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41.第541章 一席谈

    洛水之旁,断首台上,卫庄背负双手,默默的立于最边缘,看着脚下奔腾而去的洛水,他的好友洛宽一族,除洛一水外,便尽数在这里身首两断,抛于洛水之中,顺水而去,尸骨无存。

    好友身死之时,他身陷长安,不能回来,而现在,他回来了,却也只能看着建国百余年的大越,他一生守护的大越将彻底结束,却也无力挽救。

    人生,有时候充满了无奈。

    长叹声中,他双手抱拳,冲着洛水长长一揖到地。算是为朋友尽上一点心意。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秦风正一步步走上断首台。

    “卫师,当年救命之恩,一直无缘当面相谢,请受秦风一拜。”秦风深深的向卫庄行上一礼。当年在落英山脉当中,他带着昭华公主一路逃亡,最后时刻内伤发作,如果不是卫庄以其深厚无匹的内力,将他狂暴的混元真力整个的包裹封锁住,或者他根本等不到后面的翻地覆地的改变便已经变成了落英山脉之中滋润草木的肥料。

    “悔不当初。”卫庄却是毫不客气,一撩袍子,坐在了断首台的边缘,随手指了指身边,那意思,自然也是教秦风过去坐下。

    秦风也不客气,径直走过去,与卫庄并肩坐在了一起。

    “如果早知道当初那个小小的校尉,今日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浪,当日我便该给你一个痛快,说不定便无今日越国之祸。”

    听到卫庄这话,秦风呵呵的笑了起来:“卫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秦风,还是会有李风,王风,也说不定就是您的弟子莫洛,当初他起兵与长阳郡,如果没有我与沙阳郡的合作,恐怕他当真有席卷越国之势。”

    卫庄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他死了,为死人讳,我不想再责备他什么。”

    秦风点了点头:“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越国有今日,并不仅仅是因为我,而是他已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也许我的出现,加快了他覆亡的步伐,最后把他往墓坑里推了一把而已。”

    “不错,越国到了吴鉴这一辈,的确已是千疮百孔了。秦风,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么?”卫庄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秦风略加思索,道:“应当是齐国刻意放您回来的吧,他们或者认为,您的回归,将会使越国的战乱延续更长的时间,对他们而言,越国打成一团浆糊,最为符合他们的意愿,以卫师的能力和号召力,如果愿意,足以组建起一支庞大的军队,甚至让我在越国可以寸步难行,说句实话,当您出现在越京城头的时候,我当真不知道我的军队当中,有多少人当真愿意与您兵戎相见,他们,毕竟也是越国人。而您,一直便是越国的守护神。”

    “可我看到,他们依然摆出了一副要与我决一死战的架式。”卫庄笑道:“虽然你这话说得我心中很舒服,但是,事实好像与你说得不太一样。”

    “那是一种惯性而已,长年的军事纪律带给士兵的惯性,当军官命令一下达,他们会不由自主地马上执行,因为这一刻,他们没有了自己的思考,但真动起手来,那可说不定了。”秦风摇头道。

    “事实上,我在从长安出来的这一路之上,的确是这么想的,哪怕这样会让齐人更高兴,但我更不忍心我一生守护的越国,就这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卫庄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哪怕让他苟颜残喘着,那终也还是活着啊,或者某一天,越国出了中兴之君,再度崛起也说不定呢!”

    “哪您是怎么改变了自身的看法的呢?”秦风问道。放弃一个自己终生守护的东西,内心的伤痛决非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像卫庄这种人物,更是为了某个目标而异常执着,不然,他也不会达到现在的高度。

    “曹冲愿意让我回来,自然是如你所说的那一般,越国僵持下去,他们或者便可以不劳而获。”卫庄道:“但我出了长安后不久,碰上了一个人,你能猜到我碰到的是谁吗?”

    秦风皱眉片刻:“能碰上您,或者说能让您必变内心想法的,当然不是一般人,这个人与我又有渊源,那只能是上京城的文师吧?”

    卫庄轻轻鼓掌,“你果然清楚,其实也说不上是碰到,而是文汇章在外面等着我,旁观者清啊,他或者料到了齐国人要这么做,所以到了长安之后,并没有径自入城,而是在外头等着我。”

    “文师于我,亦有大恩。”秦风道:“秦风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卫师出手相救,能让文师另眼相看,可以说没有二位大师,秦风早就死了。”

    “文汇章拦住我,让我不要理会越国的事情。因为他认定你能改变这世上的规则,知道他把你看成谁吗?李清大帝。”卫庄突然笑了起来:“他认为你会成为李清第二。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天下,分裂已经百余年了,百余年来,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今日你抢我,明日我杀你,杀来杀去,受苦的自然都是老百姓。李清大帝时期,那数百年的和平,已然成了一种奢望。文汇章认为你能改变这一切。”

    “文大师太抬爱了,秦风可不敢戴上这么一大顶帽子。秦风也自认为根本就无法与李清大帝相比较。”秦风摇头道。

    “那你现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仅仅是想聚集更多的兵马,站上更高的舞台,然后回去向闵若英寻仇?”卫庄反问道。

    “起初这是我唯一的愿望。”秦风搔了搔脑袋,道:“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仇恨,每日里想着的便是要怎样复分。但闵若英贵为皇帝,我想亲手复仇,能怎么办?当然是先站到与他的同一高度之上,最初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现在呢?”卫庄追问。

    “从我建立起太平城开始,这个唯一的目标,慢慢地开始向后退了,不是我忘了这些仇恨,而是他在我的愿望之中,不再是第一序列的排位了。”

    “这种变化从何而起?”

    “我建立起了太平城,收容了数万的难民,我们一起修城,一起屯荒,一起建立起一个个村子,一起种下粮食,一起收获果实,当第一次将每家每户的粮仓装满的时候,我看到那些原本的难民他们脸上那满足的笑容的时候,当我看到孩子不再衣裳褴褛而是穿着整齐坐在明亮的学堂里的时候,当我看到市场之上,人们爽快地掏出银钱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的时候,当我看到家家户户在该吃饭的时候,烟囱里都冒出炊烟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让这些人一直过上这样的日子,似乎比我能报得了大仇更容易让内心得到满足。卫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个愿望很小很可笑?”秦风问道。

    听着秦风的话,卫庄却沉默了,半晌才道:“这个愿望一点也不小,这是天下最大的愿望。我一辈子都在追求这个,却是所求而不能得到。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我没有想那么远。”秦风笑道:“也没有想最终到底能不能做到,但至少,现在我在太平城,在沙阳郡,我做到了。我常跟部下说,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坚持到底,因为不管成功与否,我们在路上,我们努力过,即便最终失败,也不会因此而后悔。”

    卫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文汇章拦住我,跟我说了一大通什么你有可能的来历,你是什么有缘人之类的话,我通通哧之以鼻,我不大相信这个。他甚至说有可能你是李清大帝转世,我恨不得吐他一脸唾沫星子,当然,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卫某人一生读书,这些子不语怪而乱力神的东西,我向来是弃之如蔽履。如果不是文汇章而是换了一个人,我一定会把他打倒在地上再踩上几脚,虽然即便是他我也想这么做,只是因为我做不到而已。”

    听了卫庄的话,秦风失声笑了出来,这些大师们,一个一个的脾气,有时候当真可爱的很。

    “不过我听说贺人屠与霍光都到了你的身边,看来文老儿的确是很看重你的,所以我也便多留了一些心,来的途中,去你的太平城看了看,也去了沙阳郡转了转。”卫庄道:“本来我还以为我去这些地方看一看再回来也还来得及,可万万没有想到,你的速度如此之快,转眼之间,吴鉴便死了,洛一水跑路了,越国完蛋了。当然,这也是因为李挚在里头插了一脚的缘故。”

    秦风微笑不语。

    “我去宝清港找过洛一水,他对你口服心服,我问他可愿带兵再征战天下,他说,这天下归你了。”卫庄吐了一口气:“能让洛一水心服口服的人极少,你算是一个。他甚至都不愿意与你再相争什么了。”

    “洛兄本也是世间奇男子。”

    “今日听了你这番话,我倒是真正明白,洛一水为什么对你服气了。”卫庄点了点头,“我没有做到的,希望你能做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