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42.第542章 一人之威

    让自己高昂着头,走完大越这最后一段旅程吧!自己是吴氏子孙,输阵不输人。吴京高高的昂起了头,无比艰难却又不得不迈出了他的第一步。

    就在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城头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他就像平空出现在城头之上一般,站在那面高高飘扬在旗杆上的烈火战刀旗下,仰着头,出神地看着那面迎着朝阳,如火焰一般燃烧着的金光熠熠的旗帜。

    原本站在一边不显眼角落里的瑛姑身子一下子绷直了,两手垂在体侧,双拳不断地蜷曲,整个人在旁人的眼中,竟然竟得有些模糊起来,好像她就在那里,又好像她根本就不在那里。

    另一侧,霍光身体剧震,手立时按上了腰间的刀把,手上青筋毕露,虽然没有拔刀,但却随时可以出刀。

    城下,军阵之中,贺人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策马向前,越过了秦风,挡在了秦风的前方,而程务本,在长叹一声之后,却也策马走了秦风的头里。

    卫庄!越国的守护神,在最后一刻,终于出现在了越京城的城头。

    他就静静的站在哪里,一言不发,只是仰着头看着那面飘扬的烈火战刀旗,却已让太平军所有的高手,如同绷紧了弓弦的大弓,随时都有可能射出手里的利箭。

    “卫庄?”秦风低声问道。卫庄虽然救过他一命,但他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位救命恩人。

    “是!”程务本低声道。“来者不善,善者来来,秦将军不必担忧,如果动手,我们这里的人加在一起,也无惧于他。”

    秦风微微一笑:“既然无惧于他,你们又何必挡在我的前边?”一伸手,拨开了程务本与贺人屠,策马走到最前方,抬头仰视着城头之上那个人。

    而当秦风走到最前方的时候,城下,矿工,苍狼,磐石,宝清以及秦风的亲兵营,却已经开始了兵力的调动,从先前的检阅方阵在顷刻之间便完成了到战斗队形的转变。

    城下军队的调动,似乎也惊动了卫庄,他垂下头来,看着城下,眼光所到之处,所有人的心都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抓挠了一下,那种因为惊悸感特别的明显。

    一人之威,竟至如斯!秦风在心里感叹道,刚刚卫庄看向他的那一刻,他已经有些不受控制的想伸手拔出自己的铁刀了。虽然勉力压制住,但真气翻涌,竟是跃跃欲试,或者说是在他内心的本能之中,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而起了自保之意。

    卫庄此来,其意如何?秦风在脑子里反复想着这个问题,想翻盘么?当然不可能,别说卫庄只是一个人到此,便是他带着千军万马,那也须得在战场之上决一雌雄才是。仅仅一个人,能做什么事?己方这边也丝毫不弱,两位宗师再配上霍光,程务本,自己,刘老太爷,甚至还有杨致,足以与他相抗衡,自己甚至不需要动用军队。

    卫庄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闪电般的速度殂杀了自己,但那可能么?别说自己不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即便是身边的人,也足以挡住卫庄,让他的突杀之意无法实施。

    卫庄看着秦风,那一眼,似乎便将秦风看穿看透。城下的动作尽收眼底,让他震惊的不是秦风和他身边的高手,而是他周围的那些军队的动作。

    秦风并没有下达任何的命令,但他的军队已经完成了作战准备。一支成立不过四年多一点的军队,表现出来的老辣不输给这世上任何一支强军,难怪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秦风便能横扫越国。

    在这几年的过程之中,秦风巧妙的利用各国之间的矛盾,游走在他们的缝隙之中,左右逢源,见缝插针,展现了极高的政治天赋和手腕,但落到根子上,是他有一支足以支撑他战略设想的强大的军队。

    没有强大的武力,则一切都是空谈。

    从这一个角度上来看,吴鉴输得不冤。其实从吴鉴诛杀洛氏开始,越国便差不多已经注定了今日的结局了。

    外部是强敌虎视眈眈,内部却又引起了剧烈而不可调可的矛盾,族群分裂,民不聊生,越国之败,始于吴氏自己的自乱阵脚,自己就像是一个补锅匠,四处奔波,替大越缝补着破漏之处,但越起补越多,终究是补无可补。

    “卫师救我!”一声凄厉的饱含着无限惊喜的呼喊之声,将卫庄的眼光重新吸引到了城头之上。他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吴京正像一个在外面饱受了欺凌的孩子一般,向着他扑过来,跪倒在了他的脚下,伸手攀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卫庄,虽然在越国享有崇高的声誉,但真正见过他,认识他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听过他名字的人不计其数,但见过他本人的,却是屈指可数。

    看到卫庄出现,张宁已经是两腿发软,瘫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而城上其它的朝臣,当听到吴京的这一声卫师的呼唤之后,在发出一声惊叹之后,已是割韭菜一般,一排排地跪倒在城上。

    包括那些士兵们。

    瞬息之间,城头之上,站着的人,只剩下了瑛姑与霍光两人。

    瑛姑的手上多了一段绸缎,而霍光的刀终于出鞘半寸。

    “自作自受,咎有自取,吴京,你让我如何救你?”卫庄叹了一口气,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吴京,“我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不是神仙。”

    听着卫庄的话,吴京失望得跌坐在地上,刚刚燃起的希望火苗,瞬息之间已经消亡大半。是啊,卫师不是神,纵然他无敌当世,又如何能抵挡住城下这十万雄师。

    “吴氏洛氏,就像是越国的两条腿,两腿合力,步调一致,方能确保行走正常,联秦楚而抗齐,是越国最基本的国策,确保这一对外政策,方有越国的外部安全,但你老子,将这两条全部推翻了。杀了洛氏全族,造成全国内部恐慌,弃楚秦而投齐国,虽能保得一时苟安,却让自己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腩,齐国需要你们吗?不,他们要的只是打破三驾马车合力抗齐局面的破裂,而背弃秦楚,使得这两国也必须要对你们下手,他们奈何不得齐国,还奈何不得越国么?”

    卫庄长叹一声:“现在的结局你也看到了,楚国小使手腕,秦国微微发力,齐人却又无力来救或者是根本就不想救,越国便完蛋了。”

    “卫师,我知道错了。”吴京痛哭流涕。

    “知道错了,却也晚了。”卫庄叹息道:“如今秦风已如日中天,入主越国已成定局,齐人想利用他与楚国的深仇继续他们的分裂政策,秦楚两国却也想拉拢他重塑三国抗齐的局面,吴氏,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了。”

    他的目光越过了吴京,看向了瘫坐在地上的张宁。

    “张宁,你可知罪?”他淡淡地问道。

    张宁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惧:“卫师,诛杀洛氏,下官是秉承陛下的意志,与下官无关啊!即便是现在,下官也是为了大越的百姓不再经受战乱之苦啊,也是希望大越在姓能重新过上安稳的日子啊。”

    “是么?”卫庄冷笑起来:“诛杀洛氏,难道不是你想借此上位,成为越国除皇室之外的第一家么?投降秦风,策划越京城不战而降,难道不是为了保证你继续安享荣华富贵么?身为越国首辅,不能与大越内荣辱,同进退,你可有半分羞耻之心?”

    “卫师饶命!”张宁越听越是恐惧,凄声大叫起来。

    卫庄冷冷地看着他,“越国有今日,你发真是功不可没啊!”袍袖轻拂,微风掠过,张宁突然如同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一蹦三尺高,重重的落下地来,又跃然而起,再落下地来,如是者三,再跌落下地之时,却已是了无声息。

    “爹,爹!”城头之上,张简一下子窜了出来,俯身抱起早已死透了的张宁,大声叫喊着,看着卫庄的眼光,却没有仇恨,只有恐惧。

    卫庄哼了一声“蛇鼠一窝,有其父,必有其子,如果你敢于拔刀向我,我倒饶你一命了。”话音刚落,屈指一弹,张简大叫一声,朝后便倒了下去,父子两人同时毙命在城头之上,看到张宁父子被杀,城头之上,参与了威逼吴京投降的其它朝臣无不簌簌发抖,面无人色。

    卫庄已然出手,瑛姑手中的绸缎骤然间便飞舞了起来,如同一条灵蛇一般,绕着她游走,而霍光的刀,终于呛然出鞘。

    卫庄却是看也没有看两人一眼,重新转头看向城下,“秦风,可敢与我单独一唔?”

    城头之上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落在秦风眼中,张宁父子倒毙当场,他心中也是一震,难不成卫庄当真要逆天行事么?此刻听到卫庄发声相邀,这一丝丝担心立时便被一扫而光。

    “卫师相邀,敢不相从?”他长笑道。

    “好,你随我来。”卫庄向前踏出一步,便如同走台阶一样,从城头之上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身形闪动,已是向着南方掠出一段距离。

    “秦将军!”贺人屠张口欲言。

    秦风却是摇了摇头:“不要紧,我一个人去,你们不必跟来,程帅,入城之事,便由你来负责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