资历老,深得将军信任,由他出面来主管这事,必然事半而功倍。”

    “原来是让他替你背锅?”秦风笑了起来,“人选的确不错,不过你不仅仅是看中了王厚的资历以及不怕事的性子吧?”

    权云不由涨红了脸,“一点小心思,瞒不过将军。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王先生的女儿,王月瑶小姐。”

    秦风点了点头,“我想也是如此。”

    “越国的官员,很大一部分便出自这些门阀高族,这些人不做事,却占着位置,指手划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然,这些人里面也有能干的,但却只是极少数,这一刀砍下去,必然是砍向这些人。所谓牵一而发动全身,这些人被拿下,难免不引起这些门阀望族的反弹,这又与将军您的安抚他们的根本策略相违备,所以,就需要在另外一些方面给他们一些补偿,或者说是甜头。”权云道。

    “说得有道理,打一棒子,总得给点蜜枣。”

    “王小姐掌控下的太平坊,如今可以说是真正的巨无霸,产业遍布四面八方,分布于各行各业,那么,由王小姐出面,联合这些家族,开辟新的商路,打开新的市场,找到更多的发财路子,这些门阀望族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权云笑道。

    “老子狠狠挥刀子,女儿一把把的洒糖,听着有些奇怪呢!”秦风笑了起来:“不知到时候真这么办,那些名门望族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酸甜苦辣,他们自己去品吧。有所得,自然便准备要有所失,鱼与熊掌是不能兼得的。”权云道:“将军,那您是同意了我的这个想法吗?”

    “不错,嗯,你说我让王月瑶直接担任户部尚书怎么样?父女两人,分掌户部吏部,是不是也能成为一段佳话?”

    “这可不行!”权云脸上一下子变了颜色,秦风极度信任王氏父女,这他是知道的,但让父女两人同朝为官,而且都是朝廷大官,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将军,虽然王小姐的确是一个奇女子,但纵观历史上下,女子立于朝堂,仍然是惊世骇俗的,即便是李清大帝当年,麾下不乏女能人,但也从来没有走上过前台,而且,户部可不仅仅是管钱呢,这只是户部的一个功能而已,其它工作,更加繁杂,王小姐是撑不起来的。”

    秦风倒也只是开开玩笑,看到权云反应这么大,当下笑道:“好吧,那你说说,户部你属意于谁?”

    “苏开荣!”

    “什么?”权云这一次提出来的人选,倒是真正的大出了秦风的意料,以致于他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苏开荣,他是真看不上的,这家伙的人品也真是说不上什么好,甚至可以说有些恶劣。在秦风看来,贪婪好色,贪生怕死,卖主求荣,这家伙可以说是占全了。

    “将军,户部是一个极其繁杂,而且专业性极强的部门,一般人还真当不了。苏开荣的人品的确有些不堪,但他在越国户部这个位子之上,历经多年而不倒,不管是洛宽当权之时,还是张宁得势之时,他都能屹立不倒,这不是没有缘由的。”权云解释道。“在这方面,他是行家里手。”

    秦风重新坐了下来,十指交叉,握得啪啪作响,“就没有能替换他的人选?”

    “暂时我还找不到在这方面比他更强的人。”权云道:“当然,我指得是在他的专长之上,术业有专攻,他在户部浸淫多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户部重地,你居然要我交给一个贪色占齐了的人物?你就不怕他扯你后腿?到时候出了事,你这个推荐他的首辅也脱不了干系!”秦风气哼哼地道。

    权云笑了起来:“将军,此人的确贪,但在越国当了几十年的户部尚书,此人却没有倒在这上面,因为此人倒也奇怪,对外敛财有些不择手段,但对于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他却真正算得上清廉,或者算是他的立身之本吧,更何况,他现在自忖朝不保夕,卫庄杀张宁父子,将他吓破胆,现在肯定躲在府中发抖等死吧!”

    “这个倒有可能。”秦风笑道。

    “将军不处罚他,反而重新起用他,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难道不会紧紧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吗?将军,我敢说,他这这一阶段,一定会是支持将军的所有政策最坚决的一个,执行将军的命令最不打折扣的一个。将军说的事情,他绝不敢过夜。”

    听着权云的话,秦风有些忍俊不禁,“这倒符合他的性子。”

    “而且由此人任户部尚书,我也好拿捏。”权云直言不讳地道,“以他的经历,在新朝之中,绝不敢跟我阴奉阳违,我会让他知道,是我推荐他才让他得以重新得用的。”

    秦风扁了扁嘴,“你这施恩图报之计使得好,只怕接下来,他会对你言听计从,紧紧地抱着你的大腿了。”

    权云点点头:“有了王先生在吏部的支持,再有了苏开荣的户部的支持,我施政便不会有什么挚肘了,便能将将军的意图,一以贯之的执行下去。”

    “好吧,你这两个人选,我批准了。”秦风点了点头:“但你这个首辅,也得再此期间寻找合适的人选在适当的时候接替他们两个,王先生倒不说了,只要身体坚持得住就行,但苏开荣,说实话,我不想他再这个位子上呆得太久,等过上几年,一切上了正轨,便给他一个荣爵让他去养老,也算是酬谢他这几年的功劳,你觉得如何?”

    “将军明见。”权云点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