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42.第542章 原来如此

    “我会努力,但不敢保证一定能做到。我唯一能保证的,便是他们会比在吴氏的统治之下过得更好。”秦风微笑着道。

    “这是大实话,我还以为你要跟我大包大揽呢!你这样说,我反而更放心一些。一点一点的来,慢慢地来。”卫庄点了点头:“希望你上台之后,不要急着对外扩张,不论是秦,还是齐,眼下都不是你能对抗的,一旦你急功近利,只会把越国带进更深的灾难去。”

    秦风点了点头:“这个我省得。我还很年轻,我比闵若英更年轻,我有足够的时间,卫师,在没有修足内功之前,我是决不会贸然发动对外战争的,当然,我也不讳言,这是我未来的目标。”

    “一统天下?”卫庄斜睨着秦风。

    “为什么不呢?”秦风道:“天下四分,战乱便不会停止,谁都想吞了对方,不管是齐人也好,还是楚人也好,都在准备着做这件事情,我即便没有这样的想法,也会被迫卷入这一场纷争之中,与其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当然,前提是我先有了这样的能力。所以,接下来的几年,我会努力的让我们拥有这种能力。”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卫庄微叹。

    秦风摇头反驳道:“卫师,您这样想就错了,想想千年之前的李清大帝吧,那时候亦是群雄混战,大帝起于草莽,十数年奋战,终成大唐帝国,那十余年,的确是苍生最苦的十年,但之后呢,大唐百姓足足安享了八百余年的太平。只到唐朝终于崩溃,以十年辛苦,换八百年太平,您能说不值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

    “也许你说得对,我只是可怜眼下罢了,所以,我这一生总是在奔波着做一些无用功。”卫庄摇了摇头:“文汇章嘲笑我一生都想做一个英雄,却总是也做不到。”

    “您不是英雄,但您是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秦风认真地道:“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世上能与您相比的,或者只有李挚李大帅吧。文老与曹冲都无法与您相比。”

    听了这话,卫庄先是一愕,接着放声大笑起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好,好,有这话,我这一辈子也不算空过了。”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帮我杀了张宁呢!”秦风微笑着道:“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他?”

    “对付他很困难么?”

    “那倒不是,而是我从本心里很讨厌他这样的人,但不得不说,越京城能不流血便落入到我的手中,他是立了大功的。按照他立下的功劳,我必须得重重的酬谢他,许他高官厚禄是应该应份的,但我不喜欢他这样的人,像他这样德性的人,如果立于我的朝堂之上,我会芒刺在背,可我又不得不这么做,有过当罚,有功当赏,这是我安抚越国必须要做的事情。”秦风笑着摊了摊手:“结果您一来,轻而易举的便解决了我的这个难题,难道我不该谢您吗?”

    “感情是感谢我为你背了黑锅!”卫庄轻笑起来,“此人朝三暮四,翻脸无情,一心为己,心中哪有半份苍生之念,杀了干净。”

    “您能杀,杀得理直气壮,杀得心中毫无干碍,大家都会说您杀得好,但我却是杀不得的。”秦风道:“我现在是地位越来越高了,但做事却不能按着自己的本心行事了,可是真得不快活,做任何事情,都得三思,都得考虑别人的感受,都是顾忌做这事背的所代表的意义,有时候,一件在我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也会被人解读出个一二三四来,当真是十分的苦恼。”

    “一个合格的领袖,永远也不可能快意恩仇,这便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卫庄道,“有所得,便有所失,老天爷岂会让你一个人把好事占尽。”

    “卫师说得是!”秦风点头表示受教。

    “好罢,不谈这些了,你所说的,我会记着,我也会瞪大眼睛看着你。”卫庄道:“说说你修练的武功吧。在落英山脉之中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修练的心法很是奇特,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练的居然是李清大帝当年横行天下的混元神功。这门功夫,自李清大帝之后,再也无人练成,千年以降,早就被人遗忘了,听说即便在齐人的皇宫典藏之中,也再也找不到这本功法秘芨,想不到却是落在你的手上。”

    秦风有些无奈地道:“我很小的时候便开始练这门功夫,那个时候,我可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等到我后来发现不妙的时候,却已是欲罢不能了。照顾我的那位家人,嘿嘿……”

    “我生晚了,不能看到李清大帝当年的雄风,只能从那些陈旧的发黄的典藉之中去追寻他曾经的英雄事迹,关于他武道修为的记载也十分的少,即便有,也只是一些只言片语,似乎李清大帝对这件事情讳莫如深。你要知道,在李清大帝建立唐帝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出手。最后的记载便是他在定鼎一役之中,一刀便杀了对方的宗师。而从现在的典藉来看,当初的周王朝的这位宗师的武道修为,不在我之下。”

    秦风听了咋舌不已,卫庄已是这个世上最顶尖的存在,李清大帝居然能一刀将这样的人物便斩杀,那他该达到了什么级别?

    “你知道吗?这便是曹冲一直在苦苦追寻的东西,曹冲认为,宗师之上,一定还有什么。这也是我想要知道的,文汇章巴巴地赶到长安,为的是什么,自然也是这个。”卫庄道:“我们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别的追求了,权势,金钱与我们毫无意义,探寻我们的武道修为最终能达到什么境界,便成了我们唯一的念想了。文汇章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当真惊讶的很,这门功夫,居然还有人能练成,也难怪文汇章认为你一定能做成李清大帝当年曾经做到的事情。”

    “那倒是他抬爱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练成这门功夫的。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对不对?”秦风笑道:“或者与李清大帝当年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说不定。”

    “不介意的话,我能看看吗?”卫庄伸出手来。

    秦风毫不介意地伸出手去,与卫庄的手握在了一起,一股淳厚温润之极的真气,顺着他的手腕直线而上,瞬息之间便游走到了秦风的全身。

    秦风见过洛一水莫洛两人施展碧海生潮,更与两人交过手,不过这两人动起手来,却如大海狂潮,一波接着一波,狂暴之极,而在卫庄这里,似乎他练得是另外一门功夫一般,温润如玉,丝毫感觉不到洛莫两人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狂野。

    秦风在仔细地感知着卫庄的碧海生潮与洛一水莫洛两人之间的差异,这大概便是宗师与九级巅峰的区别吧。而此刻,卫庄的眼睛却是越瞪越大,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一般地瞪着秦风。

    “你的丹田?”

    “被我媳妇在昭狱里的时候,一掌震没了!”秦风轻笑道。“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也活不到现在。”

    “难不成当年李清大帝也是如此吗?”卫庄有些迷惑地放开秦风的手掌,“你原本丹田的位置,此刻便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我无法探知那里面究竟有什么。”

    “在我的感知之中,那里面似乎是无尽的星辰。”秦风道:“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想而已。”“可以把混元神功的特点展示给我看一下吗?”卫庄道:“我知道这有些过份。”

    “卫师想看,是我的荣幸!”秦风伸手,五指箕张向下,洛河之中,突然激起一根水柱,手腕一翻,截取了一段水柱,凝而不散的在他的掌心上方,看起来却似乎仍在流动。

    心念微动,一股寒意顿时在手中流动,那团圆柱形的水,顷刻之间便被冻成了冰块。秦风转头看着卫庄,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心里的冰快,不由一笑,那团冰块骤然之间便燃烧了起来,火光熊熊,热意逼人,冰融为水,却仍在掌心之上跳动。

    冰火之间不停的转换着,最终仍然停留成了冰柱的形状,接下来,啪的一声轻响,整个冰柱突然暴开化为漫天粉末,在空中又凝结成一颗颗的冰珠,然后化为漫天火星,向着洛水如同漫天烟火一般的落下。

    “原来如此!”卫庄喃喃地道:“混元神功,竟然能随意变换真气的性质,这世上不管是什么真气,或柔或刚,或阴或阳,但这混元神功,竟然可以模似任何一种真力,可以针对任何对手不同的武道而加以针对性的克制,难怪当年李清大帝神功尚未大成的时候,便可以以九级巅峰对抗宗师级的高手,等他到了宗师级别,这世上便再也无人能做他的对手。难道当年李清大帝也与你一样,根本就没有丹田吗?”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秦风摇头道。“您与曹冲他们不正是在探寻这个秘密吗?”

    “解不开,因为唐帝国最大的秘密,过了千年,仍然还是秘密,还有两年多的时候,你也应该能到场的,你也会看到这个最大的秘密,或者有了你这个李清大帝的衣钵传承者,我们真能解开这个秘密也说不定。”卫庄站了起来,“就这样吧,在越国,我已无牵无挂,接下来,我仍然会回去长安。”

    “长安是囚笼,既然出来,何必再回去?”秦风站起来道。

    “在我看来,这世间又何尝不是囚笼呢,对我来说来,在哪里都一样。曹冲知道我一定还会回去的,所以才放心的让我出来。”卫庄大笑,一步踏出,人已是到了洛河中央,再向前一步,已是踏上了对岸的土地,转过身来,冲着秦风挥了挥手,身形一动,转眼之间便消失在秦风的视野当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